mamss精品小說 贗品太監-第三零八章 烏兒蘇丹禪位京城會看書-norr7

贗品太監
小說推薦贗品太監
潘又安、鲜爱莲夫妇相会,先是抱头痛哭,然后再各叙衷肠,自不待说。
几人上马即刻便到了子午村,村人闻讯,杀鸡宰猪烹羊,备各样山珍蔬菜面食等,齐集到潘家院中,点燃炉灶,支起案板,山村巧橱师各显神通,先是犒劳五年前独杀六匪徒的老英雄潘公子,再是又敬仰新除山贼、一把火烧了断壁崖的南桥枫叶小壮士。庆贺潘公子夫妻父子重聚团圆,大家把酒言欢,场景好不闹热。
三天过后,潘又安携妻儿以及老夫人等启程赴京,村人送出十里开外,情知此别乃是永诀,村人及老夫人鲜爱莲等无不泪花横流,泣不成声。
不日到京,有消息报到潘王府,众夫人等齐齐迎出府门,鲜爱莲和诸位姐姐妹妹等问长问短,亲热一番。
曹花枝作主,在王府大厅里按人头摆好几桌上等酒席。外人一个不请,佳宾皆是潘郎和他的夫人们,她们是曹花枝(以下按先来后到为序)、鲜爱莲、上官雪、薛碧青、黄秋蝉、胡芬仙、阮氏梅、银杏顿珠、尹天雪、雪里红(卡捷琳娜)、天山雪(呼伦贝)、南桥枫叶、吕莲心(未到)、**琅、魏新梅等加上乌儿苏丹共计一十六人。
潘又安草草一数,除了吕莲心之外,唯一不在府中的就是大姐乌儿苏丹了。潘又安也曾想过去把女单于接来敖包相会来着,奈何人家是一邦之主,她岂可离开王位和他去过平常人的太平生活,因而也就息了念想。早前发了一封书信,向她说明原委,答应日后如有时机再去大漠中探望于她。
總裁禁獵區:寵妻十八
潘又安和众夫人刚把酒杯举起,忽听府门外人声喧哗,门官说有贵客到了。潘又安等一起迎出门外,一见来人不觉又惊又喜,原来是女单于携一双子女到了。潘又安搀住亲爱的乌儿苏丹,女单于瞧见丈夫,不觉潸然泪下,为遮掩急回头呼叫巴图和乌兰拜见爹爹和众位娘亲。
有人侍候乌儿苏丹草草洗漱已毕,便携巴图、乌兰入席。
落座之后,苏丹见席间并无外人,这才把自己的故事叙说一番。
女王接到潘又安的书信之后,思忖再三,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熊掌也。太累人了也太烦心了,她决定不再做女强人,要一辈子跟定丈夫做一个普通的女人。乌儿苏丹迅即下令,选王族中有德有才的年轻人苏卢代为其接班人,修高台择吉日将王位禅让于他。然后,乌儿苏丹携一对双生子和几个仆人乘快马直奔京城,和丈夫相会。
众夫人和潘又安为乌儿苏丹的情深义重所打动,大家纷纷起立为这位可敬的大姐敬酒。乌儿苏丹的酒量极佳,来者不拒,满满饮了几大碗。
第二日潘又安入朝,奏明皇上他要请辞所有职务,退避三舍,最终归隐到东海上的一洼小岛上去度过余生。傻皇上不悦,说:
“兄弟呀,你走了之后朕怎么办?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潘又安正色道:“皇上你也别干了吧!”
“哪你说朕去干啥呀?”皇上其实也早不想在这个位子上混了。
“你去专门饲狗去吧!”潘又安一针见血的说。
“啊呀,皇弟说的正合朕意,快快颁旨吧!就按朕皇弟的意见,我马上去见我亲爱的狗。”傻皇上转过头去对执事太监说。
“且稍等,待我今晚进宫去和太后娘娘商量了以后再宣旨不迟。”潘又安说。
未應閑
“还这和么啰嗦?好吧,那就明日吧!让朕明儿再凑合一天这破皇上的差使。说准了,不能再推了啊,朕还要急着喂狗去呢!”皇上无奈的摇摇头说。
潘又安笑道:“不会耽误你的狗事。不过明日怕是不成,好歹你再奈何几天。”
傻皇上撅着嘴说:“皇弟说话不算数。”
300億盛寵:腹黑總裁愛不夠
胡儒贵、王小五、华世雄等一班大臣皆抚掌大笑。
当夜,潘又安入宫直接进了潘公府,太后闻讯急急赶来,笑嗔道:
“安儿呀,你回京不入宫,先去你的王府,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啊?”
潘又安道:“娘啊,我正要准备去看望您老人家哩,您怎么反倒来看我了?”
“时间久了不见你,我不是心里急吗?”
潘又安说:“我这回来是有重大事情和您商量的。”潘又安把自己的打算细细讲给太后听。
太后听罢,稍稍一沉吟,道:“还是安儿想得周到细密,只是你一下子走那么远,如果娘想你了,去哪儿寻?”
小潘道:“母后放心,我也不是不回来,过上三年两载,我是会回来看您的。”
太后道:“那就依你的意见办吧,我一个人住在偌大的皇宫里,也挺不是滋味,还真不如跟你皇兄一道做一回寻常百姓哩!”
潘又安道:“我就知道娘是通情达理的人,一说就明白。只有把您突发性安顿好了,我才能逍遥自在地好好过我自己的生活。”
“安儿你说八王的后人里头选哪一个做皇上好呢?”太后问道。
小潘不假思索地摇头说:“八王的后人不行,他们的先人和我们有仇,日后羽毛丰满了,还不找我们秋后算账?”
“其他王爷我们也不了解呀!”
小潘说:“我已经物色好了,先皇爷的第十二兄弟,如今在东鲁做小王,他的儿子一个叫‘世绩’的,今年刚好与我同岁,人品各方面都不错,选他来最合适。如太后同意,我明日便派人去把他招来。”
太后赞许道:“难得你事事考虑得这么周到,那就这么办吧!不过你可别忘了,以后抽空进京多看看娘啊!娘也是有一天没一天的人了。”
“娘您放心,儿这一辈子也不会忘了娘的大恩。没有娘,哪有我潘又安这一生的富贵呀!”
“一还一报吧,你也别说,没有你小安子,娘这会儿怕是早就被人挫骨扬灰了。”
潘又安笑道:“娘,咱娘俩这不是互相拍马吗?”
太后不笑,正色道:“娘说得句句是实。娘不是那种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人。敌国破谋臣亡、飞鸟尽良弓藏非是娘的本性。”
軍門誘婚:早安小萌妻
“娘啊,真可惜了!”
“可惜什么?”
絕寵法醫王妃
“娘可惜是巾帼,若是须眉,这辈子必是一位好君王。”
太后笑了,道:“娘若是个男子,这辈子如何进得了宫?不进宫哪里去做什么君王?好了好了,不扯那么远了,你还有事,我也不打扰你了。过两天新君一到,就由你吩咐颁旨吧!”
半月之后,新皇即位,当朝宣旨:
“先皇爷因嗜好与志趣不同,而且这几年皇上当得也有点儿累了,遂下定决心禅位于新皇。新皇登基,特封先皇爷为逍遥王,赐地十顷,城外修造逍遥王府,男女仆役各五百,禁卫军一队,赏金一万两,银五十万两供王府日常用度。
“皇太后佟碧玉贤良端庄,用人得当,为本朝的稳固和强盛立下不朽之功勋,余生仍享受各种优惠待遇,特赐一根金鞭,打昏王,抽佞臣,按太上皇品位对待。百年之后,入皇陵,照君王规格,划地五十顷,殉万金,珍宝古玩等不计。
“一字并肩王潘又安,功高盖世,与日月齐名。经本人再三请求,特开皇恩准其辞去官职并携十六位夫人归隐海岛,官封逍闲王,赏金九千两,银四十九万两。逍闲王本人赐尚方宝剑一柄,上可斩昏君,下可杀贪官,官军旧部两千随其赴海岛,因兼有护土守疆之重任,所需军饷,由当地府县按年按月按需供给。
“十六位夫人,一一加封:
“乌儿苏丹授正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春阳郡王;
“曹花枝授正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华阳公主;
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群 炫荒
超級修改器 漂流的貓
“上官雪授正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朝阳公主;
“尹天雪授正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云阳公主;
“黄秋蝉授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凤阳公主;
“阺氏梅授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贵阳公主;
“雪里红授一品诰命夫,加封号为红阳公主;
“天山雪授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紫阳郡主;
“吕莲心授从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海阳公主;
“银杏顿珠授从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西阳公主;
“南桥枫叶授从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南阳公主;
“**琅授从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冬阳公主;
“鲜爱莲授甲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临阳公主;
“胡芬仙授甲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安阳公主;
“薛碧青授甲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平阳公主;
“魏新梅授甲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号为庆阳公主。”
众位夫人均有数目不等的凤冠霞佩、绸缎布匹、珍珠玛瑙、金银珠宝等赏赐,在此不再一一赘述。
“胡儒贵(胡三)足智多谋、忠心王事,特加封为太师,掌六部首辅,总理朝政,主生杀废立之大权。”
王小五封太师,任左相,辅助胡丞相。
华世雄封太师,任右相,协助胡丞相。
张发存、黄仁封禁军都尉,官至武二品。
贺老五等一班现任或故去的诸将皆有封赏。
朱林宗骁勇善战,不避箭矢,立功无数,皇封武郎将,封号忠烈侯,主管兵部。并受逍闲王之亲自主媒,并征得先皇及太后恩准,将春妮嫁于朱林宗。
齐光元追授为忠义侯、林如贵追授为勇烈侯,并拨款前去太平县潘家洼为二人重修坟墓,建陵园,为后人所瞻仰。
步步驚情:冷少誘愛成婚
张保保为华南镇守使,王横横为华东镇守使。
分封已毕,群臣山呼万岁。
傻皇上(现为逍遥王)高高兴兴地离开皇宫,因新址尚未建好,暂在潘王府小住。所有狗只不论大小公母均有宫内太监和役使人等小心搬入新居,按逍遥王的旨意按步就班摆置各就各位。狗笼、狗盆、狗具等皆是镶金嵌玉的,有专职管理人员对所有物件登记注册,丢一件是要杀头的。狗只更不必说,比人头贵重到那去了。宫中招个太监,十两银子足夷,买一条好狗进来,一千两银子以下的都是赝品。
傻皇谢位之后,日子过得倒也逍遥自在,不必再耽心每日早朝迟到。有一点不同的是,他自己倒没什么,以后对人说话把朕改成我就是了。可是现在的人们见了他好像大厢径庭,磕头的不磕头了,行礼的也不行礼了,笑嘻嘻地冲着他望,有什么好笑的?唯有他的狗,和过去并无两样,因此他总结出几句话:世态炎凉,人不如狗哇!最势力的是人而非狗也,所谓狗眼看人低纯粹是瞎编胡扯。
为朱林宗办完婚事之后,潘又安立刻决定即日出发,皇上的赏赐除了那把剑外其余他一概谢却不要,只收了十万两银子做军费。其余如家具陈设、积攒的银两、古董、珠宝等,或是就地分给周围的穷人百姓,或是上缴国库。如此等等,潘又安说:
“我是光屁股进的宫,如今仍是光屁股离开。我所娶的老婆均与皇宫无关,都是我在外自讨的。荷叶岛我储藏了大量财宝,那是我从倭贼手里抢来的,按理说这一部分财产也应充公,但是我去那儿不光是养老,还兼有占住那块地方的责任。如不然,若干年之后有人会说那块地方是他们首先发现并开发的。”
潘又安的夫人们并非都是坐轿的,乌儿苏丹、曹花枝、上官雪、黄秋蝉、阺氏梅、尹天雪、雪里红、天山雪、银杏顿珠、**琅等全都是马上女将军,南桥一贯是步行,坐轿的就只剩下鲜爱莲、薛碧青、胡芬仙、魏新梅了。还有一位行船游水的骁勇女将已经先行前去布置新家,因而不在队伍之中。
姐妹们骑马的骑马,坐轿的坐轿,大家年龄又相仿,义气也相投,一路上打打闹闹,说说笑笑。不日到了海城,吕莲心接住,姐妹们逐个又亲热一番。吕莲心安排大队人马分几拨登船,一连三日全体队伍方才汇聚岛上。
荷叶岛上的建筑已经全部由倭式改为中式,吕莲心似有先见之明,除了后山兵营之外,山前湖岸边端端修了十六座四合院,唯独没有潘郎的。姐妹们嬉笑潘又安道:
“郎啊,这里没有你的潘王府了,你就去睡马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