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zd5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愛來愛去-第一章 變故(試讀)熱推-xx1lr

愛來愛去
小說推薦愛來愛去
永无休止的纷争……
欲望横流的世界……
这天地之大,竟似没有一寸净土……
台州市的夜晚,灯火依旧辉煌,五彩的霓虹缤纷绚丽,把过往行人的表情衬托得忽明忽暗,光怪陆离,看起来颇有些狰狞可怖。
人,也许原本就是一种阴险的动物吧……
川流不息的人群,喧嚣的夜市,扭动着细柳腰肢的摩登女郎,让这个不夜城显得热闹非凡。
而在这台州市最高的建筑——钻石大厦的天台之上,却并肩伫立着一男一女。男的一脸坚毅,英俊不凡,女的清丽脱俗,温柔如水。
夜风凛凛,他们的头发被吹得微乱,衣角也猎猎作响,脚下是60层的高楼,人车如蚁,换了常人只怕瞧上一眼便已经心惊胆战,但这二人却丝毫不以为意,凝然注视着脚下这纷扰的世界。
“依依,你说我这么做究竟是对了,还是错了?”那男子浓眉微锁,眉宇间竟是藏了几分惘然。
那被叫做“依依”的美丽女子看着身边的男子,眼光中满是爱意,她嘴角轻轻上扬,温婉地一笑,说道:“在我看来,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对的。”
那男子微皱的眉头随着依依那荡人心魄的温柔而舒展开来,他伸臂把身侧这动人的女子轻揽入怀,无限怜惜地说道:“依依,天涯海角,我们去找个世外桃源,远离这纷争与喧嚣,再也不回来。”
霸道追妻,高冷總裁別鬧了
依依微闭双目,一脸甜蜜地说道:“嫁夫随夫,总之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你去天堂,我便随你上天,你下地狱,我便随你入地,今生来世,自是不离不弃。”
这番话平平淡淡地由这柔弱女子口中说出,却是极为坚定,那男子情不自禁地低头在那女子的美丽额头上深深一吻。
这一刻,仿佛时间都为之静止,天上的明月洒下温暖的光辉,照在这对情侣的身上,仿佛天地的舞台间,只有他们二人才是主角。
对月形双望相护, 只羡鸳鸯不羡仙。可是,这样执着而炽烈的感情,是不是连上天都会嫉妒?
天地一时无语,刚刚还月朗星稀的夜空突然掩过几朵乌云,就在此时,一阵纷杂的脚步声自远而近地响起,打破了这世间难得的安宁,那对相拥的恋人同时皱起了眉头。
“该来的始终要来!”那男子轻轻一声叹息。
依依却是莞尔一笑:“生死由命,若能和你死在一起,我今生便也再无他求了。”
话音刚落,已经有四个分别身着银、黑、蓝、绿四色风衣的人从楼梯间冲了出来。
“苏慕诚,你还往哪里跑?”为首的一人上前一步质问道。
那被叫做“苏慕诚”的男子冷冷一笑,身形微微一晃,挡在依依身前,“程老大真是抬举我,竟然劳驾四大高手倾巢而出。”
依依也往前一步叱道:“银狐、黑蛇、蓝鹰、绿蝉,连你们也不放过我们?”
为首的正是银狐,听到依依的喝问,他也似有不忍之意,转头对那男子道:“苏慕诚,只要你交出《盗将谱》,我就替你向老大求情。”
苏慕诚哼了一声,冷冷说道:“你知道我是绝不会交出来的,《盗将谱》到了程老大手里,只怕天下再无宁日。”
银狐见苏慕诚毫无退让之意,眉心一紧,才又转而问向他身边的美丽女子:“柳依依,难道你忘了自己是个国际刑警?竟然和飞檐门的首脑纠缠不清。”
依依温婉一笑,那笑容如黑夜中一粒璨星,竟让银狐不敢逼视,只听依依说道:“此刻,我只是苏慕诚的妻子,再没有其他身份。”
時之窺
盛寵天價妻-蓮華
一句话说完,银狐、黑蛇和蓝鹰三人都是隐隐有些心痛,但身着绿色风衣的那个被唤作绿蝉的女子却是幽怨地看了苏慕诚一眼,继而狠狠地瞪着依依,妒火中烧。
银狐叹了口气,“这么说,你是不肯把《盗将谱》交出来了?”
我欲成佛
苏慕诚笑道:“正是。”
银狐脸色一变,“那别怪我们无情了。”
苏慕诚应道:“你们难道还有有情的时候么?”
话音刚落,苏慕诚已经抓住柳依依的手,毫无征兆地展开身形往扶梯冲去。
“知道你快,但你能快得过这把枪么?”银狐冷哼一声,手里竟已经多了一把M-16手枪。
台州的夜生活,神秘而又充满诱惑。
無愛婚約,甜妻要離婚
红男绿女们放浪形骸,伴着夜总会里奢靡的音乐醉生梦死;不时有高档轿车穿行在街头巷尾,引得一些妖媚女子驻足观望;几个叫卖大排档的小贩不遗余力地用喇叭招揽着顾客,而更多的人正在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论不休……
这个嘈杂的世界里,谁又听得到60米高的大厦天台上那三声夺命的枪响……
这个冷漠的世界里,谁又会注意到天台上那场惊心动魄的生死相搏……
“幕诚!”
是依依的一声惊呼。
那个伟岸的男人,那个刚刚还把她拥在怀里的男人此刻竟是倒在了她的面前。而对面站着的那个绿衣女子,手中的枪口还在冒着轻烟,她显然也是一脸的错愕。
这子弹明明是冲着柳依依去的,为什么会打在苏慕诚的身上?
誅天魔神 有熊氏
绿蝉不敢置信地轻轻摇着头,“怎么会……”
银狐率先冲过去质问她:“你疯了?老大说要留活口的!”
绿蝉只是摇着头,表情呆滞,喃喃道:“不会,慕诚不会死的……”
此刻,那个叫苏慕诚的男子正躺在他的爱人的怀里,子弹从胸前打入,鲜血染红了衣襟,任谁都看得出,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苏慕诚看着爱妻,眉目中有隐隐笑意,颤抖着抬起手摸着妻子的脸庞,那只手抬得很吃力,柳依依急忙抓住他的手帮他靠近自己的脸颊,只是……在那只昔日无比有力的手就要触到佳人面庞的时候,却是突然一沉,生命的光泽随即褪去,那笑容永远定格在了这个瞬间。
“慕诚……你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枪……”柳依依喃喃地说,神色间竟看不出一丝悲伤之意,“你明知道,你死了,我也是不能独活的……”
她一边抚摸着爱人的面庞,一边冷冷地扫视着对面的仇人。
那是一种怎样绝望的目光啊!
银狐、黑蛇和蓝鹰三人都是一声嗟叹,便是绿蝉也不由得心头一冷,全神戒备着柳依依会随时舍命相搏。
哪知末了,那道目光的主人竟是凄然一笑,“谢谢你们成全,我和慕诚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了”字尚未说完,柳依依蓦地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便要插向自己胸口,殉情追随爱人而去。
圍城之傷 銀寶
假如你覺得不幸福
“啪”——电光火石间又是一声枪响,柳依依手中的匕首被子弹击中,径自斜斜飞出。
开枪的是银狐,他沉默地看着眼前这贞烈女子,眼中竟似有些许泪花闪烁。
柳依依一击不中,顿时疯了似的向落在地上的那柄匕首扑去,银狐见状冲上去抓住她的手腕,不想这女子力量奇大,一个人竟按不住,黑蛇和蓝鹰也冲上去帮忙,只是柳依依已存必死之心,见三人苦拦,便待咬舌自尽。
千钧一发之际,抓住柳依依手腕的银狐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随即喝道:“你连你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要了么?”
这句话问完,场中陡然安静下来,一切的嘈杂都消失了,柳依依看了看银狐,又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男子,最后目光定在自己胸腹之间,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声凄怆,响彻天地……
~~~~~~~~~~~~~~~~~~~~~~~~~~~~~~~~~
各位书友大大,新书因为开头而一拖再拖,现在新书还在攒稿中,希望试读过新书开头的朋友能在书评区留下只字片语,客观的做下评价,以便俺参考并修改,嘎嘎,新开新书满意度投票,去领那0.1吧~~~鱼尾狮拜谢各位书友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