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syg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篡命陰陽師-第四十九章 險象環生熱推-7t2m4

篡命陰陽師
小說推薦篡命陰陽師
从地面入口处下来,是十余级台阶,到了台阶地步,四周瞬间就变得宽敞许多。这地底是一个宽五六尺,高七尺多的甬道。地底甬道平坦向前,从方向和地形来判断,应该是直接通往地面之下的山腹之中。甬道之内,除了一些蜘蛛网,和一些烟尘味儿,并无异常。当然,这只是按照常人的感官来说,要是以我这样的修道者阐述,那就是死灵之气愈重,煞风肆虐。
我们一行人向前走了三五十米,前方豁然间变得更加开阔了。一个三五十平米的小山洞出现在我们眼前,山洞前面已经没了去路,取而代之的是一扇高大厚重的石门。石门之前,立着两只一米五高,两米长的蜚廉,姿态倨傲,很是威严。两只蜚廉旁边还有两座石灯,石灯后又是两三步台阶,拾级而上便是古墓石门。石门宽约一丈,高约九尺,一扇厚重的大石门立在那里。
石门左右两侧,各立两名石门卫,体形如常人,身上服饰明显与汉人穿戴不同。四名卫士均袒露左肩,手持长矛,神态**。山洞内的清醒,一目了然,我们站在两只蜚廉前,没有再上前,所有人都等待着曹嫣然的指示。一眼便能看出,前面石门厚重无比,想要强行推开是完全不可能的,而眼下又身处地底,物理爆破又很危险!
见此,曹老率先带人走上前去,确认没有陷阱机关之后,才转身示意我们上前。虽然外面严寒无比,但山洞之中却相对比较闷热,待我们走上前去,眼前石门紧闭,四周并无异样。查看了一番,也是束手无策,最终也得悻悻而归!
从墓葬地底上去时,为了以防万一,曹老让之前先进入的下属留在后面,他率先走在前面,其次便是曹瑞祥,曹嫣然和我。刚一从地洞里探出头,顿时就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寒气,让人不禁哆嗦。
“嗯?”我人刚从地洞之中蹦出来,还顾不得拂去身上的浮土,整个神经不由得一紧,下意识的扭头朝着身后的山丘上探望。
“钟南,怎么了?”我怪异的举动自然被谨慎细致的曹嫣然所察觉,见我望向山丘之上,她也跟着扭头看了看,似乎并没发现什么,转而一脸迷惑的看着。
夢境邊緣
“啊?没什么,大概是神经太紧张了,我们还是赶快回营帐吧,真的太冷了。”见状,我含糊其辞的掩饰着,随即转移话题。
说实话,敢确定就在刚才我扭头的前一秒,山丘之上一定有人在偷偷的监视我们。经过几次生死大战,加上各种机缘,我现在也是人界少有的道术高手,精神力自然异乎常人。刚才我分明察觉到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隐藏在山丘之上,而就在我下意识扭头之时,对方立马消失了。以此看来,对方也不简单。不过,在没搞清楚对方之前,我也不敢肆意说出来,以免影响到队伍里其他人的士气。
正因如此,尽管曹嫣然见我回答得含含糊糊,却也没有追究,意味深长的瞟了我一眼,随后便带着我们离开了。对我此间之事,晚一步出来的众人根本无从知晓,一出来就被曹嫣然指使着离开了墓葬。此地地处荒山野林,又是大雪封山之时,也不怕有人来,索性也就没有留人看守。
十年未老 紫藝狂
幸孕歸來:總裁的頭號嫩妻
“现在没外人,说吧,刚才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我前脚刚钻进帐篷,曹嫣然后脚就跟了进来,急不可耐的追问我。
帐篷本就是旅行者雪地露营的小型帐篷,一个人在里面还好,此时挤了两个人,顿时就显得更外拥挤。再加上我们两人如今都佝偻着身躯,帐篷里一举一动就更困难了。
“你为啥非得要挤进来?哎哟,撞到我鼻子了…”里面空间本来就小,眼下我稍一移动,就被曹嫣然的头撞上了鼻梁,痛得我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鼻子受伤了,嘴还能说话吧?赶紧回答我!”见我故意避而不谈,曹嫣然似乎有些恼怒了,脸色一沉,愤愤的朝我低喝道。
“没错,我之前的确察觉到了异状,不过,并未看清楚对方。在我扭头探望的一瞬间,对方早先一步隐藏了起来,凭此一点儿就足以说明对方修为不在我之下。我看对方很可能也是冲着那墓葬而来,虽然没看清,但我已经猜到了是谁!”以曹嫣然的个性,我不说清楚,她一定不会罢休,没办法,我只得实言相告。
中國龍組4 千面神君
“你知道对方是谁?是谁?”听我如此一说,曹嫣然先是一愣,随即一脸疑惑的看向我。
“如果没猜错,应该是我们的老对手,巫神,玖!当然,还有已经变成了毒人的余胜。”看着曹嫣然满腹疑惑的神情,我也懒得故弄玄虚,揉搓着鼻梁回答道。
“是他们?”曹嫣然一听说是巫玖二人,顿时脸色大变,神情十分凝重。
不由得她不怕,当初滇南一行,巫玖的手段她可是见识了的,更何况这次还多了一个人不人,妖不妖的余胜。说实话,看着曹嫣然此时这般模样,我心里暗自好笑。这个女人,平日里呼风唤雨惯了,不知道天高地厚,难得见她出糗,正好借巫玖吓一吓她。
对于巫玖和余胜来西北一事我早已知晓,很显然,在神秘人的指示下,他们二人轻而易举就找到了那山谷墓葬。或许他们早就躲在暗处观察我们,直到我们刨开浮土,进入墓葬之后,他们这才坐不住,泄露了行踪。
虽然不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但是我私下里也有所猜测。之前,与神秘人见面之时,他曾说过,当初指使我滇南一行为的就是帮助巫玖步入三花聚顶,前来这西北古墓。由此看来,这古墓之中有着让神秘人都心动的东西,但又无力为之,非得借巫玖之手。由此看来,巫玖和我一样,或许都只是那家伙手中使唤的棋子。一座古墓,神秘人非得使唤上我和巫玖两名三花聚顶的高手,外加一个余胜,看来古墓之中的东西一定不简单。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出去吩咐下去,让所有人小心戒备,别乱走。”看着失神呆愣着的曹嫣然,我不禁暗自好笑,表面上却装出一副异常严肃的神情。
超戰艦
“呃…啊?好。”听我这么一说,曹嫣然这才回过神,转身钻了出去。
曹嫣然走后,我也从帐篷里钻了出来,刚准备到营地四周转转,就看见曹瑞祥一脸惺惺的朝我走来。经过上次黄山之后,我与曹瑞祥就产生了隔阂,但从滇南回来后,曹瑞祥就对我确实客气了许多。
幻想次元掠奪記
這個喪屍很有愛 貓耳
“钟南,我想找你单独谈谈。”曹瑞祥走到我跟前,迟疑着对我说道。
“好啊。”对于眼前这家伙,虽然我心里对他十分不爽,不过,碍于曹嫣然的原因,也只得装作相安无事。
见我答应了,曹瑞祥转身朝着营地外的小树林走去,我也抬腿跟了上去。踩着厚厚的积雪,嘎吱嘎吱的走进了树林中。曹瑞祥背对我,闷着头在前面一声不吭的走着,但不知为什么,我心中忽然间生起一丝不安。
“走了这么远了,已经没又其他人了,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察觉到异样,我立马站定,同事暗暗戒备着朝前面的曹瑞祥说道。
“我想说的是:去…死…吧!”曹瑞祥似乎察觉到了我发现了什么,闻言,缓缓的转过身,手握一把匕首,一脸狰狞的朝我刺来。
火影忍者之水火交融 明雲翼龍起
“啪!”见状,我急中生智,身形一转,避过曹瑞祥的攻击,反手一抓,抓住曹瑞祥的手臂,挥手将他手中的匕首打落。
“嗯?嘭!哇…”而就在我化解了曹瑞祥的攻击之后,却不料背后突然间寒意大盛,根本不容我有所反应,背心被重重一击,整个人被击飞出去,口中热血飞溅。
“是你!”重重的跌落在雪地里,我艰难的扭过头,只见在我之前站立的位置,一个面色紫青的男子刚刚收回右臂,正是化为毒人的余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