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kpe1精品都市小说 侯門嬌寵:重生農家小辣妃 線上看-第二百四十二章 終章相伴-kaunk

侯門嬌寵:重生農家小辣妃
小說推薦侯門嬌寵:重生農家小辣妃
幸而成绣通知的及时,翠枝的情绪果真是有些不太稳定。在全家的极力配合之下,翠枝终于扭转过来观念,开始接受自己即将身为人母这个事实。
一大半的粮食也都送去了林家湾,林大舅原本是要推辞的,可是架不住成绣劝说,自己备不住什么时候就过去住了,所以东西都存那儿比较妥善。林大舅一听顿时拍着胸脯,说一定给绣绣保管好。
秋去东来,转眼便是年根了。
一大早的成绣便起来生火做饭,只因为今儿该放寒假,豆豆要回来了。
她准备好拿手好菜,还有各种甜瓜小食,虽说家里只有俩人,可是她还是想尽量的热闹一点,好叫豆豆感觉到新春的暖意。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卷起了北风,渐渐的,天色也阴沉下去。没一会儿,天上开始掉下了雪块儿。
那雪越来越密集,逐渐将眼前都下白了。
成绣直起腰,有些担忧的望着外面的路,怕大雪封路,豆豆别回不来了。
突然,雪中有一个黑色的身影逐渐走近,慢慢的,一匹健硕的枣红色大马拖着一个窄窄的车厢,向这边而来。
成绣心中一惊,放下手中的东西,推开了门。
风雪是这样的大,直接朝着她的面门扑打而来。成绣搓了搓快要冻僵的脸蛋,努力的睁开眼睛,去看那马车到底是不是要停留在自己面前。
果真,马车直接到了她家的篱笆墙外。
从车厢里探出一个脑袋,熟悉的声音兴奋的喊着:
”姐,姐!我回来啦!”
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仔细瞧来,正是豆豆。
似乎是等不及,豆豆索性直接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奔跑到成绣跟前,一下子扑到成绣怀中:
“姐,都半年没见,我想死你了!”
成绣摸着豆豆的脑袋,半年未见,这孩子好像地里的苗一样,一下子窜高了好多。眉眼都长开,看上去有了林氏的影子。
“豆豆长大了呢。”成绣揉了揉她的头顶:“走吧,进屋去,姐姐给你准备了好多吃好吃的。”
“姐,等等。”
豆豆挣脱开成绣的手,快步跑到后面,打开了篱笆门:“齐大哥,快进来吧!”
马夫将马车给赶了进来,拴好后跳下来,摘下了锥帽。瞬间,成绣的眼睛都瞪园。
竟然,是,是齐睿!
“天色突变,我想着他估计一个人也很难回来,索性给你送来。怎么?不请进去喝杯热茶?”
齐睿这调侃让成绣的脑子有些没反应过来,呆了半天,看着豆豆亲热的把齐睿给请了进去,只剩下她自己在原地发呆。
雪落空茫 月宛藍
等一阵冷风吹过来,成绣才稍微清醒,连忙进屋。果真,那两人已经开始说说笑笑了。
齐睿果真是个自来熟的,直接给自己倒了一碗酒,喝了一口后:“嗯,温好的梨花白果真不错。只是不适合小孩子喝,所以这一坛,都归我了吧。”
这酒可是成绣用两口袋的粮食换来的,原本想着是过年,她想要点好兆头。没想到,被齐睿给抢了去。
可对方毕竟是帮过自己的人,成绣也不好给脸子看。只有别扭问道:
”大过年的,公子不在家中,怎么跑这儿来了。“
齐睿的语气淡淡,又吃了一口后:”嗯,家中更清冷,不如你这儿,虽然简陋,却是暖意融融。”
想起侯府的那些个烂事,成绣也觉得自己问的不是个好问题。
没法质问齐睿,好歹能问自己弟弟吧。
高冷殿下全能妃:橫行天下 莫莫小梓
“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
豆豆兴奋道:“姐姐,这本年,齐大哥帮我好多。齐大哥可厉害了,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就算了,而且还总是给我送东西。我这所有的衣物都小了,都是齐大哥给送的呢。”
成绣这才发现违和感是从何而来了。
豆豆的身量这半年长得很高,可是衣裳竟然都还合身。仔细一看,果真都是自己没有瞧过的样子,一时间,她惭愧的很。
这半年都顾着别的,连豆豆衣物打点都给忘记了。
“豆豆,姐姐粗心了。”
“姐,别这么说。我知道家里事多,我在书院里啥都帮不上。唯有好好念书,往后一定要出人头地,让你过上好日子!”
豆豆这厢保证着,成绣感动的擦眼泪:“好,姐姐就等着豆豆以后出息了。”
看着姐弟互动,齐睿眼神变得温暖起来。
突然,门口传来敲门声。
成绣站起身来,过去开门,一面问道:“谁啊?”
门一开,顿时愣住了。
網王之雨落下的音階
门外站的的少年,穿着一身白色棉袍,面颊冻的发红,一双眼睛却无比明亮,正含着春意望着她,深情道:
“绣绣。”
明明在赶考的徐卿为何会突然出现她不知道,她只是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莫名的有些尴尬了。
“徐大哥,有事吗?”
少女明显的生分,让徐卿心里多少有些难受。
不过,他在知道成绣经历了这么多的变动后,心疼掩盖了这份难过。柔声道:“我特意回来,想陪你过个年。”
無限之絕地求生
成绣方要拒绝,便听到身后惊喜的声音:“徐卿哥哥?”
徐卿侧目,在看到豆豆后笑了:“豆豆长高了!”
豆豆如今开了蒙,这才知道徐卿是多么的厉害,顿时便将人往屋子拽:“徐卿哥哥,我有一首词,如何也解不出,您一定要教我。”
重啟家園
徐卿的笑容,在看到齐睿的时候,彻底的终结。
两个男人,面对面的坐下,眼睛里充满了对对方的敌意和考量。在这一刻,除了还啥事都不知道的豆豆兴高采烈的声音在响,便是屋内盆里柴火噼啪的声音了。
许久,徐卿先开口了。
“阁下好生眼熟。”
“足下不记得我,我却记得你。”齐睿喝干净了碗中的酒:“狱中一事,我记忆犹新,。一直想着有朝一日能与阁下相见,却不想,以这种方式。”
齐睿颇有些感叹:“我是想多一个朋友的。”
徐卿不动声色,给自己也到了一盅:“可惜,注定要化为乌有了。”
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对未来的野心,以及,对这个女人势在必得的决心。
屋外的雪依旧下着,屋内的人对酒当歌,春意融融。起码在这一刻,谁都不知晓往后的命运会走向何许巅峰。只是,当成绣吃了一杯梅子酒有些醉意的时候,望着对面坐着的两个男子,突然一笑,扬手举杯。
“为了来年的风调雨顺,为了此生的平平安安,心想事成。干杯!”
四只粗碗碰撞在一起,寄予了对未来的无限美好祈愿,也诉说着白茫茫大地上,每个人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