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4iuj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誘妻深入:敘先生超會撩笔趣-第四百一十三章 完結分享-3gkmb

誘妻深入:敘先生超會撩
小說推薦誘妻深入:敘先生超會撩
被西奥多戳穿之后,她们终于决定放弃自己手里死状凄惨的鱼,“算了,我们去钓鱼吧。”
然后他们三个就往池塘方向走。
池塘边坐着叙南锡和末风,八风不动的握着钓竿,背部都挺的笔直,等着鱼上钩。
求索仙道
在他们附近,绵绵带着四个小朋友围观已经掉上来的鱼,江暮语探头看了一眼,甚至还发现了几只小龙虾。
“妈妈你看,这些都是爸爸钓上来的!”然然兴奋的指着大盆子里的鱼。
江暮语蹲下身,数了数里面至少有七八条鱼,惊讶的说:“这些全是末风钓的?南锡没有吗?”
阳阳立刻拉住江暮语,小小声的在她耳边说:“妈妈你不要说爸爸了,他已经脸黑的不行了,明明爸爸和末风叔叔在一个地方钓的,可鱼就是不咬爸爸的饵,末风叔叔都钓了这么多了,爸爸一条都没有。”
听到阳阳的话,江暮语差点笑出声,她转头看冷着张脸的叙南锡,这么一股要杀人的气势,鱼恐怕早就吓跑了吧。
池塘的鱼是农家乐老板自己养的,鱼很多也很好钓,没想到叙南锡居然一条都钓不上来……
江暮语难得抓到叙南锡不擅长的地方,只觉得他更可爱了几分。
陸小鳳同人之玉璧
情人眼里出西施大概无外乎此了。
最后一直到了中午十一点,叙南锡也没能钓到一条鱼,江暮语忍着笑让农家乐老板把鱼料理了,最后出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农家美食,鱼头豆腐汤和酸菜鱼是农家乐主人的拿手好菜,刚钓上来的鱼处理的很干净,肉质鲜美,很快就被吃的干干净净。
江暮语注意到叙南锡一口没碰鱼头豆腐汤和酸菜鱼,恐怕心里还记挂着刚才没能钓到鱼的事情,便偷偷地笑起来,但转头就发现叙南锡正死亡凝视。
她顿时收敛了神色,夹了一块牛肉放在他碗里,“吃饭,吃饭。”
叙南锡收回视线,吃掉了江暮语夹过来的那块牛肉。
为了安慰叙南锡,江暮语紧急上网搜索了资料,在纠结半天之后还是偷偷摸摸的去买了样东西。
这天晚上。
江暮语洗完澡出来,轻轻的敲了敲房门,“叙先生?”
“客房服务,方便进来吗?”
屋里沉默片刻,传来一道清冷的男声,“我没有叫客房服务。”
從荒島開始爭霸 怒笑
致我們終將腐朽的青春
江暮语靠着门笑着说:“您十分钟前叫的,忘记了吗?”
叙南锡挑眉,慢条斯理的回答:“我叫是客房服务,不是特殊服务。”
唯一鬼差
“……”江暮语走进卧室,声音故意捏的娇滴滴的:“今天给您服务的是江小姐。”
叙南锡靠在床上,他往门边看去,视线从江暮语的脚尖一点点往上,途径她身体的每一处曲线,最后对上女人那双带笑的眸子。
叙南锡似笑非笑的开口:“江小姐——”
他刻意的把尾音顿了顿,佯装遗憾的说:“你条件不行啊。”
江暮语见他眼光审视自己,便站直,微微抬起下巴睨着叙南锡:“条件不行?”
“我结婚了,有夫人。”叙南锡慢悠悠道。
龍一少爺闖校園
江暮语尾睫轻挑,她也不说话了,往床边的灯打开,低头俯视着在床上的叙南锡,然后一点点的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女人的身段姣好,曲线完美,肌肤白如雪,一寸寸的往他眼底撞进来。
叙南锡看着面前明眸皓齿的女人,眼睛一眨不眨。
“不是条件不好吗?叙先生你这么看我干嘛?”江暮语轻笑,眼神在叙南锡身上滑过。
叙南锡喉结滚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你和我家夫人很像。”
这份安慰礼物,叙南锡很满意。
因为公司的事情,叙南锡一大早就去了医院,江暮语懒洋洋的在床上呆到了十点才起床洗漱,她冲了一遍澡,换了一身衣服化了淡妆,让厨房不用准备她的饭,就出门去了江家。
奚美珍回家已经三个月了,医生建议奚美珍回家之后每三个月检查一次脑部,防止意外。
江暮语陪着奚美珍和江志林吃完午饭,就让司机送他们去了医院,医生早早的等在办公室,亲自带着三人去了检查室。
她对奚美珍的说法是复查,确认脑部情况,到现在奚美珍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脑袋里有个血块。
脑部检查CT的时间很短,但江暮语却觉得时间如此漫长,一分一秒都这样难熬,在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江夫人,检查结果很好,接下来要多注意一点,千万不能再摔了。”医生对奚美珍说,“也不需要吃药,因为有脑溢血的病史,还是请您定期复查,也防止出现意外。”
奚美珍笑的温婉:“谢谢医生,我会注意的。”
又对两人抱怨道:“你看我说我感觉挺好的,一点问题都没有。1”
“这不是怕意外吗?”江志林朝着江暮语使了个眼神,一边跟奚美珍说话,一边带着她往办公室外走。
等奚美珍出了办公室,江暮语才压低声音问医生,“医生,我母亲脑部的血块……怎么样了?”
“恭喜叙夫人,老夫人她的血块正在减小。”医生说,他指了指CT上的一块阴影,又拿出一张奚美珍旧的检查报告作对比,“这样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块血块正在不断的缩小,在几个月后应该就会完全消失。”
tfboys之凱汐緣
江暮语盯着那块比之前小了一倍的阴影,整个人终于放松下来,“谢谢医生,我知道了。”
“叙夫人不用太过担心,老夫人年纪并不算大,只要好好休养能恢复的很好。”医生对江暮语说。
江暮语点头,担心奚美珍起疑心,她很快就从办公室出来了。
她和江志林的视线对上,冲着他满是期盼的眼微微点了点头,顿时江志林眼底泛起一阵红,奚美珍很快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担心的问他怎么了。
“没事,只是刚才有东西进眼睛里了。”江志林道。
奚美珍的恢复对江暮语来说终于了了一桩心事,也终于能放心下来。
她回到叙家老宅,叙南锡和三个孩子已经在家等着她,三个孩子打闹着,屋子里闹哄哄的,叙南锡坐在窗边低头看书,见她回来便放下手里的书,上前给了她一个轻吻,“一切都好?”
“嗯,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