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6sl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彼岸8光年 起點-第57章-喜歡大海,喜歡自由閲讀-kzqx4

彼岸8光年
小說推薦彼岸8光年
阿盛摇头:“K?”
重生棄女當自強 湘諾
谭熙点头,声音微弱:“他是安时,我思念了8年的时哥哥。”
阿盛惊讶:“他不是已经死了?”顿了顿又说道:“小姐怪阿盛杀了他,所以不肯吃药。”
谭熙摇头:“不会,他不值得。”
“那小姐为什么不吃药?”
星武通神
“今天听安时说了很多,我无法面对你,也无法面对傅延泽,更面对不了我自己。阿盛我觉得我就是个傻子,阿盛,对不起,对不起。。。”谭熙看着阿盛眼睛里溢出泪水。
阿盛收紧抱着谭熙的手臂,轻轻吻了谭熙的脸颊:“熙熙,没有对不起,阿盛只要你好好活着。”
谭熙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盛哥哥,你好。。。笨。。。”
谭熙缓缓闭上了眼睛。
死亡的恐惧笼罩在阿盛心头,阿盛紧张到无法思考,耳畔只有自己的心跳,“熙熙,熙熙!!!”
阿坚惊到差点撞了对面的车,一个急刹车将车停在了路中间。
火樣青春 羽馨藍絮
“哥,小姐。。。恐怕。。。不行了。”
阿坚回身用手搭在谭熙脖颈:“阿盛,还有心跳。”
阿盛收住眼泪:“哥,怎么办?怎么办?”
阿坚愣了愣:“阿盛,小姐最后那句话,什么意思?为什么说你笨?小姐还在什么时候说过?”
阿盛已经不会思考,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努力回忆:“上次小姐中枪时,还有阿盛躺在医疗舱里时。”
阿坚疑惑的看着阿盛:“小姐给过你什么特别的东西吗?比如药、针剂?”
阿盛恍然大悟,从口袋里掏出谭熙在海岛时给自己的药盒,拿出里面唯一的一粒红色胶囊,放进了谭熙的嘴里。
阿坚松了口气,继续向前开车:“阿盛,一会有人问,你就说只给小姐吃了平时急救的药。”
阿盛默默点头:“哥,这药会有作用吗?”
“小姐给你的,那是她的研究成果,不会出错。”阿坚边开车边安慰道。
“哥,小姐说这药有副作用,或许会失去所有记忆、还会损伤智商。熙熙会不会不再记得我了,我该怎么办?”阿盛轻轻抚着谭熙脸上的泪痕。
“小姐智商那么高,损伤一些都比你聪明,不用担心。”阿坚缓了口气继续说:“你今天看到小姐伤心的样子了,或许失去记忆对小姐是一件好事。她不记得你也没事,反正你会一直追着她,她早晚会看到你。”阿坚从后视镜里看着阿盛,说的尽量轻松,可是眼里满是担忧之色。
阿盛觉得阿坚说的有道理,于是打起了精神。
说话间阿坚耳机收到消息:“是”
阿坚瞟了一眼后视镜,对着阿盛说:“抱紧小姐。”
话音未落,阿盛觉得车子猛地向一侧飘移,瞬间调转了车头,并入对面驶来的一排车队,再随着车队缓缓停了下来。
车队尚未停稳,傅延泽已经下车跑了过来,阿盛抱着谭熙下车,傅延泽接过谭熙大喊:“教授,教授。”
齐教授年事已高,颤巍巍的小跑着过来:“放平。。。把熙熙放平。”齐教授喘着说。
傅延泽依言放平谭熙躺在路边,齐教授俯身坐在谭熙身边:“药,傅总,药。”
傅延泽慌忙从口袋里拿出了不久前齐教授交给他的金属盒,递到齐教授手中。
“教授。。。”傅延泽不知该说什么。
齐教授抬头看向阿盛:“小姐还服用什么了吗?”
阿盛站在一边声音哀伤的说:“刚刚在车上见小姐晕了,给小姐喂了一颗平时常吃的药。可是。。。似乎没有作用。”
齐教授点了点头,拿出金属盒里的针剂,双手微微颤抖看向傅延泽:“傅总,这是最新研究的治疗小姐心脏的药,但是。。。但是只是研究出来了,时间仓促还没有最终完成人体试验,本想给小姐做个礼物,没想到这么快会用到。”
“什么意思?”傅延泽震怒:“这个时候你跟我说这些,实验室和你,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齐教授看着傅延泽眼里的怒火害怕,更加颤抖着说:“熙熙亲自看过的,应该不会有问题。瓶颈已经突破。。。”齐教授不停的说着研究数据,仿佛是再次确认。
“闭嘴!”傅延泽怒道:“如果熙熙现在不用药会怎样?”
“撑。。。撑不了。。。一会了。”齐教授已经磕巴。
“用药的后果呢?”傅延泽语气里愤怒的味道减少了,更多的是恐惧。
“应该会有效,最好的结果是完全修复,熙熙以后的心脏会和正常人一样了。”齐教授说。
“最坏呢?”傅延泽蹲到谭熙身边,用手轻轻抚着谭熙的脸庞。
齐教授慢慢摇头,缓缓的说:“每个人体质不一样,就算经过临床实验的药品,针对不同的个体时,表现也会不同。最坏。。。最坏。。。”齐教授不敢说。
“用药吧。”傅延泽说完起身,走到一边,不敢看着那支不确定效果的针剂被注射进谭熙的身体。
齐教授不敢再耽误时间,颤抖着双手缓缓将针头插入谭熙的心脏,慢慢将药注射了进去。
谭熙似乎吃痛,轻轻的喊了出来。
傅延泽听到声音,迅速跪坐到谭熙身边,扶起谭熙倚在自己胸前。
谭熙睁开了眼睛,抬头看着傅延泽,眼里的泪水就溢了出来。
傅延泽看着一阵头晕,这双眼睛现在的模样以及眼神里的不舍,与当年小颖临死前的双眼一模一样。
傅延泽觉得心口被人重重的捶了一拳,心脏跳得重且疼。
“对不起。”谭熙已经虚弱到发不出声音,只是静静的动了动嘴唇。
冷酷寶寶:無敵媽咪壞爹地
傅延泽记得小颖死前最后一句也是“对不起。”傅延泽下意识抬手捂住了谭熙的嘴:“别。。。别说话,什么都别说。”
谭熙依旧看着傅延泽,看着看着就慢慢闭上了眼睛。
傅延泽颤抖着手,搭在谭熙的脖颈,已经没有了心跳。
“熙熙,熙熙,谭熙!”傅延泽的喊声响彻四周旷野。
“小姐。”阿盛嘴唇微动,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逆武星辰
齐教授经受不住恐惧和难过,瘫在地上晕了过去。
韩殇默默蹲在傅延泽身边,看着谭熙不语。
过了良久,傅延泽看着怀里的谭熙缓缓开口:“韩殇,两次了。为什么?同样的结果,老天是在惩罚我吗?在怪我没有尽全力吗?快10年了,老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可我依然错过了。。。我应该亲自来,应该答应K所有的条件,即使是把组织拱手奉上,我也应该答应。
韩殇。。。两次,同样满含泪水的眼睛看着我,同样的不舍,韩殇是不是时空错乱了,这是小颖不是熙熙,熙熙还活着。。。韩殇,我以前总会想象熙熙的那双眼睛是小颖的,现在我才明白,那就是熙熙,看着这双眼睛我从来没这样确定。韩殇,原来我早就爱上熙熙,不会把她当成小颖的影子,她就是谭熙,美丽、聪明、也笨的可以、独一无二的熙熙。
狂帝霸天
可是韩殇。。。等我明白的时候,熙熙她也已经。。。昨天晚上我揽着熙熙看书时,我真的想时间停住,我好喜欢那一刻的时光。
我太笨了,送她什么海岛、庄园,其实就静静陪她吃顿饭、散散步就好,本来很简单的事,我却纠结在自己的执念里耽误了8年,直到失去时才明白。
韩殇。。。我该怎么办?再也没机会了。。。韩殇,两次了,我承受不了了。。。”傅延泽自言自语着说完晕倒在地。
劍道
风吹过路边大片的田野,田野里的花儿随风轻轻摇曳,阳光温暖的照着田野,景色依旧美丽。。。
……
傅延泽醒来时是躺在研究所的医疗舱里,傅延泽认得这里,当时谭熙中枪时躺在医疗舱里,傅延泽就坐在一旁静静的守着。
傅延泽看着一旁累到睡着的韩殇,又看向透明的舱盖,想起谭熙曾经说过这里很像棺材,躺在里面会害怕。傅延泽此时只觉得自己被无尽的哀伤包围着,谭熙的恐惧自己现在感同身受。
医护人员迅速的走了进来,打开了舱门。傅延泽起身:“韩殇,熙熙呢?”
韩殇皱了皱眉:“老傅,你没事了吧?医生说你是受了刺激,哀伤过度外加长期劳累,最好休息一阵。”
傅延泽不理,依旧问道:“熙熙呢?”
近身高手 三牧人
“在隔壁,不知道该怎么办,暂时把熙熙放在医疗舱里用药物维持身体不。。。不变硬、不腐烂。”韩殇说的低沉。
“我睡了多久?”傅延泽继续问。
“一天了。”
傅延泽推门来到隔壁房间,阿盛笔直的站在透明的医疗舱前,透过透明舱盖,专注的看着躺在舱里的谭熙。
傅延泽走到阿盛身边,一样的看着。
谭熙的衣服和妆发已经被人精心的整理过,看上去是睡着的幸福新娘。
“熙熙好美。”傅延泽轻声说。
“美到让阿盛从见到的第一眼就再也看不到别人了。”阿盛淡淡的答。
“阿盛,你比我爱的纯粹。我见到熙熙第一眼,以为那是小颖的眼睛。”
傅延泽和阿盛站在一起,两人慢慢的诉说着谭熙的一些过往。
傅延泽发现虽然自己在谭熙身边8年,可是却没有阿盛在谭熙身边1年多知道谭熙的事情、喜好和习惯多。
“很爱熙熙?”傅延泽知道答案,依然忍不住问。
“如果小颖活着,傅总也会如此,大约20岁开始的爱情都会如此吧,热烈又执着。”阿盛眼神不离开谭熙,淡淡的说。
傅延泽点头认可阿盛的话。
“谢谢傅总让阿盛有机会陪在小姐身边,保护小姐、照顾小姐,阿盛感激不尽。”阿盛眼神依旧看着谭熙不动。
傅延泽微微点了点头,“熙熙最后时说过不喜欢这样,我想按熙熙的想法。。。海葬。”
深夜老公纏上我 夜夜笙
“嗯,小姐喜欢大海、喜欢自由,阿盛会陪小姐一起。”阿盛面无表情淡淡的说。
傅延泽略略惊讶,目光也从谭熙身上移到阿盛的脸上。看了一会,傅延泽转身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