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jpp精品都市言情 孤劍飄零心 紅俗微塵-尾聲:天地飄零伴此心鑒賞-0m2by

孤劍飄零心
小說推薦孤劍飄零心
尾声:天地飘零伴此心
皇宫:
“皇上,要不要奴才派人去追杀他们。”籍孺满脸谄媚地战战兢兢地询问道。
快穿之逆襲男神計劃 糯糯米
刘邦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鸷,但是旋即恢复正常,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道:”算了,水竹已经死了,飘香雪也等于死了,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江湖上从此再也不会有白衣浪子这个人了,所以我们什么都不用做了。”
籍孺望着刘邦脸上那无比落寞的神情,想要再劝说两句,却又怕拍马屁拍到马腿上去,于是便禁了声。
却不料刘邦忽然又悠悠开口道:“人生为什么总是没有能够十全十美的事呢?”说着,眼中竟生出缱绻不去的忧伤。
“皇上,”籍孺连忙献媚道,“你现在贵为九五之尊,坐拥天下,在别人的眼中,你已经是十全十美的人了。”
刘邦轻蔑一笑,淡淡道:“是么,可是在自己的眼中又是怎样的呢?”
“当然也是,皇上……”籍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外面有人宣告:“皇上,皇后娘娘求见。”
刘邦的眉头迅速皱成了一个“川”字,对籍孺吩咐道:“去吧,就说朕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望着刘邦脸上骤现的疲累和倦怠,籍孺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点头出去了。
室内只剩下刘邦一个人,然后他听到籍孺的宣告,接着便是吕后不满的声音,再然后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最后陷入一片死寂,死寂得让人心灰意冷。
蓦地,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白色的身影,清逸绝俗,清冷如冰,心中不由一痛,他的皇权已经牢牢地被他掌控在手中,可是他去失去了他最想要得到的人,而且这种失去,竟然还是他一手策划,一手造成的。
刘邦的脸上现出了少有的哀凄之色,然后将桌上的酒一饮而尽,他需要麻醉自己,至少在今夜麻醉了自己,只要有了这短暂的宣泄,明天,便又是一个拥有无上皇权的帝王。
魔城:
“魔尊,这是我们赶在朝廷之前,从碧霄城中搜出的五颗七彩魔珠,只要找到最后的两颗,就可以全部集齐了,到时候,我们再到皇宫中偷回阴阳双鱼,就可以一统天下了。”魔城的长老,双手捧着五颗流光溢彩的珠子,谄媚地炫耀着。
一道劲风扫过,长老赫然发现手中的魔珠竟然化成了五颜六色的粉末。“魔尊?你这是……”长老骇然地望着手中瞬间被毁的魔珠,口吃道。
“从此以后,江湖上再无七彩魔珠,阴阳双鱼也就一无所用,我要刘邦费尽心思所得到的,不过是一块废铜烂铁罢了,哈哈哈哈……”嚣张肆虐的狂笑中,却夹带着一丝掩不住的落寞和哀伤。
长老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转身退了出去。
落梅谷:
“爹,水竹死了,飘香雪也等于尘封了自己,现在该是我们一统江湖的时候了。”梅傲寒望着面色冷然的梅落尘颇含深意地说道。
梅落尘骤然变了脸色,冷叱道:“是谁?”
“水竹。”梅傲寒目注着梅落尘的脸,一字一顿地道,好像生怕梅落尘听不清楚似的。
絕地蒼狼 玉柒
美人謀:腹黑殿下吃定你
“我是问是谁杀了她?”梅落尘的声音里有着嗜血的肃杀,脸色也扭曲得可怕。
梅傲寒本能地瑟缩了一下,原本高亢的声音都转低沉:“听说是柳忘尘。”
“柳忘尘。”梅落尘咬牙切齿地逼出这几个字,转身便向外走去。
“他已经死了。”梅傲寒急忙喊道,望着父亲的目光中多了一层悲凉,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可是父亲竟然对她还如此痴情,看来是真的动了真情了,不由得更为自己死去的母亲感到不值。
“谁杀的?”梅落尘停住了脚步,头也不回地问道。
食人魚 哈羅德·羅賓斯
梅傲寒这一回终于跟上了他的思维,知道他是在问,是谁杀了柳忘尘,便道:“是飘香雪。”他刻意将“飘香雪”三个字咬得很重很重。
梅落尘仿佛突然被抽空了所有的精气一般,整个人僵立当地,那个从来不愿杀人的人,帮她报了仇,自己竟然连给她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
“爹,现在应该是我们崛起的最好时机了。”梅傲寒对梅落尘这副落寞的模样十分的不喜欢,故意大声而亢奋地怂恿道。
梅落尘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依旧是一动不动地站着,脸上除了落寞再也看不出别的表情。
“爹,机不可失啊。”梅傲寒不死心地继续怂恿道,声音故意地提高了几分。
梅落尘好像终于被他唤回了神智,却百无聊赖地摆了摆手,淡漠地道:“算了,那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你想怎样便怎样吧,不用再来问我。”说完,不给梅傲寒再开口的机会,瞬间飞逝而去。
梅傲寒望着父亲离去的方向,长叹道:“水竹,你真是了不起,纵然是死了,也还让这么多的人为你魂牵梦绕。”心中蓦然涌起一种莫名的酸涩,自己也弄不清楚究竟是为了什么。
噬魂:
“老大,你真的要解散‘噬魂’吗?”冰魄语音轻颤地问道。
“不是解散,是改良,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为钱杀人,而是要为了正义惩奸除恶。”夜凝紫豪气干云地纠正道。
步步高升 煙鬥老哥
冰魄似乎一时未能反应过来,但却还是恭谨地道:“好,属下一切全听老大吩咐。”
半妖的餐廳 止明先生
快穿之女配要復仇
夜凝紫这才满意地笑了,心中低叹道:“飘香雪,既然你不愿意看到杀戮,那我就尽量帮你阻止杀戮的发生,帮你除掉那些妄图制造杀戮的人。”
寒潭:
“竹儿,以前我总是在选择中徘徊,总是因为选择所谓的道义而辜负了你,可是我的道义换来的却是欺骗,却是最终失去你。今后,我再也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离开你,我们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洞口的石壁缓缓塌陷,渐渐地将洞口封死,让洞中之人彻底地隔绝于尘世。
洞外,不远处,花玉珲拉住要往洞口冲去的水丝柔。
“我要救他出来。”水丝柔哽咽着,泪流满面。
逃之夭夭:總裁,你別追
最強特種兵之龍刃
“一个无心的人,救出来又有何用?”花玉珲哀叹道。
心中契約 碧桑
水丝柔如遭电击,整个人怔立当地,再也无力挣扎,是啊,一个无心的人,就算自己冲进去,又能怎样?
天地间,隐隐似乎传来一个空灵的声音:飘零剑,飘零心,剑剑飘零似吾心!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