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xhx6精品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 愛下-第三百六十九章 靈魂雞尾酒-w0d7h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推门进去,酒肆内部是很传统的装饰。
让灵平安感觉,似乎回到了一百年前,那个工业园刚刚兴建的时代。
古旧的木制地板,上面似乎写满了经文。
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诸如‘如是我闻’一类的文字。
但,因为来的人太多的缘故,很多地板上的经文都有些模糊了。
斑驳的墙壁上,有着许多壁画。
仔细看的话,灵平安发现,大都是些神话传说的事情。
判官、阎罗什么的。
抬起头,酒肆的顶部,垂着不少的符纸。
这些符纸都已经发黄了。
而酒肆的生意,看上去不错。
一个个隔间里,都有着酒客。
他们看到灵平安,全都侧过头来。
眼中有着疑惑,似乎对灵平安很好奇。
灵平安穿行在其中,耳中听着,那从酒肆吧台里传来的歌声。
鼻子里却是闻到了一些香味。
这种香味,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光是闻着,就让灵平安嘴里的眼泪,有点打滚。
“这酒肆里有好吃的?”这个念头一起,灵平安顿时就来了精神。
穿过一个个隔间,他走到那吧台旁边。
这吧台是木制的。
几个穿着皮衣的男人,坐在那里。
吧台里有一个穿着黑色的细绒毛呢大衣的女人,拿着话筒,正在唱着歌。
低低的浅唱声,唱腔婉转低吟。
这让灵平安听着,感觉很舒服。
就是灯光太黯淡,看不起那女人的模样。
只是凭感觉,好像很年轻的样子。
灵平安看着,就走过去,发现那吧台里有空位,便抱着自己的猫,坐到那个空位上。
当他坐下,整个酒肆的人,都似乎惊讶的转过头来看着他。
特别是他身旁的那几个男人,他们的脸上都写满了惊讶。
“怎么?”灵平安问道:“这个位置有人?”
他们摇摇头,没有说话。
灵平安不太懂这些,但既然没有人,也没有人反对他坐这里。
那他就没什么顾虑了。
倒是那个正在唱歌的女子,轻轻放下了话筒。
她抬起头ꓹ 一张白皙无暇的瓜子脸,从黯淡的橘色灯光下出现。
那小巧的琼鼻ꓹ 微微的抖动,宛如草莓般的鲜艳嘴唇微微张开。
她的声音很好听,和歌声一般ꓹ 宛如百灵鸟一般。
“客人,我们这里的规矩是……”她的眼睛似乎看了看灵平安怀中的小猫:“想要坐在吧台里ꓹ 就必须过一个考核……”
她目光灼灼,看着灵平安:“您愿意吗?”
其他人则都已经站起来ꓹ 而吧台里坐着的几个人ꓹ 也都纷纷侧目,似乎很期待的样子。
灵平安笑了,他摸了摸自己怀中的小猫,问道:“什么样的考验?”
一手遮天(全)
这酒肆有点意思!
居然给客人出考验题?
这让灵平安想起了,潮州的那个被人在网上骂上天的网红煲仔饭。
死贵死贵不说,老板还故意为难客人,关键味道还很一般。
去吃过的人都说不会去第二次了。
但架不住越骂越火啊!
于是ꓹ 跟风者多了起来。
这个酒肆也是这样的吗?
灵平安想着。
若是那样,他拍拍屁股ꓹ 立刻走人。
哥们是消费者!
邪道鬼尊 追夢人love平
消费者懂吗?
……………………………………
柳青青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
长相很普通ꓹ 穿着很普通。
怎么看ꓹ 都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但是……
他怀中的猫……
柔顺的毛发ꓹ 灵性在其中流动。
琥珀色的猫眼,灵动非常。
最顶级的灵宠!
所以……
“一个超凡世家的嫡子?”她想着:“还是已经返璞归真的高人?”
想了想ꓹ 她否定了后者。
因为那种人物ꓹ 素来只在传说中。
或许帝都的都督有那样的能耐。
但都督何许人也?
所以……
一个备受家族宠爱的嫡系后人?
鬼術大宗師 黎照臨
但ꓹ 为何穿着如此俭朴?
这个年轻人全身上下的衣裤加起来,价值有超过两百块吗?
超凡世家的后人ꓹ 什么时候如此俭朴了?
他们不是应该豪车美女,酒池肉林的吗?
难道,只是一个运气好的普通人?
这也不可能!
顶级的灵宠,那可是相当金贵的。
每顿饭,都需要特制的灵食。
等闲的食物,它们看都不会看一眼!
而且,这样的灵宠极为骄傲!
不是等闲人可以拥有的。
凤凰必栖梧桐!
所以,柳青青有点不解了。
这个奇怪的人,似乎浑身都是秘密。
想到这里,她就缓缓的说道:“客人,小店的规矩,是祖上定下来的……”
这是必须要告知的义务。
“您现在可以选择不接受……”
“我们也不会为难您!”
星際挑戰宇宙
若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人会和他计较。
因为今夜过后,他不会再有胆子来这里了。
灵平安听着,点点头:“祖训,我懂!”
他家的祖训也有啊,就是每年田产收入要捐献。
柳青青狐疑的看着他。
“真的是超凡世家?”
“但……什么时候超凡家族的公子哥,居然会穿的如此的平易近人了?”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子哥们,哪怕没有超凡潜力,也是可以挥金如土的。
这些家伙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纨绔子弟。
于是,柳青青的神色严肃了一些。
她从吧台里,取出一个铜制的古朴酒樽。
然后,开始操纵起来。
各种各样的酒类,在她手中混合。
然后……
一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便调配完成。
她拿着这杯青铜酒樽中的酒,递了过去:“客人……小店的规矩是……”
“想要坐吧台,就必须饮下这杯特制的美酒!”
而那几个坐在吧台前的人,纷纷微笑着,看向了坐在吧台里的人类。
“灵魂酒肆的灵魂鸡尾酒……”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喝的东西……”
灵魂酒肆是江城市所有异类心目中的圣殿!
在这里,它们可以喝到无数只有妖类才会感觉到刺激和兴奋的酒类。
譬如鬼火酒和青冥酒,就是这家酒肆的招牌。
号称一杯下肚,就能让妖魂迷醉。
这对异类们来说,是无法拒绝的美酒。
因为,他们喝其他酒,都已经没有感觉了。
他们强大的肉体,即使是将高度白酒当水喝,也会没有感觉。
而黑衣卫酿造的灵酒,好喝是好喝,就是贵!
还需要贡献度才能有资格购买。
灵魂酒肆的酒就不一样了。
这些用灵力酿造的酒,虽然远远比不上黑衣卫的灵酒,但用来麻醉异类和刺激神经,已经足够了。
故此,江城市的酒虫们,但凡兜里有点钱,就会来这里消费。
而灵魂酒肆中,还存在着一种特殊的酒品。
灵魂鸡尾酒。
据说是灵魂酒肆那位如今已经隐退的女主人,早年间得到奇遇,由高人指点后,酿造出来的。
其原料和酿造过程,除了那位现在隐居于山林的女主人外,无人知晓。
但,有一点……
这酒,对一切超凡者和异类,都有着同样的效果——强大到超出想象的烈度!
硬要比喻,这灵魂鸡尾酒,便相当于超凡世界的‘三碗不过岗’。
非是强者,一杯下肚,立刻就要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
想要尝它,起码要有将军级的实力。
不然一杯下肚,管它是谁,也要倒在这吧台。
因此,灵魂酒肆的名声才会这么大。
慕名而来的异类,乘兴而来,醉倒而去。
……………………………………
灵平安看着被递过来的鸡尾酒。
看上去,还挺好看的。
只是……
他的鼻子轻轻动了动。
“真香!”他咽了咽口水。
他总感觉,这里有什么好吃的。
“是这杯酒吗?”他想着。
虽然,他不胜酒力,但是……
鸡尾酒……
好像酒精度数不怎么高。
一杯应该是可以的。
即使不行,大不了醉一下嘛。
于是,他伸出手,端起那杯盛在古朴的青铜酒樽里的鸡尾酒,一扬头就喝了下去。
冰冷的液体,流入喉咙。
味道有点甜甜的。
修真在異界 青色羽翼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不是酒啊!”
对的,他根本没有尝到酒味。
半点也没有!
反而,有点甜甜的,类似蜜的味道。
于是,他想了起来,似乎这鸡尾酒就是这样的。
这种秦陆殖民者的发明,最初是布塔尼亚的海军军官们克扣和贪污的产物——他们将朗姆酒兑水,加入柠檬什么的,然后作为军需品,发给海军。
没想到,底层的海军士兵对这种兑水的酒大加赞赏。
百年战争时期,帝国海军通过缴获,也得到了大批鸡尾酒。
又通过海军,传播到了本土。
所以……
这个酒肆老板,是在水里面兑酒?
但……
味道挺好!
灵平安砸吧了一下嘴巴,对着那个女人说道:“还可以再来一杯吗?”
……………………………………
柳青青看着那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仰头就饮下了在整个江城市,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直接饮下灵魂鸡尾酒的年轻人。
然后,他没有任何反应的看着自己。
“还可以再来一杯吗?”
柳青青咽了咽口水。
萌上小野妃:王爺,劫個色 車前一丁
她勉强笑了笑:“可以!”
她知道,一个可以若无其事的饮下灵魂鸡尾酒的人意味着什么。
将军!
黑衣卫的将军!
而黑衣卫的将军有多强?
从前她没有概念,现在已经有了。
前不久,那只始终在江城市云层扫视全城的眼睛,便是一位将军寄托天地,监视万物的灵瞳!
在其威压下,整个江城市的所有异类,都是夹起尾巴,连大气也不敢出!
因为,他对整个江城市发生的一切,都清清楚楚。
那些平素,悄悄的背着黑衣卫,偷偷摸摸的做一些违法之事的人,统统被抓了起来。
而且,证据确凿!
上个月,去北海的特快列车上,就有二三十个来自江城市的超凡者与异类。
去北海种玉米的滋味,可不好受!
槐樹花開 桂媛
难道……
自己面前的,也是一位将军?
想着这些,柳青青连神态都恭敬起来。
但那吧台旁坐着的人,却都皱起眉头来。
他们打量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人类。
怎么看,这都只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精壮大汉,狐疑着。
他和其他人对视一眼,有了决定。
他站起来,头颅慢慢的扭动。
毛茸茸的毛发长出来,一只黑熊,巨大的黑熊。
满嘴的尖牙利齿。
身上的灵能缓缓流动。
“小子!”他瓮声瓮气。
灵平安回过头,看着那个男人,满眼狐疑。
“那杯酒的味道怎么样?”黑熊低低的咆哮着,满嘴的利齿,已经裸露出来。
“有点甜……”灵平安回味了一下:“味道挺好!”
“阁下没喝过?”他认真而诚恳的建议:“我建议阁下也尝尝!”
喵呜!
怀中的小猫,轻轻的叫了一声。
轻轻的猫叫,在整个酒肆中响起。
小小的猫,柔顺的黑色毛发中,灵能悄然的流动。
金字塔的虚影,在黯淡的灯光下倒映出来。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黑熊更是在刹那,感觉到了,自己浑身上下,连同灵魂,都仿佛堕入冰窟。
他的皮毛后面,似乎有东西在缓缓的蠕动。
一个声音,在他灵魂中响起来。
“蝼蚁!”
“不得放肆!”
那是清冷而孤傲的呢喃。
也是高高在上的呵斥。
是那只猫!
“神明!”黑熊的毛发中,汗水不断流下来。
“绝对是神明!”
而在吧台内,柳青青的手都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她虽未直面那年轻人怀中的猫所激发出来的威压。
但那金字塔的虚影,倒映在酒肆中。
强大的灵能风潮,蛮横的席卷着心神。
整个酒肆的空间,都似乎在龟裂。
她明白了,在自己面前的是什么人?
这哪里是什么超凡世家的纨绔子弟?
分明就是一位行走于人间的强者。
而且,是强大到叫人绝望的存在!
已经修至返璞归真之境的在世人神!
于是,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将自己手里的鸡尾酒调配好,然后笑着推过去:“您请慢用!”
这样的强者,竟屈尊降贵,来到小小的灵魂酒肆。
这是整个酒肆得荣幸!
也是她的荣幸!
灵平安接过递来的酒樽,拿起来,再次一饮而尽。
味道依旧有点甜!
他回过头,看向自己身后,那个站在原地,似乎有些傻了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灵平安感觉这个人身上有好吃的东西。
“怎么回事?”灵平安想着:“我怎么会有这种念头?”
于是,他笑着对对方说道:“朋友,你要不要也来尝一尝……”
“真的很好喝!”
黑熊瑟瑟发抖。
他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恢复人形,用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着吧台内的柳青青说道:“姑娘,给我来一杯吧……”
他不喝不行!
因为不喝就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