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wjc优美玄幻小說 生活系大佬笔趣-第一百三十九章 拒絕-fneq1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威斯庄园,副楼,客房。
再次看了眼两位整形专家给出的报告,床边的墨染,佯装叹了口气,看向孙凌宇的眼神,很复杂。
“姐们儿,你先把我解开,咱有话好好说,你这样,我真的很慌。”
二半夜被人捆在床上就算了,旁边还坐了个眼神瘆人的女装大佬。
回想起保险库的惨痛经历,孙凌宇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嘴角,想死的心都有。
“急什么,那15个亿,你不用想了。”
回过神的墨染,自然而然的翘过腿,说话时的眼底,一抹狡黠,转瞬即逝。
“什么意思?”
暴狼總裁:嬌寵不好惹
“刚那俩医生是专业的整形师,你长的是不错,身材也匀称,但骨骼偏大,不太适合女装。”
随手拍了拍手中的报告,墨染说话的同时,特意的扫了眼床上人高马大的孙凌宇。
“太好,额,太遗憾了,我,我其实挺想女装的。”
爱笑的女孩,果然运气不会差,若不是行动不便,孙凌宇这会儿,真想激动的挥上几拳。
“是挺遗憾的,我其实挺想看你女装的。”
“哈?”
“想不想听下林老板之前是怎么评价孙花花的?”
“呵,想,你说。。。”
势比人强,平躺在床上的孙凌宇,撇了撇嘴,嘴上笑嘻嘻,心里MMP。
“身高腿长,前平后翘,五官立体,既有欧美姑娘的潇洒优雅ꓹ 又有男性的帅气不羁。。。反叛,矛盾ꓹ 贵气,从容,美的过目难忘ꓹ 美的特立独行。”
“。。。”
“是不是很惊讶?说真的,当时在休息室ꓹ 除了林老板和林红,包括玲菲ꓹ 唐雯佳ꓹ 约翰在内,我们所有人,都很惊讶。”
床上的孙凌宇明显有些走神,看在眼里的墨染,捋了把头发,接着说道。
“正是因为听了她的描述,我和约翰才有了逼你女装的想法。”
惡魔少爺的貼身女傭 豬小小
“确定林老板说的是我?美的过目难忘?美的特立独行?”
不得不说ꓹ 林老板的描述,听起来还挺带感ꓹ 沉思片刻ꓹ 孙凌宇不确定道。
“确定ꓹ 的确说的是你。孙凌宇ꓹ 人间富贵花,你告诉我ꓹ 你哪里富ꓹ 哪里贵ꓹ 哪里花了?特喵的,知道老子分分钟多少钱入账吗?浪费老子时间。”
做戏做全套ꓹ 压着嗓子的墨染,眼神犀利,越说越激动。
未免殃及鱼池,孙凌宇眼珠子一转,连忙说道。
“专家的话也不能全信,孙花花是腐国籍,我骨骼偏大很正常,欧美姑娘的体格,本就偏大。。。”
仙神珠2之踏天 南木小子
“有道理,那就先试试看,等着,我去拿东西。”
“额,我,我就是顺口一提,你别当真啊。。。。哥们,姐们儿,你,你给我回来。。。”
墨染走的很干脆,雷厉风行。
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孙凌宇啧了啧嘴,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这傻蛋,墨染明显在等他跳坑,他还真就跳了。。。”
一楼之隔,窗边,一袭白裙的林凝,锤了下窗,怒其不争道。
“别激动,有心算无心,墨染算计人的本事连叶玲菲都要时刻提防,孙凌宇中套,在所难免。”
林凝身侧,林红看了眼手机,接着说道。
“林海那边已经把莎莎打晕弄出来了,你确定要把莎莎接进庄园吗?”
“孙凌宇笨,你也笨吗?说好的事,为什么还问?”
“额,你不是说这边人多眼杂,怕露馅嘛,你这把莎莎接来,不是自找麻烦吗?”
记忆里,林凝为了安排莎莎,说句大费周折也不为过。
眼下又突然把莎莎接回庄园,林红着实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你想多了,我只是懒得跑,等下完事儿再让林海把她送回去就好。”
“完事儿?什么事儿?”
“呵,我现在知道你那扑街小萌新为什么会凉了。”
“啊,为什么?”
“连床事儿都不给你们写,能不扑么。男的男的,男的女的,女的女的,自己去看,但凡爆火的都市剧,哪部没在床上滚几级?”
“额,有道理,我回头就给小萌新建议下。”
“随便你。对了,等下记得帮我补个状态,我可不想把她吓死。”
轻抿了口杯中酒,林凝说话时的表情,还有点小扭捏。
“她?谁?”
“莎莎,我懒得换回男装,你懂的。”
“没明白,你说的补状态是?”
“你是猪吗?让她多晕会儿能死吗?”
“噢,我明白了,你别生气嘛,我平时又不玩游戏,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补状态是这个。”
“自己笨还不让人说?整天一点正事。。。等下,别告诉我叶玲菲现在还晕着呢?”
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可描述,脸色骤变的林凝,话题急转,连忙问道。
“估计快醒了,我刚才没敲多重,怎么啦?”
“快醒就是有意识了?”
“差不多吧,身体素质越好,越敏感。”
“我尼玛,快去,立刻给我把荼荼抓回来。”
“啊,好,我这就去。”
林凝的表情有够急迫,林红跳窗时的动作,有够迅速。
“喵喵喵。。。。”
“快说,你进去的时候,荼荼在干嘛?叶玲菲在干嘛?”
不稍片刻,看着面前争着要跑的荼荼,林凝深吸了口气,顺手就是一记敲脑壳。
“那个,这。。。”
“快说,你想急死我吗?”
欲言又止的林红,看得贼愁人,林凝闷哼了声,低喝道。
“我进去的时候,荼荼正趴在叶玲菲胸上,踩来踩去。。。”
“我,特喵的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你进去那会儿叶玲菲有意识吗?”
“有,还骂你了几句,说是要跟你没完。”
“妈蛋,她不会以为是我干的吧?”
“这我就不清楚了。”
“喵喵喵。。。”
顛覆笑傲江湖
“喵你妹,把她送回去,记住了,一定要让叶玲菲睁眼就能看到她,现在就去。”
这么色的猫,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網遊之仙劍大帝 高露潔
狠狠的揉了把荼荼的大脑袋,林凝连忙催促道。
“。。。”
“林凝,你大爷,你今天不给我个交代,老娘和你没完。”
事实无数次证明,人倒霉的时候,真的没道理可讲。
鳳傾天下之鬼王公主 玉盈兒
大概五分钟的样子,红着圈脖子的叶玲菲,看起来奶凶奶凶的。
“滚蛋,大半夜来我房间胡闹,你是想咋?”
人倒势不倒,在气势这方面,礼仪技能全开的林凝,向来拿捏的很死。
“你,你个流氓,自己做的事儿,你还想把锅甩给荼荼,你。。。”
面前的林凝,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回想起那难以启齿的触感,双颊嫣红的叶玲菲,哪还有半点平时智珠在握的模样。
“打住,说话是要负责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你了?”
“你。。。”
“疑犯从无的道理你不懂吗?需要我的律师团给你补课吗?瞧瞧你现在的样子,成何体统。”
必须承认,发型凌乱,腿套黑丝的叶玲菲,真挺惹火。
吊着嗓子的林凝,悄摸咽了咽口水,险些没压住自己体内的欲动。
“好,疑犯从无是吧,那你告诉我,我脖子上这是什么?别给我说你看不见?”
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接连做了几组深呼吸,微仰着头的叶玲菲,厉声道。
“咦,你脖子怎么红了?”
“咦你妹,别给我说这是荼荼干的?我醒的时候,林红正抱着荼荼在我身上摆姿势。”
“呼,林红,这事儿你怎么看?”
不可否认,人赃并获的感觉真不怎么样。
林凝轻咬了咬唇,看向林红的双眸,扑棱扑棱的眨个没停。
“额,是荼荼做的,荼荼作案的时候,我就在现场,我亲眼目睹了整件事的全。。。”
“全你大爷,睁着眼睛说瞎话,你家猫还会种草莓?”
“我,我家猫会。。。”
“林红,我对你很失望。爱是自由的,没错,你爱慕叶总这没什么,但你不能趁人之危,更不能错上加错。”
“我。。。”
“闭嘴,叶总都找上门来了,你还要狡辩到什么时候?我平时教你的你都忘了吗?敢做就要敢当,拿荼荼顶锅,亏你想得出来。”
“我,我错了,我不该趁人之危,更不该拿荼荼顶锅,我错了,事儿是我做的,叶总,对不起。。。”
“道歉有用的话。。。”
憋着嘴,低垂着头的林红,别提有多心疼人。
不等林凝继续演下去,叶玲菲径直打断道。
“你够了,欺负林红有意思吗?当我傻的吗?”
“你这样就有意思了吗?”
“你想说什么?”
“实打实的婚约就在那儿,别说是几颗草莓,我就是把你睡了。。。”
“闭嘴,说的你好像有那功能似得。”
“我。。。”
“少废话,你那是怎么回事儿?”
林凝摆明了不讲理,叶玲菲也懒得再计较,想到早先那结实的一握,叶玲菲直接说道。
“什么怎么回事儿?”
榮耀救世主
“别装傻,从一马平川,到玉峰耸立,你这是不是也太快了点?”
仔细想想,林凝身上的邪乎事儿还挺多,不等林凝开口,叶玲菲接着问道。
“还有,你之前为什么一点生活轨迹都没有?”
“什么之前,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的性子不像是耐得住寂寞的主,以你的家世背景,18岁以前一点新闻都没有,你觉得这可能吗?”
“少见多怪,以我的实力,没我默许,哪家新闻敢报道我?哪个狗仔能拍到我?”
“呵,算你有理,那你这玩意儿是怎么回事儿,隆胸都还有个恢复期,你这算什么?气球吗?”
“这是,是,错觉。”
“错觉?老娘刚都抓手里了,你给老娘说这是错觉?”
“说了你又不信,那你还问啥?”
“你,你糊弄傻子呢?”
“算了,打晕吧。”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眼瞅着叶玲菲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未免言多必失,林凝摆了摆手,淡淡道。
“怎么办,看来她是真怀疑了。”
無良嬌妃:吞掉皇帝不認賬 囧逗逗
随手将叶玲菲再次敲晕,林红蹙了蹙眉,低声道。
“正常,现在的问题是,得尽快想个办法把她变成真正的自己人。”
唐磚
“睡了她?孩儿他妈?”
“我去,你家小萌新连这都教呢?刚还觉得的挺纯情的,这一眨眼就成污婆了?”
“嘿嘿。。”
“嘿你妹,再没摸清她的取向前,以她的性子,我要真把她睡了,我俩就是不死不休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总不能老打晕她吧?”
“林紫的职业是幻术师,会催眠。”
“洗记忆?”
超級軍火商
“我问过林紫,她等级太低,目前只能做到让叶玲菲忘了我这个人,做不到只针对一件事。”
“你会让她忘了你吗?”
“。。。”
“怎么了?”
“我累了,送她回去休息,让林海把莎莎送进来吧。”
。。。。。
副楼,客房。
发套,内衣,套裙,丝袜,化妆品。
看着圆桌上的全套女装,总算恢复自由的孙凌宇,心中五味杂陈。
“别墨迹,换上看看。”
圆桌对坐,墨染一边说,一边点了点手机。
与此同时,一记再熟悉不过的男声,瞬间响起。
“太遗憾了,我,我其实挺想女装的。”
“我骨骼偏大很正常,欧美姑娘的体格,本就偏大。。”
“。。。”
“录这个干。。。额,你坑我?”
“这不明摆着吗?不用客气,我只是帮你圆梦罢了。”
“你们合起伙算计我这个老实人,有意思吗?”
挑眉,耸肩,墨染说话时的表情,还挺得意。
看在眼里的孙凌宇,话音刚落,藏在身后得拳,奋力一击。
“额,放手。”
“忘了给你说了,我打4岁起就学擒拿,至今没放下过。”
诚然孙凌宇的拳头很突然,但没什么卵用。
墨染轻蔑的笑了笑,一边说,一边松了扣着孙凌宇胳膊的手。
“我要见林老板。为了完成林老板交给我的任务,我在宝格丽差点送了命,她不能这样对我,她不能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
“你确定你不想?”
“我很确定。”
“这可是15个亿。”
“钱虽好,但远不及我的家庭重要,我还有儿子,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有这么一段不堪的过往。。。请帮我转达林老板,这是一个准父亲的坚持,是一个准父亲的请求。”
“女装很不堪吗?”
“女装没什么,但不能违法。举头三尺有神明,即便再万无一失,即便再多钱,我也不愿去跨那条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