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ht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起點-第488章 復仇轟炸展示-h39k8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天刚蒙蒙亮,逃到鸣钟镇的民众,照常去广场领取新一天的物资。
大家都走的急匆匆的,虽然救助所没有缺过任何一人的食物,但战争之下,难民的心里都没底。
今天或许还能有援助,那明天呢?说不定恶魔打了过来,就什么都没了。
“爸爸,天上好像有东西。”小女孩愣在原地,声音带着一份恐惧,没有继续跟着父亲向广场方向走。
农夫装束的中年男人转身看着女儿一动不动,刚要斥责,他抬头一看…
呼!
不知何时,一座可以覆盖整个鸣钟镇的巨大钢铁平台,早已遮住了天空。
接连不断的钢铁巨鸟,从平台上方弹射而出,鸟尾造型的位置,喷射着炽烈的烈焰。
震耳欲聋的引擎轰鸣,混杂着偶尔几声巨龙咆哮,响彻鸣钟山谷,难民们看到此番场景,纷纷驻足停留,一步不敢动弹。
“爸爸,我没骗你吧。”小姑娘声音微弱,小声说道。
爸爸一把抱起小女孩,迅速找了个墙角蹲下,用身体着挡着小姑娘的身体,压低声音说道:“别怕,别怕。”
人们对于未知事物,总是怀揣着一份神秘的恐惧。
广场,街道,这一对父女,只是千百民众的缩影。
大家都躲了起来,惊恐的尖叫,将所有人都带入到恐慌中。
也许是军方提前预知到了镇内的动乱,很快,一支军人小队,出来维持秩序。
为了加深民众们对军人的信任,罗文特意让爱默丝起了个大早。
“大家别担心,那是库尔提拉斯的新式武器。天上飞的叫做解放者战机ꓹ 那座钢铁浮空平台,是航空母舰ꓹ 他们是我们的援军,不是敌人!”
“都别躲着了,大家快去广场救助所领取物资吧。”爱默丝高声呼吁ꓹ 打扫着民众心中的恐慌与阴霾。
爱默丝是阿加曼德家族商会的会长,爱默丝这几年在银松森林和提瑞斯法林地ꓹ 有着很高的声望。
修羅武聖
民众们的要求其实是很低的,自从爱默丝小姐掌权后ꓹ 大家购买的粮食价格变低了ꓹ 日用百货变多了,生活质量慢慢变得好了。
不过日常生活的改变,远不止于此。
爱默丝还降低了大部分商品的税,还取消了家族征收的税款,阿加曼德家族名义上领地内的民众,只需要向王国交一部分粮款。
收入增加,生活成本变低ꓹ 爱默丝自然而然的得到了大家的拥护和爱戴。
不到两年,在银松森林和提瑞斯法林地ꓹ 爱默丝俨然已经成了民众心目中的女神级别的人物。
这个女神ꓹ 就是纯粹的女性神明ꓹ 没有其他含义。
爱默丝会长出现ꓹ 大家心中的担忧烟消云散。鸣钟镇渐渐恢复了秩序,大家照常去救助所领取物资ꓹ
“麻烦了ꓹ 爱默丝小姐。”威廉由衷的向爱默丝会长表达谢意ꓹ 敬礼鞠躬致谢。
爱默丝优雅的颔首,轻轻摆手说道:“您客气了ꓹ 威廉将军。我只是个商人,受不住您的礼仪”
威廉目光真诚,坦然道:“这是我在库国之外,第一次见到民众们对领袖如此信任。您和罗文少爷一样,身上都散发着一种‘神性’的光辉,您值得我们敬重。”
爱默丝听到自己和罗文一样,脸蛋微红;“我跟你们少爷,可差的太远了。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广场的麻烦解决后,威廉带队离开。
爱默丝留在原地驻足,她暗暗握拳,默默祈祷。
“神明大人…”爱默丝刚在心中开口,却想起她从小打大供奉的神明,没有帮过她一次。
天才神醫混都市 香酥雞塊
自己真正得到蜕变,完全是因为罗文。
“偷心贼,难道我要把你当作我的神明?那我以后还能向谁祈祷,赢得胜利…”爱默丝撇了撇嘴,心说才不要罗文当神明,做自己男人不香么?想到这里,爱默丝又觉得自己不能太明显的倒贴,以后在伊露希亚面前丢面子。
越想越乱,爱默丝索性放空大脑,用工作转移注意力。于是,她迈开笔直的大长腿,赶往商会。
荒島求生日記 漂泊的蘿蔔
天灾北伐战争结束后,库国能源公司下属企业,库国航天军工正式成立。
罗文没有任何考虑,直接筹集资金,开始大规模投产解放者战机。
兇宅筆記 二花
天灾战争吃到的甜头,让罗文真正意识到这些空中猎手,带给大规模战场窒息般的压迫感。
虽然解放者战机的身板不够硬,一发四级威能的法术就能将其击落。
但解放者战机的高空视野和惊人的轰炸能力,可不是一名四级职业者所能比拟的。
这种恐怖的大杀器,一旦占据空中优势,地面如果没有有效且精准的反制手段,地面部队基本上就是一群待宰羔羊,毫无反抗能力。
宾斯匹德依然在解放者部队服役,他当初只是被雇佣来试飞初始机型的,没想过要在这里长干。
不料这些强大的飞行器,一下抓住了宾斯匹德的心。解放者战机可要比地精和侏儒那些不着调的矮人直升机牛多了。
“靠近了,靠近了,战斗坐标!”宾斯匹德的声音在每一艘战机的控制室内响起。
“进入既定编队位置,都给我瞪起眼睛,别被军团土掉渣的炮筒给干下去了。”
“扇形覆盖,加速,轰炸!”
宾斯匹德指挥有模有样,七十四艘战机如风暴过境,突然而又迅速,没给北流镇的恶魔任何反应时间。
在轰炸任务过程中,宾斯匹德严格要求战机飞行员,不要做出任何任务之外的行动。
然而作为队长,他却在战场中,利用自己出神入化的驾驶技术,寻找着最优质的目标。
这邪能领主好大的个头,就是你了。
宾斯匹德俯冲回旋,一气呵成,精准命中目标。
轰炸任务结束,宾斯匹德迅速归队,像是无事发生一样,发号施令,结束轰炸任务。
“分散,分散,全部分散!”
“别掉队,前方莫尔镇隘口汇合,满速!”
超过两百枚法师猎手投入北流镇的军团传送阵地,铺天盖地的混乱奥术邪能风暴,席卷整个阵地。
恶魔哀嚎遍野,耸立高塔引擎被冲起来的烟尘和火焰吞没。
爆炸气流裹挟烟尘、能量和火焰,让北流镇变成云端一样的城镇。
“邪火屏障!”
“能动的,全部躲入高塔引擎。”
“别傻愣着,规避冲击之后带来的能量吞噬。”
高阶恶魔领主维持着地面秩序,可惜视线太差,低阶恶魔士兵根本找不到高塔引擎的入口,死伤不计其数。
在混乱之下,轰炸带来的余威,一直到傍晚时间才结束。
这是,北流镇基地,暂时恢复了宁静。
传送阵点核心的半数印记,已经失效。
高塔传送引擎防御力强大,但还是有超过三成,暂时失效。
低阶恶魔部队,伤亡过万,高阶恶魔部队,伤亡近千。
没有系统的地面炮火拦截,古尔丹在东部王国再一次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重生之報答君恩
“他们是从什么地方飞过来的?为什么毫无预警!”古尔丹在森提纳克斯号指挥室,勃然大怒。
前线,古尔丹正在筹备进攻渡口镇,后方的基地却在不到十分钟内,被差点夷为平地。
提克迪奥斯作为情报部队头子,同样疑惑不已。
“我的下属没有收到任何预警,库国的空中部队就突然杀过来了。我猜测,他们已经拔出了我埋的钉子。”提克迪奥斯回答道。
古尔丹没有追究提克迪奥斯的责任,渡口镇战事一触即发,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出乱子。
不过,古尔丹作为燃烧军团艾泽拉斯远征军的领袖,他还是要维护自己的领袖形象。
跟随他的各位军团高阶领主,诸如玛诺若斯和克洛苏斯这样在军团部队中,本就很有声望的恶魔。
他们从一开始就主张率先侵占库尔提拉斯,打碎联盟最强的王国,消除后顾之忧。
然而古尔丹却反其道而行,采用当前的战略决策。
军团远征军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古尔丹虽然不在乎这些工具恶魔到底有什么打算,但他要做到服众,就需要做出交代。
诚然,古尔丹得到了萨格拉斯的力量,是绝对的力量核心。
可一个傲慢的领袖,给军队带来的负面影响,古尔丹这么精明的兽人,很懂得规避这方面的情绪。
“克洛苏斯呢?他怎么没来!”古尔丹最终还是决定,反攻一波库国军队,给先遣军做一次交代。
起码,要让库国的士兵见见血,抚慰一下大家心中的愤恨。
从来都是军团骑脸别人,什么时候让凡人骑在我们头上拉屎了。
提克迪奥斯吩咐工程师传送邪能领主,十几秒后,满身伤痕的克洛苏斯,出现在二人眼前。
“你怎么…”古尔丹问道。
克洛苏斯双眼猩红,才出现愈合迹象的身躯,再次崩裂。周身满是邪能污血。
克洛苏斯之前刚被那个疯子圣骑士束缚,差点被库国部队炸死。
若不是古尔丹调动森提纳克斯号灵魂引擎的邪能,为他治伤,克洛苏斯基本可以回到扭曲虚空,接受女巫会的审判。
好在,克洛苏斯的命够硬。他挺了过来。
然而,克洛苏斯没想到,他的伤势才养了两天,新一轮的空袭再次抵达。
依旧是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
一颗法师猎手贯穿微型高塔,直接炸响在克洛苏斯身旁。
克洛苏斯那能想到那钢铁大鸟能用如此刁钻的角度,俯冲之下,目标正是自己。
等他反应过来,想出手将它轰下来的时候,身边的轰炸型法师猎手已经炸响。
克洛苏斯,旧伤复发,眼前一片漆黑,灵魂差点被放逐回到安托鲁斯。
“该死的库国人,我要去拧下罗文的脑袋,亲自踩碎!”克洛苏斯狂怒。
古尔丹最看不惯军团恶魔这无能狂怒的模样,不过他倒是乐于利用克洛苏斯的愤怒。
“那就跟我来,我给你治伤,再给你一次复仇的机会。别让我们失望。”
異世極品魔武 數錢的貓
……
轰炸任务圆满结束,罗文心情大好。
不得不说,宾斯匹德训练飞行员还真有一套。
可惜,这样的突然袭击只有一次,下次军团恶魔一定会做好充分的准备。再想白嫖,就不可能了。
超時空主播
“告诉这些空中精英们,战争胜利后,每人配发十箱油。让他们在天上飞个够。”
宾斯匹德眨眨眼,眼睛依然闪烁着地精似的那份精明。
“少爷,我能不要油么?平日里,我省的油就不少了。”
“那就折成工分吧。”罗文说道。
宾斯匹德挠头:“少爷,我在科赞岛的废墟,还有不少同伴。我上次走的时候,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
“那就把他们都接过来吧。”罗文还以为宾斯匹德想要什么奖励,看来,库尔提拉斯的思想教育,成效显著啊。
不要说地精天生就是狡猾的商人,他们只是在精明的角度上,找错了方向。
“少爷,罗宁魔导师回来了。”埃伦敲了敲们。
宾斯匹德点头感谢罗文少爷,很有眼力见的说道:“走了,罗文少爷。”
“嗯,去忙吧。”罗文笑道。
送走宾斯匹德,罗文收起脸上的笑容,扮出一副严肃的面相。
“他在哪?”
“在平台。”埃伦带着罗文来到健身平台。
罗宁一袭肯瑞托法师装束,热情的向罗文招手。
“好久不见啊,罗宁大魔导师。你这一别,可是足足半年。”
罗宁佯装冷笑:“怎么了,你是不是对我这个曾经的库国第一魔法战力有什么误解?”
巾幗紅顏:穿越之我是穆桂英
罗文无语:“你还知道是曾经。”
“行了行了,别扯这些没用的。你走了之后,我真是亏大了。”罗文回归正题,一脸肉疼。
一个高阶魔导师离岗,这对库国而言,绝对是莫大得损失。
不论是从研究成果,还是生产力角度考虑。
罗宁挠头,无奈说道:“我其实也没想过这么久,但是这个任务目标,之前是我一直追踪的。”
一直追踪的任务目标?
罗文心中咯噔一下,有些不好的预感。
“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黑龙领主出现,你说呢,我的罗文少爷。”罗宁一脸苦瓜模样,他同样是头疼不已。
罗文听到奈萨里奥,脑袋差点宕机。
“这几个版本的剧情BOSS,能不能别特么挤在一起出来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