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uft超棒的都市小说 青春流火 線上看-第488章 一場奇怪的酒閲讀-48es9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这两天,许晖过的很不爽,成天跟赵复挤在一个屋檐下,互相看不惯,对骂是小事,惹急了,赵复会趁姜小超不在动手殴打,许晖自然也是毫不客气的还手对打。
几场下来,许晖总是吃亏,但是越打越勇,越打越狠,到了最后,赵复也很难占到大便宜,两人都被关急了,都需要发泄,也都挺痛苦。
赵复这回在易洪手里栽了很大的跟斗,失面子是小事,把兄弟陈东的命给搭进去,却是最大的痛苦,闷在姜小超的家里,他无处发泄,许晖来了正好撒气。
迷航之羽 梵墨流觴
许晖同样痛苦和烦恼,或者烦恼更甚于痛苦,不仅是他自己,整个建鑫都笼罩在易洪的阴影之下,被他肆意摆弄。
这一次许晖下了如此大的决心配合邵强,居然还是被易洪给耍了,非但自己要面临更大的风险,整个建鑫也有可能会被双方疯狂的报复,真的是一步步在往易洪挖好的坑里跳,毫无办法。
俩人经常打的肆无忌惮,小院的物件几乎被蹂躏的差不多了,当然瞒不过姜小超,他也懒的问,更懒得的劝,失去陈东,姜小超也痛苦,赵复有多难受,他就有多难受,将心比心,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他还没找人发泄呢。
于是,三个痛苦的倒霉蛋形成了一种奇怪的格局,姜小超在的时候,三人很别扭的保持和睦,至少不吵不闹,但姜小超前脚出门,俩人后脚就开骂,然后上手。
数天来一直如此,直到邵强回来打破了这个格局,他没有那么痛苦,但憋着极大的怒火,赵复一句话没骂对,邵强便和许晖一起将赵复暴揍一顿。
隨身空間:重生小夫妻
打到后来,姜小超哭了,他没动手,但看着难受,赵复抱着头如同泼妇骂街一般,他也豁出去了,什么难听骂什么,最后骂累了,也安静了。
许晖躺在地上,没受伤,心里也不是太难过了,就是有些失神,四个大老爷们,给人整成这样,想想让人笑话。
邵强不同,一通火发完之后,清醒了很多,摸了摸姜小超的头,一人给了一句评价,然后转身一个人出门了。
没过多久,邵强就卖了一大堆吃喝回来,光白酒就弄了四瓶,还有很多卤味,让姜小超取了五个大茶缸,均分了三瓶白酒,其中一个茶缸边配了一双筷子,谁都知道,这个茶缸是给陈东摆的。
邵强是军人出身,作风硬朗,就连喝酒吃肉也不会跟你商量,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喝过这顿酒,忘掉心里的不痛快,让小东子看看,咱们并没有孬,明天接茬干,老子要是揪不出来那帮人,算是白吃这三十年的干饭。”
荒帝 柳白衣
邵强举着茶缸,情绪有些激动,但脑子相当清醒,起初很抗拒的赵复也愣了神,不敢再睚眦必报的叽叽歪歪,而姜小超的眼圈又红了,他不是爱抹眼泪的人,可人轻言微,无法为死去的战友做点什么,想想就难过。
異界之歸途縱橫
神州豪俠傳 臥龍生
只有许晖最尴尬,手里捂着茶缸,举也不是,不举也不是,人家战友之间借酒述衷肠,他这样的完全粘不到边,勉强算是同仇敌忾,但在他的理解中蹭饭吃这一条可能更贴切。
末世系統 千古顏禍
“先给东子敬一口。”邵强的右手中指伸进茶缸,沾了点酒水,与拇指相扣弹向天空,又将小拇指伸进茶缸沾了酒水,与拇指相扣弹到四方和地上。
情深意動,錯愛傅先生 宇宙第一紅
这是一种西平当地很简单的祭奠风俗,通常在酒桌上,表示对逝去故友的缅怀和敬意。
但在今天的酒桌上,很想是另外一种誓师的风格,邵强在表明一种态度,与对手不死不休的态度。
“来,一大口!”邵强一仰脖,咕咚一声真的一大口。
有邵强镇场,赵复自然不能装怂,与姜小超对看一眼,各自一大口火辣的白酒灌下,就剩许晖。
邵强从头到尾都没有顾忌许晖的感受,好像自说自话一般,可接下来的行为表明他其实很在意,虽然是一声不吭,但盯着许晖的目光充满了炙热。
赵复和姜小超两人自然也是只能瞪眼看着许晖,六道目光,冷暖不一,许晖有点扛不住了,端起了茶杯摇摇晃晃,似乎酒还没喝,人先醉了,他从来没有喝过这样一场奇怪的酒,但从邵强的炙热中,他读懂了点什么,一样脖子,一大口下去。
“成了。”邵强冲许晖树了个大拇哥,“今天对于你,老哥有点强人所难,但绝没有恶意,你所仇视的人,也是我们哥仨共同的敌人,只有灭了对手,我们哥仨才能让良心安稳,让陈东慰藉,你也才能踏实的生活,去干自己想干的事儿,不冲突吧?”
许晖摇摇头没说话,从邵强今天的表现看,这厮最近一定是吃了苦头,按说那么大的行动后,忙活了这些天也应该有些成果,但丝毫没有在邵强的言行上表现出来。
当然,邵强在工作上是个很自律的人,与案情有关的话题,他从不会随意瞎说,除非他有针对性的主动询问,但今日的邵强真的与以往大不相同。
“哥,警队那边没事儿吧?”不止许晖看出来,姜小超也早就觉得不对头。
“有事,继续停职。但是李俊重新归队,也不算一无是处。”邵强直言,但也只到这一步。
“啥?还停职?那我们怎么办?”赵复瞪圆了眼睛,他在这里已经被捂的快长出蛆了,一天都不想再待下去,邵强继续停职就意味着案子继续往下走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啥时候是个头?
“随便你咋办,但我希望你别啥事儿都把自己排第一个,多想想别人,多想想东子。”
“草!”
“别不服气,从现在起你就可以自由活动,我不拦着,想去哪儿去哪儿。有本事再去找你那些狐朋狗友,什么梁斌啊,达强啊,联合一票嘛,还怕什么易洪?真干死了他,老子给你竖大拇指,可该抓还是照抓你。”
“我特么的,没你说的那么有病。”
“所以说,你现在没这个胆子,被易洪给吓住了,变怂了,你还不如许晖,只身一个人从山里逃出来,明知风险巨大,还敢露头在仓库里干活,你敢么?这么长时间你除了叽叽歪歪指责别人,你还能干点啥?”
“难道老子没去莫家街?没在黄河路上被人绑么?你们不是抓住人了么?怎么到头来又变成这个样子?”
鷹派大佬
赵复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来,邵强一肚子火差点又爆发出来,那天若不是赵复临场耍出各种花活,事情何至于那般糟糕?
可事后想想,邵强并没有责怪赵复,在当时那种极度紧张的情况下,赵复的怪异表现也情有可原,自己的冒进和鲁莽也需要检讨。事情本就过去了,今天又被赵复拿出来往自己脸上贴金,实在想一个大嘴巴糊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