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lg4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ptt-第452章 後續計劃推薦-tydpz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凌晨十分,白雪倒映着星辰的微光,寒冷的气流拂过雪原,试图掠走骑兵们为数不多的热量。
拉克丝坐在柴安平的前方,被他搂着,勉力忍耐着颠簸的马背,军情紧急,整支部队是全速前进,没有因为她的存在而放慢脚步。
柴安平只能努力帮她减轻一些疼痛,第一次这么剧烈的骑马就算是壮汉都受不了,也真难为拉克丝能撑到现在了。
他用炼金魔力流转拉克丝全身,既帮助缓解痛苦,又维持她因为缺少运动而下降的体温。
又过了几个小时,在遥远的雪原边界,巨大而毫无温度的太阳缓缓从地平线上升起,这时柴安平终于看见了隐藏在群山阴影下的连绵军帐。
“就快到了。”
他将拉克丝搂紧了些,轻声在她耳边说道。
“唔……嗯?”
拉克丝昏昏欲睡的抬起眼,她已经在适应了颠簸的频率之后很强悍的睡过去了。
“……”
柴安平嫌弃的帮她擦掉嘴角冻成冰的口水:“你看前面。”
“哦……”
在队伍行进的过程中有几名游骑并入了进来,又很快有人交接了情报飞速脱离了队伍,独自朝着营地狂奔而去。
柴安平知道这个时候该好好想想怎么应付大舅子的质问了——
为什么会把拉克丝带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视他回复的答案,他可能要时刻准备闪避大宝剑。
拉克丝在看过了营帐之后,又迷迷糊糊的靠在了胸口,传来了平缓的呼吸声,真是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在这数百马蹄声里睡着这么香的。
在距离营地还有几里的时候,简陋的工事里就又冲出来了一支骑兵,柴安平感觉自己可能低估了盖伦这对个亲妹妹的重视程度。
——在他还完全没有想出主意的时候,这位年少有为的冕卫家族继承人就主动出击了。
他身上穿的造型独特的铠甲还有肩膀上的巨大肩甲都非常显眼,拱卫着他的骑兵比起这支第三部的骑兵看起来还要威武,柴安平猜测那可能是盖伦的亲卫营,听说那都是能够跟龙禽骑兵掰掰手腕的人物。
当年他的便宜父亲便是其中一员,直到为了盖伦而战死。
猛然间,柴安平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会突然多出许多没有血缘关系的“叔叔”辈人物。
以德玛西亚军人的特质来看,这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当初他到厄文戴尔山脉执行任务的时候也到过盖伦的帅帐,但今时不同往日,当时可没多少人认识他。
“吁!!”
两支部队迎面停下,雄壮的盖伦一马当先。
柴安平也只好策马往前,中途他还顺便摇醒了拉克丝。
“兄长!”
拉克丝喊了一声。
盖伦如虎般肃穆的双眼仔细打量了两人一阵ꓹ 并没有应答。
“回营!”
他一拉缰绳,守卫着自己的妹妹还有未来妹夫回到了临时的营寨。
“你哥哥这是生气了吗?”
跟在后面的时候柴安平悄悄问道。
“没有呢。”
拉克丝像只小猫一样挂在他的脖子上ꓹ 表情娇憨:“兄长治军的时候就是这样严肃的表情,回到帅帐之后才会变回正常的样子。”
“你确定他真的没生气?”
柴安平想起盖伦刚刚的视线,自觉心里生寒:“我怎么感觉他对你的出现非常不满?”
“啊……这我就不知道了。”
拉克丝嘿嘿一笑:“反正我兄长不会揍我。”
青囊屍衣 魯班尺
奧術主宰 祈求者哀鳴
“……”
柴安平抽抽嘴角ꓹ 当然不会揍你了!
“我好歹也是钢铁之翼军团长,光论职衔还要比你兄长搞小半呢ꓹ 他应该不能动手。”
柴安平安慰完自己,接着开始低声问起拉克丝的身体舒不舒服ꓹ 需不需要帮忙揉揉屁股蛋。
两人的声音压得很低ꓹ 在纷杂的马蹄声里,他也不担心被别人给听见。
无畏先锋营对于驻扎北方相当有经验,在九月份时候才北上帮忙对抗过南下的弗雷尔卓德部族,此时营地里井井有条,帐篷规整有序,透着股赏心悦目。
超級殺手俏佳人 唯易永恒
因为是雪原,也没有那股子浓郁到令人窒息的汗臭。
两人直接被带着领进了盖伦的帅帐当中ꓹ 年轻的先锋长挥手屏退的所有的亲卫,接着深吸了一口气。
“……坐下吧。”
“兄长~”
拉克丝甜腻的喊了一声:“你该不会是生我的气了吧?”
柴安平惊讶的看了她一眼ꓹ 随即顿时陷入了这个女人没白宠的感动当中ꓹ 这波转移火力可以的!
听见拉克丝的语气ꓹ 盖伦就不由头疼。
他亲自倒了两杯热茶ꓹ 在两人对面坐下,叹了口气:“说说吧ꓹ 雪莱伯爵ꓹ 跟我详细说说冰龙的事情……还有拉克丝为什么会跟着你来这种地方。”
“啊哈哈……这一切都是意外啊!”
柴安平诚恳的看着盖伦ꓹ 双手捧住桌上的瓷杯,显得整个人非常老实。
他从背包里取出相册集ꓹ 从中翻出了那张巨龙乱入的合影。
“这是用皮尔特沃夫一种设备拍下的画面,你看这里——”
“我们在旅行的途中碰巧发现了一头巨龙的踪迹,便起了追寻它的想法……没想到沿着线索一路追赶就来到了这里附近。”
拉克丝不时点着脑袋。
“这头巨龙很有可能仇视德玛西亚,做出这种举动并不让人意外,相对的,我们反而应该警惕这头恶龙在准备什么阴谋。”
巨龙种的智力绝对不亚于人类,不论是希瓦娜亦或是她的生母,都有着惊人的智慧,只不过大部分的巨龙也有着绝对迥异于人类的残暴性格。
这是柴安平一直担心的事情,谁知对面的盖伦反而皱着眉摇了摇头。
“如果它想要借助北方部族攻破防线的话……现在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盖伦说出了一个只有他和沃尔什知道的秘密:“北方的两大部族正在激烈的交火,今年他们意外的放弃了南下,转而针对起自己的对手。
根据斥候最后一次传递回来的情报,两个部族都损伤惨重,今年应该是无力劫掠边境了。”
“哦?!”
盖伦吐露的消息让柴安平感觉惊讶极了——这不科学啊!
弗雷尔卓德三足鼎立,尽管都有着吞并彼此的想法,但事实上想要爆发大规模的战争是非常难的,毕竟两大部族这一代的年轻战母都不是蠢货,丽桑卓真正的目标也不在于此。
“为什么他们会选择这样吃力不讨好的做法?”他好奇道。
“这个……”
盖伦拧着眉,他其实也分外不解:“我们曾接收过一些北方来的难民,他们说是因为阿瓦罗萨部族忽然之间多出了几个能在冰面上种出粮食的神赐者……因此根本不需要担忧过冬的粮食,凛冬之爪发起战争是想要掠走那些法师。”
柴安平:……
拉克丝:……
“不过这小道消息未免也太过荒谬了一些,两个部族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小事情而打起来,其中肯定还有底层部族不知道的原因!”盖伦笃定的说道。
柴安平悄悄看了眼拉克丝,少女瞪大的眼睛也正好看了过来。
大眼瞪小眼。
柴安平心虚的收回视线,讪然一笑:“既然如此,北境岂不是压根就没有压力?”
“也不尽然,今年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小部族抵挡不住酷寒,不得不南下寻求生机的。”
盖伦取来一副机密地图,给柴安平讲解道:“现在防线最核心的寒风城中驻守着五万左右的兵力,在算上周边的力量,总兵力在七万左右。依凭着城堡的防护,防线足以将十几万的弗雷尔卓德战士挡在国境线外。
无畏先锋营则是游走在防线之外的一把尖刀,随时准备着由暗转明进行策应。
根据探查,这次南下的蛮荒人不下十万,防线会承受巨大的压力,但如果没有巨龙的出现,军部的安排足以横扫这些微弱的小部族。”
卿本紅妝
十万的数字包含了战士以及老弱病残,弗雷尔卓德人彪悍凶猛,即使是七老八十的老妪也能提刀拒敌,有些德玛西亚的年轻人恐怕还经不起人家的一推就要躺在地上等急救了。
因为严峻的生存环境,他们天生就是战士,也最热衷于用力量来夺走自己看中的东西。
不过相比起装备精良、战斗经验丰富的阿瓦罗萨和凛冬之爪,这些临时拼凑的小部族联盟也面临着装备简陋、食物短缺等等问题,相对来说要好对付的多。
柴安平看向标注着许多机密的地图,寒风城的赫赫威名他也听说过,这是抵抗北方弗雷尔卓德人入侵最坚固的壁垒,沃尔什大公的家族便世代驻守在这个地方,替王室守卫边疆。
地图上标注着数条沿山脉建立的防线,还有详细的兵力部署,甚至一些弗雷尔卓德部族也出现在了上面。
“寒风城的城墙经过工匠数代的改良,即便是附加了臻冰魔法的攻城重器也很难破开,但是一头能够飞空的巨龙……会给城池的防守带来无数不确定的因素。”
盖伦指了指寒风城的位置:“我想你很清楚寒风城的战略地位,一旦失守我们的整条防线都将陷入被动。”
“恩恩!”
柴安平板着脸,假装自己真的懂兵法一样。
“我已经派出了几支传令兵,前往寒风城告知沃尔什大公。在收整发散出去的兵力之后,无畏先锋营也要向寒风城靠拢。”
现在无畏先锋营的位置距离寒风城尤其远,而且他这次北征也没有带上所有的人手,因为新型的冬季甲胄无法覆盖全军,所以无畏先锋营只来了一半左右,其他的则是第七军团,战斗力和行动力相对来说都要弱上不少。
而且为了保持机动性,他还将大部分第七军团的步卒分配到了防线的各个城堡里去,现在整个营地除去后勤、辎重也就四千左右的精锐可供他指挥而已。
“北方长年以来需要防备的空中敌人很少,北方这么寒冷的天气也很少有禽类的怪兽,所以防守器械绝对是短缺的……想要对付一头巨龙肯定还需要向都城求援申请使用一些‘国器’才行。”
当初皇子可是做了万全的准备,使用了诸多战争重器才堪堪将那头凶名赫赫的魔龙宰杀。
冰原环境更难让军队发挥,如果冰龙真的借机发难盖伦还真是很难处理。
只有运用那些凝结了工匠所有智慧的强大武器才有可能将其彻底杀死!
“呃……如果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以对付那头冰龙。”
柴安平腼腆的笑了起来:“说起来,我也会飞的。”
盖伦:?
“彻底领悟了形意,我就获得了这个能力,在短距离作战中的灵活性绝对不输巨龙。”
他轻描淡写就说出了令盖伦色变的话。
至尊仙朝
“彻底?你是说……”
盖伦真是被柴安平突然吐露的秘密惊到了,他很清楚踏出最后一步有多么困难!
柴安平曾经从盖伦的身上窃取到神技“先锋者的无畏之心”,他很清楚盖伦的实力绝对也是凡人天花板的存在,而且他还有着两大传奇装备——振奋铠甲和暴风大剑!
陆地作战的话,他绝对也是所向披靡的存在。
但他是从小参军经历了无数战斗才获得了独属于自己的形意,格雷西·雪莱竟然也有着如此的才能?
“原本我想让你带着拉克丝返回,现在看来我们确实需要你的帮助。”
凡人想要征服天空一直都是难以实现的梦想,哪怕是成就了半神,在不熟悉的领域也会战斗力锐减,这便是很多人必须承认的局限性。
盖伦将视线转到拉克丝身上,突然之间有些心虚起来——
毕竟他是准备让柴安平去跟巨龙搏斗。
“想让格雷西帮忙可以,我也一定要去!”
谁知拉克丝竟是毫无紧张的样子,反而开始替自己争取机会。
这几天跟着柴安平到处跑,她可以说是对柴安平实力最为了解的人之一了,柴安平也时常跟她灌输一些“巨龙不过如此”的观念,想想她敢跟着柴安平去追巨龙本身就透着股她对柴安平的迷之自信。
盖伦愁眉苦脸起来。
“格雷西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返程路上要是遇到危险怎么办!”拉克丝振振有词。
“咳咳,我应该可以保护好拉克丝,您不用担心。”
柴安平想起拉克丝刚刚的守望相助,当即开口。
“……好吧,我会把你们安置在寒风城内。”
盖伦无法放弃一个珍贵的空中战力,只好点头答应下来:“但是拉克丝你要向我保证,绝对不会离开城池!”
“好啦!好啦!”
極品包裝 小小青蛇
拉克丝喜笑颜开:“我保证!”
听着拉克丝这语气,盖伦和柴安平两人得心里不约而同浮现出一句话: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