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ij4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溯源仙蹟-第六百零七章 曲罷作別看書-g5smd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
“我只是出去透透气。”源尘义正言辞 ,面不改色,但敖羽却觉得对方在逃命。
“源尘,今天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
笛声响起,音波浩渺。
忽然有莲花在源尘前路绽放,挡住了他的路途。
少年止步,有些惊恐的捂着耳朵,眼中全是绝望。
宇宙之末 青山不變1
要死了,要死了。
敖羽有些不解,他离少女极其近。
在源尘目光下,敖羽的耳朵开始渗血,甚至连龙族少年的鼻子中都有鲜血流淌而下。
“我怎么了?”
敖羽摸了摸耳朵流出的血迹,然后又摸了摸鼻子里流出来的龙血,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第二嫁
水流花轻吹的前奏已经步入尾声,接下来便是正曲了。
源尘此刻已经闪身来到敖羽身前,提起对方便要逃走。
可是正曲来了。
一瞬间,源尘五脏六腑都在翻腾,耳膜在瞬间被震碎,一个个孩童、婴儿的咯咯笑声从不知名处响起,无数红色的花朵绽放,开在源尘身边,将他彻底环绕。
这种领域十分可怕,在此领域中,任何可见之花皆为束缚。
不能绕开,只能破除。
可施展出魔域,源尘又怕伤到少女。
他犹豫不决的同时,也惨不忍睹。
少年七窍流血,已然成了血人。
可少女还在忘情吹奏,死在某种旋律中无法自拔。
甚至,少女专注的眼角都留下了泪水。
房屋崩坍了又重组,轮回流过了又回转。
渐渐的,以少女为中心,周围的一切都在改变。
周围的环境正在重塑,像是从轮回中强行拽了出来。
这是一个山洞。
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正在轻松挪动一块石头。
缝隙越来越小,缝隙外的寒潮气流吹得火堆的火焰明灭不定,当然,火堆映照得少女的面容也是忽明忽暗,仿佛不真实。
悠悠歌声起,谁为谁取暖?
“缘起寒潮,风动火摇情已生……”
少女的歌声仿佛有着某种魔力,又是一块拼团都硬生生抓了出来。
那是在诸神界的瑶池盛会上。
嘈杂的人声中,白衣少年在逃亡,他似乎被一只大黑狗追。
逃亡路上,与一个少女擦肩而过。
少女与少年,各自都背负着自己的使命在人群中错过。
歌声再起,似乎已经有了些许悲伤:“相遇陌路,茶凉人过不似经年……”
又是一个碎片被拽出,补全着杂乱的记忆。
那是在不朽源地的镜中花水中月内。
少女害怕面对父王,不愿离去,但少年却牵住了她的手,愿意带她离开。
他带她走过了刀山火海,历经了无尽苦难,终于找到出去的路。
可是最后画面却是她眼睁睁看着他被父王随手捏爆了心脏。
画面从此补全。
歌声也高亢了起来:“刀山火海,轮回万古难见你的容颜,我愿为你放下所有,我愿为你残花重开!”
歌到最后,少女已经湿了眼眶。
浓郁的轮回之力宛若旋涡,拉扯着席卷着水流花的身体。
她仿佛是轮回中的一朵顽固的花,开得放肆,开得倔强。
眼中流出的是血之泪水,她再也睁不开眼看少年最后一面。
“我要走了,源尘!努力变强,来找我吧。”
水流花化作一朵花,被轮回席卷而走。
j3好一朵白蓮花 一曲日水吉
唯独留下了一叶花瓣。
那花瓣血色妖艳,在上面还有一滴血泪晶莹。
紈絝才子
一道黑色人影接住了花瓣,他直接将之收了起来。
然后才转身看向源尘所在地。
此刻的源尘已经变成了一滩血水。
叶剑客的身体已经彻底失去了活性,但对方的灵魂源尘还守护者。
毕竟答应过一年之约。
黑色人影在自己手指上一划,一道黑血流淌而下,滴在了血水中。
一个时辰后,血水蒸发消失,有一个小不点身影缓缓睁开了双眼。
“我怎么了?”源尘第一时间看向水流花那里,可是那里什么都没了。
源尘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他其实早就有了那种感觉。
因为水流花的身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平凡。
冲到水流花消失的地方,源尘耳边响起了少女悦耳的歌声。
这次的歌声没了凶厉的危机,只剩下了温柔与不舍。
“缘起寒潮,风动火摇情已生,相遇陌路,茶凉人过不似经年,刀山火海,轮回万古难见你的容颜,我愿为你放下所有,我愿为你残花重开!”
“源尘,我走了,努力变强,若心不改,便来寻我吧。”
少年握紧了拳头,他双眼都变得赤红。
借據新娘 彩糖籽
“水流花,我源尘只要你一个人。”
源尘手里,敖羽感觉自己突然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他有些不安的扭动了一下,醒了。
“源尘,我感应到有一个比较弱的假龙血脉来了。”
敖羽从源尘手里露出了一个脑袋来,他其实是想要直接打爆对方的。
竟然擅自转化他们龙族的血脉,真拿他龙族无龙了吗?
真是好大的胆子!
“来得好,我正愁没地发泄呢。”之前,源尘虽然在昏迷,但本体的眼珠子却记录下了一切。
遗蜕之灵救了他,但也拿走了水流花送给他的极为宝贵的东西。
这东西,他必须取回来。
但不是现在!
等他强大了,会亲手取回来。
愛別離
“对了,敖羽,你会变大吗?”
“当然了,这是很简单的一种小法术呀。”
源尘默默注视着手里的小龙,心想要不要直接捏死算了。
他现在的右手和皮肤都是遗蜕,要捏碎,应该不难。
敖羽感觉到了危险,立刻将变大变小变瘦变胖的变术传给了源尘。
源尘眼睛一闭一睁,便满意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龙冰魄有些火气的降落在了自己的大本营门前。
忽然,他感觉到了危险。
怎么回事?
龙冰魄浑身都抖了一下,他疑惑的看了眼自己的大本营。
權色生梟 七月初三
一切都正常呀。
冰魄佣兵团的佣兵们都像往常那样做着自己的事情,一切无恙。
可是龙冰魄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难道是这里大本营被埋伏了?
龙冰魄隐形后化作龙身围着大本营转了一圈,但也没发现有外敌呀。
“没有被包围,难道真的是我最近太累了?”都怪那群不知道那里来的混账玩意,一个个实力不如他,竟然还把他耍得团团转,若非他实力强大,恐怕还真的有可能被困死在那里。
重新回到大本营门前,龙冰魄大吼一声道:“冰云,出来见我。”
他太小心了,不然也不可能从魔黎河的算计中脱身。
不消片刻,一个惊喜的声音传出:“哥,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被人打死了。”
一个青年走了出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源尘第一个问服不服的那个人。
他整张脸都被打成了猪头,走出来的时候还被人搀扶着。
野心首席,太過
看到龙冰云被打成这个样子,龙冰魄一着急就走了进去。
这可是他唯一的亲人了,竟然被人给打成了这副模样,是谁这么迫不及待的找死呢!
可是下一刻, 心头的火气彻底被浇灭。
因为当他踏入源尘魔域的那一刻开始眼前的一切都变了。
刚刚还活着的龙冰云此刻却是浑身漆黑,双眼中闪烁着红芒,整个人都显得邪魅无比,虽然对方还长着他弟弟的脸,但是他知道这已经不是他的弟弟了。
再看扶着他‘弟弟’的熟人,他们也都一样。
龙冰魄爆退,想要离开这里。
这里的一切都似乎对他有敌意,让他浑身鳞片都在战栗。
“我龙冰魄无意冒犯,还请阁下不要赶尽杀绝。我背后可是整个不朽龙界,别太过分。”
【过分】
小老板和片兒警的故事 鬧球腎
【事情由你而起,自然要你承受这一切。我逼你又如何?你有本事把那什么不朽龙界的傻龙也给叫来,我一样解决掉。】
“这是你逼我的。”龙冰魄想要激活灵魂深处的一枚龙符。
可是因为魔域与外界隔绝,他竟然激活不了。
龙冰魄心顿时凉了半截,这是要玩完的节奏啊。
不行,不能就这样完了!
“待我救兵赶到,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源尘皱眉道:“怎么这么墨迹,我还想看看这不朽龙界究竟是什么地方呢。”
“源尘,你的魔域无法与外界联系。”敖羽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以前不觉得,现在怎么发现源尘的脑子这么简单。
源尘双眼微微眯起:“他感觉到眼前这条小龙正在骂他,这绝对不能原谅啊!”
“敖羽,既然你这么厉害,那等不朽龙界的救兵来了,你顺着出口过去毁掉不朽龙界,可好?”
小龙不安的转了转,他果断点头道:“可。”
源尘微微弹指,一道不起眼的漏洞打开。
龙冰魄使出吃奶的劲,龙符终于燃烧了起来。
这一刻,龙冰魄都要哭了,不容易呀,太不容易了。
“哼,如果你有强者风范,那就等着我的靠山前来。”
源尘挠了挠头,笑了。
他好像没说过要怎么样这个龙冰魄吧,他还要对方带路去龙岛呢?
怎么好像自己动不动就会杀人灭口一样,他可是很善良的人呐。
一道通道直接在魔域打开的口洞开启,几道人影缓缓从通道中走了出来。
与此同时,一条小龙冲进了通道。
我只想享受人生
来着只有三人,但却十分强大,眨眼一看就不是本世界应该有的战力。
万府界域,最强大的就是府主。
然而这三人的实力任意一个人的力量都可以面对十个府主了。
“小冰魄,你叫我等来是要做什么?这可是你最后一次呼唤我等的机会了。”
【当然是一网打尽啦,你们三个准备好死了吗?我要来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