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ij8好看的都市言情 機械戰神武道紀 起點-第三百六十三章·落幕鑒賞-exq1c

機械戰神武道紀
小說推薦機械戰神武道紀
视线一点点的往里面移动,楚轩辕看到了一对雪白的小腿,小腿上沾着点点滴滴的血迹,下面垫着一摊已经干涸的血迹。
身体因为愤怒而颤抖起来,楚轩辕忍着怒气,视线逐渐上移,看到了被洞穿的小腹,看到了被撕扯到破烂的衣服,看到了被割喉的脖子,看到了披散开的头发……
“娜……娜塔莎?!”
当楚轩辕看到那具尸体的脸的时候,他差点崩溃了,马克沁那混蛋,果然把娜塔莎杀了。
愤怒让楚轩辕失去了理智,他的双眼泛红,就像是要喷出血来一样。
“先……先生?”
侍从感受到了楚轩辕身上散发出的可怕戾气,有些颤巍巍的叫了叫楚轩辕。
葬天特警
楚轩辕转头怒视着他,这愤怒的眼神,把侍从吓得后退了一步。
跑,赶紧跑,会死的,会被杀死的!
这是那个侍从脑子里当时唯一的想法,他没多想,尖叫着朝着舱外跑去。
“九尾,来!”
长剑出现在楚轩辕的手中,楚轩辕一挥剑,身后的侍从人头落地,鲜血飞溅,溅到了墙上,如同盛开了一朵朵妖艳的红莲。
“啊~!”
看到楚轩辕杀了人,里面的女人们发出了尖叫声。
“叫护卫!快叫护卫!”
“杀人啦!”
里面乱做了一团,男人们保护着女人们,他们有的抄起凳子,有的拿着桌子上的刀叉。
不过,他们脸上都是恐惧的苍白,在他们眼里,此刻的楚轩辕就像是一个恶魔一样。
鳳主江山,攻占腹黑王爺
“马克沁!给我滚出来!!!”
楚轩辕怒吼道,一剑把一个男人的胳膊砍断。
九天神皇 葉之凡
“啊~!”
惨叫声响了起来。
“不出来是吗?那我就杀光这里所有的人!”
楚轩辕手起刀落,一个个人头“咕噜噜”的滚在地上,鲜血足足能漫到楚轩辕的脚踝处。
那些穿着白色衣裙的贵妇们都蜷缩在角落里,衣服被鲜血染成红色,她们惨白的脸上是哭得通红的眼圈和纵横的泪痕。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楚轩辕都照杀不误,当时的楚轩辕是真正的杀红眼了,即便是挨了枪,即便是挨了刀,他还是停也不停的斩杀着这里面的人。
肩膀中了一枪,楚轩辕直接扣进去把子弹抠出来,然后一剑把那个开枪的人斩成两半。
“苍茫神州,百灵纳聚,破军一击,在此一剑。”楚轩辕血红的双眼扫视着那群瑟瑟发抖的人,他此刻就像是索命的魔鬼,没有了丝毫怜悯之心,“斩!”
“斩!”
“斩!”
整个舱室的人被楚轩辕屠戮殆尽,一船的人,无一生还,舱室的墙壁上纵横交错着剑痕,触目惊心。
血液已经漫到了他的脚踝,浓厚的血腥味几乎让人窒息,楚轩辕“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拖着剑,身上全是血迹。
缓了一会儿,楚轩辕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这个场面不就是当初在瀛洲仙岛时,那艘不明船只上见到的……
楚轩辕大脑瞬间“嗡”的一声,他急忙冲到了里面,找到了娜塔莎,娜塔莎已经死得很透彻了,尸体也已经凉了,她的脸上没有泪痕。但是嘴唇却被咬破了。
娜塔莎是一个很坚强的姑娘,可以想象到她被杀时是多么的痛苦,但是即便痛苦,她也未曾哭过,而是咬着嘴唇坚持,仿佛她坚信着有人会来救她一样。
愧疚与悔恨在心中聚集,汇聚成一个漩涡,让楚轩辕近乎窒息。
他跪在娜塔莎的尸体前,感觉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净了一样。
这时,他发现了娜塔莎右拳依旧紧紧地握着。
楚轩辕好奇,把她的右拳打开,但是她的右拳握得很紧,楚轩辕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打开的,而且娜塔莎握得很用力,手心都有指甲印。
而在娜塔莎的手心中,一个半月形的项链静静地躺着。
那一刻,楚轩辕仿佛当头挨了一棍子,原来,娜塔莎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楚轩辕的到来,等待着她的轩辕哥哥来救她。
但是,楚轩辕没能及时赶来,这条项链却被她当做最后的护身符紧紧的握在手心。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楚轩辕仰天怒吼,仿佛要把嗓子吼哑了。
发泄了一番,楚轩辕听到了隔壁的舱室里有动静,他心中怒火难平,把项链挂在脖子上,带着悲愤的看了一眼娜塔莎的尸体,然后提着剑朝着隔壁走去。
“啊!”
酷總裁的枕邊冷妻
舱室的门突然被打开,里面的马克沁被吓坏了,他双手握着火枪,道:“你……你别过来,我……我有枪!”
楚轩辕认得那把枪,那是娜塔莎的枪。
想到这里,楚轩辕更怒了,他的眼中仿佛能喷出火来。
“你……你给我出去!不准过来!”
楚轩辕没有搭理他,愤怒的火焰让他难以饶恕眼前这个衣冠禽兽。
“滚啊!滚出去!该死的!”
马克沁手指扣动扳机,就在这时,楚轩辕突然把手里的剑扔了出去,剑光一闪,一条手臂掉在了地上。
搶個和尚當王妃:家有花心妻 釋如夢
“啊!哦啊!上帝啊!我的上帝啊!”
马克沁捂着血流不止的半截胳膊,声嘶力竭的惨叫着。
“疼吗?”楚轩辕不疾不徐的朝着马克沁走去,这个速度不快不慢,却让马克沁感到了无上的恐惧感,“当时娜塔莎比这还疼。”
把剑从墙壁上拔出来,楚轩辕将剑的剑尖点在马克沁的喉结上。
盯着楚轩辕那冰冷的眼神,马克沁鼻涕和眼泪都流了出来,他跪地求饶,四肢着地,脑袋狠狠地撞着地面,发出“砰砰砰”的闷响。
“我错了!饶了我!饶了我吧!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饶我一条命吧!”
然而,楚轩辕怎么可能会饶了他?即便是他把整个世界给楚轩辕,楚轩辕也不会饶了他,在此时的楚轩辕眼里,这个衣冠禽兽死有余辜。
“安心上路!”楚轩辕举起剑。
“不要!不!~”
马克沁撕心裂肺的喊着。
“噗嗤!”
一剑斩了下去,马克沁的身体斩成了两半,肠子内脏等全洒了出来,整个舱室里充满了令人恶心的血腥味。
这个舱室是一个小书房,桌子上堆着书籍,与那血腥味显得格格不入,十分的违和。
手指上跳跃起一朵火苗,楚轩辕手一撒,魔焰把马克沁吞噬,马克沁就这样化作灰烬,死无全尸。
總裁離婚吧:前妻很難追 塵埃
“你死有余辜。”楚轩辕收回魔焰,心头的愤怒依旧未减。
沉默了许久,楚轩辕四肢一软,瘫在了地上。
是的,他杀死了马克沁,他给娜塔莎报了仇,但是他的愤怒却没有减少,他的悲伤也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强烈。
杀了他又怎么样?娜塔莎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苦笑了一声,楚轩辕站了起来,看着桌面上的书籍,看着桌子正中央的日记本,他突然想起了当日的瀛洲仙岛,想起了岛屿海岸的那艘破旧的船,想起了船里看到的一切。
突然,楚轩辕意识到了什么,后背猛然间发凉,冷汗涔涔的往外冒。
这艘船,这个书房,这些尸体,不正是当日看到的吗?
难道这是扭曲的时间?
难道以后的自己还会再次上船?
萌徒追妻:夢魘除妖師 幕唯蕓
楚轩辕不寒而栗,急忙翻开日记本,用笔在日记本上飞快的写下一行字:跑!快跑!楚轩辕!
帝王寵:狂後傾天下 木九言
写完之后,楚轩辕疯狂地往外跑,外面全是尸体,他冲出了船舱,来到了甲板上,甲板上已经没有一个人了,周围的世界一片漆黑,天空好像嶙峋的岩石,此时他已经不知道船到了哪里,但是可以肯定,现在绝对不是在海上。
“难道这是……扭曲的空间吗?”
楚轩辕跳下了船,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怪石嶙峋的荒原,没有丝毫的生气,没有一草一木,有的,只是石头,漆黑恐怖的石头。
这里不知道是何处,但是,楚轩辕却感受到了那块符印石的颤抖,十分剧烈的颤抖。
曾经陵游告诉过楚轩辕,一旦这块符印石有了感应,不要想别的,立刻跑。
楚轩辕连忙使用符印逃跑,但是金光闪动之后,楚轩辕还是在原地,没有任何位置上的改变。
執手庶謀
“这是怎么回事?”
楚轩辕惊道,看着手里的符印石,上面的金光缓缓变暗,然后石头上出现了细微的裂痕。
“咔嚓!”
石头猛然间炸裂,碎屑飞溅,溅到了楚轩辕的眼角。
“嗯?”
在另一个世界的陵游突然顿足,回头看着虚空的裂痕,脸上的神色愈发凝重。
“符印石碎了?”
楚轩辕大惊,就在这时,他听到前方传来了令人胆战心惊的脚步声。
“哒!哒!哒!”
一声声很平缓,但是这种平缓却让认很害怕,就像是平静的刽子手在走向一个即将被处以死刑的犯人一样。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那声音苍老而悠长,楚轩辕握着长剑的手紧了紧,心跳得十分得快。
施展极目瞳,楚轩辕看到了声音的来源,在阴影的后面,是一滩泥状的东西,他身上流淌着黑色的污泥般的东西。
但是实际上,那是一个灵魂体,一个密度很大的灵魂体,寻常人的灵魂体只是半透明的,而这个东西的灵魂体却成了液体状。
“你是谁!”楚轩辕质问道。
那个东西发出诡异的冷笑,道:“我是灭天尊!”
说完,灭天尊朝着楚轩辕扑去,将楚轩辕吞噬。
……
数十年如一日,多年之后的高山之上,一个男子手中紧紧的握着一个半月形的项链,神色凝重的望着前方。
“臭老爹,自从我出生起就没见过你,你到底去哪里了啊?”
男子的长相与楚轩辕有几分相似,而他的名字,叫做——楚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