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1ob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咒靈校》-第一百六十二章 禁封分享-8446n

咒靈校
小說推薦咒靈校
操场上,钟发白从衣兜中取出一枚铜钱随意的丢在地上,随后缓缓朝前走去,并且时不时将衣兜内的铜钱扔在地上。
“发白这是要干嘛?”一直呆在天台的沙木拿着自己的高倍望远镜观察着下面钟发白的一举一动。
没办法,所有人都在忙,只有自己,是个受保护的对象,这种感觉~实在让人有些懊恼!
“琳琳,这些够吗?”苗大勇搬着一直较大的纸箱放在冷琳琳面前,打开上面的封口,满满一箱的黄纸近在眼前。
如果说所有人里,谁最有理由花钱,那冷琳琳一定是当仁不让,难道她挣钱就是为了填补自己花钱的空缺?应该不会,她花的最多的应该是在她自己身上吧。
掐出一大沓黄纸,冷琳琳铺在书桌上,书桌一角上摆放着一碟殷红的朱砂,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要多做一点,哪怕用不完,也不能中途断了货!
就在此时,桌膛里的手机开始出现嗡嗡的震动。微微皱眉,冷琳琳退后一步继续书写:“大勇,你把我桌里的手机拿出来,应该是发白打的,你接吧。”
这个时候一定又是公事,想想也是,除了公事他什么时候给我打过电话?
“发白,琳琳在忙,怎么了吗?”苗大勇接通钟发白的电话,按下免提键。这个时候,有什么事最好还是给大家通个气的好。
我的鬼女老婆
环视着四周,钟发白拿着手机四处张望:“我突然想起来,秋寒你们怎么打算的?”
学校里的事基本上已经有了一个了结,虽然对付阴灵峰和鸩他们任何一个都很难,但如果说他们把战场移至到地穴,那一切都还有恢复的机会,只不过对于秋寒,阴灵峰真的还能这么无动于衷吗?
“对了,秋寒!”听到钟发白的话,冷琳琳脸色微微一变:“如果说这个时候是阴灵峰和鸩的最后一战,那按照阴灵峰的性格,它会不会提前对我们下手?尤其是秋寒!”
如果是对自己下手到没什么,毕竟大家都在一起,又有钟发白的‘噬魂’可以抵挡一下,但如果说是秋寒,她说到底还是个普通人,面对阴灵峰这样的厉鬼,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盯着自己手中的毛笔,冷琳琳一脸苦涩:“我~我现在腾不出手啊!”
全真仙門 秣陵別雪
自己还有为备战做准备,这个时候,如果离开~
“我来就好。”沙木放下手里的东西,朝冷琳琳淡淡一笑,没有任何的多言,拿起冷琳琳旁边的备用毛笔,在纸上开始书写。
做個天師不容易
自己曾经一直嫌弃自己的这副身体,但现在想来,因为虚弱,让自己只能这样一直平心静气的活着,反倒是给了自己不少其他人所没有的好处,比如说~临摹,不管是什么图案文字,自己都能现场快速临摹,更何况冷琳琳所画的符文并不很难。
看着沙木所画的符文,冷琳琳点点头,其中这些符文并没有什么厉害之处,只要能够完美的刻画,所有人都能够画出来,不同的是,想要催发符文,必须要配合法术的催动。
“大勇,你还在上面吗?”‘噗通’钟发白拇指一弹,将铜钱抛入水里。
在将铜钱抛入水池的那一刻,钟发白突然想到,这些厉鬼就像水流一样,如果说要将其堵死,是不可能的,但如果说要将其疏通还是可以的。
“嗯,要我下去吗?”盯着远处的钟发白,苗大勇缓缓起身,这个时候,他应该很需要帮忙吧。
环视着四周的操场,钟发白摇摇头:“不用了,你还记的上次去的地穴吧?”
阴灵峰受伤,这个时候学校空无一人,它们很可能都在地穴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将它们一网打尽也不是不可能。
“它们应该都在里面,要我去把它们引出来吗?”苗大勇搔首,抬手握紧背上的苗刀。
如果说杀生刃的话,自己这柄一直从明朝就保留至今的苗刀,应该也算是杀生刃中的佼佼者了吧。
环视四周,钟发白望着手里仅剩的铜钱:“不,我打算从外面将它们封印,不仅仅是那些小鬼,还有阴灵峰和鸩。”
说到对付阴灵峰和鸩,它们其中那儿一个自己恐怕都不是对手,可如果是封印的话,自己有把握封印个百十来年,当然这需要一个阵眼,一个能够支撑这么久的阵眼,而且这个阵眼,自己已经有了眉目。
“封印?你哪来这么强的阵眼?再说有什么东西能支撑这么久?”冷琳琳听着钟发白的话一脸的难以置信:“再说天财底宝,也是有灵力散尽的那一天,你~”
妙醫聖手 妙醫聖手
自己虽然不想朝那方面想,但是如果真的需要封印千百年,甚至更久,那就只有用具有灵气的血肉来进行封印,也就是说,为了封印,必须要牺牲一人!
“发白,你别犯傻,虽然说可以封印千百年,但是又有什么用?千百年以后还不是会跑出来,现在吃阴司这碗饭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你这样~以后还要怎么办?”冷琳琳起身望着操场上的钟发白,声音有些哽咽。
没错,这是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但绝对不是最好的。一定,一定有更好的方法!
“琳琳说的没错,这并不是最好的办法。”不等钟发白去解释,眼前的空气中出现一阵蒸腾的虚浮,秋寒突然出现在钟发白面前。
这就是佛说的大爱吗?自己一直以来都被上天所眷顾,虽然在梦中,曾一直有人告诫自己,自己拥有立地成仙的机会,但其代价就是一直因此自己,不可再世人面前展露自己的能力,否则就会丧失自己本应拥有的一切。
但当自己看到钟发白和冷琳琳为了守护他人不惜与厉鬼生死拼搏时,自己还是因为那种拼搏的勇气而出手,更令自己感到惊奇的是,为什么钟发白明明使用‘噬魂’的话,事情会事半功倍,但他为什么就是不用?
难道和自己的命比起来,隐瞒才更重要吗?而隐瞒这些又有什么意义,直到今天还不是一样会被暴露出来?
耸耸肩,钟发白淡淡一笑:“但是里面的学生等不了啊,他们多等一天,就多一刻生活在被厉鬼吸食的恐惧中,也许他们发现不了,但是我能,现在我有能力来保护他们,为什么还要等以后?况且以后很可能就找不到这样的机会,鸩、阴灵峰一定会去地穴,只要将其封印,一切都会恢复平静。”
阴灵峰和鸩拼斗,一定很耗法力,况且现在所有厉鬼都在地穴中,它还有背叛的大仇没报,它一定会去地穴,只要它却,那鸩肯定不会懒散,他等这一刻,已经很长时间了。
官場之青雲路
“那就交给我好了,给我一个机会。”望着钟发白的笑脸,秋寒淡淡一笑,反正这也是我的责任,毕竟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可~我真的不想这么快就结束,因为我~还没有好好的来看这个世界,不,应该说是感触,这个世界已经被我全都看在眼里,可却没有时间去感触它,雪山、北极、南极,好多地方我都没有去经历,我~真的放不下这个世界!
缓缓闭目,猩红的液体从眼中蜿蜒流出,伴随着挫骨的疼痛,秋寒身体开始出现轻微的颤抖,随后,颤抖便越来越强烈。
“秋寒!”感受着秋寒的状况,钟发白连忙上前观察,对于‘乾坤瞳’自己也是极其的陌生,所以对于秋寒的这种状态,自己也一时间有些六神无主!
地穴内,辛婷打量着四周,一脸惊奇:“古人的智慧还真是高深,对了厨婆,我们还要在这里呆多久?”
虽然对这里很新奇但时间久了,自己还是受不了这种死气沉沉的压抑。
“在等等吧,等~”厨婆还未说完,眼前的辛婷开始扭曲,随后消失在自己眼前。
这~怎么会这样,难道是主人!
镜仙擦拭着自己的镜面感受着突然出现的法力,目光望着辛婷,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消失在自己眼前:“这~这怎么会事儿啊!”
有人找辛婷吗?怎么会这样,而且她消失的也有点~太诡异了,自己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阴气!
“不对,是秋寒!是秋寒!”就在厨婆心中对此感到震惊的同时,阴灵峰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带着一丝惊恐和懊恼。
“嘿,真没想到,你阴灵峰也有今天,我还以为对于那丫头一直都在你的算计中,没想到你不过是人家手里的放血的鳖而已,我用它们来打击你的自信,却没想到她用你的善来一举将我们一网打尽,你还好意思说你熟识人性,对人你还是太不了解了吧!”随着阴灵峰的懊恼,鸩得意的声音随之响起。
自己从来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只要能看到阴灵峰倒霉,自己就算赚了,况且,来到这里谁胜谁死还其未可知,以后的岁月自己可有的玩喽。
校花的近身高手
不是你死,就算我亡!
听着鸩的话,辛婷一时间有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什么叫瓮中捉鳖?事情好像发展的有些不对啊!
霸天武魂
“我们出不去了。”就在辛婷的不解中,笔仙缓缓走到厨婆面前,神色一脸凝重。
所有的出口都是有意被封死,就算用灵体穿墙,也于事无补。
“怎么会这样!”听着笔仙的话,辛婷摇摇头,连忙朝洞口跑去,自己不能被封死在这里,自己才十六岁啊,自己的人生还没来得及挥霍呢!
不行,我不能和这群肮脏的东西在一起,我不想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眼见着钟发白和秋寒缓缓走上天台,苗大勇等人一脸不解。
尤其是冷琳琳,望着缓缓走来的秋寒,更是一头雾水,难道说秋寒去劝了钟发白,不可能啊这种事,钟发白怎么可能听劝?
笑嘻嘻的望着冷琳琳,秋寒十指交叉,脸上带着一丝腼腆:“呃~怎么说呢,其实从一来到这个学校,不管是对阴灵峰,还是猫妖,还是~你们,其实我都知道。”
唉,要怎么解释才好,如果话说出来,他们一定会感觉,就像是电视上,富人家小孩的那种游戏一样,可如果不解释~可能更不好吧。
“那你为什么不早就封住它们?”冷琳琳一脸不解,其中更多的是,对方在钟发白身边让她有些吃味的感觉。
这个秋寒,不会一直都很看好钟发白吧,那~
“因为时间上不允许啊,说到底,阴灵峰和鸩的实力都在我之上,我只能让其中一个进去,而且还会让我产生晕厥,但现在不同了,它们两个的实力因为上次的恶战已经大幅度损耗,况且,所有的厉鬼都已经进入了墓穴,正是我反攻的好机会。”秋寒甜甜一笑,这个机会实在是太难得,如果这次不好好加以利用,想等到这个机会,恐怕真的要等进入地府在说了吧。
“那它们能被封印多久?”苗大勇一脸好奇,恐怕也是在场的人都所好奇的。
感受着众人投来的目光,秋寒从衣袋中掏出纸巾,擦拭着脸上猩红的泪痕:“这个你们放心好了,这次封印的代价就是我的双眼,想必钟发白你已经对我的眼睛有所耳闻了吧。”
凭借‘乾坤’的力量,如果没有什么奇遇它们很可能会被永远的封在里面,只是苦了那个辛婷,不过那女孩内心已经被阴气所腐蚀,就算放出来,恐怕她也不会正常生活吧,这个世上,有阴灵峰那样能力的厉鬼并不在少数。
“如果说是用你的双眼做为代价,那你现在~”钟发白望着秋寒,话到嘴边,又再次咽下。
她不会因此失明吧,如果是这样~
一只手在钟发白眼前挥了挥,打断了他的猜想,秋寒甜甜一笑:“想什么呢,我说的代价是法力啊,再说,我还想好好生活,你以为有那双眼睛是什么好事啊?害的我什么都不敢想,不像现在,一身轻松。”
在被美女圍繞的日子裏
你试过每次做梦,梦想成真的感觉吗?如果是噩梦,在你被惊醒的那一刹那,你会发现你所恐惧的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你面前,那种经历了第二次恐惧的感觉,绝对不是你想要的。
“那也就是说,一切都结束了?”陆宇一脸激动,随后脸上却被一股不耐烦的表情所取代。
这就完了,怎么感觉这么坑人呢?眼一闭一睁,一切都结束了,这样有点太敷衍了吧。
走到陆宇面前指着他的胸口,秋寒一脸不屑:“你还想怎样,我看阴灵峰的表演看腻了不行吗?”
这家伙,就数他最没心没肺!
“呃啊~不管怎么说,以后就可以睡个好觉了,对了,你说那些老师是不是也都是厉鬼啊,那这样我们岂不是要等上几个月,等待新老师的接班了?”这才是冷琳琳最为关心的,原本想上个学放松一下,可没想到竟然这么累,自己应该给自己好好放个假的。
缓缓跟上冷琳琳的步伐,秋寒甜甜一笑,随后面色一冷:“想什么呢,明天吧,学校就会有新的校长老师出现,这一切将会被设定为校长因公离职,老师更换,不过能让你逃这么多天课已经很好了好吗?”
要知道,哪所高中没有晚自习、军训,因为阴灵峰的关系,起码大家掠过了炎热的军训人生,做人要知足啊。
看着冷琳琳和秋寒的背影,钟发白等人目光对视,搭着对方的肩膀,缓缓朝天台门口走去。
当你经历过那些繁华之后,才会发现平凡,才是最美好的礼物。而一切繁华的尽头,终将是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