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55k精品都市小說 那個荒唐天子-第四十章 君主立憲(終)閲讀-bgge6

那個荒唐天子
小說推薦那個荒唐天子
建中六十二年六月。
数艘自登州出海,直抵大隋东都的远洋重轮上,天子旌旗迎风招展。
哦,当年的东都洛阳,在前些年里已经和长安合二为一,并直接组成了全新的长洛市。同时,长洛市也已经改称为大隋朝之中都,或是中京。如今,仅长洛市治下的百姓,就已经逾千万之众。
此外,构成大隋新五都之地的重镇,同样还有大隋朝之北都,即北平市;南都广州市及西都逻些市。
其中,一艘超过二十万石的巨轮甲板上,一位庞眉白发的老者斜卧在塌上,伴随着朝霞,耳边却是扑面而来的徐徐海风。这时,老者就下意识侧了侧身子。只是,行动已经极其艰难。
见状,册立一旁的一名近三十岁年纪的贵妇人,就赶紧上前帮着搭了把手。待老者换了个较为舒适的姿势后,贵妇就不免责备道,“虽已入夏,可早间的气温并不算高。圣人不在船舱内好生休憩也就罢了,还非得跑到甲板上来看日出。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臣妾又如何跟皇后交代?”
老者不接贵妇的话头,只是连声感慨,“哎,老了,终究还是老了。这个身子骨,也是越来越真不中用了。想当年。。。”
極品禁書
没等老者说完,贵妇就径直打断道,“圣人还是少说两句吧。等会儿,估计又要喊嗓子不舒服了。”
“罢了,就汝这厮话多。对了,贞孝的身子,到底怎么样了?”
“皇后的年纪大了,又不习舟船,加之一直有痒,有些不习惯实属正常。不过,刚刚已经睡下了,倒还安然。依臣妾看来,圣人为何不乘坐中都至东都刚刚开通的航线呢?至少,也可免了舟车劳顿之苦嘛。”
“当年,那个赛半仙忽悠吾,竟然说吾只有三十岁可活。那时,可把吾给吓坏了。现在倒是好了,吾一活就活到这个年岁,也当真是够了。”
“圣人何有此言?谁不知道当今天子春秋鼎盛。”
“鬼话,都是些鬼话。吾是想说啊,自己的身子,吾自己很清楚,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来东都了。此番,若是不好生走上一遭,顺带看看沿途的风景,岂不是可惜了?”
“圣人怎么说都有理。臣妾只是担心圣人的身子,能不能熬住这一路上的艰辛。”
“这有什么可担心的?熬不住就熬不住呗,人有生老病死,更有旦夕祸福,此乃天命所归。再者说,吾活的久了,也看管了生离死别,就不足为惧了。想想当年,陪伴吾一路走过来的女人们,此时还能陪伴在吾身边者,其实也就贞孝一人罢了。如此一想,若是早些相见,也未必不是好事。至少,彼等也不会另寻新欢嘛。”
“圣人又开始说胡话了。宁皇后、李皇后等人,一直都在想着圣人,这总可以了吧?对了,话说当年,圣人和贞孝皇后,又是怎生认识的呢?”
“嗯。。。这个嘛,往事不堪回首,还是别提了。”
“圣人还是提提吧,臣妾就是好奇。莫不是,传闻般宵小途径。”
“谁说的。”
“皇后自个说的。”
“无耻。吾是说,吾那有这般无耻?贞孝净给吾泼脏水。”
见贵妇一脸调侃的神色,老者马上就转移话题,言道,“嗯,吾若是没有记错,爱妃应该是日本行省生人,七年前才入得宫。却不知,爱妃家乡何处,此番重回东都,爱妃可想回乡探亲一二?”
说完,老者就忍不住自嘲道,“哎,这个人老了,记心也实在不好。那个,爱妃应该是出自相臣氏,对吧。。。”
还没等老者说完,贵妇却急道,“臣妾都跟圣人说了无数遍。臣妾不喜欢相臣氏这个姓氏,臣妾现在就姓杨,圣人怎生又给忘了?”
“尔等相臣氏,可是日本行省未成立前贵族之身份象征,爱妃又何必如此在意呢?再者说,吾当年要求日本行省之子民,必须悉数起姓。这可好,一大帮人都非得起上一些中原汉人之字号。若是长此以往,岂不是大大失了偏颇?所以,爱妃既是宫中贵人,就更应该以身作则嘛。”
“圣人不是一直在说,天下本无蛮汉之分。有的,只是大隋朝的子女和异族蛮邦罢了。在这个问题上,圣人又何必如此纠结?”
“不是吾想纠结,吾只是怕后人责骂罢了。得嘞,责骂就责骂,爱妃想叫什么姓氏,就叫什么姓氏好了。反正,吾改变的东西,已经太多了。”
重生之白藥
说完,老者又话锋一转,径直再问道,“对了,神州这厮,现在还没有回来吗?”
“美洲王已在路上。昨日,也往登州府发过电报,说是从北美总督府赶回来,恐怕需要一些时日。所以,就直接去了东都,并在此等候圣人。”
“哦,那廷玉呢?”
“英伦王也让人传了信,说是英伦总督府,正在四处清理大秦残部。一时间,恐怕是脱不开身。”
終極天尊 涅雨後
“这他娘的,一个清理大秦残部,需要这厮亲力亲为吗?说到底,还是这厮喜欢打打杀杀。要说,吾这老子快死了,这厮不回来也就罢了。难不成,连吾治下这万里河山的继承权,这厮也无动于衷。这个王八羔子,吾这大隋朝现今直辖领土已经超过了二千万平方公里。覆盖的势力范围,都快囊括几大州了,这不比一个小小的大秦和英伦三岛强多了,是一点也不知道轻重缓急吗?”
“这。。。圣人勿要动怒。当年,圣人讨伐黑衣大食,不是也把英伦王带在了身边。想来,是多少习了一些圣人的性子。”
“可吾的性子,就只会打打杀杀吗?他娘的,真是好的东西半点也没有学去,就学会了一身武夫的本事。罢了,罢了。吾也算是看不明白了,吾的这两个儿子啊,就没一个可堪大用。”
说完,老者更是止不住叹气道,“好了,吾现在最担心的问题,其实还是吾这个皇位,究竟改传给何人?有一说一,不管是神州,还是廷玉,若论当个好将军,吾是一点也不质疑。可若是论到治国,恐怕就连中人之资,也是够不上了。”
话题深入到这个程度,贵妇自然不敢再轻易接话。
電影世界的旅者
哪知,老者却有了很多精神。沉思几许后,老者就继续说道,“要说这些,倒也罢了。即便吾死了,也有吾的余威尚存,这个大隋朝就反不了天。可是,百年之后呢,若届时冒出几个不孝子来,是不是要把吾创下的大好基业,都悉数损失殆尽?”
贵妇再不想接话,可也不得不宽慰道,“此番,圣人是不是想多了?”
“其实,也不是吾要多想,而是必须以史为鉴。试问爱妃一声,大隋过往开国立朝之君主,谁又不是一代雄主?恐怕这些人也没有想到,当时荣盛一时的王朝,也会最终走向覆灭吧?”
大牌甜妻 采米
“圣人的意思?”
“还政于民,未尝不可一试。不管怎么说,世人的智慧总好过几个败家子胡搞乱搞,对吧?”
“这。。。若是如此安排。届时,堂堂帝王家何以维生?”
“如今的内资委,究竟控制了多少企业,又有多大的规模,爱妃可有知晓?”
造化之王 豬三不
“嗯,自内资委从后宫独立出去以后,臣妾就少有耳闻了。”
“少有耳闻,总是听过一二吧?即便爱妃不知晓,吾就不妨告诉爱妃好了。当今内资委控制的企业,虽然大部分已经不再控股,包括企业数量也锐减了不少。可轮到现在,依旧有一百零八家之多,总资产更是突破了万亿隋币。要说这些,还都没什么。爱妃可否知道内资委所持企业股份每年的分红,又是多少呢?他娘的,已经接近千亿隋币了。有一说一,吾攒下了这么大的家当,难道还能饿死吾的子子孙孙吗?再者说,即便这些资产被不孝子们给败坏干净了,不也还有杨氏家族基金和国库的供银嘛。即便不提杨氏家族基金,总资产已经达到五百亿隋币的现状。就说大隋国库总收入,如今也已经超过了四千亿隋币。即便沿用五十抽一的规矩,一年也可入账八十亿隋币,哪里还有这些那些的担忧?”
说到这里,老者就忍不住打趣道,“罢了,吾知道爱妃不精于算计,理不清到底有多少数目,这都没有关系。反正,爱妃只要知道,只要大隋朝一日不亡,老杨家的子子孙孙们,就饿不着肚皮。”
想清楚这个问题,老者还径直吩咐道,“来人啊,去把中书门下的官员,都悉数给吾叫来,吾要立即传旨天下。嗯,至于这个旨意的内容嘛,就叫做君主立宪好了。话说当年,吾搞出那一套国民大会,虽是权宜之计,此番却有大用了。”
因病施嬌 打劫果凍ling
三月之后,这位在大隋历史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老人,就在东都永远的闭上了双眼,大隋举国皆惊。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