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lo0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禍蒼生之易行南域-第一百八十八章 歸去-k2mqz

禍蒼生之易行南域
小說推薦禍蒼生之易行南域
天外天里,升起无数梵文涌出黑洞来到乾坤,那只金色手臂的主人声音似梵音洪钟:“佛门弟子,岂可逆天而行。”
忘尘一指擎天,与烘炉上的金色手掌开始了力量上的角逐,老和尚说道:“既已出家,便已无家。佛为何物,天为何物?”
“哈哈,天地大神器,佛陀也要贪恋红尘。”上个时代那个老头子冲着黑洞扔出一锤子,烘炉动荡,红尘涣散。
天地崩塌都与他无关,老和尚岿然不动,说道:“宗族时代,王先生布局无敌手。若不是先生贪恋红尘,也不会在这个时代败给御王易玄。”
老和尚化指为掌,再次将烘炉顶起。
黑洞平息片刻,无数灵气开始下降天地。古仙萧逸尘且问:“佛陀可有不了事?”
忘尘一笑,“天地剩我一人清醒,好不寂寞。”
我的艦娘我的鎮守府
王者君临,七尺龙袍加身,帝王紫气东来盈满黑洞。不见其人,但闻其威,足叫人拜倒。王者下令:“朕令你快快上天!”
“朕?哈哈……”老和尚笑得乐不可支,学着襄无梦的口气说道:“朕若比天高,神女怎会不得转世?”
“你!”帝王一怒,血溅千古,烘炉倾倒。
一个“卍”字出现,此字为托,托住烘炉。
“一念生,一念灭,一念唯心尔。与心相抗,何故不照本心?”叫做妙祖德的老道士在天外天问道。
“万古来,万古往,万古原一瞬。不照本心,还是不忘初心?”
五个时代的古仙同时出现劝解,奈何忘尘心如止水。黑洞静止,烘炉之中红尘颤抖。突然,天为一人再高一重,地因一人再陷一层,这个人一柄黑剑从黑洞中贯穿烘炉,冷声道:“仙凡生灭与尔等何干!入便入,出便出,凭道而行即可。”
穿越1979
“这话听得顺耳,”忘尘颔首,说道:“没什么人要等了。忘尘不受仙命。”说完,在底为托的卍字佛印开始变大,直到超过了烘炉的宽度。
凌空忘尘一直是一手扛鼎,他两脚落地,举起无量佛光。大千世界梵音荡漾,金凤黄龙双双呼啸而出,忘尘脚下发力,右手擎天而上,将烘炉送进黑洞。
“天地烘炉,贫僧便再封你几百年!”忘尘睁开眼睛,抬起另一只手,两手欲将黑洞封印。
迦音声音响起:“忘尘痴儿,天命不受也罢,竟还想篡改天机。”
黑洞中喷发出沉重的仙威,古仙们开始出手阻止忘尘。
有着时代之力相助的忘尘举着烘炉停在半空之中,再难往上。他看着苍生万物,又说道:“这个时代的轨迹早就错乱,易玄施主耗竭一生与天做赌局,贫僧与他一同,不曾后悔。”
数位古仙之力远胜忘尘,再耗下去只是给苍生徒添麻烦。忘尘似乎渐渐放弃了封印天命的想法,开始对自己进行兵解。
“忘尘大师,小子也想和众仙同赌一把。”
卓虚山上,一道剑光虽细却能从人间直通黑洞,这道剑气一气呵成,直至仙人所在之处。一位真仙在他的古仙旁说道:“凡尘之剑,竟敢妄图叨扰仙人,可笑可笑。”
忘尘向卓虚山看去,心中升起一线希望,说道:“多谢小兄弟,敢问怎么个赌法?”
“赌这一剑,可达何处,威力如何?”青年的声音响起,他从轮椅中飞起,将自己的身体化作剑光的一部分,朝着天外天飞去。他和忘尘一样在赌,而他也坚信着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哪怕和凌道桓一样拿命来作为代价。
老和尚看着个男子年轻的容颜,默念佛语,朝着天外天,声音炸裂在每个人耳畔,还未曾知道结果,他先已经拍案叫绝:“老衲猜这一剑可达天外天,威力必然惊仙。”
神通•惊仙
凡人之剑,真的刺入天外天?
天外天中,看着剑光所及之处,看着释楼罗被刺破的僧衣,群仙皆惊。
“看来贫僧是赌对了。”说完,天地大合,黑洞烘炉同时烟消云散。忘尘擎天一印,封天数百年,他留给苍生的遗言是:“数百年前,我与御王爷易玄以及他的两个好友联手镇压一代,如今易玄已死,老衲亦去,镇压之力将会消失,望诸位一代同道好自为之。”
……
我真不是仙二代 明月地上霜
忘尘与本该死去的颉爵龙琰两人以命为代价,成功封天。
南域在处理了卢松阳遗留下来的卧底后,在地牢里救出了被卢松阳囚禁的太一弟子们。由于地牢里每个太一弟子包括姬倚月在内受到了极严重的酷刑,因此被判定乃是受到了卢松阳的逼迫或者根本与卢松阳的计划毫无关联。
太一玄宗被人从地牢放出来后,共同推举李焕华为代宗主,遥桐为宗主候选人。
天宝宗在朱云香回到宗门后,从她那里取出了打开宝库的钥匙。父子两个心里大感安慰,唯一奇怪的是朱云香这次回来时,除了护驾用的商队,还在太一山下,捡了一个蓬头垢面,拿着一把破折扇的年轻人。
冒牌狂少
景尘宗李景空回到宗门后立即下令,解除宗主一职。并且提拔三弟子佟黄岸为下一任掌门,自己成为太上长老。
青岚阁青萧宗主回归,也下令将要退位,宗主的候选人为三代修士,分别是大师兄傅龙音、宗主孙女青语兰,以及青岚阁公认的宗门三代第一高手冯寒。青岚阁内部的竞选风波已经悄然打响。
整个南域也正式进入了三代的时期。
七天后……
景尘山上多了一座新坟,现在前来拜祭的人是竹觉。祭拜完,就想着旁边走去。
李景空在旁边锄着地,停下手,看着竹觉。说道:“真没想到,咱们还能再见。”
“你被卢松阳放出来后,就一直待在这里,所以过来看看。易君湖那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听说凌道桓走了,易言成一次都没来拜祭过?”竹觉问道。
“阿成早就和襄敬琮回去了,阿成还是责怪自己的疏忽才导致了道桓的不幸,说是不完成他的遗愿他就没脸见他,真没出息。”李景空没好气地说道。
棄婦之盛世田
竹觉将神识外放到易君湖……
陈廖在绝欲岛开始锤炼他的躯体,嘴里还念叨着:“南北两域交流大会,老言,在我来之前可别先踏平了赵家啊。”
眠花岛上居浩谦和冯寒两人对酌,桌子上却还放着五个杯子。
问剑岛里的老穆看着他新出炉的宝剑久久不语,不知是在想上一把剑的经历,还是怎么为它找个好主人。
竹觉感叹一声,李景空就开始问他:“大师死后,西极佛宗那儿的那个小弟子怎么样了?”
“据说监寺住持要求替他保管忘尘大师涅槃出来的那颗舍利子后,让他去其他寺庙修行了。”
“果然还是云摩的脸皮够厚。”
“谁说不是呢。”
“你的师侄无仙,他之后去哪里了?”
“谁知道呢,好像是被卢松阳打出来后就被天宝宗途经的商队救了,他一直待在那里,说想先在那儿做个家丁。”
……
苍古剑宫
付雪倩望着北方的寒月,心里不是滋味。
易言成临走前去了一趟谪星宗,在那里他碰到了付雪倩。两人一时夫妻,实则也是朋友,但是此时想见,已然物是人非。或许,将来想讲的话,再也不能随随便便说出口。
“道桓去了,这么快要回北域。”
“嗯,北域有个赵家,还有个楼家。”
“上次言成与明曜交换命星,一直没来得及向你道谢。”
易言成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她,他莞尔一笑道:“言成不过为了南域千宗,为了求一心安。明夫人,不必为此而记挂言成。”
惡棍的遊戲 方情濃
这番话说得冠冕堂皇,这个表情做得是虚情假意。
付雪倩感觉得到,易言成真的把他当成是往日交际的陌生人。不过,他不如此,又该怎么?在易言成的眼中,现在的人就是那个淳心雅。
“其实,即使我恢复了记忆,还可以成为朋友。”付雪倩说道。
將軍,請下榻 花三朵
闻言,易言成回头正视着付雪倩,他看着那张充满南域回忆的脸庞,时至今日,他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竟然升起一种去好好抚摸她的冲动。
他自嘲着消散了这个可笑的想法,说道:“朋友,是啊,还是朋友。那就朋友吧……”说完,他转身欲走。
易言成的背影渐行渐远,淳心雅的心里对着这个五帝后人有无限感慨。两人之间好像一条牛筋一样,相隔越远,一种莫名的力量将会让他们重聚,这一去,可能再无相见日,淳心雅突然开口:
“你爱过付雪倩么?”
说出来了之后淳心雅才觉得后悔,当断则断,不断自乱。
脚步停止,易言成再次想起那个女子。他不想开口,却开了口:“不知道,但是景尘之劫的晚上,付雪倩如果还在,我想我会履行我的诺言吧。”
说完后,易言成也感觉一种舒坦,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淳心雅亲眼看着易言成消失在眼前,也自言自语地说道:“世间多少痴儿女。易言成,只有我知道你口中的付雪倩也曾为你记挂、为你心伤、为你喜怒哀乐……
彦,我们真应该好好珍惜我们的爱情。”
易言成在谪星宗的门外走去,耳畔响起当日尹曜一和他说过的话:“唯有参星的主人和商星的主人才是天命所归的一对,绝无二果!”
他看着头顶,摇摇头,离开了南域……
(《祸苍生之易行南域》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