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df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大明英雄錄討論-第一章 逢難鑒賞-h7lpi

大明英雄錄
小說推薦大明英雄錄
明朝嘉靖年间,朝纲腐败,贪官污吏得宠,民不聊生,尤以沿海地区,倭寇横行,人民生计艰难.
这一日,夜已将深。福建泉州知府家中却仍是灯火通明。厅堂中仆役,丫鬟,家丁木然肃立,皆有愁苦之色。而居中一把太师椅上坐着一人,约莫四十岁年纪,眉目和善,镇定自若。旁边有一中年美妇和一十岁男孩,此人正是知州季安之。
“杜管家,消息只怕是不假,你们已经追随我多年,不必陪我赴难,帐房每人取一百两银子,现在立刻就走”
原配寶典
一名约莫五十多岁管家装扮的老者说道:‘我已追随老爷多年,也已一大把年纪,生死之事,早就看的淡了,而且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实不愿离开老爷。’
余下众人皆为季安之多年家仆,他平素待人宽厚,登时多人叫嚷,绝不离开老爷独自逃生。
季安之摆了摆手道:‘大家不必做无谓的牺牲,你们都有父母子女,回家好生过活,任何人都不准留下。现在立刻动身,只带必需品,走吧。’
旁人还待再说,季安之却已面向那中年美妇道:‘琪儿,我们俩已成婚近二十年,有你在身边,乃是我生平最宽慰之事。你又为我生下云儿这个好孩子,我实在对你感激不尽。平素每有艰辛为难之事,每念及你母子二人,我便觉心安。你们俩实在是我精神之依靠。只是这一次我恐怕凶多吉少,以后如无再见之日,照顾云儿长大成人的重任,要落在你身上了。’
那美妇淡淡一笑:‘安哥说什么话来,你我夫妻一场,虽已有二十年之久,至今却仍如年少初恋时一般情重。今生能与安哥携手,已然心满意足,你一旦有何不测,我绝不独生。’
季安之道:‘我也知你情义,只是不忍云儿一同受累。’
那美妇挥手道:’我娘俩但求与夫君相随,生死荣辱,却也不放在心上’。
堂中突然有一人鼓掌道:‘季大人及嫂夫人之大义,令人敬佩。’
墻上掉下一個林妹妹 白水逸夫
这时众人才惊觉大厅之中赫然已多了一人。
而居然没有一个人看见他是何时进来的。
季安之霍然站起,声音发颤:‘萧兄,你怎么来了!’他识得此人名叫萧天朗,丐帮第五十七代帮主。生的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目光中英气逼人。几年前季安之率人抗倭之时,萧天朗曾于他有救命之恩。
季安之又对众人道:‘大家赶紧去收拾一下,尽快离开。’
萧天朗道:‘在下得知消息,朝廷奸人欲陷害大人,故赶来相助。如消息属实,恐怕大人这次极难周旋。’
季安之黯然道:‘我在泉州十年,自问上对得起朝廷,下对得住百姓。对内疏通经济,对外抵御倭寇,保家卫国,怎知却是如此下场!’
萧天朗道:那奸相严嵩,给大人编织的罪名之中说道大人公报私仇,擅自挪用库银,私募人众。
季安之道:‘我确是曾私用库银,但当时所募乡勇及江湖侠士抗击倭寇,所需费用巨大。其时倭寇势大,眼看泉州百姓危急,不及上报,只得从权。没想到严嵩竟从此下手,诬告于我,哎,,’
萧天朗道:‘我听说下一任泉州知府,名叫严敏如,乃是严嵩之侄,所以大人是一定要打倒的。’
‘严敏如不是去了西安吗,怎地到了此处。’
萧天朗道‘那还不是大人这几年将泉州整治的极为富庶,而且近几州倭寇横行,,可以有明目向朝廷索要军费,据说老贼私下资助掌控倭寇,助其势力扩张,另一方面,利用手中职权克扣不听从他的军队军饷,一应物资不全。以致人心涣散,无力打仗。而一旦打了败仗,他又会夸大其词,以治倭寇不力治罪。他已用此法让多位参将革职,下狱。而所换之人,不言而喻皆为老贼心腹了。’
季安之眉头紧锁,道:‘我一直以为严嵩虽奸恶,但食君之禄,仍应以家国社稷,黎民百姓为重。’
“严嵩之奸恶,恐非大人所能想象。民间传闻,他私下控制部分倭寇,为其所用。每有需要,便指使倭寇行凶,再以此为借口,索要军费。朝廷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还将他视作忠臣良相。当真可叹。依我推断此次陷害大人,绝非单纯为严敏如谋利。而且,他也绝不会让大人活着到京城受审。我与大人神交多年,特来相助。”萧天朗顿了一顿又说“在我所识之人中若论见识及气度,鲜有人能比得上大人,这些就算我不说,大人也必明了。依我之见,大人和我一同北上,以图安身,日后再做打算。
季安之道:‘我也知萧兄厚谊,但自古读书人以名节为重。我若私逃,严嵩定然会说我畏罪潜逃。在天下人面前,我倒显得理亏了。’萧天朗点了点头。季安之道:萧兄,我纵然死,也要死的有尊严。我不想死在逃跑的路上。本来我唯一不舍的是云儿,但萧兄前来,我心中一块大石落地,有萧兄在,定然可以将他教养成人。’
这时萧天朗突然说道:‘有人来了。’众家丁,武师已拿起武器,准备迎战。
过了一会,果然有大队人马开到,却是官兵,约有三百余人,手执火把,四下围住,冲入院内,二话不说,便与武师斗在一起。
众武师虽然寡不敌众,但人人奋勇,官兵虽人多,却不敢拼命。一时之间,倒也奈何不得。
石田衣良作品1:池袋西口公園 [日]石田衣良
就在此时,又冲进来一队黑衣武士,手拿倭刀,一面嚷着要救季大人。
为首的军官大喊道:‘季大人果然私通倭寇,胆敢拒捕,格杀勿论’。
萧天朗又对季安之说道:‘季大人不如还是随我同去吧。’说着轻轻的点了季云的睡穴,将他抱在左手。季安之道:人故有一死,萧兄请勿以我为念。还请速带云儿离开,后面有一后门,极为隐蔽,事不宜迟,萧兄快走。
杜管家道:‘这位大侠,请随我来。’
超級女鬼軍團 清水濟世
萧天朗却只是说了一句:’大人,嫂夫人保重。’便抱着季云从正门离开。
杜管家极为诧异,见门外已是杀声震天,萧天朗却还是向正门走去,以为萧天朗并未听见自己说话,急忙又想喊他,季安之却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萧天朗刚出得门口,立刻便有两柄大刀劈面砍来,他不欲多伤人命,伸指将两柄刀弹落,又顺手点了二人穴道。又过来几人,萧天朗足下不停,犹如闲庭信步一般,如法炮制,将几人一一点倒。这时一名黑衣人却使刀来砍他怀抱中的季云,他心下大怒,上前一掌从那人刀光中穿过,正中胸口。这一下他下手不再容情,使出了三成功力,那黑衣人一声惨叫,犹如一个断了线的风筝,直飞出六七丈之外,方才跌落。在空中便已气绝,停止了叫喊。
募地一人斜刺里窜来,倏然欺近萧天朗身前,身法极快,左手抓向萧天朗面门,右掌却已拍向萧天朗胸口,出手不凡。萧天朗左手抱着季云,只有一只右手可用,如何能够抵挡。 但见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刹那间,萧天朗右手抹开对方攻来的一抓,同时手肘下压,挡住对方掌力。而对方这势大力沉的一掌,已尽数击在他手肘之上。
那人满以为这一下定然已打的他骨断筋折,岂知他这使出了九成功力的一掌,却如同打在一堵墙上,不只毫无功效,还震得自己手掌隐隐发麻。他情知不妙,急忙后退。
但一刹那间一股犹如波开浪裂一般的大力骤然袭来,瞬间笼罩住了他全身。掌势极快,根本看不清来路,他闪避不及,只得尽平生之力,双掌齐推,迎了上去。掌力相交之下,他一连退出五步,真力散乱,胸口气血翻腾,说不出的难受。
萧天朗不容他有喘息之机,又是一掌打了出去。他看出此人武功高强,已使出五成功力。掌风尚未及体,那人已惊觉自己内力已受到压制,他此时已毫无退路,只得将毕生功力聚集,双掌推了出去。而身后有三名黑衣人,见他遇险,奋不顾身的挥刀从三个方位合身扑上。刀法诡异,并非中原武**功,而是倭寇刀法。
萧天朗左足连踢三人手中长刀,不过右手掌势也缓了一缓。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过后,那人又是退出几步,口吐鲜血,已然受伤不轻。全身功力散乱,难以聚集,双手软软下垂,毫无知觉,也不知是否断折。
此时萧天朗若要取他性命,当真是易如反掌。但却只是有些惊异的瞧着他,摇了摇头。他一来奇怪此人居然能挡住自己如此刚猛的一掌,绝非常人,二来惊讶以他如此身手,居然甘心为朝廷卖命。
来的所有人之中,显以此人武功最高。萧天朗打退了他之后,面前已出现了一个缺口。
而他却并未趁势冲出,反而停了下来,一双闪电般的眼睛冷冷的扫视了全场一圈。
他只孤身一人,手中还抱了个孩子, 而对方足有四百人之众。 但这四百余人不只无一人敢上前挑战, 反而都惊慌失措的退了开去, 留出了中间的出路, 萧天朗便不再看任何人一眼, 抱着季云, 从正门走了出去。
他走了良久, 官兵带队的副官才小声问长官道: “大哥, 我们要不要象征性的追一下? 万一上头问起来也好交差。 就说贼人跑的太快, 未能追及。”
那长官道:“好主意, 你赶紧带人去追。”
那副官下意识的咽了口气道:“那··那还是算了吧, 拿季大人更要紧一些。”
季大人公然勾结倭寇拒捕, 大逆不道。 一众官兵既为朝廷效力, 不必说只有大抄特抄季大人之家, 以表忠心。 不过值钱之物大部分却已进入官兵私囊了。
鬼跳神
官兵收队之后, 径回泉州指挥所大营。 被萧天朗打退之人却不禀告。 直接入大帐之内。
严敏如迎上前道:“欧阳先生辛苦了, 此役击杀季安之, 先生实居首功。”
他心下厌恶, 不愿同严敏如交谈, 只点了点头。 此人名叫欧阳荣华, 乃严嵩手下四大高手之一。 而那些黑衣人也悄然出现大营之中。
那严敏如对欧阳荣华甚是尊敬, 道:“听江岛说季安之家中突然出现一名高手, 带同季大人家公子离去。”
这时江岛接口道:“往日我三兄弟于本岛之中, 虽不能说天下无敌, 但也少有人能从我三人联手夹击之下逃生。 岂知此人在一招之间便破去了我兄弟三人十年辛苦练成的剑阵。”
严敏如知他兄弟三人均为剑术高手, 既往多次行动屡立大功, 既如此说, 那人定然非同小可, 便问道:“ 欧阳先生, 此人什么来路?”
欧阳荣华摇了摇头道:“ 不知道。 我看不出他所用的招式, 这些招式本身极为寻常, 但他运用的方法却极为巧妙。 此人武功之高, 已然登峰造极。 今日他如果想救季大人出去,绝无一人能够阻拦的住。 我们除了看着, 别无他法。”
慕總裁的千金嬌妻
但其实他心下雪亮, 他确定此人定是萧天朗无疑。
因为江湖中武功能达到这种地步的,也只有五六个人而已。不过如灵远方丈等人年纪都已不轻,与此人不符。剩下的只有一人,便是这号称天外神龙的丐帮帮主。
只是此人英雄侠义,欧阳荣华一向对他十分佩服,而且刚才手下留情饶了自己性命,故不想丐帮惹上这个**烦,所以推说不知。
‘定然是丐帮帮主萧天朗无疑’账内转出一个年轻公子,面目英俊,不过眉宇间略带一分邪气,令人一见之下便极不舒服。
此人乃是严嵩手下第一谋士,虽然年纪轻轻,却聪明绝顶,且行事诡异,心狠手辣,严嵩一向对他言听计从。
严敏如笑道‘西门公子何以见得?’
‘当今江湖之中,武功能胜过欧阳先生的,不超过三十个人。能在几招之内打败先生的,只有五六个。听江岛说那人不过三十岁上下,定然是萧天朗无疑!’他顿了一顿又说‘而且就算不是他,这笔账也要硬栽到他们身上。丐帮已屡次坏我们大事,相爷早就想将他们除去,这次正好趁此机会,以朝廷之力打压丐帮。最好将之剿灭,我们便不必再费心思了。’
严敏如叹道‘西门公子之智,在下十分佩服。相爷有西门公子欧阳先生相助。当真是如虎添翼。对了,西门公子所料不错,季安之并不逃走。’
‘此人极重名节,定然不会逃走,而会进京受审,面见皇上。他能言善辩,又颇有清名,兼之朝中有些想与相爷作对之人会替他说话。万一皇上信了他的话,对相爷可是极为不利。他既是不肯逃走,只有让江岛冒充倭寇前去。一来有了私通倭寇的证据,二来趁乱杀他灭口’
严敏如道‘本来我觉得让江岛三兄弟去足以,公子坚持让欧阳先生同去以保万无一失。当时我还以为小题大做,现思之惭愧。’
‘但我也未想到,萧天朗居然会突然现身,救了季大人儿子离去。不过也好,这一来便有正当理由让朝廷对付丐帮了’
当下二人商议如何收买丐帮内部之人,如何安插心腹等等。
欧阳荣华虽与他们一路,却好似对这一类暗害 买贪之类的无耻之事甚是反感,便道‘我先告辞了。’
‘欧阳先生请便!’
他刚走出门口,便听有人叫道‘欧阳大哥’。原来是那江岛三兄弟。这三兄弟本是扶桑岛上一等一的高手,只因酒后失手杀了幕府中两员大将,在岛上已无立足之地。故跟随朋友到中国为寇。这三人在岛上自以为武功无敌,一向眼高于顶,怎知在潮州为欧阳荣华生擒。后被严嵩收为手下,一来他们确实武功高强,二来更重要一点他们确是货真价实的倭寇。许多须倭寇行使之事,便不再需要找人冒充,故颇受重用。
这三兄弟一向对欧阳荣华奉若神明,十分尊敬。而欧阳荣华虽厌恶倭寇,却觉这三人虽然狠辣,却非卑劣之人。又对自己恭敬万分,平日也不便过于厌恶。而且今日自己遇险之际,所来官兵之中无一人上前相救,反而是这三个倭寇不顾性命的相助,对自己当真不错。便停下脚步。
‘欧阳大哥,往日我们在岛上以为武功高强,天下无敌。认识大哥之后才知道我们的武功在真正的高手眼中,根本不值一提。而今日见了萧帮主才知道,世上竟有如此武功。今天他一招便破去了我们的剑阵。若非欧阳大哥在旁牵制,我三人只怕已一命呜呼。以前狂妄自大,当真惭愧的很。’
‘对了,欧阳大哥,这个人到底有多厉害?’
‘他便是我中原武林第一位的大英雄。好了,我得运功调理一下’说着和三人分别,自行回房运功。
话分两路,萧天朗带着季云行至三十余里外一处庙中,早有数人等候。
‘帮主’‘大哥’‘救了季大人吗’‘这个小孩子是谁’
‘季大人不肯随我同来。这样,这一位正是季大人的公子’
‘今天所来的人之中,有一人武功甚高。我为了不显露武功,只用了几招普通的招式,不过却使出了五成功力,而此人硬接之下,居然并未受伤’
一人接口道‘大哥,看来这次果然是早有预谋,严嵩是非杀季大人不可了。能接住大哥这一掌的,江湖上最多有二三十人。严嵩手下有四大高手,想来这便是其中之一。他有多大年纪?’
‘四十多岁。’
‘那应该是欧阳荣华。听说他武功传自西域一带。此人为人耿直,不过严嵩昔年机缘巧合之下救了他父亲一命。后来他父亲临死之时要他誓死效忠严嵩。这人极重然诺,便一直在严嵩手下效力。他武功已尽得真传,严嵩此次派他前来,当真是准备要季大人的命了’
萧天朗道‘我此行只怕已露了行踪,只因我并未想到严嵩居然会派他前来。朝廷以后只怕要处处与我丐帮为难了。’
泉州分舵舵主刘梦龙说道‘他们也未必知道是帮主所为啊’
罗文成笑了笑道‘江湖中能胜的过欧阳荣华的人并不多,年轻的更是只有帮主一人。而且就算不是大哥,这笔账一样要算在丐帮头上。最近几年我们已多次坏了严嵩好事,这次恐怕会借此机会利用朝廷对付丐帮’众人皆默然不语。
萧天朗道‘如果是我,便也会这样做!’
‘季公子不能留在丐帮。一来对丐帮不利,二来他自己也十分危险。大哥怎样安置?’
萧天朗沉吟道‘我本来想亲自教养他成人,只是现在看情势已无法将他留在身边。他在丐帮恐怕会有危险。怎生好好安顿以不负季大人之托呢?’说着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