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3f6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笔趣-第643章舊習俗-juyx5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至于此时的罗天,面色苍白的悬挂在树上,姿势像极了亚马逊野猴子,除了身上没毛之外,也就没什么两样了……
茗韶狂漱口,罗天自我安慰,各自承受着各自的痛苦。
看戏的其他女弟子,不明所以,有选择跑到茗韶这里的,更多的则是跑到树下,不解的询问罗天。
“倪师兄,你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在教茗韶师姐舞蹈么……”
“你没看见茗韶师姐脚滑了……”
“诶?看是看见了,可是,管嘴什么事?”
“难道是亲到一块了?”
“不对呐!他们明明是一个在上,一个在下!”
“……”
众女议论纷纷,完全不明白,罗天痛在何处,当然,也更不清楚茗韶为何要漱口了。
只有瑶仙子和畔妲,两人的眼中都充满了好奇,更多的是对茗韶的同情,至于罗天的痛,她们毕竟无法切身体会……
“倪师兄,你怎么不说话?”
罗天缓缓叹了一口气,双眼泛白道。
“大姐们,我特么的跳下来还不骨折了?”
这下子,众女才反应过来,一名胆子稍微大一些的女弟子,飞身而起,将罗天从树上“抱”了下来。
不过,这个公主抱的姿势,还有罗天始终不愿意松开的手,总是让人感觉非常怪异……
“茗韶师姐是吃了什么东西吗?”
罗天摇摇头,痛苦的说道。
“是真敢下口啊,今天就到这里吧,散了散了!”
见罗天确实不似装的样子,众女也没什么办法ꓹ 关心了罗天一番后,又和茗韶以及瑶仙子打了招呼ꓹ 纷纷离开。
畔妲看看罗天,又看看茗韶,站在原地没动。
等人离开后ꓹ 罗天才放开手,低头一看ꓹ 痛苦的哀嚎道。
“茗韶!你是真敢下口啊!”
美漫之諸天仙武 青絲回眸
茗韶听见罗天吼叫,不由回头一看。
瑶仙子和畔妲也回身望过去ꓹ 只见ꓹ 罗天的裤裆一个湿润的压印,可见,当时还是用了许多力气。
罗天欲哭无泪道。
“我要是出什么问题,你必须负责到底!”
茗韶哪里敢担这个责任,一下子跳了起来,连忙摇手道。
“可不怪我!你……是你……”
罗天气的牙痒痒,胸口一挺ꓹ 气愤道。
穿越沒有成功 雲端的石頭
“我怎么了?我教你跳舞的姿势,难不成还是我错了?”
貴圈 趙熙之
某主神的超神漫威
茗韶自知理亏ꓹ 只能支支吾吾道。
“可是……可是你不该去摸我的……脚……”
罗天没好气的瞪了茗韶一眼道。
“摸脚?你脚下的姿势老错ꓹ 我帮你纠正ꓹ 你这么大反应干吗?不仅咬ꓹ 你还把我甩出去,我要是摔出个好歹……你们自己练吧!”
罗天说完后ꓹ 生气的背过手去ꓹ 气气哼哼的向小屋走去。
茗韶见状又羞又气ꓹ 最关键是心里委屈,明明是自己吃了这么大一个亏ꓹ 怎么感觉罗天还比自己横……
不过,茗韶身边的两个小姐妹也都不是摆设。
畔妲自然不必多说,欲言又止,刚想叫住罗天,便听见瑶仙子一声娇斥道。
“站住!”
黑道學生3 煮劍焚酒
瑶仙子的话还是管用的,罗天脚步一顿,八字脚缓缓转过来,就像鸭子走路般,一摆一摆的。
瑶仙子见了,差点没笑出声。
“你……把衣摆放下来!”
罗天却没听,脑袋一昂道。
“想都别想,放下去擦着疼!”
瑶仙子听后咬了咬牙,瞪了罗天一眼道。
“倪安云,你可知道灵池之中有个规矩?”
罗天讥诮的说道。
“啥规矩?打不过就咬?”
“你!”
茗韶听后,羞的直接背过身去,差点没飙泪。
瑶仙子没好气道。
“你少没完没了,你不去招惹茗韶师妹,自己又怎么会受伤,我看你就是最近闲得慌,干脆去找红衣和白凝师叔说清楚,也同往日般,让你去担水浇花的好!免得对我们动手动脚,今天欺负到硬茬了吧,活该!”
神道酬何
罗天听后瞪直了一双大眼睛,写满了无辜。
“啥意思?我好心教你们跳舞,帮你们排练。现在都教会了,就赶我走了呗?卸磨杀驴也好歹给点甜头吧?我这工具人,也太可怜了!”
瑶仙子没来由的瞪了罗天一下,其他的话都能听懂,至于罗天说的“工具人”,瑶仙子也基本明白什么意思,嘟哝道。
“不知道你们凡人是不是都是这样,满嘴胡说!哼!”
罗天听后心头一凛,假装还在生气,没听到的模样,心里暗暗的警惕了,有些话,在瑶仙子面前不能说太多……
瑶仙子也没多想,看了看茗韶,又看了看罗天道。
“好了,别摆出那副可怜的模样,真该心疼的是茗韶师妹,吃了这么大的亏,你不过疼一下,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瑶仙子护短的模样,简直没有道理可讲,罗天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随后,瑶仙子又说道。
“倪安云,灵池有个习俗,我一直不曾对你提起过。本来想着,你应该没什么机会接触其他女弟子,没想到……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有些事情,我要提醒你,免得以后闹了笑话!”
罗天眉头一扬道。
“又是什么习俗规矩了?”
瑶仙子白了罗天一眼道。
宅門似錦 天幻雪
“你可听好了,这个是习俗!灵池这块宝地,是当年祖师爷选的,人杰地灵,而且,灵气浓郁,无论是修炼还是居住,都非常适宜。不是那种穷山恶水,自然,也是灵池的根基。依靠这个,灵池才越来越强大!”
罗天一时间不明白瑶仙子科普地理知识干什么,不过,见瑶仙子一本正经的模样,也没去打断。
瑶仙子换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当年,灵池成立的时候,可是男女弟子都有的。只不过,因为师祖时期,一件不好的事情,才迫使灵池关闭了对男弟子招收的渠道。这个你可是暂时不管,毕竟,连我都不是很清楚。有男女,自然就会有……”
“爱情?”
“对!爱……呸,什么爱情,自然就会生出情谊,当时,灵池内是允许成家的,也可以选择留在灵池,或是自行下山……”
“为了灵池内部的团结,也是为了解决很多问题。”
瑶仙子说到这里迟疑了片刻,微微红着脸道。
“你若敢问解决什么问题,我今天把你那玩意扯下来!”
罗天刚张开的嘴,立刻闭了起来,因为,他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瑶仙子眼中闪过的一丝丝杀气……
罗天可不想因为一句话,让自己抱憾终身……
至于瑶仙子这颇为泼辣直接的一句话,更是让身旁的两个师妹眼里都闪起了小星星,对瑶仙子的崇拜又上了一层。
“哼!”
瑶仙子哼了一声,接着说道。
“所以,当年灵池内都有安排的活动……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红绳结节了……”
听到这个名字,罗天恍然大悟道。
“就是相亲嘛!”
瑶仙子点头道。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适龄的男女弟子,在这个节日里,通过游戏靠近,这一天,只要不是非常过分的动作,男女弟子是可以合规的接触的!”
罗天点点头道。
“也算是用心良苦了,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参加过!”
瑶仙子没好气道。
“你听我说完!”
“哦……”
“你刚才的动作,在红绳结节中,是男女相互倾慕时,才会有的动作!明白了吗?”
罗天愣了一下,连忙摇摇头。
詭道傳人
瑶仙子指着茗韶的脚道。
“在节日那天,如果是有情相爱的一对弟子,女弟子会让男弟子掀开自己的面纱,只要男弟子看了女弟子的脸,就算是订婚了,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步。如果女弟子也看上了男弟子,就会将自己的脚伸出去,脱下鞋袜,赤脚放在男弟子的掌心,男弟子亲吻女弟子的脚掌!”
说到这里,瑶仙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里流露出一丝丝愤怒道。
“如果男弟子没看上女弟子,就不会去捧住她的脚亲吻。灵池的女弟子是非常有志气的,你若看不上,我便终身不嫁了!从此,换上一块新的面纱,永不嫁人!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所以,没事,别乱看女弟子的脸,更别乱摸!”
“哼,负心汉,自己撩起的面纱,最后还不想负责!”
瑶仙子自顾自的骂着。
罗天听后下意识的举起手道。
“不管我的事!我不认!我可不知道这个习俗!”
瑶仙子被罗天的这个动作给整懵了,不解的望着罗天道。
“你激动什么,现在早就没有这条规矩和红绳结节了,不过,习俗还是一直存在的。不知者不罪,况且,你也并没有碰到茗韶师妹的脚掌,怕什么?”
此处,只有畔妲知道罗天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紧张……
要怪就怪当时罗天就这么掀开过灵韵以及瑶仙子的面纱,灵韵的面纱被掀起来时,无人知道,毕竟,当时两人在打斗……
不过,瑶仙子的面纱被掀起来的事情,罗天的升仙台事件之后,可是传的沸沸扬扬。
当初,灵池的女弟子们听到这个消息,也都是一脸震惊。
毕竟,作为少宗主,宗主的继承人,被这么看了,总是有一些怪怪的。
好在,大家都非常心照不宣的不去提这件事,特别是罗天慢慢的隐退,一直没有了消息,众人也都没故意在瑶仙子面前说起,免得让瑶仙子糟心,谁也不想得罪未来的宗主不是?
而畔妲,是除了灵韵之外,唯一知道倪安云就是罗天的人。
所以,看见罗天这么着急的跳起来撇清关系,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瑶仙子看了看畔妲,又狐疑的看了罗天一眼,沉声道。
“你们可有事瞒着我?”
畔妲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好在罗天临危不乱,大吼道。
“我是怕一会儿你非要让我去亲茗韶的脚丫子,这刚跳了舞,多味啊!”
“仙女拉屎也是臭的,别说脚丫子了!”
罗天大大咧咧道。
果然,这番话,成功引起了两名仙子的不满。
最不满的自然是瑶仙子,也把瑶仙子的注意力成功拉了过去。
至于茗韶,噘着嘴,表情颇为不服气……
“你……粗俗!”
瑶仙子没好气道。
天下無諜 明月何在
罗天眉头一扬道。
“难道我说错了?”
“当然错了!修行之人,若是连……起码的东西都无法控制,谈何修炼!”
罗天听后表情一滞,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说的也是哈,我还真没在灵池找到过茅房。”
机灵的瑶仙子立刻意识到一点不对劲,眉头微微一耸道。
“我倒忘了此事!你平日里都是在何处方便的?”
罗天想都没想,一手指着树,一手指着水池道。
“大便自然用来施肥了,小便么,这池子这么多,随便尿……”
此言一出,瑶仙子再一次震惊了。
这一次,连畔妲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两人同时望着茗韶,而此时的茗韶,满脸苍白,浑身发抖,紧紧的攥着拳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你在这里尿?”
罗天知道误会后,连连摆手道。
“哪能啊,其他的小池子,放心吧!”
然而,这个答案,一点也没能让茗韶放心……
反而,茗韶的脸色更加复杂,变得又青又红,继而变白,一股真气从体内蹿出。
罗天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畔妲惊叫一声。
“倪师兄……你快跑啊!”
罗天听后二话不说,拔腿就开跑。
“我!要!杀!了!你!”
茗韶愤怒的大吼道。
罗天就像屁股冒烟似的,一扭头,跑到了小木屋门前,只听见身后一阵风声,忍不住惊叫道。
“我滴妈呀,疯了吧!我没尿这儿啊!”
瑶仙子也是面色一变,身子一闪,和茗韶同时出现在罗天的身后,眼见茗韶的一双手就快抓住罗天时,瑶仙子情急之下,飞起一脚,将罗天揣进了小木屋中……
畔妲跟在其后,解释了茗韶愤怒的原因。
“倪师兄……这灵池得水都是相通的!你怎么可以往池水里尿……”
罗天张开嘴,来不及说话,屁股上就被踹了一脚,飞了出去,吧唧一声,落在小木屋中。
随后,瑶仙子反手将小木屋关了起来。
砰的一声巨响,罗天甚至能感觉灰尘从屋顶上抖落下来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