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sir熱門都市言情 《天獄邊探》-第五十章 牧昭獄下天獄高原相伴-udxqk

天獄邊探
小說推薦天獄邊探
牧昭狱告别了牧六骨和仇丑臭,就与卓辉和临乞重回天狱高原。天狱高原现在要加紧布置各种对付各种食肉兽的陷阱和武器。
牧昭狱没有同时和卓辉、临乞回到天狱高原副统帅府,他让他们两个继续带领天狱边关黑石双城的所有人加紧布置机关陷阱。接着牧昭狱赤焰决骑来到了风闭岛,他第一次没有带着面具和风闭岛上的少女见面。
看到坐在赤焰决骑身上的牧昭狱,谭羽雨有说不出的开心,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了牧昭狱的真面目。其他少女看到牧昭狱真面目后,无不“哇!”的一声。牧昭狱比他们想象的要帅气俊朗多。她们原本以为天狱高原上的人都是皮肤黝黑、粗糙,面目也会非常的狰狞难看。看到牧昭狱后,她们才知道天狱高原上也有比起源平原上还要帅气、俊朗的男人。牧昭狱厚实略带天狱高原特有的皮肤、稳重略带沧桑的表情、坚毅又充满威武的眼神无不显示出男人英雄盖世的本色,也更加吸引着少女的倾慕。
牧昭狱下了马,谭羽雨无法压抑自己内心对牧昭狱的情感,她就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牧昭狱。牧昭狱有些不知所措,他现在也不是以前那样的冷漠无情的样子了。不过牧昭狱还是没有时间留下和谭羽雨她们吃一顿饭,天狱高原上不断地在吹响着食肉兽来袭的号角。
牧昭狱来风闭岛的目的是看望那些战死将士的遗配以及孩子。意志之战以来一直没有人下到风闭岛帮助国这里的少女;牧昭狱看看她们想要什么,等他回到天狱边关,再吩咐人送下来给她们。
“我们打赢莽野族人了吗?如果打赢莽野族人了,那可以放我们回起源平原了。”一个少女向牧昭狱说道
“在没有得到国首陛下特许下,你们还是无法回起源平原。”牧昭狱说道
“为什么?我们不都打赢了莽野人了。”另外一个少女说道,她们都是实在在风闭岛呆不下的少女。
“因为没有国首特许回去的话,我们都得死。”牧昭狱说道
“我们都的死,恩善为什么也要死,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了吗?”谭羽雨温柔地问牧昭狱
“我说过,想知道的话只能是死人。”牧昭狱回答道
“放心吧!我一定会派人照顾你们的。我也一定想办法请求国首陛下特赦我们,让你们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到起源平原,回到自己家人的身边。”牧昭狱继续说道
“嗯!我们相信恩善一定会帮助我们回到起源平原,回到家人的旁边。”谭羽雨用非常信任的眼神看着牧昭狱说道
“你们需要什么我会让将士给你们送下来。”牧昭狱看了看说道
“恩善,你马上又要走吗?”谭羽雨问道
“天狱高原上已经吹响了号角,我是昭北边关的统帅必须回到将士的身边,和他们一起应对新的敌人。”牧昭狱说道
“新的敌人,谁是新的敌人?”谭羽雨问道
“天狱高原上的食肉兽,它们现在正成群成群的袭击天狱边关黑石双城,给天狱边关将士与黑石双城百姓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和伤害。”牧昭狱说道
“嗯!我知道了,那我就不留恩善了;恩善一定要小心,等恩善把那些害人的食肉兽都消灭了再来风闭岛;到时候让我们一起为恩善做一顿简单饭菜,以感谢恩善救命之恩和照顾之情。”谭羽雨温情地说道
牧昭狱骑上赤焰决骑离开的时候,谭羽雨唱了一首动人心弦的歌送别牧昭狱,就像在送别自己爱的人远行;同时,歌词歌声中期待着自己爱的人能尽快回到自己身边相聚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牧昭狱骑着赤焰决骑快速的回到了天狱边关,他一到天狱边关就接过指挥权,指挥天狱边关将士迎战各种食肉兽的袭击。
白银国庆祝各边关大胜结束后,各重臣为了抢得个人声望先机,纷纷提出了自己对大岱和逻摩秋后算账的想法。对于大岱,大部分重臣选择的是封锁,不易强攻。大岱是山地国家,白银国没有善于在山地作战的军队,贸然进入山地和大岱军队作战,取胜几率不大,甚至会损失很大。唯有封锁大岱的一切商贸往来,逼迫大岱出兵到平原作战,这样就能发挥白银国骑兵和步兵协同作战的优势。不过也有人提出让天狱边关镇边大将军率领天狱骑兵攻入大岱,其他白银骑兵、步兵再突入进去与大岱军队大战。最后国首代崇尢对于对大岱的秋后算账选择了第一种,这即是最保险的,也是损失最小的。
对于逻摩的秋后算账,大家的想法都是一致的。就是派重甲兵打前阵强攻逻摩防线,派骑兵左右机动突袭逻摩防线,派步兵最后跟近杀敌。各方势力都知道这可是一场‘很肥’的战役,任何人统帅这次讨伐逻摩,击败逻摩都不是一件难事,难的是就看各方势力谁从国首代崇尢那里争取到这个机会。继首党的,第三方势力的,还有忠于齐王代启的文武官员都在为各自的势力争取这次讨伐逻摩的‘肥差’。
只有齐王代启一人反对发动对逻摩和大岱秋后算账的战争,因为死了太多的人。没有了莽野族的威胁,逻摩也从今以后不再威胁到白银国远西边关;还可以趁这次机会和逻摩签订一份永远和平的协议,以保持两个边关永久和平、安宁。
大家都明白齐王代启是为一人而反对白银国受逻摩“羞辱”后的反击,国首代崇尢非常的生气并痛斥了齐王代启糊涂。继首代枭趁机大肆攻击齐王代启以己之心,不顾白银国之前受到侵犯受辱,不顾那些被逻摩杀死将士仇恨。以一己,以一女人实在白银国之耻。
齐王代启反对找逻摩和大岱秋后算账,这基本上不可能再让他带兵去讨伐逻摩和大岱的‘肥差’。很显然齐王代启很难阻止全白银国的人都同意的讨伐之战,如果他不是因为豊静之,他也很难不为自己国家出出这口气。因为逻摩和大岱的进犯都是在白银国最困难,最艰难的时候,逻摩和大岱这种下三滥的做法实在令每个白银国人恨的咬牙切齿。
齐王代启最后还是去找了乌氏国后,他知道乌氏国后身体不好,不能刺激她;但为了豊静之,他还是去找了乌氏国后,希望凭借母子关系说服乌氏国后劝劝国首代崇尢对逻摩手下留情。
乌氏国后已经病了一段时间,一直不见好转,白银国最好的国医、医仕,甚至民间的大夫都无法诊断出乌氏国后的疾病。对于齐王代启以一个逻摩的女人反对对逻摩和大岱的反击,乌氏国后气的实在是无力说话,其实乌氏国后比国首代崇尢更加憎恨逻摩。不管是之前的百年之耻之战,还是后来的意志之战,乌氏国后都是那个最为忧心白银国的人。特别是意志之战还是她推动的这场和莽野族人的生死之战,她的心思,她一辈子的寄望都是要打败莽野族人。但当和莽野族拼死大战时,逻摩又对白银国远西发动进攻,这好比乌氏**在和莽野族人单打独斗,逻摩国却在她身后刺了一刀。
“启儿,哀家和你国父是不会同意你与我们白银国敌人的女儿在一起的,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乌氏国后开门见山地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和静之在一起。”齐王代启稍加温和地说道
乌氏国后听了咳了几声,六继首代珏连忙拍了拍她背
“二哥,你这时候怎么这么糊涂呢?为了一个敌人的女人,你得罪了全白银国人,还惹国父**生气!”六继首代珏教训道
“启儿,**知道你也喜欢宁离,宁离也喜欢你,我让你国父下旨为你们尽快举行婚配合一仪式;希望在我还在的时候看到我的孙儿。”乌氏国后吃力地说道
“**这个主意好,二哥是我白银国最优秀的男人,宁离是我白银国最美丽贤德的女人,他们是最佳绝配。”六继首代珏连忙说道
“我这一辈子只选豊静之做为我的婚配,不会对其他任何少女再有婚配想法。”齐王代启坚定地说道
齐王代启这句话被站在门外的宁离听到,这让宁离心里有些难过,但她也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齐王代启这个白银国最优秀的男人。
乌氏国后叹了叹气说道:“启儿、珏儿,作为皇家的人,顾大局舍小家乃是服众的根本。有时候为了国家民族利益必须牺牲个人利益,放下儿女情长。做大国的我们没有去进犯小国的逻摩,反倒小小的逻摩一而再再而三趁我们白银国最困难的时候进犯我们。我们代家皇族长久以来因天狱边关战事连连受败而大失民心,如果不在各边关重新树立起我代家皇族的威望,;我们代家皇族何以再面对白银国的黎民百姓,更无脸面对历代列祖列宗和战死沙场的将士。我们又何以面对被我们送天狱高原供奉给莽野族人糟蹋的少女和她们的家人。”
“启儿,**知道你心中的不舍,但你现在已经长大了,能带兵为我白银国打败岱寇了。你也应该懂得国与国,家与家,个人与个人的厉害关系。”乌氏国后继续好言相劝地说道
“**说的太对了。二哥你可一定要听。”六继首代珏说道
齐王代启看出乌氏国后连说话都没力气了,实在不忍心再让她生气,他只能先行告退,然后直接去找豊静之。
虽然齐王代启没有说,但豊静之能感觉的到,齐王代启也没办法阻止白银国的讨伐之战。他们两个依偎着,如同两个没有爹妈的孩子找到了对方依靠。
齐王代启和豊静之两个人依偎在一起一个晚上,一大早齐王代启就要回宫上早朝。这天文武百官、大小官员还是会继续讨论对逻摩与大岱的讨伐的相关事宜。齐王代启只有最后的机会去说服国首代崇尢和文武百官不要派大军讨伐逻摩,但显然凭借齐王代启一人是无法说服国首代崇尢和文武百官的。
早朝后,齐王代启失望地提前离开了政议殿。萧逸已经在大殿外等了齐王代启很久。见到齐王代启后,萧逸就告诉齐王代启,豊静之在住的地方被蒙面人绑走了。齐王代启连忙跑到豊静之住的地方,萧逸就和齐王代启说道,他早上来找豊静之,豊静之没有在;然后萧逸在外面找了一下,没有看到豊静之。萧逸就感觉不对劲,豊静之冒险来白银城,她有什么事情不可能不告诉齐王代启和萧逸的。萧逸就跑回到豊静之住的房间,发现房间里四个以上的陌生人脚印;为此,萧逸断定豊静之被人绑走了。齐王代启赶紧让萧逸和自己的贴身侍卫元仲去找线索,他自己留在豊静之的房间找线索。
很快的元仲找到了线索,他安排在继首代枭的继首府的暗眼发现一大早有继首府的护卫背着一个麻袋从后面进人继首府。而这个时间断正好是齐王代启离开豊静之前往宫里的时候。齐王代启就带着元仲和萧逸赶往继首府,并不顾继首府的人阻拦硬闯了继首府。
大旗英雄傳
继首代枭好像知道齐王代启要来,他早已经在那里等候了,并且继首代枭还一大早叫了几位重臣的儿女来府上做客。
齐王代启冲进去后,就拔剑指向继首代枭,继首代枭故意很有礼貌的问齐王代启为何硬闯他继首府,还拔剑指向他。
齐王代启就用威胁地语气让继首代枭马上放了豊静之,继首代枭就说什么都不知道。齐王代启太过于紧张豊静之的安危,就把剑架在了继首代枭的脖子上。身边的人连忙劝架,齐王代启却越加愤怒。他们就这样僵持了很久,一直到国首代崇尢派人把他们叫到宫里去。
继首代枭就在国首代崇尢面前装委屈,他也承认是自己抓走了豊静之。但他捏造是在抓逻摩派来的奸细。
继首代枭在国首代崇尢面前说的以及做的自然没有问题,齐王代启自然是百口莫辩。并且齐王代启为了一个敌人的女人,竟然把剑架在了自己兄长脖子上,毫无兄弟情义。这让国首代崇尢勃然大怒,国首代崇尢就下令皇宫铁卫队把齐王代启关进禁闭室好好反省。
齐王代启只好让萧逸一定要照顾好豊静之,萧逸点了点头答应。
艱難一日
国首代崇尢就让继首代枭把豊静之带到他那里。
乌氏国后知道事情后,也是非常的生气,生气齐王代启实在太固执,就像没有长大的孩子。她就让宁离去找齐王代启,让齐王代启好好向国首代崇尢认错,甚至向继首代枭认错,好早日被放出来。
“你如何迷惑我启儿死心塌地,甚至不顾兄弟情义的为你做事。”国首代崇尢愤怒地对豊静之说道
“我和齐王殿下只是纯相爱,没有任何利用关系。”豊静之彬彬有礼地回答道
“放屁,我二弟为了你都把剑架在我脖子上了,肯定你是用什么花言巧语欺骗了我二弟为你收集我白银国情报。”继首代枭污蔑地说道
萧逸想要为豊静之辩白,但这时候继首代枭得势、国首代崇尢气在头上,他的任何为豊静之辩白,都有可能适得其反;萧逸也可能被关入大牢,他只有另外想办法救助豊静之。
“齐王殿下乃是爱国,爱家,怎么会为我出卖白银国。”豊静之说道
“那定是你用了什么邪术控制住了我二弟,让他出卖我白银国。”继首代枭继续污蔑道
国首代崇尢有点听不下去了,就像豊静之说的齐王代启不会为了个人,甚至是豊静之出卖白银国和自己的家人,明显是继首代枭故意在指桑骂槐。
“你作为逻摩的长公主却在我白银国与你逻摩交恶时来我白银国国都,是你皇尊母,还是你豊皇派你来的,又有何意图。”国首代崇尢接着问道
“我是偷偷跑出来的。”豊静之说道
“偷偷跑出来的!”国首代崇尢不信地问道
“是的!”豊静之说道
“胡说八道!你作为逻摩的公主出宫还要偷偷的跑出来。”继首代枭嘲讽地说道
“国首陛下刚才也说了,我逻摩正与白银交恶时,我皇尊母和哥哥豊皇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上派我来白银国刺探白银国情报;这岂不是自投罗网,一旦被抓住更会成为逻摩的累赘。”豊静之说道
“那还不是因为只有你认识我启儿,你是在利用和他的关系来我白银国刺探我白银国情报。”国首代崇尢连忙说道
“我偷偷来白银国只有一个目的,阻止白银国攻打我逻摩。”豊静之坚定地说道
“就凭你也想阻止我白银国讨伐你们小小的逻摩,真是可笑。”继首代枭说道
穿越之福澤天下 齊子風
“为此,我才找齐王殿下帮忙。”豊静之说道
“国首陛下,豊静之公主之前为追查狐骨取髓邪案时和下官认识;豊静之公主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和齐王殿下相似,然后…这些国首陛下都知情。豊静之公主能只身来到一个正与她交恶的国家实乃冒生命危险之举,若不是为两国化解矛盾,我想也不会冒如此生命危险来我白银国都城。”萧逸谨言慎行地说道
“萧大人也是在为这个逻摩来的谍细说话,哦!你们很早就认识了,难不成你也在帮助这个谍探收集我白银国的情报吗?”继首代枭转过头就是污蔑萧逸
“下官不敢,下官只是作为一名要案司司长去分析。”萧逸说道
“不敢,我看你和齐王代启都是一起的,他做的事情难道你不知道。”继首代枭责问道
“齐王殿下乃是我白银国的二继首,我只不过是一名要案司司长,怎可知道齐王殿下的事情。”萧逸说道
“萧大人,不用多说了,这件事不是你要案司的事情,你下去吧!”国首代崇尢说道
萧逸只好看了一眼豊静之然后走出了政议殿,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找乌氏国后。萧逸首先还是先找了宁离,再让宁离通报了乌氏国后,以免影响到乌氏国后休息。
“不管你是用什么花言巧语,还是用什么邪术,从今以后不得再纠缠于我启儿,或者别怪徰对你不客气。”国首代崇尢严肃地说道
“国父,就这样啦!”继首代枭诧异地说道
“当然不是,马上将她带去敌情司继续严加审问,一定要查出她来我白银国都的真实目的。”国首代崇尢说道
一旦豊静之被带入敌情司,一定会受到大刑逼供。萧逸非常清楚这一点,因此,只有找乌氏国后才能救豊静之。
乌氏国后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休息,没有力气和萧逸说话,萧逸就站在外面向乌氏国后讲述为什么要救助豊静之。
“豊静之公主乃是逻摩的长公主,又是逻摩豊皇的唯一的妹妹。她在逻摩民众心中是一个体贴百姓、乐善好施、没有任何架子难得好公主;因此,豊静之公主在逻摩民众心中地位甚高,就连她掌权的皇尊母也没有在民众心目中地位有她高。如果这次她为逻摩百姓冒死只身前来为说服我白银国不要讨伐逻摩而受到伤害,恐怕逻摩的众百姓会憎恨我白银国。”萧逸解释地说道
乌氏国后睁开了眼睛。
“再则,齐王殿下深爱着豊静之公主,一旦她受到伤害,最伤心难过的就是齐王殿下。并且,继首殿下绑走豊静之公主后,齐王殿下已经做出对继首殿下无礼之事;倘若这次豊静之公主在敌情司受到严刑逼供,恐怕齐王殿下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不妥之事。“萧逸继续说道
乌氏国后听了闭上眼睛没有理会萧逸说的,萧逸就跪了下来。过了很久,宁离也不想看到齐王代启会因为豊静之受到伤害而难过,也跪下来为豊静之向乌氏国后求情。
乌氏国后自然心里清楚的很,她没有及时出手求豊静之也是想要给豊静之一个教训,给齐王代启一个警示。
“萧大人,你拿着哀家的令牌去敌情司,就说哀家要审问她。”乌氏国后有气无力地说道
“遵命,下官这就去办,把豊静之公主带来见国后娘娘。”萧逸兴奋地说道
“不要带到哀家这里了,哀家不想看到她,就带到要案司吧!”乌氏国后说道
让萧逸把豊静之带到要案司,说明乌氏国后已经把豊静之的处置权交给了萧逸;接下来该怎么处置豊静之都将有萧逸说了算。乌氏国后也相信萧逸能把这件事情处置好,即不会让白银国有损脸面,也不会让齐王代启过度担忧做出冲动之事。
萧逸拿到乌氏国后的令牌后赶紧赶往敌情司,但他还是来完了一步。敌情司的审讯官在继首代枭派来的人催促下已经对豊静之用了刑,萧逸赶到连忙的阻止审讯官继续对豊静之用刑。接着萧逸就把豊静之带到要案司,找来最好的医仕帮豊静之疗伤。
“谢谢你,萧大人。”豊静之感谢地说道
“你我不必客气,你好好休息,需要什么尽管和我说。”萧逸说道
獸性獨寵:辣手小毒妃 蘇泠兒
“代启殿下怎么样了?”豊静之关心地问道
“齐王殿下不会有事的,我等一下就去告诉他你已经平安了,好让他安心。”萧逸说道
“嗯!谢谢你萧逸为我和代启殿下所做的。”豊静之说道
国首代崇尢得知在乌氏国后允许下萧逸把豊静之带去了要案司,他知道乌氏国后的用意,也没有继续深纠此事。首先,国首代崇尢知道是乌氏国后授权的,他就不愿在这个时候和乌氏国后抬竿。国首代崇尢还是很想要乌氏国后能快点好起来,能帮助他处理一些令他难处理的事情。再者,豊静之说的的确都是实话,她是一心想要白银国和逻摩和平相处,对白银国是没有任何有害之心。最后,也是要考虑一下齐王代启的感受,毕竟齐王代启是国首代崇尢最放心,最骄傲的国子。万一这件事处理的不好,就有可能毁了齐王代启一辈子,这也是他绝不愿意看到的。因此,有萧逸带走豊静之反而是国首代崇尢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国首陛下,接下来该怎么处置逻摩的长公主。”大太监王堇问道
鎖愛成婚:娘子不好欺 素冠
显然大太监王堇不是在为自己打听国首代崇尢怎么处置豊静之。
“现正是我白银国商讨如果反击逻摩,逻摩长公主在我白银国手上,倒是一张可利用之牌;但我白银国乃是新生世界第一大国,对付区区逻摩小国用人质来胁迫又失大国风范。”国首代崇尢说道
“国首陛下说的甚是,老奴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大太监王堇诡异地说道
“王公公说吧!”国首代崇尢说道
国首代崇尢除了和乌氏国后决定着各种大小事以外,最多的还是有大太监王堇给他出出各种各样的“小”注意。
“逻摩的长公主想要婚配给我堂堂齐王殿下,那是痴人说梦。老奴听说逻摩皇太后的死对头德妃也有一独女,倒不如将逻摩长公主放回去,以将来不得再纠缠于齐王殿下为交换条件;这即可安抚齐王殿下,也可以让逻摩长公主不再纠缠于齐王殿下。另外,当我大军压进逻摩时,以震慑为主,暂时不攻城;但逻摩必须将他们最宠爱的两位公主的一位婚配与我白银国一位不健全皇族人,以此来换和平。这样一来让逻摩皇太后与德妃开始为自己的独生女恶斗,甚至是分裂。那样一来我白银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瓦解逻摩的抵抗,逻摩也自然臣服于我白银国。”大太监王堇说道
大太监说的不健全皇族人指的是国首代崇尢的同父异母的三弟代崇璞。代崇璞生下来身体就异样,四肢短小,身体圆润。长大了以后就更加的明显,身体肥胖的都看不到手脚。并且他脾气火爆,天天毒打他的婚配和服侍他的奴婢。打伤打残的已经说不清多少,所以他的恶名早已恶名远播。逻摩皇太后乔斍和德妃迟媚姣自然是不会把自己独女嫁给这样的恶人,所以她们就会想尽办法把对方的独生女嫁个白银国的恶人王爷代崇璞。这样一来就如大太监王堇所说的,她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的同时又可以趁机打击报复对方。她们就会在力量差不多的情况下进行恶斗,这样的恶斗不再是之前的小打小闹,而是真正的兵戎相见;一旦她们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逻摩自然的就会分裂,这比打一场对逻摩的战争要划算的多。至于让有恶人之称的代崇璞婚不婚配逻摩的公主是无关紧要的事情,甚至因为齐王代启的原因不用真正的把她们其中的一个迎娶到白银国。
国首代崇尢听了觉得此计可行。另外,此计可以暂时安抚齐王代启,甚至可以向齐王代启提出要求。以齐王代启从今以后不能和豊静之来往,换释放豊静之回逻摩和暂时派兵震慑不予进攻。
腹黑女王,總統求kiss
国首代崇尢就吩咐大太监马上去召集几位重臣商讨此事,尽快把如何讨伐逻摩的战事确定下来。
逻摩豊皇豊閤嚞和皇太后乔斍得知豊静之被白银国抓起来了,一边是心里即担心又面临着巨大压力,一边感受到了德妃迟媚姣的明嘲暗讽。原本豊皇豊閤嚞和皇太后乔斍非常有信心,就是白银国出动大军攻打逻摩。逻摩将士攻城不行,但他们有坚固城墙抵抗进攻是没有问题的。当年,逻摩先祖知道自己旁边到处是强国,他们就修建了高墙厚门,易守难攻。另外在逻摩西南角有一座大海岛,逻摩渔民称为双鱼岛,官家称为堡垒岛。堡垒岛也是易守难攻,岛的西南北都是高崖的海角石,东边有坚硬石头砌成的城墙。堡垒岛非常的大,足以容下一半的逻摩人在上面生活。这也是逻摩历代豊皇敢于挑战强大的白银国远西边关的主要原因。但目前对豊皇豊閤嚞和皇太后乔斍来说是内忧外患,解决不了外患,更解决不了内忧。
在天狱高原上白银国天狱边关,近半数袭击黑石双城的食肉兽被守城将士消灭掉;且每个将士对付食肉兽越来越有经验,食肉兽袭击黑石双城的频率也越来越少。但依然会有零星甚至是大规模的袭击,牧昭狱吩咐守城将士不可以掉以轻心。但守城将士人手依然不够,牧昭狱几乎把风暴城的将士都调到了黑石双城,风暴城也快成无兵防卫的空兵城。
意志之战后,牧昭狱的心中不断地出现了情感意识;这种意识不是被他埋藏起来属于自己脑海里的情感意识,而是后来不断外来的情感意识激发了牧昭狱的情感意识的增加。
萬古神殤 黑眼白發
“我知道你一定回来的。”血琳郡主看着地面上的脚印开心的说道
但血琳郡主来迟一步,牧昭狱已经回去了。当牧昭狱来到按之前血琳郡主约定的泥柱子堎,他没有看到血琳郡主。其实牧昭狱知道他这个时候去泥柱子堎不可能遇见血琳郡主,因为离他们约定的时间过去了很久。牧昭狱之所以还去泥柱子堎只想去还个人情,不过他还是不希望见到血琳郡主,他对血琳郡主依然是没有任何情感意识。
血琳郡主的意识里告诉她去之前和牧昭狱见面的泥柱子堎,可到了那里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牧昭狱。她就在泥柱子里一边找,一边叫:我知道你来了,你在哪里,可以出来和我见面吗?…。找了很久血琳郡主也没有找到牧昭狱,这让有些失落。她就在泥柱子堎继续一个劲地找,然后看到了巨大的马蹄脚印,血琳郡主就想到了是牧昭狱的赤焰决骑的脚印。她知道牧昭狱来过了,只是他们没有碰到;这也让血琳郡主宽慰了一些,虽然没有见到牧昭狱,但至少牧昭狱现在开始在意起她了。
意志之战半年后,乌氏国后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生命气数已尽,她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乌氏国后就在她精神状态最佳的情况让宁离和她聊一会,看到乌氏国后突然精神好起来,宁离以为乌氏国后病情有好转了,她开心的都要哭了。宁离也是乌氏国后最信任的人,她是乌氏国后从小培养长大,犹如自己的亲生女儿。所以,乌氏国后在自己临死前把一些深藏在自己心里的话和宁离分享,也有很重要的事要交代宁离。
“宁离,哀家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也是陪在哀家身边最多时间的,哀家也是把你当成自己的亲身女儿一样。”乌氏国后开心地说道。
“宁离知道,国后娘娘对宁离恩宠宁离无以为报。”宁离愉快地说道。
“哀家在世时日不多,即将进入无限空间中去,以后你要好心照顾自己。”乌氏国后说道。
“不会的,国后娘娘,您今天看起来精神和气色特别的好;宁离马上去叫国医帮您诊断,国后娘娘一定是快康复了。”宁离突然听到乌氏国后说自己即将离世,这让宁离不知所措,也让她非常担心。
“不用了,哀家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你就坐在我身边好好地听我说说话。”乌氏国后连忙拉住了宁离的手说道
“国后娘娘,您一定会没事的,您不要在吓宁离了。”宁离哭泣的说道
“宁离啊!你听哀家说,不要为哀家难过;哀家看到了自己的梦想已经实现,死而无憾。”乌氏国后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国后娘娘您一定会没事的;您还没有看到您一直想看到的那位为您实现心愿的镇边大将军。”宁离伤心地说道
“宁离,听哀家的,哀家知道时日不多才要把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和交托与你。”乌氏国后说道
“宁离现在就去求告国首陛下,求国首陛下已圣旨将镇边大将军立刻召回国都见您。镇边大将军能力出众,天狱高原有很多奇妙的地方,镇边大将军一定会想到办法医治您的疾病。”宁离伤心地说道。从小到大一直陪在乌氏国后身边,在她眼里乌氏国后就是他的母亲;所以对乌氏国后有很深的感情,一味的想要救治乌氏国后。
乌氏国后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抓住宁离的手说道:“来不及了,不要再麻烦镇边大将军了,他还在天狱高原边关保卫我边关百姓不受恶兽的袭扰。镇边大将军真的是我白银国的大恩善,他全程打完了意志之战,当我们庆祝打败莽野族人胜利时,他却依然守护着我死去将士的魂魄;守往魂魄他又马不停蹄地守卫天狱边民的安宁与天狱高原上的恶兽战斗。他一刻不停地在保卫着我白银国的安宁,怎可让他辛苦跑来见即将离世的哀家,哀家何以安心,何况也见不到哀家了。现在哀家有些重要的事情重托于你,你务必要为哀家做好,别在为哀家的病情伤心难过了。”
宁离听了留着泪说道:“国后娘娘,您放心,我一定会做好您重托于我的所有事。您也一定会没事的,国首陛下,齐王殿下一定会想办法找最好的医者救治您的。”
“哀家现在唯一放不下的是一个人。”乌氏国后说道
“是齐王殿下吗?宁离一定会说服齐王殿下向国首陛下道歉,宁离也会全心全意辅助齐王殿下。”宁离说道
“不是。国首陛下、珏儿、还有启儿他们都不用你太担心,他们自有很多人辅助他们。”乌氏国后说道
“那是谁?”宁离不解地问道
“现在的昭北统帅牧昭狱,也就是打败莽野族人的镇边大将军。”**肯定地说道
“牧昭狱?”宁离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有点纳闷
“对,他之前来过国都,就是上次协助你和萧逸破获狐骨取髓邪案的那位将军。”乌氏国后说道
“真的是他,宁离心里一直觉得那位镇边大将军如此本领,是不是就是那位帮萧大人和我破获狐骨取髓邪案的将军,没想到真的就是他!”宁离喜泣地说道。
乌氏国后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将来他来国都你要尽量帮助他,但不能让他人知道,暗中帮助他即可,以免被不良人做文章。”
“国后娘娘,您说的牧将军不是要留在天狱边关保卫边民不受恶兽袭扰吗?”宁离又不解地问道
“他会来国都的。”乌氏国后很肯定地说道
“国后娘娘,为何那么肯定牧将军会来国都。”宁离继续问道
“因为他一心为天狱边关,为天狱边关的将士,为天狱边关边民的安宁。可现在国都再没有人关心天狱边关的事,他们想着的是怎样从其他地方捞取自己的仕途利益。不仅如此国都的一些重臣不放心牧将军留在天狱边关,重新建立起一支强大足以对抗白银国所有军队的军队;因此,那些重臣已经向国首陛下建议,必须让牧将军回到国都任职。哀家知道牧将军从小在昭北长大,来到国都后不懂的国都的生活习性,人际来往,礼仪利益,这样就会吃大亏。所以你一定要尽可能的帮助他,让他成为一名为国为民的良将。不要让奸人欺骗甚至带偏,更不要让他被奸歹人所害。”乌氏国后说道
“国后娘娘这样恩待和替牧将军着想,牧将军一定会恩谢国后娘娘一辈子。”宁离说道
“其实是哀家要好好谢谢牧将军,是牧将军完成了哀家一直想要完成却无人能完成的梦想。”乌氏国后心中充满感恩地说道
“国后娘娘何意,宁离不明。”宁离又是不解地问道。
“哀家进宫之前只是普通人家的一位富家小姐。哀家有一个生命良密,和她从小一起玩大,一起在文武堂习文学绣,真的是一刻也想呆在一起无话不言,无言不耳。她家里是贫寒家室,但也不接受无故馈送,她和她家里五口过的也是福乐安康。可好景不长,在我们十六岁那年,我们天狱边关又打了大败仗,需要很多的粮食赔给莽野族,还要送上千名少女贡他们糟蹋。上千名最青春年华的少女啊!恰恰那年我被抽签抽中,哀家啊爹啊娘就花了很多银两买通了官兵,硬是把哀家换成了最好的良密带走。她被抓走的时候哀家跑过去见了她最后一面,她说没有怪哀家,要怪就怪我们打仗老是败给了莽野族人。”乌氏国后伤心地回忆道
说道这里乌氏国后眼泪已经不由自主地留到了脖子上,宁离赶紧拿手巾去差掉了乌氏国后的眼泪,她现在也能体会到乌氏国后的自责和心痛。
乌氏国后继续回忆道:“哀家良密还安慰哀家,说哀家比她有出息;以后有机会进宫成为国后,这样就可以让国首陛下培养更多的英勇将士来打败莽野族人。哀家听了心里是真的非常非常难过,后来她被带走了就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我知道她… …。”
乌氏国后实在回忆不下去了,哭泣了起来。
宁离连忙握住了乌氏国后的手说道:“国后娘娘,您的那位良密现在终于可以安歇了,您也不要太自责了。”
“哀家亏欠她的,一辈子也还不了。”乌氏国后满心亏欠地说道。
“那国后娘娘需要宁离为她家人做点什么吗?宁离说道
“不用了,哀家都安排好了。”乌氏国后说着说着转过头看着宁离继续说道:“所以哀家真的很感激牧将军帮哀家实现了这个别人根本无法实现的最大愿望。”
“这也是牧将军身为我白银国将士所应当做的事。”宁离安慰地说道
乌氏国后微微转了一下头继续说道:“从哀家进宫一来,哀家一直寻找能击败莽野族大能的白银国大能英才,但一直没有这样的英大能才。直到哀家成为白银国国后以后,哀家才有机会接触到了白银最高机密天狱边探的情档,那时候哀家开始留意一个代号为申卯亥酉茻字营的边探,这是天狱边探的特别代号,他们叫什么名字谁也不知道。哀家从他的履历看就知道他就是哀家日夜想要找那的个能击败莽野族的白银国大能英才,后来哀家就不断地看到他功绩,但那时候他还年轻需要再磨炼;再后来国都狐骨取髓邪案发生一直无人能破,哀家就想到让天狱边探过来破,哀家相信他们有这个能力;而令哀家没想到的是竟然申卯亥酉他亲自在百忙中,又是从白银国最远的边关赶过来。那时候他已经是天狱边探总司長,你们称呼的将军就是他。更令哀家没有想到的是他除了过来协助破获狐骨取髓百年邪案,他还详细讲述了从来没有人敢提过的击败莽野族人的计策;他的计策每一句都说道哀家心坎上了,简直就是我白银国几百年来少有的大能英才。句句话都说到要点上。”
“后来在牧将军的带领下我白银国也终于击溃了莽野族人。”宁离接了一句说道
“是啊!哀家一直没有亲口向他说声谢谢;其实不只是为哀家自己,也不只是为哀家的良密,而是为我白银国的众生。犹如鲜花绽放的我白银国少女再也不用送到天狱高原给莽野人糟蹋了,爹娘从此以后也不用再担心失去自己鲜花般的女儿,男孩子也不用担心没有婚配。宁离!哀家现在也只能让你带转哀家向牧将军说声谢谢。”乌氏国后说道。
“国后娘娘安心,宁离一定会把您的这句谢谢亲口传给牧将军,哪怕是让宁离上一趟天狱高原。”宁离坚定地说道。
“你不用上天狱高原,你就在国都等他来。”乌氏国后说道
“好,国后娘娘,您现在先休息一会,宁离去传国医过来帮你诊断一下病情。”宁离点点头说道。
“哀家没事,哀家还想你言语几句。”乌氏国后说道
捉鬼道士混異世 淑廷
“国后娘娘,那您说,宁离听。”宁离听着
“你是哀家最信任的人,一直把你当自己的孩子培养。哀家曾想让你嫁给启儿,你们也有互相好感。”乌氏国后说道婚配时脸上显露出了少女一般的喜悦。
“不不不,宁离怎么配得上齐王殿下。他身边那么多良人佳丽,各郡府,还有其他国的公主都在排着队成为齐王殿下的婚配。”宁离连忙说道
乌氏国后笑笑说道:“宁离,你要知道你自己没有比其她任何女子差,论长相,论文武你只会有过之。只不过哀家后来想啊!牧将军能来国都,他来国都是要成家立室的,哀家就想到了你。牧将军更需要你,你配上牧将军,也正是美人配英杰。”
“国后娘娘,牧将军那么优秀英杰,宁离也是难以配的上他。”宁离又连忙说道。
“宁离啊!你要记住,在新生世界没有一个优良男人你是配不上的,只有他们要努力配得上你。”乌氏国后郑重地说道
“国后娘娘,你就别夸耀宁离了,宁离哪有您说的那么好。”宁离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好不好只有真正关心你的人才知道你有都优秀,你知道我为什么觉得你和牧将军更适合在一起吗?”乌氏国后说道
“宁离不知。”宁离说道
“启儿过于娇惯自信、目中藐视异己,说明他啊还不够成熟;一个不成熟的男人还无法担当的起一个家庭重任,他需要更多的磨炼才会成长成熟起来。而牧将军在天狱边关的经历使他重情重义,沉稳冷静,唯一缺点是缺乏在国都的生活经历;而这正好你可以为他补上,他又是你心目中的英雄好男人,你们是相辅相成一定会过的幸福、通顺。”乌氏国后说道
“国后娘娘,宁离现在还不敢想那么多,只想让您凤体快快的好起来,亲自等牧将军来向他说一声谢谢。”宁离说道
“你去拿未圣旨来。”乌氏国后说道
宁离就去拿了未圣旨来,**让宁离扶她坐了起来,然后在未圣旨上写上将宁离赐婚于牧昭狱。
宁离看了心中很复杂,首先她喜欢齐王代启,但心中经过狐骨取髓邪案和乌氏国后对牧昭狱的赞词也有了对牧昭狱爱慕之情,两个人都是她喜欢的。现在乌氏国后又将她赐婚于牧昭狱,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乌氏国后看的出宁离的难处,就对宁离说道:“哀家不勉强你,等你见到了牧将军后,你心中有他,那你就把已圣旨给他。”
“那万一牧将军不喜欢宁离呢?那不是让他很为难。”宁离说道
“不会的,相信哀家,也相信你自己。”乌氏国后鼓励地说道
“那宁离谨遵国后娘娘的意思,不过宁离想等牧将军来国都后先了解一下,看他对宁离有无情意;若有,宁离就把已圣旨给牧将军,若没有,宁离就把已圣旨永远埋藏在心里。”宁离说道
“好、好,那就按你这样说的办吧!”乌氏国后开心地说道
“那国后娘娘您先休息一会,宁离给您去看一下良药煎好了没有。”宁离说道。
乌氏国后说了一声“好!”就闭上眼睛继续休息。
宁离走出亲閤宫后,心里一直无法平静,反复地浮想着乌氏国后对她说过的一切话。她想到了齐王代启的优与缺,也想到了牧昭狱强与弱,这两个人都是让宁离难以选择。不过眼前她更加关注的是乌氏国后的凤体,她心里一直在想着怎样才可以医治乌氏国后的疾病。
乌氏国后实现了自己一生最重要的夙愿,也兑现对白银国百姓的誓言。她这一生成了女人的典范,也成就了她做为一个女人的巅峰。
对于乌氏国后的离世打击最大的是国首代崇尢。在国首代崇尢眼里乌氏国后不仅是婚配与情感上的维系,也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伯乐,特别是在复杂的皇族与官差斗争中;没有了乌氏国后的背后支持,国首代崇尢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没有了远大的方向,也没有了作为国首的“威望”。
乌氏国后的突然离世也给很多人带来了巨大的伤痛,不仅是齐王代启,六继首代珏,宁离,氶姍,萧逸,二公主代优含;还有这个白银国的老百姓,他们为着乌氏国后整整缅怀了古历时七七四十九天。
牧昭狱得知乌氏国后离世后也是深感难过。对牧昭狱来说,乌氏**就是他的靠山。自打牧昭狱成为天狱边探以来,在背后支持牧昭狱的,使牧昭狱成就今日伟业的就是乌氏国后在背后巨大的支持。
牧昭狱作为对乌氏国后的缅怀及感恩,一人独自走到了天狱高原最高悬崖边远眺白银国国都白银城。他能感觉到白银城充满忧伤的气氛,也让他怀念起乌氏国后第一次见面和他说过的话。
乌氏国后离世以后的国都局势各方势力也是蠢蠢欲动。乌氏国后离世前对国首代崇尢的重要嘱托就是告诫国首代崇尢,把牧昭狱从天狱边关调回国都担任重要的职责,以平衡和牵制其他各方势力。乌氏国后对齐王代启的重要嘱托也是告诫齐王代启交好牧昭狱这个朋友,将来必定是稳定白银国的重要基石。乌氏国后还特别的嘱咐齐王代启在情感道路上一定要考虑到他自己作为白银国齐王的责任与担当。对于和豊静之的情感纠葛,乌氏国后让齐王代启暂且放下;如果他们真的能经得起情感考验,等两国局势平和了还是会有希望的。
牧昭狱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他一旦离开昭北边关,昭北边关根本没有合适的人选能接替他的位置,重新让前统帅拓拔和副统帅关龙回到昭北也是不现实。昭北边关和其他边关有很大的不一样,除了环境恶劣不一样,还有就是兵源的构成也是完全不一样。昭北的兵源都是被强迫招来的,还有就是犯过罪的,又是终身回不去的;因此,昭北的兵非常难带,难控制。像前统帅拓拔和副统帅关龙也是经过几十年相处以及他们的能力才让大部分将士对他们信服,而牧昭狱自然是凭借惊人的能力和实力令所有将士对他臣服。另外,天狱边关的食肉兽也是需要大能的将士去对付。当然,牧昭狱回国都也是避免不了的,国首代崇尢也已经传了三次旨给招牧昭狱让他尽快回国都听封。而让牧昭狱回国都的重要原因是朝廷已经对天狱边关全方面大减支持。首先是之前国首代崇尢许诺过的对天狱边关将士以及其家属进行奖赏,特别那些战死将士家属更能获得一笔客观的补偿;但这些奖赏和补偿到了天狱边关将士和将士家属手里却少的可怜,甚至有些家属连半桶米都没有,这让牧昭狱和天狱边关将士及其家属非常的愤怒。另外,经过意志之战后,天狱边关将士减少超九成,需要新的兵源补充,以维持天狱边关对食肉兽的正面防御。但在一些重臣、要臣的阻拦下,对原先计划的增援减少了近八成,不到意志之战之前每年支援天狱边关戍边的兵源的一层。并且在经费预算上更是减少了只能维持兵源生计,不能给兵源发放军饷的程度。粮食和其他物资支援同样减去了八成以上,并且还在中途被一些官员贪腐掉。
牧昭狱实属无奈,对他来说还是比较喜欢天狱高原上恶劣环境和艰苦生活的考验,不喜欢国都复杂的人际交往和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
意志之战新历时一年以后,莽野族带着对天狱边关和边关将士的重托启程前往国都。她的目的就是要为了整个昭北边关争取更多的补给,还有查清那些贪腐了支援昭北的各种支援和军饷。同时他也在想办法让风闭岛上的少女能以怎样的律法条文平平安安的回起源平原,回到她们的家人的身边。甚至有一些无法回国都,无法娶妻生子的将士给牧昭狱的重托就是牧昭狱能在国都娶妻生子,建立家室留在国都为白银国也为昭北边关效力。
牧昭狱下天狱高原前往白银国国都白银城。他没有带着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前往国都,牧昭狱只带领八个随将赴国都听封任职。国都白银城和主要街道也将没有人夹到欢迎他们真正的大英雄前来,白银城甚至是整个白银国的黎民百姓似乎已经忘记了遥远的昭北带来的恐惧与痛苦;他们也开始淡忘了天狱高原的英雄们和天狱高原的一切。
对于牧昭狱的千年功绩,国首代崇尢不会忘记。牧昭狱受命前来国都听封任职,国首代崇尢派遣了几位国都重臣前往白银城英武门迎接。
天狱边探 上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