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igpq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我就不信了 (第一更)推薦-njr39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喏,你来看一看!”
钱昊良边说边走进修复室里,几步就来到了向南身边,将手中的古画在大红长案上小心翼翼地展开,然后指着画芯上一处泛着绿色、如同鱼鳞般皴裂的痕迹,对向南说道,
“就是这里了,我上次用了好多种方法,结果都没能解决这个石绿走油的问题。”
“嗯,确实是石绿走油。”
一寵成癮:楚少,深深愛
向南顺着钱昊良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点了点头。
这幅画,是一幅纸本设色画,一棵树叶落尽的大柳树上面,落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几只鸟儿停在枝干上,缩头缩脑躲避风雪,树下还有几只鸟儿,在雪地里寻找着食物充饥。
在这棵柳树的脚下,怪石嶙峋,一株不知名的植物迎雪而立,几朵殷红的花儿在一片雪白的世界里,显得格外惹眼……
火爆丫頭pk囂張校草 咕咪
向南又看了看一旁的题识,原来,这是明代著名画家林良的《雪柳寒禽》图。
林良,字以善,广州府南海县扶南堡人,他是粤省绘画史上第一个进入主流性行列的画家,其人绘画取材,大多为雄健壮阔或天趣盎然的自然物象,笔法简练而准确,写意而形具。
俊美公子俏妖姬 皓宇
林良不仅是明代院体花鸟画的代表人物,同时也是明代水墨写意画派的开创者,在明代院体画中独树一帜,对后世画坛,包括宫廷画家、职业画家、文人画家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向南脑子里正想着林良的事,一旁的钱昊良见他盯着这幅画看了半天没什么反应,便伸手轻轻推了推他,低声问道:“哎,向南,这古画上的石绿走油,到底怎么搞?”
“按照之前的办法来呗。”
向南一下子回过神来,转头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石绿走油问题的难点,其实就在于用化学清洗剂清洗画芯时ꓹ 容易将画作上的颜料也一同清理掉,你把这个问题解决了ꓹ 不就什么难题都没有了吗?”
“我之前也是按照你论文上说的方法处理的,可是没用。”
钱昊良一脸无奈,摊了摊双手ꓹ 说道,“那你说怎么办?要不你来试试?”
“如果处理不掉ꓹ 那也可能是清洗剂没用对。”
向南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ꓹ “我来试试看吧。”
说着ꓹ 向南就伸出手来,将衬衫的两只袖子卷了起来,然后对钱昊良说道,“钱大哥,你帮忙拿一下胶矾水和塑料薄膜,再拿点清洗剂过来。”
他当初为了修复《千里江山图》,曾经在这间修复室里工作过好几个月ꓹ 对这里也算是比较熟悉,不过ꓹ 毕竟过去两三年时间了ꓹ 没准这里的一些摆设或物品放置的地方进行了变动也说不定。
与其自己一个人外人在这里四处翻找ꓹ 还不如让钱昊良自己取来更好一点。
过了没一会儿ꓹ 钱昊良就分了几次,将向南需要的胶矾水、塑料薄膜ꓹ 以及几种化学清洗剂给拿了过来ꓹ 除此之外ꓹ 他还端来了一盆热水,几条干净的白毛巾。
“东西还挺齐全的。”
向南朝钱昊良笑了一下ꓹ 从背后的墙上取下一支排笔来,蘸了蘸胶矾水,然后轻轻地在这幅《雪柳寒禽》图上刷了一遍又一遍。
抱得總裁歸 miss_蘇
在之前,向南也曾经为雷氏教育集团的老总雷一笑修复过一次古画,那幅古画是清朝王爷允禧的《绣谷高秋》设色绢本立轴图,画芯上面也是一片泛绿,并且画面上一层层如同鱼鳞般翘起。
当时向南所采用的方法,就是用胶矾水刷了几遍,先将画芯上原本的颜料固定住,以防清洗时脱落,紧接着,再用两片和画芯差不多大小的塑料薄膜,将画芯的正反面覆盖起来,然后用添加了化学清洗剂的热水,一遍一遍淋洗画芯上石绿走油的部位。
如今,当向南再次处理石绿走油的古画时,自然也是用这相同的步骤。
钱昊良就站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向南不紧不慢地操作着,前面的步骤跟他之前操作的没什么两样,实际上也不可能有什么不一样,毕竟向南都已经将石绿走油的处理方法写成了论文,发表在论文期刊上去了,而钱昊良也是照着论文上的步骤来的。
可当钱昊良看到后面时,忍不住惊讶起来了,向南一遍又一遍地用热水淋洗画芯,每淋洗一次,还用白毛巾将画芯上渗出来的脏水洗收干净……
论文上可不是这么写的!
向南用热水每淋洗了一遍画芯,再用白毛巾将脏水吸收之后,画面上的颜色就变得鲜亮一分,之前因为石绿走油而显得有些泛绿的画面,也渐渐清晰起来。
如是再三,画芯上石绿走油的问题很快就彻底解决了。
看到向南用白毛巾将画芯上挤出来的脏水吸掉,又将正反两面的塑料薄膜取出之后,钱昊良就再也忍不住了,连忙趁机问道:
馴養呆妻
“向南,我之前的操作跟你差不多啊,怎么你就可以处理掉石绿走油的问题,我就处理不掉?”
向南一边收拾着画芯,一边扭头看了他一眼,笑着问道:“每个步骤都一样吗?可你也看到了啊,我就是这么操作的。”
“有一点不一样。”
钱昊良想了想,皱着眉头小声嘀咕起来,“之前你论文里写的是,将画芯正反两面用塑料薄膜覆盖之后,再用添加了化学清洗剂的热水淋洗……你没说要淋洗很多遍,而且你也看到了,这幅古画是纸本画作,原本就有些脆弱,我主要是担心用热水淋洗多次以后,会将画芯给泡烂了。”
“塑料薄膜的作用,不就是为了防止热水淋洗时将画芯给泡烂的吗?”
向南抬手指了指放在一边的塑料薄膜,解释道,“石绿走油的问题,其实不难解决,只是之前大家都没找对方法而已。”
浴血焚天
“我就不信了,都是一样的操作,为什么你能处理石绿走油,我就处理不了?”
钱昊良不信邪的劲儿又上来了,他二话不说,又转身朝库房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向南,你在这儿先坐一会儿,我去库房找找还有没有石绿走油的古画,今天我还非得处理成功一次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