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gezz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悍刀傭兵之俏紅顏笔趣-第一百六十六章:心 勿 比天高讀書-vburt

悍刀傭兵之俏紅顏
小說推薦悍刀傭兵之俏紅顏
到了房间后,把两女轻轻的放到床的两侧,自己躺在中间,随手褪去衣物。
两位一左一右,看着他,觉得洛天是有点喝多了。
“你怎么了,还好吗?”颜傲雪起身到了浴室,拿了一条热毛巾,帮洛天擦拭着上身。
洛天享受的躺着,睁开眼睛看着两女。
“没事,就是感觉挺累的。”接着不管不顾的把两女拉到在床上,自己坐起身来。
两女的衣服基本一样,都是穿着长款印花T恤,灰白色贴身七分裤,俯视着看,身材都非常窈窕,温婉动人。
由于喝了太多的酒,不能直接洗澡,更何况了已经擦拭过身子,洛天欣赏了一会儿,对着她们温柔一笑,直接躺在了中间。
刚躺下不久,洛天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两女也安安静静的躺在两侧。
到了下半夜,洛天已经进入了梦中,回到了上次的那个让他差点发狂的梦境。
……
“我答应过她的,我一定要保护好她,我不会让你们把她带走。”地上奄奄一息的鬼肘用尽力气咬到了大汉的脚踝处。
吃痛的大汉直接掏出了手枪,对准了鬼肘的额头,就在扣动扳机的前一秒,蝶舞拼了命的撞向了大汉。
大汉被撞的一个踉跄,对着鬼肘额头的枪口,向下偏了些,打中了鬼肘的腹部,鲜血顿时汹涌而出,完全止不住。
见地上抽搐的鬼肘,蝶舞早已心灰意冷,她深深的自责,觉得是自己害了他,现在却无法弥补,她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和鬼肘同去。
等到努力挣脱了大汉,刚要向鬼肘跑去,就感觉后颈一疼,眼前顿时一片漆黑。
“真是费劲,居然让两个小杂种耽误了这么久。”大汉狠狠的骂了一句,扛着蝶舞离开了。
鬼肘腹部一枪,虽然没用伤及内脏,却也因为失血过多,加上外力的强烈殴打,最终晕死过去。
等到醒来的时候,鬼肘浑身都裹着纱布,更像个木乃伊,只留一双眼睛可以看到外界。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蝶舞的身影,可还是让他失望了,这个地方很陌生,自己完全没有来过。
两行醒目的眼泪从眼角向两侧流去,换做其他人,如此的重伤,基本事很难扛过去,可鬼肘凭借着心中的执念,硬是从鬼门关闯了出去。
这时,传来了一阵推门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大胡子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大捆纱布和草药。
看到鬼肘睁大眼睛,似乎带着极深的怨念。
叛逆新妻:表白傲嬌老公
“小家伙,你醒啦。”大胡子搬来一把竹制的椅子,放到了床边,将草药放到一个石磨中,缓慢的磨着。
鬼肘全身包裹着,但是嘴上的绷带缠绕着说不出话,只能眨眨眼,他试图起身,却使不上一丝力气。
民國醜妻,東少的小媳婦
“别动,你现在伤还没好,乖乖躺着。”
过了片刻,大胡子磨好了药草,解开了鬼肘身上所有的绷带,接着换着新药,重新绑好。
“可怜的孩子,这么小的年纪,就伤成这样。”大胡子感叹了一声。
鼎修
见鬼肘双目通红鲜血一般,血丝布满整个眼球,大胡子也意识到,这孩子心中一定隐藏着许多痛苦,没有得到及时的发泄,后果一定非常严重,也不利于恢复。
“你是不是想说话?我可以帮你解松点,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许多说话,因为你现在太虚弱。”
鬼肘眨眨眼表示同意,大胡子这才松开鬼肘嘴上的绷带。
刚松开一点,就听到鬼肘艰难的吐出一个字:“谢……”
大胡子点了点头:“你不用谢我,换做其他人我也会救的,主要是你命大。”
“蝶舞……”鬼肘知道自己没用救下蝶舞,心中愧疚万分。
“这个人是你朋友吗?我当时只看到你,没看到其他人了,应该已经被其他人救了。”大胡子哪里会看不出来,只能用着善意的谎言隐瞒着这个孩子。
“要……报仇。”鬼肘低声嘶吼着,声音却怎么都提不上去。
大胡子摇了摇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修养,别想其他的。”
大胡子在琅沙生活了那么久,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可从没有遇到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说出这种话,那股狠劲,估计连很多成年人都望尘莫及。
尤其是那双眼睛,透出的不是绝望,而是决绝。
妖孽王子遇上調皮公主
朝雲辭
“好好休息,我给你弄点吃的。”大胡子起身离开了破旧的屋子。
床榻上的鬼肘,双目望着房梁,想到了蝶舞,心中有事一阵悔恨,如果自己足够强大,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悔恨固然无用,鬼肘也深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恢复自己的身体,从而开始增强自己,只要自己强大了,就没有人可以欺负自己。
大胡子拿来了一碗白粥,喂鬼肘吃下,并说道:“你已经昏迷了整整七天,多吃点,不然身体吃不消的。”
鬼肘还是眨眨眼,就这样过了三天,鬼肘的脸总算有了血色,也渐渐的可以动弹。
那三个大汉本就是亡命之徒,下手自然是狠辣,腹部还中了一枪,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
“看你年纪,今天应该七岁了吧。”大胡子坐在竹椅上,嘴上叼着一根自己卷的草烟,正津津有味的吞云吐雾。
“嗯。”鬼肘靠在床头,缓缓的回应着。
“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我的代号鬼肘。”鬼肘说完摸了摸自己的手肘。
“小屁孩还有代号,不错嘛。”大胡子觉得这孩子有意思,年纪小小,居然还给自己取了个如此嚣张的代号。
“你可以给我取个名吗?你救了我,等于重新给了我生命,我想让你帮我取个名字。”鬼肘真诚的看着大胡子,心中充满着温暖,更像是……父爱。
大胡子没有拒绝,摸了摸自己的胡渣子思虑道:“就叫你洛天吧,希望你不要心比天高,脚踏实地的做人。”
“洛天……”
“我也有名字了,谢谢你。”洛天艰难的下了床,跪在了大胡子面前,虚弱的他接连对着大胡子磕了三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