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px0都市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txt-第三百五十四章 避劫之法鑒賞-985j8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我这……你……”
云霄脸上露出了几丝抓狂的表情,想说又说不出啥。
自己已经一脸严肃,寻思着把这个话题给混过去了,结果你这居然不上当……
师叔俩字,你让我怎么叫出口?
他闷了一会,忽然故作淡定的道:“这天上的乌云是怎么回事?”
方寸看了他一眼。
云霄笑道:“我之所以会在你面前,承认自己的身份,就是因为我要让你放心,鼋城一战,问天山一战,温柔乡一场大闹,甚至是清江郡斩鬼官,你做的事情,我一直都在看着,先生的死,谁都知道大有问题,而你这个继承他意志的人,背的东西,未免太多……”
方寸看了他一眼,道:“所以你确实承认我是你师叔?”
云霄:“……”
方寸笑了笑,道:“你也看出了这片乌云有问题?”
云霄松了口气,抬头看了一眼天上,道:“这片云与神通不成,感应不到人的意志在里面,也就很难驱分他与真正云彩的区别,初时我也没有感觉有何不妥,但在这片云于空中挂了三天,偏又一点雨也没下时,我便猜到了有问题,尤其是,当我在第四天,亲自出手,试图将这云驱散,却发现根本无能为力时,就已经明白,这并不是寻常可见的云了……”
方寸道:“那你如何确定这与我有关?”
“除了你谁有这么大的因果?”
云霄叹道:“再说,雨又没落下来,你又一直撑着伞做什么?”
方寸微叹,只好点了点头。
而见他承认,云霄的脸色也凝重了些:“所以,这究竟是什么?”
“是债!”
方寸道:“躲不掉的债!”
云霄沉默了一会,道:“若是找高人在一旁护持,能否助你躲过这一劫?”
方寸想了一会,却是缓缓摇了摇头,轻声道:“倘若上面讨债的ꓹ 只是一位神境高阶的炼气士,他看我不顺眼ꓹ 要全力打我一下,那么我身边有位神王护持的情况下,便有可能扛得过去ꓹ 但倘若上面乃是一位仙境炼气士,甚至是超出仙境的炼气士ꓹ 想要以元婴高阶的力量打我一下的话,你觉得以某位神王一级的力量ꓹ 能不能够护得住在他们身边的我?”
云霄一下子沉默了下来ꓹ 他自然听得懂这里面的区别。
然后他眉头凝成了一个疙瘩,没有立时说话,却是在紧张的细想着。
“此劫为天机牵引,那或许找个能躲过天机的地方比较好……”
方寸倒是想了想,忽然道:“要不你再带我去一次斩尸观?”
云霄愣了一下,无奈道:“我以前做了错事,他们就是一次次的把我逐出师门!”
“但我现在带你过去了ꓹ 你道会怎样?”
方寸露出了一个好奇的表情。
女人與狗 西村壽行
云霄道:“他们会把我清理门户……”
方寸无奈的点了点头,也明白这是实话。
而云霄倒是细想了一下ꓹ 忽地一笑ꓹ 道:“要不去涅槃寺吧?”
方寸望着他的模样ꓹ 甚是无奈。
“玩笑ꓹ 玩笑罢了……”
云霄讪讪的笑了几声,转过了身去ꓹ 眼角瞥着空中的云。
方寸也在伞下ꓹ 若有所思ꓹ 看着天空的一角。
大齡未婚 單衣鳴琴
两人就像是个拿老天没办法的人……
……
……
“天谴降临,神威莫测ꓹ 凭我自己如今的修为,是挡不住的!”
“我有无尽功德,若皆转化作修为,可以修为暴涨,但是我还没有找到推开第六扇门的办法,所以无法随便化婴……或许有个办法,那便是抛弃兄长的路,投入仙殿怀抱,借仙殿力量结婴……不,那也不是一个办法,总而言之,若不推开第六扇门,便难以渡劫!”
“我手中有功德伞,只要伞撑着,雷劫便不会落下来!”
“当然,伞只要一直撑着,功德便会一直在消耗,只是这消耗的速度对我现在而言,并不快,还不如我从其他地方赚过来的多,所以,理论上,就算是我一直撑着也没关系……”
“但一直撑着,并不是个办法,手会酸的……”
“所以,还是得想一个,让天谴不会那么快落下来,或是不敢落下来的地方……”
“高手护不住我,蒙蔽天机的地方又不多,那该怎么做呢?”
“……”
方寸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丝微笑,世间任何事,都经不起琢磨。
只要一琢磨,总是能够找到些解决的方法。
“便如,这天谴是挡不住的,哪怕是寻找一位大炼气士守在身边,也不一定护得住,否则的话,门口那两位前辈,或是秦老板,这时候怕是早就已经出了手,但是,若是无法阻止天谴落到自己身上的话,那是否可以换个角度去想,让这天谴落下时,不只落在自己身上?”
“这凝聚雷劫的是什么存在?”
联想到天道功德谱,方寸便已有答案:“它似是一个特别板正的存在,一板一眼,鼻子是鼻子嘴是嘴,因为我做了好事,便会赐我功德,因我染了罪孽,便会白头,头发白光了之后,就会化作天谴,就像是一个特别义正言辞而又古板的人,要让我为过错赎罪……”
長生在武俠世界 夜月風鈴
“那我就很好奇了……”
“倘若这个古板的存在,自己也沾染了罪孽,又会如何?”
加油吧!吃貨!
“……”
方寸越想,心里越清晰:“那么,该去哪里找一方这让天谴也能沾上罪孽的地方?”
“须得明白一件事,功德不只我有,罪孽同样不只我有!”
與狼共枕:霸道總裁的掛名妻
“只是因为我有了天道功德谱,所以我可以比旁人更灵活,更巧妙的利用他们,换取对自己一些有利的东西,但不可否认的情况便是,其他人身上,一样有功德,有罪孽,所以在我做某件事,误伤到了哪个人时,便会因为他们身上的功德罪孽多寡,获得不同结果……”
“毫无疑问,沾染罪孽最多的,便是斩杀有功德之人!”
“所以,哪里是功德最多的人?”
“……”
渐渐的,方寸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忽然伞沿微微一张,向空中看了一眼。
“我挡不住你,也躲不过你,但是……”
“我可以让你投鼠忌器,不敢落下来……”
这心思流过的时候,天空的云彩似乎在飞快的聚集,方寸急忙又将伞遮住了头脸。
但是他的脸色,却是明显轻松了下来。
微微一叹,转头向着云霄看了过去,恰逢他也看了过来。
方寸刚才在心里推敲之时,云霄似乎也在纠结。
而如今,方寸已经厘清了头绪,云霄却也终于做下了决定。
然后他们二人目光对视,忽然同时开口。
“朝歌!”
“老经院!”
“……”
答案并不同,但两人微微一怔之后,便都立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想到一块去了。
“看样子你也想到了……”
云霄笑着道:“朝歌乃是大夏气运凝聚之地,妖邪隐迹,不敢直视,而老经院则诠经释文,文运昌盛,功德无俦,天谴乃世生妖孽,感应上苍,因而降劫毁之,这等样的劫难,已远非寻常炼气士可以以一身修为横渡,然而老经院,却一定可以想到对抗的办法……”
方寸听了,默默点头。
心道,我想的与他想的还是不一样的。
他想的是如何让老经院想办法解决我的问题。
而我想的是,是如何把老经院的人绑在身边,要死一块死……
但他很顺理成章的转化了一点微表情,表现出一副和云霄想的一样的样子。
“老经院愿意帮我?”
他只是微一沉吟,笑着问道。
“老经院还不知道你出了这样的问题……”
云霄微一沉吟,道:“刚才我就是在纠结,是将你现在的情况如实告诉他们,还是替你隐瞒一下……毫无疑问,我虽然是老经院真传,但隐瞒了此事,怕是又要被逐出师门了!”
方寸笑道:“所以你的答案是?”
云霄眼珠子动了动,忽然低声道:“以后咱们平辈相称好不好?”
方寸笑着,左手搭在撑伞的右手之上,道:“云兄……”
云霄大喜,忙忙的回了一礼:“客气客气!”
然后他笑道:“方兄,你可知在无相秘典传出去之后,而今天下大势如何?”
方寸道:“不敢请教……”
云霄笑道:“乱了,实在是乱了!”
“三大神王,十二路小神王,连同诸地能人异士,齐赴朝歌,定要治龙城之罪,而龙城神王,也意识到事情大败,龟缩不出,朝歌之中,皇族与各方院首,尽皆一心,状告龙神王,虽然如今的事态,还不算太严重,但是天下大势得变革,已经让他们有些警惕了……”
云霄说着,然后看向了方寸:“但你真觉得,他们都信了是龙神王所为?”
方寸摇头,道:“想必也有不少怀疑我的!”
云霄摇头:“不是怀疑,而是很多人本身就是这么想的,只是无法向你发难而已!”
方寸自然明白。
问天山一事里,方家得到了许多大夏义士相助,让人明白,方家还有极大的底蕴。
而且在此事中,方家还是以受害者形象出现,就更让人不好指责。
自己,本来就是凭着这点子微妙的心理,才甩了这口大锅。
但若想能瞒过所有人,还是不可能的。
云霄道:“而若是无法发难的话,那诸方,便也都在想着如何抢你……”
“说到这里,我必须向你承认一件事……”
他微微一顿,认真道:“其实我是卧底……”
方寸面上并未露出什么诧异的神色,只平静问道:“哪一方的?”
“尴尬的地方就在这里了……”
云霄慢慢回答:“好多方派我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