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pms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笔趣-第五百七十九章 重返推薦-bhm73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前面没人。”杜伊琳除下戒指,魔法荧光随之黯淡。“后面视野开阔,没人可能悄无声息地接近河岸。好了,半小时内不要再来找我。你们有长眼睛,没错吧?”
她自己或许不一定。这位高塔信使的性格堪称目中无人,但能力相当专业,天象星辰、人文地理,户外活动中几乎没有她不擅长的领域。雷戈说她曾经不携带任何行李,徒步穿过赤漠,也就是千年后索德里亚所在的沙漠地带。冒险家的手记里也没多少这样的壮举,尤利尔据此怀疑自己是否是高塔有史以来最不称职的信使。
仙道修真 傲月
極品美女愛上我 番茄
“那就开始。”乔伊命令,“巫师和凡人先走。”
桥面不足三码宽,其下急流奔涌,岩石边激荡着泡沫。掉下去的后果比看起来更危险。不仅尤利尔下了马走在石头上,连圣堂巫师也放弃了代步工具,在泥路间前进。他身后就是詹纳斯和拎锤子的铁匠,几日不见,他们似乎颇为投缘,彼此可以隔着头盔谈论帝都的新闻轶事了。
尤利尔没想到才过去了三天。梦境的时间正在放缓,而且放缓的程度逐渐增大。他无法判断这出于什么原因,只好寄望于克洛伊塔的图书室。指环索伦烦不胜烦,威胁要把他的行为报告给先知大人,尤利尔随它嚷嚷,这家伙八成一开始就这么干了。
罗玛和萨宾娜的搜查取得了成果,她们在某本书的封皮里找到了一张奥雷尼亚帝国的古老地图,魔法保护它度过漫长岁月。然而那其实也只是后人根据记载描绘的假想道路,不是真正的先民遗物。
索伦断定它的准确度不高,但这也是唯一用得上的信息了:克洛伊塔没有保存关于流放队伍的只言片语,高塔信使杜伊琳也查无此人。银歌骑士是圣米伦德大同盟的主力军团之一,每个人的过往都有详细的记载。波加特和雷戈果然有记录,罗玛在牺牲名单上找到了前者,龙祸突如其来,给彼此敌视的秩序生灵们一次沉重的迎头痛击。而雷戈侥幸活过最初的战争,但随后便因重伤去职修养,几年后死于一场疫病。记录带来的帮助到此为止。
至于奥库斯和另一位圣堂巫师佐曼,连克洛伊塔都没记住他们,可能如今的诺克斯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曾生存、生活、老去的故事了。即便询问伯纳尔德,这位寂静学派的“第二真理”大人恐怕也不记得自己曾有过一位同僚。毕竟,那都是先民时期的事了。
可杜伊琳不同。信使是外交部的前身,与占星师互相依存ꓹ 共同组建苍穹之塔。外交部记录着所有成员——使者、驻守者,甚至还包括学徒和编外人员——的名字。杜伊琳是龙祸发生前期的高塔信使ꓹ 在奥雷尼亚卓有声名,银歌骑士也认得她,这种人是不可能一点痕迹不留就消失在历史上的。别的不说ꓹ 尤利尔不觉得有多少人能徒步穿越索德里亚。那片沙漠藏有数不尽的神秘之地,还是孕育魔怪的天然场所ꓹ 露西亚的眷顾使赞格威尔拥有生命之泉,其他地方可没那么幸运。
这些东西的价值还不如他在梦里从同行旅伴身上获取的常识。尤利尔以为索伦会吐露更多情报ꓹ 但指环总是在推脱。『也许先知大人会知道』这句话出现的频率就和沙漠里捡到沙子的几率一样高。
没准圣瓦罗兰会有记载ꓹ 自然精灵有办法记忆历史,可惜他们不欢迎尤利尔。寂静学派或许也清楚当年的细节,但“第二真理”同样不会告诉学徒。现实中,他还在追逐夜莺头目特多纳拉杜的下落,发誓要砍下他的脑袋呢。至于神圣光辉议会,罗玛和萨宾娜找到的银歌骑士名册就来源于圣堂。
異時空之抗日
武碎星辰 楓葉零落
陪玩主播了解一下電競 李末子
除此之外,圣裁判所的文件也保存得相当完整ꓹ 然而它们对学徒没用处,乔伊是银歌骑士ꓹ 他在先民时期和审判机关没什么瓜葛。尤利尔此刻身处的小队依然行踪成谜ꓹ 失落在不为人知的过去。
渡河之后ꓹ 队伍走出平原ꓹ 重新回到了国道上。“那就是莫尔图斯?”詹纳斯问,“我看见城墙了。”
尤利尔突然意识到ꓹ 先前的河流很可能就是自由人屠杀佣兵时的那条河。只不过不是同一段。他又回到了这里ꓹ 计算梦境的时间ꓹ 大概已经过去了将近六年,而尤利尔其实只度过了四个星期的夜晚。
鬼城 awei龔詩唯
真正颇有感触的恐怕只有乔伊ꓹ 虽然他表现出没什么异样。这里是他的故乡啊,尤利尔心想。等到盖亚教会的事情结束,他的首个目的地就是布列斯的黑城。
漫长旅途令所有人都感到疲倦,尤利尔理解他们。莫尔图斯与玛朗代诺相距半个奥雷尼亚,是帝国的南部边境,再往南走,就是伊士曼的热土丘陵。尤利尔知道那里如今还是阿兰沃,月精灵和卡玛瑞亚水妖精的国度。那里会有奥萝拉和尼克勒斯吗?他们依然恩爱,还是彼此心怀恨意?奥雷尼亚帝国对他们虎视眈眈,但根据后世记载,银歌骑士终究没有踏足他们的土地。
綁匪總裁:追回前妻生寶寶
三天时间足够小队中转好几个城市了,帝国麾下的城镇彼此关联,交通反而比未来更方便。可能是银歌骑士的身份促进了效率。总之,尤利尔跳过了中间的漫长旅途,直接迎来了目的地。他为此感到庆幸。特多纳拉杜和他的夜莺似乎藏了起来,学徒一整个星期都没碰上他们,这使他有机会把注意集中在忏悔录构建的梦里。
“我们到了。”詹纳斯一直在说话,嘴都没停过。“这里看起来还不如青金堡,城墙连小孩都能爬上去。”
“听说这儿的领主被夜莺刺杀了。”
“领主?”
“一个喝酒都会漏的胖老头。”铁匠描述,“他把女儿嫁给富商,来支撑自己的日常开销。而他领地的收益都被儿子们瓜分,等着他死。这都是我在青金堡的朋友说的。”
“他的儿子们?谁是他的继承人呢?”佐曼加入了讨论。他是水银圣堂的巫师,却是平民出身。维隆卡会喜欢他这样的人,但可惜佐曼是圣堂巫师,不是银歌骑士。
“那倒霉鬼早就死了。据说老领主四处寻找死灵法师,尝试将长子的尸体复活。他的属臣都害怕将来会被一头亡灵领导,于是支持他的其他儿子分裂了领地。”
“老人总犯傻。”佐曼评论,“这压根不可能成功。要我看,他的那些儿子肯定也清楚这点。没准他们早就准备争夺父亲的财产,才会给老领主安上这个荒唐的罪名,现在他说什么恐怕都没人信了。”
“现在?”詹纳斯嘀咕,“除非他真找到了死灵法师,不然他没法说话啦。”
“黑木郡可没什么亡灵……”铁匠看到雷戈骑马走过来,赶紧改口,“反正不干我们的事。”
雷戈似乎没理会他们说什么,径自越过马车。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我们来莫尔图斯干嘛?”詹纳斯轻声问,“青金堡更适合停留。”
“我看你是喜欢那里的角斗场。”
“我……我的家乡可没那种场所。”詹纳斯回答,“玛朗代诺也没有。”
“黑木郡的野蛮风俗。”佐曼不感兴趣。事实上,这位巫师对血肉横飞的战斗充满厌恶。“三神不允许此等邪恶场地出现在神眷之地。这些人曾经还信仰某个以斗争为名的神祇,好像是叫诺克图拉之类的。简直是异端邪说。你的家乡没有这类邪教,詹纳斯,那可真是三神保佑。”
真不知道自然精灵作何感想。尤利尔把他拉出讨论的圈子,绕到马车的轮子后方。“他们八成不知道你的家乡有其他邪神。”学徒揶揄。
“你们的三神和我们的希瑟一样,不过是诸神中的一员。”詹纳斯说,“只有死亡女神才是邪神。祂为世界带来黑夜和死寂,是希瑟的敌人。”
“我可没听说过。”连千年后也没有死亡女神的说法。“我不是来听你传教的,詹纳斯,这似乎是我的工作。你怎么还在这里?难道路上没经过森林?”
詹纳斯不敢看他。“我想留下来。”
“留下来?留在奥雷尼亚?”
升仙 姑蘇懶人
“和平协议后,圣瓦罗兰把被抓住的同族都带走了,我当时本可以离开玛朗代诺。”他轻声说,“回到森林——没有街道,没有人烟的森林。不是所有森林都是我的故乡,我生长的微光森林早已成了你们的田地。圣女和祭司会把我安置在苍之森,那是希瑟的神眷之地,比我的故乡更浩瀚幽深,然而我以前顶多在梦里朝圣。没错,我起码回到了我的同族中央……他们是我的同族,可他们不认识我。”
尤利尔说不出安慰的话。帝国摧毁了森林,也摧毁了自然精灵的故土,冬青协议终止了战争,但双方遭受的损失仍无法弥补。“诸神慈悲。”他说。
“就是这样。希瑟同时赋予我们苦难和欣赏美的眼睛,尤利尔,我看到了不同于绿叶和溪流的景色,宫殿与教堂,街巷和码头,还有城墙——没有任何一棵树的高度能与城墙相比。你们创造出不亚于森林的建筑。这是生命的奇迹,另类艺术的结晶。”
他的眼睛似乎变得明亮、清澈、生机勃勃了,他得神情充满向往。如果战争带给他的伤痛已经无法复原,那在敌国找到向往的生活似乎也是种珍贵的幸运了。
末世之冰雪女王
寵婚襲人:席少來勢洶洶
尤利尔拍拍他的肩膀。“记得别摘下头盔,伙计。愿你的神保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