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tmg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異界牛逼武神 煙香四繞-第二百零一章 鎮壓、鎮壓熱推-8at9j

異界牛逼武神
小說推薦異界牛逼武神
紫荆峰,齐平的山峰,高高筑起天将台,天将台上二十八天将镇压紫荆峰。
孙雪瞪大了眼睛,天将台上的二十八天将雕塑竟然晃动起来,摇晃震颤间,二十八道精光腾起蹿出,二十八道精光一闪而逝,降临中央殿堂四周的四座庙宇。
山峰中央的大唐皇室殿堂也是发出一道冲破星河的战气,战气涌动,无尽的皇族威压奔腾而出,一闪没入庙宇。“先祖魂动,二十八天将降临……”孙雪喃喃着,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眼眸中闪出一抹疑惑,随即又露出狂喜。
紫荆峰上的天将台还有二十八天将,都是大唐一族的守护者,只有皇室的血脉认可,才可能唤醒这些古老的残存战魂,为大唐皇族传承无上战法。大唐的嫡传皇子,血脉纯正,在每年的祭祀大典中,都会用皇血唤醒先祖的战魂,接受大唐皇族的万古传承。皇子,只有嫡传的皇子才有这个资格,孙雪都不行,身为皇女,平时虽然可以登临紫荆峰祭祖,可是在每年的祭祖大典上,女子是没有资格进入祖殿的。
“难道这是我父亲的皇子,是我的哥哥……”
孙雪望着摇晃的祖殿喃喃着,心里越想越是那么回事。如果宋楚不是自己的哥哥,父亲又怎么会把自己的秘制药酒给宋楚喝呢,而且,莲花佩靠近宋楚还发出荧光,这分明是血脉相连的感应啊!可是……怎么从没有听说过父亲有这个儿子,我有这么一个哥哥呢。
孙雪很快不疑惑了,嗯,肯定是戏文里说的那般,父亲在外找个野女人生下孩子,结果失去了联系,嗯,肯定是这样的,虽然对不起母亲,不过还好啊,凭空多了一个哥哥。
女人胡思乱想的能力总是强悍无比的,孙雪在这边已经为宋楚编上了一整套的身世故事。孙雪眼眸中渐渐的泛起泪水,唉,哥哥还可怜啊,从小父亲不在身边,肯定是受了很多苦的,嗯,我一定替父亲好好的偿还哥哥的委屈的。
孙雪的这番想法要是让宋楚知道了,宋楚能无语问苍天,这是哪跟哪啊。孙雪的想法要是让大唐皇族的先祖知道了,肯定直接气的背过气去。好你个不孝子孙啊,你以为我们先祖还有二十八天将这是去认亲啊,难道没看出来我们是去拼命的么!
遥远的一座深山古刹,山庙中,一座数十年没有打开的禅房内。“噗……”一个金黄袈裟的老僧口吐老血,转身看看自己背后的一轮破碎的功德光圈,叹口气,“怎么回事这样,是谁竟敢强夺我的功德神光……”
老僧起身,遥望大唐方向,喃喃道:“哼,二十八天将,竟然强行阻隔我神识,难道当真以为老衲可欺么!”
老僧脸色变幻不定,早没了平日的宝相**,最后,一甩袈裟,恨恨的回到禅房安坐。自己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可是二十八天将那更是从来不讲理的主啊!老僧想用神识查探自己在紫荆山的分身,结果,二十八天将的气息生生的隔断一切,也只能认栽了。
大唐皇宫内,孙得言感受到紫荆峰爆发这股气势,微微一愣,随即眼眸中露出一抹狂喜,“大哥还有嫡传的亲子,好,苍天有眼啊!”孙得言龙行虎步站在窗前,遥望京城外紫荆峰的方向。
紫荆峰变动,各有猜测,不过,他们的猜测几乎都是错误的。
宋楚站在庙宇内的这片空间之内,虚空中二十八天将降临,随后一个身穿黄袍的威压老者降临,站在了二十八天将面前。宋楚想看清楚这个老者,还有二十八天将的面貌,却是发现,这些人的脸上朦胧氤氲,什么也看不清,只是隐隐能看到一道道魁梧挺拔的身影傲立虚空。
“砰砰砰……”
又是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四个金身佛像释放者耀眼的佛光,身后都是背负十八道功德光环,想来就是其余三座庙宇内镇守的圣僧了,来到近前,看到宋楚身后的佛像后十八道功德光环消失,纷纷双掌合十,口念佛号,“阿弥陀佛,此魔不除,生灵不息。”
宋楚微微眯起眼眸,好你个此魔不除生灵不息,说的这个魔就是我吧!我倒想看看你们怎么来除魔卫道。宋楚环顾一圈,暗中想道,嗯,看着这紫荆山峰上一殿四庙宇,还有天将台,都是在这一个小千世界之中啊,外面的那些分布,不过是扰人视线罢了,整个紫荆山峰的一切本就是同为一体的存在。
“打搅了,再见,各位忙着啊。“
宋楚佝偻着腰身,呵呵一笑,随即眼眸中精光闪动,脚下踏足义字诀,化身一道金色的闪电,冲向庙宇的门口。十步……八步……三步……只要冲破佛门的十八金莲步,那可就是天大地大了,最少不会陷入被群殴的下场了。
“砰!砰!”
两声震撼声几乎同时炸响在宋楚眼前,庙宇门前青光喷涌,战气澎湃,一柄淡青色的硕长战刀插在庙宇门前,挡住宋楚去路。本来已经暗淡无比的十八金莲步突然佛光大盛,一个大大的卐形镇魔图案悬浮升起,佛光如潮封锁住所有的去路。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岂能任由魔头离去,残害天地生灵.”
身后的三个老僧同时双掌合十,唱响佛号,一副悲天怜人的慈悲模样,看的宋楚直想爆掉他们的光头,这群秃驴别的不行,就是会给人盖帽子啊,一盖一个大的,直接压死你。
宋楚脚步不停,呼,一拳全力打在身前的卐字图案上。卐字图案佛光猛动,宋楚被这股佛光震得退后三步。宋楚眼眸中神色变幻,思量再三,自己就算是祭出悬空鼎,也未必能逃脱,毕竟盯着自己的都是来头大上天的人物啊!
宋楚转身佝偻着腰身笑道:“大师,误会,小子一向敬仰佛门,早就想皈依佛门了。大师让出一条路,我出去后必定为佛门争光,将佛门的佛光洒遍整个天玄大地。”
宋楚笑呵呵的说着,看得出,眼前要为难自己的不过是三帮人。其中,隐藏在暗处的魂王,似乎对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至少现在还没有对自己出手。虚空中傲立的这帮杀神,宋楚懒得说好话,要是这帮人说句好话就能搞定,就不是当年杀伐四方的狠主了。貌似只有四个圣僧可以商量啊,佛门不是讲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嘛,这也是宋楚唯一希望了。
“佛魔不两立,魔头休要妖言惑我。”
四个圣僧金身面色威严,一点也没有给宋楚留面子的意思,佛魔?也没什么戏了!真的没戏了么?宋楚还想试一下,毕竟不能被人拒绝一次,就这么放弃生机啊。虽然心里骂了这帮秃驴一百遍,宋楚还是佝偻着身子笑脸相应,还想讨好一下。
宋楚还没开口,虚空中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威严中带着不忍。
“唉,你又何苦如此啊。我孙天武向来敬佩人皇风采,不过是选择的道不同,人皇何必与这群秃驴计较。不要让我看到人皇的这种笑脸,让我们痛快一战吧。”虚空中傲立最前的黄袍人正是大唐的开国先祖孙天武。
孙天武说这些圣僧是秃驴,带出明显的不屑神情,四个圣僧倒是稳重,听到孙天武的话,只是双掌合十念诵佛号,不去和孙天武计较。
宋楚心里那个憋闷啊,这帮欺软怕硬的秃驴,人家都指着你脑门骂了,你这会怎么不说孙天武是魔头啊!就知道欺负我一个修为底下的弱者,强烈鄙视之。
宋楚咽下口水,目前好像是不战不行了啊!既然说不通,那就痛痛快快的战吧!站着死总比……跪着死好点吧,虽然不如跪着活。战吧!生死决战没有热身,开场就是生死搏杀。
大總裁,小嬌妻!
死神見習師 征文作者
宋楚眉心开阖,悬空鼎当空祭出。
“当……”
宋楚刚刚祭出悬空鼎,一旁的四个圣僧脸色一边,露出苦涩的神情。其中一个圣僧,张口箴言吐出,一个个凝聚成实体,在空中漂浮放着光明的字节喝出,“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如佛光长剑刺到悬空鼎上,悬空鼎发出一阵钟声。
宋楚目露杀机,这群和尚不地道啊,自己还没摆好驾驶,这帮和尚就来偷袭来啊!真是佛门多贼子,这话还真没错。宋楚冷笑道:“秃驴,头顶你最亮,办事你心最黑啊!”
吐出真言的老僧,微微苦笑,说道:“老衲永信,心黑之说,出家人是万万当不起的。这不过,老衲有一问,还请施主解答。”
宋楚眯起双眸,说道:“问吧,我有什么好不说的啊。”
永信老僧指着悬空鼎,说道:“当年承蒙人皇看重,将我佛门的至宝暮晨钟炼入鼎中,不知可否好用啊?”
宋楚眨眨眼,自己和人皇有什么牵扯啊!貌似自己不认识吧,可是这帮人却好似认定自己是人皇了,并且道理还说不通,一个个趾高气扬的。宋楚看向悬空鼎,就是嘛,怪不得大鼎之中还有钟声啊,原来里面还炼入了佛门的暮晨钟啊,嗯,不管谁是人皇,这事办的不错,对付这群黑心秃驴,没什么好客气的。
佛门有三宝,金莲,木鱼,暮晨钟。三宝中最是珍贵的暮晨钟却偏偏被人强夺,佛门由此此时式微,在九大王朝中属于垫底的存在,丢失暮晨钟,这是整个佛门莫大的耻辱!今天永信和尚见到宋楚的悬空鼎,自然是想夺回暮晨钟,顺手将悬空鼎再一切夺回来,那就是大善了。
宋楚说道:“好用啊,一直挺好用的。”
永信和尚双掌合十,大念佛号,说道:“纵然万般好用,终究是我佛门之物,施主休怪今日老衲辣手伏魔了。”
歷史的塵埃
宋楚冷笑道:“想战就战,我也无惧,你又何必拖拖拉拉的说什么佛魔的大道理,一群死秃驴!”
“哈哈哈,好,他们就是一群死秃驴。人皇兄放心就是,一会,孙某会亲手斩杀这些秃驴,为人皇兄泄愤。战吧,生死无惧,一往无前,这才是人皇气概。”孙天武战气冲天,虽然是死敌,可是对宋楚的态度,明显是比对这些和尚要好多了。
打人不过先下手,一旦真的动了战的念头,宋楚可是丝毫不会手软。宋楚催动悬空鼎,照在头顶,身形闪动,一跃来到永信和尚的面前。“死秃驴,给我死吧!”
“阿弥陀佛!”
永信眼中,如今的宋楚修为就是萤火之光,面对自己这个佛门大圣,那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威胁可言。永信和尚似是随意的大手伸出,一手涌动无尽的佛光压向宋楚。
“砰……”
宋楚傲立,永信和尚金身被宋楚拍出几十丈远,无尽岁月中修行的金身,此时竟然被宋楚一掌拍的丝丝龟裂,一口老血喷射,永信的金身也透出一抹惨白。
再看宋楚,宋楚脸色也是一白,随即恢复红润,手中正拿着一块惨白的手骨,手骨上也是龟裂横生,盗拓手骨!宋楚知道眼前这帮人不好对付,不玩热身的,直接就是致命杀啊!
“死吧!”
手持盗拓手骨的宋楚,脚下的义字诀施展出来,如同是盗拓亲临,千里万丈缩地成寸。霎那间,宋楚一步来到永信身前,扬起手骨就要再来一下。宋楚是打定注意了,自己就算是挂在这里,也要把永信留下再说,不为别的,这个和尚太黑了!
傲武仙尊 冰墻
“魔头休得猖狂!”
永信受伤,一旁的三个老僧也是脸色一变。这三人分别是永信的同门师弟,永生、永色,永空。永空和尚就是被宋楚强夺十八道功德光环的金身老僧,此时没有了功德光环,虽然暴怒,却也是没有办法。
永生、永色两和尚同时踏步而出,两人四掌凌空拍向宋楚。宋楚手中的盗拓手骨魔气冲天,透出一股桀骜不驯,天下之大,我欲争锋的嚣张。宋楚感觉到身后的两道浩瀚的佛光袭来,顾不得受伤的永信,转身横扫,无边的魔气喷涌而出淹没了闪耀的佛光。
“砰砰……”
两声碰撞,宋楚身形一晃,手中的盗拓手骨也彻底的粉碎了。盗拓手骨最多用三次,如今三次全被宋楚用完了,宋楚无奈的苦笑,盗拓老兄啊,对不住了,欠下你的因果也无法偿还了,如今手骨也碎了,为了解开身躯封印的希望也泡汤了,对不住了啊。
盗拓手骨用完三次,宋楚只是受了轻伤。永生,永色两和尚被盗拓手骨的力量打的纷纷后退,退了七八步才站稳身形。
“哼,没想到堂堂人皇竟然也和盗拓这种恶贼交扯,我佛门岂能容你!”
惡魔領主
宋楚身后的永信恢复伤势,刚才是猝不及防才受伤,如今有所准备,就算是盗拓亲来,永信也是毫无畏惧。永信口念佛号,身后十八道功德光环璀璨耀眼,周身佛光普照,八部天龙护体而生,像极了年画中的罗汉神佛。
“卐”
永信身后的八部天龙交织胸前,融汇出一个巨大闪耀的卐字,卐字扑压宋楚,想一举灭杀宋楚。
“哼!”虚空中傲立的孙天武看不过去了,冷声道:“秃驴真是一派胡言,明知他现在根本没有人皇的记忆传承,还要开口人皇闭口人皇勾结邪魔的,若真是人皇在此,你也敢出此狂言么!”
孙天武,挥手,一道冰冷的天刀劈碎虚空,一刀斩落,斩到呼啸的佛门卐字上。“砰……“孙天武的长刀破碎,永信八部天龙结出的卐字也是荡然无存。永信脸色一变,喝问道:“你是什么意思,孙天武。”
孙天武冷冷的说道:“虽然道不同,注定了杀伐,可是,我要给人皇一个体面的死法。”
“什么是体面的死法?”
“最少不能死在无耻的秃驴手中!”
孙天武顺着虚空如履平地,大步走了下来,说道:“我孙天武一生神通,早已万法归一,如今只有一招,天武战刀!我会用这一刀,来结束我们直接的争道!”
宋楚眨眨眼,你们这群没一个好货,弄半天就是为自己选择一个死法啊!老子还没活够呢!
永信和尚此时也毫无佛门大圣的气度,不由得对着孙天武冷笑道:“哼,好一个体面的死法啊,既然你这么想体面,为什么不等人皇恢复实力,然后再公平的一绝高低啊!”
信仰大爆炸 夜色靜悄悄
宋楚第一次对永信投向感激的眼神,这个大和尚说的在理啊!你们这些前辈就别为难我这个小人物了,至于人皇,我根本就不认识啊!
永信接着说道:“如果真的是人皇复出,面对你的什么天武战刀,人皇也会这么站着不说话么。”
“当然不会……如果是人皇,人皇会说,统统镇压,任你千万神通,万年的修为,统统镇压!”
一道低沉的声音从悬空鼎中爆发而出,宋楚一愣,这声音不是谢威的声音啊!话说,谢威自从在迷失岛之后,基本上是任你怎么呼喊都不现身啊,宋楚已经怀疑谢威挂掉了。
“不好!”
“不好!”
孙天武、永信和尚突然变色,孙天武天武战刀斩破苍穹,以开天之威劈向宋楚。永信也是急忙,结出佛门大手印,大向宋楚。两人一动,在场的全动了,二十八天将,四大圣僧,纷纷出手,再也没有一丝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