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u5th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破碎永恆笔趣-第4章 永恆的傳說相伴-7hig3

破碎永恆
小說推薦破碎永恆
他们看着她乘坐星虚飞向了茫茫的星空,他们不知道无名是否真的还会出现,夜星说过,如果她累了,她就会到这里来看他们,但冒险王不知道到时他们是否还会记得她,是否还会记得无名。
无名说过,他们的那段记忆将渐渐沉睡,他们将遗忘掉过去,遗忘掉他们,遗忘掉所有有关他的一切,直到末日降临,现在这个世界最原始最低级的生命刚刚在海洋中形成,可是他们就期待着末日的降临了。
“总有一天,无名叔叔会和夜星阿姨乘坐那只大鸟来看我们的,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就可以去见我的父母他们了。”青影说道。
“是的,青影,虽然这将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但他们总有一天会出现的,即使我们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一切,但他们仍然会记得我们的。”冒险王说道。
两人站在高高的山崖之上遥望着静静的星空,遥远的大洋中那些最原始的单细胞生命正在迅速地分裂,向更高一级的生命进化,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夜星阿姨难道不想到我们家去吗?无名叔叔说过,她是你们的朋友,是我父母他们的朋友,为什么她宁愿一个人呆在星空也不愿意到我家去呢,我本想让她代我向父母转告一句话的。”青影问道。
“青影,你想向他们说什么呢?”冒险王问道。
“我想告诉他们,我爱他们。”青影回答道。
冒险王点了点头,“青影,你想家了,是吗?可是我们还得等下去,生命才开始形成,我们还要等上千万年,数亿年,这是我们答应过无名的事,这才刚刚开始。”他说道。
風流悟 坐花散人
“到了那一天,我已经长大了,冒险王叔叔,这个宇宙为什么这么大,而像我们这样的生命又是这么地少?”青影问道。
“因为啊,那是一场灾难,曾经无数的生灵生活在宇宙的深处,宇宙浩瀚无边,可是那场灾难毁灭了一切,毁灭了整个宇宙的文明。”冒险王说道。
“什么样的灾难那么厉害呢?只有我们才逃出来吗?”青影好奇地问道。
“青影,那是一场席卷整个宇宙的灾难,毁灭了无数的生灵,他们的数量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上千万倍,时间还很长,长得连我都不敢去想遥远的将来到底会怎样,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慢慢地说给你听。”冒险王说道。
青影点了点头,“是的,我想知道所有的一切,冒险王叔叔,你能从头到尾说给我听吗?”他问道。
冒险王摇了摇头,“青影,那个故事太漫长了,漫长得你还来不及听完,末日可能就已经降临这个世界了,而且遥远的过去所发生的很多事我已经忘记了,这是一个关于永恒的故事。”
“那么你就把所知道的告诉我好吗?”青影问道。
“青影,你难道没有感觉到吗?我们的记忆正在消失,也许你刚听完这个故事,转眼便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冒险王说道。
青影点了点头,仔细想了一会,突然生出了个念头,“冒险王叔叔,我可以将你所说的记下来,那么即使以后我们都忘记了这件事,也可以从记载中找到它。”他说道。
冒险王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了一本空白的书,然后变出了一把黑色的笔,“那么我将边说边记,亿万年之后,可能连我们都已经无法辨认出这本书上到底记载着些什么了,可是这本书将会在这个宇宙中一直保存下去,直到这个宇宙走向毁灭。”他说道。
“冒险王叔叔,宇宙毁灭就是无名叔叔所说的末日降临吗?”青影问道。
冒险王摇了摇头,“不是,他所说的末日是指这个星球的末日,具体应该是指即将出现在这个星球上的生灵的末日,与宇宙的毁灭无法相提并论,而永恒的故事则与宇宙的毁灭相关。”他说道。
“宇宙也会毁灭吗?毁灭之后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青影问道。
冒险王摇了摇头,“我也没见过,这个宇宙中有三个人见证过宇宙的毁灭,他们就是你的父亲,天思还有无名,宇宙囊括了我们所感知到的一切时间和空间,毁灭之后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有他们知道,同时宇宙衍生万物,当毁灭来临时,一切有形或无形的物质将会全部被摧毁,生命也不例外。”他说道。
“一切都将不复存在?”青影问道。
“除了他们三人外,一切将不复存在,而像我们这样的生灵也只能保留最基本的精神意识,庇护在他们的力量之下,同时毁灭也将大大的消耗他们的力量,新的宇宙在毁灭中诞生后,你父亲和天思他们就得为下一场劫难做准备了。”冒险王说道。
“那么无名叔叔呢?”青影问道。
“无名么?听你父亲他们说,他可以让宇宙真正地毁灭,再也没有重生的可能,可是现在看来他已经放弃了那种力量。”冒险王说道,“也许他再也不会出现在我们眼前了。”
“为什么呢?无名叔叔不是说过他会来看我们的吗?”青影好奇地问道。
冒险王摇了摇头,“他放弃了那种强大的力量,放弃了他最大的追求,也许他再也不会苏醒过来了,沉睡也许正是他最好的归宿。”他说道。
“可是夜星阿姨会伤心的,难道他也不在乎吗?”青影问道。
冒险王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但他曾经看穿了所有的一切,他可以创造出自己想要的一切,包括情感,但一切都可以信手拈来之后,生命的乐趣就会变得索然无味,希望他已经遗忘掉那段记忆了。”他回答道。
“冒险王叔叔,你的故事要从哪里开始呢?”青影问道。
冒险王仔细想了想,“那是在遥远的过去,一个无法用时间来表达的过去,故事发生在两个宇宙之前,那时候的我是一个星空冒险家,我制造了我那个时代最先进的飞船,告别家人,然后进入了茫茫的星空,那时候的星空世界啊,就像现在的星空世界一样,在每一个宇宙里,星空总是那么地相似,那么地诱人。”他轻轻说道。
“命运赐予了我超出那个时代的智慧,我克服了衰老,驾驶着我的飞船进入了无尽的星空,那时候永恒对于我来说是一件无法想象的事。”冒险王说道。
“你以后一直没有回去过吗?”青影问道。
“经过了漫长的星空流浪岁月之后,我回到了故乡,可是我的亲人都已经不在了,那里战争正在疯狂地摧毁一切,于是我失望地返回了星空,在我的心里,故乡是我永远的家,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永远是那么地遥远,那么地渺茫。”冒险王说道。
“当我再一次返回故乡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不在了,战争毁灭了文明,毁灭了诞生我的那个星系,从此我就成了一个真正的星空流浪者,以星空为家,可是星空是那么地广阔,流浪星空的日子似乎永远也没有终点。”
“那就是故事的开始吗?”青影问道。
“是的,那就是故事的开始,当我听到魔星传说之后,永恒的故事其实已经开始了,在那个辉煌的科技文明世界里,诞生了两个强大的生灵,就是你的父亲黑瞳和天思。”冒险王说道。
“魔星就是现在我们住的那个地方吗?”青影好奇地问道。
冒险王摇了摇头,“不是,过去的魔星已经毁灭了,现在的那个星球是依照过去的魔星打造的,青影,永恒的故事中隐藏着一只无形的手,那就是命运之手,它控制着整个宇宙,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冒险王说道。
“那时候无名叔叔在哪里呢?”青影好奇地问道。
“他呀,那时候还没有诞生呢!无名诞生在魔法世界,那是在科技世界毁灭之后的事了,强大的命运之手制造出了无名,赋予了他最强大的力量,永恒的角逐在无名出现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黑瞳不得不与天思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强大的无名。”冒险王说道。
“哦,无名叔叔真的有那么厉害吗?”青影好奇地问道,“他的力量到底又是什么力量呢?”
“听你父亲说过,他的力量直接来源于无,那就是太极之力,在已知存在的世界里,太极之力是最基本,最原始,同时也是最强大的力量,那种力量还在你父亲和天思阴阳两仪力量之上。”冒险王说道。
“那岂不是很危险?”青影问道。
“是的,很危险,掌握了太极之力的无名还可以轻易地掌握那种创造一切,包括生命的力量,也就是命运之手才能掌握的力量。”
“冒险王叔叔,命运之手又是谁呢?”青影好奇地问道。
“命运之手谁也不是,但你父亲说过,命运之手无处不在,它同时控制着整个宇宙的一切变化。”冒险王回答道。
“冒险王叔叔,我不明白。”青影说道。
“是的,我也不明白,青影,你只需知道存在着那一只无形的手就是了,它就是天,就是地,它无处不在。”冒险王说道。
从遥远的过去说起,永恒的故事是那么地漫长,又是那么地飘渺,但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一个个陌生或熟悉的面容在青影心中不停地闪现。
黑瞳、天思、海生、冒险王等等人物在那个故事里是那么地生动,那遥远的魔星传说,神战大赛,还有那消逝的各种文明,辉煌的科技文明在永恒的追逐者和天思的战斗中毁灭。
绚丽的魔法世界里,神秘的命运之子写下了永恒之歌,他在天书上写下了魔法世界的将来,写下了自己的命运,站在末日的世界,他身化流星而去,飘渺的云中界中,一页页天书随风而逝,美丽的天思轻唱起了那首永恒的悲歌。
永恒的故事是那么地遥远,遥远得似乎永远也不会走到现在,可是现在已经来到了,那遥远的过去穿越了亿万年的时空,仿佛就发生在他们眼前,仿佛就发生在昨日。
尽管沧海已经变成了桑田,但永恒的故事依然没有结束,那是一个永恒的传说,他们看不到永恒的尽头到底是什么,永恒永远也没有尽头。
“那漫天的星斗啊,在每一个世界里都是那么地类似!”冒险王轻轻说道,“而永恒的故事啊,将永远也不会结束,将在每一个世界中继续下去,而我们也将不停地扮演着这场永远也不会结束的戏,我们是永恒的观众,又是永恒的演员,我们是永恒之歌中跳动的一个音符,永恒的旋律将永恒地演奏下去。”
“冒险王叔叔,是命运之手在导演着这一切吗?”青影问道。
“是的,青影,但同时它也是这场戏中的一个无形的演员。”冒险王回答道。
他在那本书上记下了重重的一笔,然后落下了笔,他将那本书轻轻地放在地上,很快地那本书变成了一块石头,岁月无声地流逝。
他们抖落了身上那层厚厚的土,海水呼啸而来,将他们淹没在苍茫的大海之中,高原变成了沧海。
记忆如同流水般悄然而逝,遥远的过去渐渐地从他们的心中消失,大地在他们眼前不停地变幻,高高的山脉沉陷下去,深深的大海沟隆起了高峰,沧海桑田在他们眼前一闪而过。
他们忘却了过去,只记得了自己的名字,当冒险王和青影遥望星空的时候,他们心里总是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冲动。
巨大的恐龙在各个大陆上呼啸而过,高大茂密的植物铺满了整个陆地。
“这是我们的家,青影,这个世界很大。”冒险王对青影说道。
“可是我们又是怎么来的呢?冒险王叔叔,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青影问道,这时候他已经长成了一个少年。
“青影,这个世界有着无数的秘密,这些秘密隐藏在世界的各地,我们要将它们找出来,我们直接诞生于这片天地,这个世界因为我们而存在。”冒险王大笑起来。
他们乘坐巨大的翼龙从天空中飞过。
金色的太阳从他们的前方缓缓升起,他们飞过了群山,飞过草地,然后翼龙无力地落入了一个巨大的湖泊之中,他们则腾空而起,驾御清风飞上了远方那座高入云天的山峰。
浮云在半山腰连绵万里不绝,“青影,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但总有一天我们要到星空上去看看。”冒险王大声说道,他们落在峰顶落下。
青影却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吸引住了,他轻轻地拍了拍那块石头,于是坚硬的石头四分五裂,露出了中间一块方方正正银光闪闪的东西,他好奇地拾起了那个东西。
“这是谁留下的?”青影好奇地问道。
冒险王接过了那块银色的石头,“这是一本书,哈哈,青影,这是一本天书。”他轻轻地抚摸着那本书,“这是一本奇书,恩,记载着一个动人的故事,真奇怪,这本书就像我写的一样,也许真的是我写下的也说不定呢,毕竟人很容易忘记过去的。”他说道。
“过去这里好像是一片汪洋大海。”青影指着岩石上的一个图形说道,“那是一个化石。”
“或许在那片汪洋之前是一座高山也说不定呢,一切都有可能,亿万年之后这里也许又将是一片汪洋了。”冒险王回答道。
“冒险王叔叔,那本书上记载着些什么呢?”青影好奇地问道。
“我还没看呢,这里还有一首诗,我念给你听好不好?”冒险王问道。
青影点了点头,“有点不公平,怎么你认识这些古怪的东西,而我却一窍不通。”他说道。
“呵呵,因为我是叔叔嘛,当然懂得比你多了,将信息通过这种方式保留下来,可以找回我们曾经遗忘的记忆。”冒险王说着轻轻念了起来。
“穿越了破碎的永恒,
千百个世界在我的眼里绽放,
走过辉煌的文明,灿烂的文化,
还有那绚丽的魔法世纪,
一切的一切,仿佛就在昨日。
为什么找不到她生命的痕迹?
在那无数个世界里。
那漫天的星斗啊,在每一个世界里都是那么地类似,
为什么漫天的星斗下,无法搜索到你存在的生命气息?
无数个宇宙在我的眼前毁灭,而我却依然存在,
穿越了破碎的时空,我达到了寂寞的永恒,
孤独的星空,脆弱的永恒,
你到底藏在何方,或者已经不在?
只留下了我一个,在寂寞的永恒中长守孤独!”
读罢,热泪滚滚而下,“青影,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流泪,但我想继续读下去,你在听吗?”冒险王问道。
“叔叔!冒险王叔叔!快看!”青影指着天空突然大叫起来。
“青影,难道你刚才没注意听我所说的话吗?”冒险王转头问道。
“天上落下了一块好大的石头啊!”青影继续大叫着。
冒险王抬起了头,“不好,青影,我们赶快离开这里!”他拉着青影迅速飞开,就在他们离开的瞬间,一颗巨大无比的陨石从那座山峰当头砸落,巨大的轰鸣声响砌着整个天地。
青影惊恐地回过头来,只见大地上已经被砸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坑,千丈高的熔岩喷薄而出,映红了整个天空,大地疯狂地颤抖着,裂开了无数道深深地裂纹,熔岩流瞬间流得到处都是。
“天哪!末日降临了,刚才好险呀,那块石头差点就砸在了我们头上。”青影不禁惊恐万状。
“哎呀,可惜!可惜!那本书没有带出来,不知道是否还会完好?”冒险王大声叹息道。
“叔叔,你还在想那本书啊?那么大的一颗石头以这么高的速度撞来,这个星球几乎要爆炸了,你居然还问这个问题?”青影好奇地问道。
“唉,可惜了,真是可惜了,我敢肯定那本书与我们有关,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冒险王连连顿足说道。
說服力:怎樣有邏輯地說服他人
“叔叔,别再叹息了,这个世界眼看要毁灭了,完了,到处都是火,灰尘布满了整个天空,这是一场灾难。”青影说道。
冒险王点了点头,他们从天空中飞过,天地风云变幻,飓风席卷着横扫整个大地,大地下传来了沉闷的轰鸣声,与天上的雷声交织在一起,巨大的闪电不停地从云层中迸发,几乎要撕裂整个世界。
“完了,完了,它们完了!”青影大叫起来,无数的恐龙在大地上四处飞奔,飓风呼啸而来,将它们庞大的身躯轻易地卷走,大地上四处喷薄而出的熔岩流吞没了一切碰上的生灵。
灾难突然而来,无数生灵瞬间毙命,他们无奈地看着这一切。
“我的恐龙们完了!”青影无奈地说道,“以后再也不能骑恐龙玩了,再也不能乘坐翼龙在天上飞翔了。”
“这还是小事,青影,我担心整个星球的生灵将面临着灭顶之灾。”冒险王担心地说道,“如此一来,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冒险王叔叔,快看,那是什么?”青影指着前方大叫起来,只见一片金光从地面飞出,携带着漫天杀气朝他们直冲而来。
“好强大的杀气,冒险王叔叔,那是什么?”青影问道。
冒险王闭上了眼睛,“不知道,那股气息很熟悉,似乎在梦里见过,似乎又是在遥远的从前,我们一定失去了些什么,我们忘记了过去的一切。”他说着伸出了手。
那道金光朝冒险王张开的手直奔而来,一股熟悉的但又说不出来的力量迅速传遍了他的全身。
“这是一把剑,一把神剑,我终于又看到你了,轩辕神剑。”冒险王轻轻说道,金光渐退,化作了他手中一把古老的黄金剑。
“冒险王叔叔,这难道你是的东西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青影好奇地问道。
“是的,虽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这把剑是属于我的,还有那本书也与我们有关。”冒险王回答道。
大地的深处无形的精神意识不停地涌出,然后流向了四面八方,那是沉睡在地底的灵魂,巨大的撞击终于将他们从沉睡中唤醒,另外的一股力量苏醒了。
“好像有东西从地底冒出,冒险王叔叔,你感觉到了吗?”青影问道。
冒险王摇头不答,抬头望天,他的目光穿过了灰尘飞扬的长空,穿过了光与火的世界,抵达到了遥远的星空。
那里,一道耀眼的蓝光闪过。
“青影,这不是末日,文明才刚刚开始。”冒险王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冒险王叔叔,你看!”青影说道。
一只巨大无比的鸟从天空落下,一个蓝衣年轻男子坐在鸟背上,他左手托着一个瓷瓶,右手拿着一把蓝光闪烁的神剑,清澈之水从他左手中的瓷瓶倾泻而出。
无尽的水从瓷瓶中迅速流出,天地间一片苍茫,大雨倾盆而下,暴雨不停地冲刷大地,浇灭了地上熊熊烈火,山河暴涨,江湖横溢,大地上洪水肆虐。
“冒险王,青影,还认得我吗?”那男子大叫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们的名字?”冒险王朝空问道。
“是啊,我是谁?为什么知道你们的名字呢?”那人大笑起来,顺手朝他们一剑当头劈下。
冒险王举起了手中的轩辕神剑,金光飞起,但那一剑威力实在太大了,将他从空中劈落凡尘,劈入到深深的地下去了。
“哈哈,冒险王,你总算还有点力气。”那男子从鸟背上跳了下来,飘落到青影的面前,“我说过会回来看你们的。”他说道。
“你很厉害,一定不简单。”青影说道。
“是的,很不简单,这个世界我很熟悉,这一切就像我亲手所创一样,我让大地恢复了生机,让生命在这里重现,将那些很久以前被封存起来的灵魂重见天日,文明将在这里再现。”他大声说道,“我从天地间来,我的名字叫蓝珠儿。”
“蓝珠儿?很陌生,但我们好像见过面。”冒险王飞了起来,他好奇地打量着蓝珠儿说道。
“天地如此之大,岁月是如此地漫长,在遥远的过去我们见过面并不足为奇,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现在我又要走了。”蓝珠儿回答道。
“你要到哪里去呢?”青影好奇地问道,“我们能和你一块去看看吗?”
“不行,等下一次机会吧,青影,这个送给你,这把剑是蕴藏着我的力量,是一个和你关系非常重大的人亲手打造的,它的名字叫命运。”蓝珠儿说着将宝剑递给了青影。
“命运?命运神剑?”青影好奇地打量手中蓝光闪闪的宝剑。
“是的,命运神剑,青影,希望你能把握自己的命运,还有冒险王,希望你们会过得更愉快。”蓝珠儿说道。
“蓝珠儿,你从星空中赶来就是为了挽救这场灾难吗?”冒险王问道。
妖孽老公婚後寵妻
“不,不是,我没有那么伟大,冒险王,我没有挽救灾难,相反,我给这个世界带来了灾难,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蓝珠儿回答道。
“你说灾难是你带来的?”青影好奇地问道。
“是的,我带来了灾难,那颗陨石是我带来的,这些生灵已经统治这个世界数亿年的时间了,它们的命运是我给予的,现在我只是将它们收回去罢了,从现在开始这个星球将进入文明的世界,他们才是这个世界本来的主人。”蓝珠儿回答道。
“你怎么说得如此轻松?”冒险王好奇地问道。
“我本来就是魔,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魔,哈哈,冒险王,在这个世界上,魔总是要比神更厉害些,只有魔才能毫无顾忌地破坏一切,毁灭一切。”蓝珠儿说道。
“那么神在哪里呢?”青影问道。
“如果你们认为自己是神,你们就是神,但真正的神在哪里呢?哈哈,在魔的面前没有人能自认为神,我要走来,再见,我们还会见面的,在下一个末日降临之后。”蓝珠儿化作一道蓝光飞起,天空中那只巨鸟呼啸而过。
“我们到哪里才能找得到你?”青影问道。
“找不到的,我隐藏在无尽的星河里,你们又怎能将我找出?”蓝珠儿大声说道,他们越飞越高,渐渐地消失不见了。
可是末日一直没有降临,他们期待着那个神秘的蓝珠儿再次出现,可是又担心他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时光之河日夜不停地流淌,大地上文明初现,然后渐渐地发展壮大。
他们寻遍了整个天地,却再也没找到那本奇怪的书,它一定毁灭在那场巨大的灾难中了。
于是永恒的传说再也没人重提。
很多时候他们乘坐金车银马飞过天空,穿过高高的云层,遥望无尽的星河,想要离开这个世界,可是总有一种声音在心里提醒他们:“不要离开,这就是你们的家,如果离开了这里,你们将迷失在无尽的星河中,再也无法找到回家的路。”
灾难过后的世界发展得很快,很快地出现了各种强大的生灵,他们中的一些种族可以任意地飞上天空,其中的一些种族能够制造各种精巧的工具,令他们奇怪的是,这些种族的这种能力随着时间的流逝又渐渐地消失了。
青影再也没有看到过那只巨鸟了,自从那天蓝珠儿乘坐巨鸟消失在遥远的星空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重现。
他喜欢一个人驾驶着小木船在茫茫的大海中飘荡,而冒险王则渐渐喜欢上了游戏人间的生活,陪伴着他们两人的只有酒和剑。
青影不知道冒险王为什么总有那么多喝不尽的美酒,冒险王自己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他的身边总是不缺酒,所以青影总能从他那里找到酒喝。
无数个日日夜夜里,青影在小小的木船上进入了梦乡,他梦见自己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这颗小小的星球,无尽的星河深处是那么地美丽,这颗小小的星球消失在无尽的星河世界之中。
“那是你的家,你又怎能离开?”一个声音总是在他心里不停地呼唤,多少次他从梦中惊醒,因为他的家消失在无尽的星河里,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極品外科醫生
在冒险王游戏人间的日子,他碰到了很多人,也交了很多朋友,他告诉了他们好多奇怪的事,也不管这些事到底是真还是假。
“海之北,有一种奇怪的鱼,这些鱼很大,身长千里。”他这样对他们说道。
“海之北到底是什么地方呢?”那天有个小孩好奇地问他。
“海之北就是北溟,可惜那种鱼已经消失了。”冒险王摇头说道。
“你去过那里吗?”小孩问道。
“是的,我去过那里,这个世界几乎所有的地方我都去过,海之南叫南溟,过去也叫天池。”冒险王说道,“在遥远的从前啊,曾经无数的大鸟每年春天就从北溟起飞,直到南溟。”
“遥远的从前?那到底离现在是多少年呢?”小孩好奇地问道。
“记不清了,应该是几十万年之前的事了,那时候大地上的人可以像鸟一样地驾驭着云气在天地间翱翔。”冒险王说道。
“原来那是诸神的时代,你怎么知道这些呢?难道你也是神?”小孩惊奇地问道。
“因为我看过他们,可惜现在他们已经不在了。”冒险王回答道,“其实几十万年的时间又算得了什么呢?在更遥远的过去,这个大地上曾生活着无数庞大的生灵,它们奔跑起来的时候,踏起的灰尘遮天蔽日。”
“原来你比那些人更伟大,冒险王,你说的那些又发生在什么时候呢?”小孩更加惊奇了。
“那是发生在六千五百万年前的事了,那一天灾难从天而降,毁灭了当时统治着这片大地的生灵。”冒险王叹息道。
“六千五百万年前!”小孩惊叫起来。
“是的,六千五百万年前的一天,星辰从天上落下,几乎毁灭了整个世界。”冒险王说道,“那时我们就已经存在了,在更遥远的从前,在所有生灵都没有诞生的从前,我们就已经存在了,可是我们的记忆渐渐地消逝在时间的长河里,再也找不回了。”
“冒险王,你从哪里来的呢?”小孩问道。
“是啊,我到底来自哪里呢?如果说这就是我的家,为什么我心里找不到家的感觉,如果这不是我的家,那我的家到底又在哪里呢?”冒险王说着站了起来,往前方大步走去,消失在迷茫的云雾之中,给世间留下了又一个无法解释的谜。
“冒险王,你到底从那里来的呢?现在你又到了哪里呢?”小孩心里想道,他心中有很多的疑问,可是他再也没听说过冒险王的消息了。
“北溟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化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几千里也,奋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他在竹简下这几个字的时候,心里又想到了冒险王,这时候他已经不是小孩了。
时光之河日夜流淌,很快地历史翻过了一页又一页。
“冒险王叔叔,你说蓝珠儿真的还会出现吗?”苍茫的大海上,青影问静坐船头的冒险王。
“会的,青影,末日已经快要降临了,遥远的记忆已经在我心中苏醒,我们来自于星空,青影,我们的家在遥远的星空,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家了。”冒险王说道。
高高的云层之上闪闪发亮的飞行器不停地在空中穿梭不停,不远的地方海浪呼啸而来,小木船在巨大的波浪中起伏不定。
“这不是我们的家吗?”青影好奇地问道。
“不,这不是我们的家,只是他们的家。”冒险王指着飞过天空的那些飞行器说道。
“是我们最先来到这个世界的啊!”青影问道。
“青影,难道你想跟他们争吗?不值得的,青影,即使末日没有降临,我们也要离开了,我已经找到了那本书。”冒险王说着从身上取出了那本银光闪闪古书,“等我说完这个故事之后,你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是一个关于永恒的故事。”冒险王轻轻说道。
那是一个关于永恒的传说。
此刻,天上升起了千万颗太阳,强光闪烁着笼罩整个世界,巨大的蘑菇云在大地的四方升起,人间变成了地狱,死亡之风呼啸而起,横扫天下。
“末日终于降临了,青影,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完这个故事,末日就已经降临这个世界来,不过这不是别人带来的末日,是他们自己带来的。”冒险王无奈地说道。
他们将目光投向了天空,末日已经降临了,蓝珠儿还会出现吗?他会再次乘坐那只巨大的神鸟从天而降吗?除了他之外还会有其他人来吗?
遥远的星空深处,蓝珠儿乘坐巨大的星虚穿越了无数的星辰,然后在那颗星球上落了下来,巨大的星虚惊走了下方成群的恐龙,他们贴着大地飞行,转眼来到了苍茫的大海之上。
“蓝珠儿,你吓唬我那些孩子干什么?”一条巨龙冲天而起,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海生,怎么是你?呵呵,小心我将这片大海全部吸光,夜星他们到哪里去了呢?”他笑问道。
“是啊,我将海中的鱼和陆地上的东西全部吃光,嘿嘿,海生,我很久没吃过东西了,肚子正饿得慌呢!”星虚叫道。
海生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两个,唉,算了,蓝珠儿,这次就放过你一次,不过要帮我一个忙,好吗?”
“你还没说夜星他们在哪里呢?”蓝珠儿问道。
“哦,她和天思到云中界去了,说是回娘家,还说什么好久没见到黑瞳他们了。”海声回答道。
蓝珠儿翻身从星虚背上落下,飘到了海中一株巨大的鲜花之上,“哼,他们有什么好看的,总是替她出些莫名其妙的鬼注意罢了,海生,你要我帮你什么事啊?”他说道。
海生指了指海面上四处飘荡的鲜花,无奈地说道:“这些花虽然很美,但是不应该生长在海上的,它们让我无法尽情地在海中遨游,你能替我将这些东西全部清除掉吗?”
蓝珠儿不由大笑起来,“海生,原来是你那么地胆小,别人怕她,但我可不怕,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呢?我记得你们说过,我就是从花中长出来的,是吗?”他问道。
“不,不是,你本来早存在了的,与这些花无关。”海生说道。
“我也知道与这些花无关,可是天思老是取笑我,说什么我是从她的花中诞生的,我需要知道真相,海生,只要你将真相告诉了我,我就帮你除掉这些花,正好现在她们都不在这里。”蓝珠儿说道。
“你可不能反悔?”海生高兴地说道。
“当然,我怎么会反悔呢?以我的名为证,我从来没做过任何反悔的事。”蓝珠儿大声说道。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不过你要赶走它,有它在旁边我说不出来。”海生望着星虚笑道。
星虚腾空而起,“我才不想听呢,我早就知道了,蓝珠儿,你真笨,为什么不问我?”它回头说道。
蓝珠儿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不用管它,你尽管说就是了。”他说道。
“那一天夜星乘坐星虚从天而降,将我从沉睡中惊醒,虽然当时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我知道从前肯定见过她。”海生说道。
“你当时没看到我吗?”蓝珠儿问道。
“当然看到了,当时她手里握着的就是你,她一见到我就叫出了我的名字,我就在那一瞬间知道了记起了她的过去,唉,记忆真是个古怪的东西,同时我也知道了你的身份。”海生说道。
“哦,这么说来你在此之前并不知道我们是谁,对吗?”蓝珠儿问道。
“当然知道,只不过是暂时遗忘掉罢了,夜星将你带来的时候,你仍然在沉睡,无论谁也无法将你从沉睡中唤醒,黑瞳和天思两人联手也无能为力。”海生说道。
“夜星没告诉你们我是因为什么原因沉睡的吗?”蓝珠儿问道。
海生摇了摇头,“没有用,夜星说你是因为放弃了自己所追求的某种力量而变成那样的。”他说道。
“那是种什么样的力量呢?”蓝珠儿好奇地问道。
“我不能说,你自己去问夜星,不过建议你还是别问,她也不会说的。”海生回答道。
“后来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天思就将你丢到海中,然后制造了一朵鲜花,而你就被包在花苞里面,天思说,如果你苏醒了,花自然会打开。”海生继续说道。
“我过了多久才苏醒过来呢?”蓝珠儿好奇地问道。
“记不清了,只记得你苏醒的那一天,我们几个人都在场,那一天大海中突然蓝光绽放,黑瞳他们说,那是时光之弦在波动,我们赶过去后,发现你正从花中跳出,而旁边的夜星似乎被吓呆了。”海生说道。
“吓呆了?”蓝珠儿好奇地问道。
“是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了,因为那段时间里只有她一直在陪着你,唉,你一醒来就将整个大海冰冻起来,可把我们几个忙得够呛。”海生感慨道。
“然后我们几个就为你取名争论不休,谁都想帮你取名,连黑瞳也不例外。”海生说道。
“哦,这又是为什么呢?”蓝珠儿好奇地问道。
“呵呵,这还用问吗?因为你曾经影响着整个宇宙,能替你取名,无论是谁都要心动的。”海生说道,“我们整整争论了三天三夜,最后取名权还是被天思争取到了。”
“这有什么好争的,难道在此之前我没有名字吗?”蓝珠儿问道。
“当然有了,不过我们不想让你变回过去的那个人,即使连名字都不行,所以只能替你取个新名字。”海生说道。
“为什么最后要由天思来取名呢?”蓝珠儿不满地问道。
“没办法,天思本来是叫思索者的,后来你给她改了个天思的名字,就是因为这个理由,天思争得了这个取名权,本来她想替你取名为花儿或者小花什么的,因为遭到夜星的强烈抗议,于是改名为蓝珠儿。”海生说道。
蓝珠儿不由得暗自咋舌,“幸好夜星抗议,要不然那还了得,不过这个名字实在不怎么样,原来是天思取的,竟然带个‘儿’字。”蓝珠儿叹息道。
海生笑了笑,“那有什么关系呢?现在该是你替我除掉这些鲜花的时候了。”他说道。
蓝珠儿点了点头,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只见大海上一道道光芒闪过,漂浮在海面上的无数鲜花立刻消失得再无踪影。
“我想知道过去的我到底叫什么名字,我能依稀回忆起我的过去,但很多地方模糊不清,出现了很多断点,我想知道那被遗忘的东西。”蓝珠儿说道。
海生摇了摇头,“既然已经遗忘,又何必再重新提起呢?”他回答道。
是啊,既然已经选择了遗忘,为何又对它念念不忘?
海生沉入了大海,蓝珠儿转身离开了,夜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从云中界返回,他不想到云中界找她,他不想见到黑瞳,更不想见到天思。
他从天空中飞过,大地上一块闪闪发光的巨石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落了下来,这是一块巨大的宝石,蓝色的宝石闪闪发亮,这颗宝石他已经看过很多遍了,宝石上雕刻着那首永恒之歌。
“这首歌到底是谁写下的呢?为什么这么熟悉?”很多次他指着那首诗问夜星,可是她却只是笑,实在被逼不过,就告诉他,说是黑瞳留下来的。
“可是黑瞳为什么要把这首诗留在这里呢?”蓝珠儿觉得很奇怪,他从宝石上飘了下来,一个巨大无比的字龙飞凤舞,他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一个个文字,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一种莫名的东西在他心里翻腾,呼之欲出,可是却偏偏又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那莫名的感觉是那么地缥缈,却又是那么地沉重,一种无形的东西穿越了亿万年的时空,穿越了两个宇宙来到他的面前,在他心里流转,可是他偏偏怎么也抓不住。
“我可以倒转时空,回到过去吗?”他轻轻问自己。
“不能,因为那是来自遥远的过去,谁也无法倒转到那么遥远的过去,即使是你也不能,既然已经选择了放弃,你为何还要念念不忘?”一个声音在他心里说道。
“我放弃了什么?为什么念念不忘?”蓝珠儿心里问道。
“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放弃,那么你就失去了知道这个问题的权利。”那个声音回答道。
“那么你是谁?”蓝珠儿心里问道。
“孩子,你已经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了,因为你已经选择了放弃,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创造出另外一个孩子,你是唯一的同时也是最后的一个命运之子。”那个声音说道。
“我是命运之子!我是命运之子!……”这个声音在他心里越响越大,可是刚才的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开口了。
“这首诗是我写的!”他轻轻说道,热泪滚滚流出,落在了大地之上。
“我放弃了什么?我遗忘了什么?”这两个问题在他心里不停地盘旋,久久不停。
“蓝珠儿,你哭了,为什么呢?现在你生活得很好,那遗忘的过去又何必重提?你难道后悔了吗?既然当初已经选择了放弃,你如今为什么又要后悔呢?”他心里自问。
可是不知为什么,热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他轻轻地抚摸着那块宝石,仿佛看到了那个的少年,他站在天地之间,奋力写下了这首永恒之歌,那是他的过去,那段已经遗忘了的过去。
命运之子当初写下这首歌的时候,他会想到今天的场景吗?
他在此凄然泪下,却不知道自己为何而哭。
他将手指向大地,草地上立刻冒出了无数鲜花,他落了下来,那些鲜花迅速消失,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朵,他轻轻地折下了这朵鲜花,心里突然颤抖起来。
这是真正的鲜花,和天思创造的那些不同,天思创造的那些鲜花虽然看上去是那么地逼真,但都是假的,只有他知道那是假的,不是真正的生命,可是这朵花不同,它是真正的生命。
“蓝珠儿,你在哪里?在哪里?”一个声音焦急地呼唤着,他抬起了头,身着白衣的夜星从上空飘然落下,神色中充满了不安。
“蓝珠儿,找到你了,你为什么要毁灭掉天思姊姊最珍爱的鲜花呢?她正在大发雷霆呢,你为什么要惹她生气?”夜星恼怒地问道。
“假的,那些花都是假的,这有这朵花才是真的。”蓝珠儿轻轻说道,“我不怕她。”
“这朵花是你创造的?”夜星问道。
“是的,我亲手创造的,你喜欢吗?”蓝珠儿回答道,可是从她的目光中他看到了深深地恐惧。
“不,不要!不要创造这种东西,不要创造生命,蓝珠儿,你毁灭了天思姊姊的花,但那不要紧,可是你千万不要再试图创造任何与生命有关的东西,好吗?”夜星恐惧地说道。
“如果你不喜欢,那我就放弃好了。”蓝珠儿将那朵花丢向空中,静静地看着风儿将那朵蓝花吹起,越飞越远,越飞越高。
“蓝珠儿,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要创造这种东西了,生命不是由我们创造的,再也不要试图掌握这种力量了,好吗?”夜星落了下来,紧紧抓住了他的手,生怕他转眼就从眼前消失。
“好的,夜星,我答应你。”蓝珠儿回答道。
“你发誓,如果反悔的话,我就死在你的眼前。”夜星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是的,我发誓,这样的事再也不会发生了。”蓝珠儿说着将夜星拥入怀中,用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
心中,生出了一种深深的失落。
蓝珠儿,你又放弃了么?他在心里问自己。
宋翔 木林森444
望着怀中抽泣的夜星,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是的,我又放弃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放弃的是什么,但我又放弃了。”他心里回答道。
“夜星,为什么要哭泣的。我不是好好站在你面前吗?为什么你的心在颤抖,你又在担心什么呢?”他轻声安慰道。
“蓝珠儿,我很害怕,害怕有一天你会离开我,害怕你再也不会出现。”夜星哭泣道。
蓝珠儿摇了摇头,“既然已经选择了放弃,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既然已经选择了将来,就不要再试图找回曾经的过去。”他轻声说道。
夜星抬起了头,目光中充满了不解,“蓝珠儿,你在说什么呢?”她问道。
“没有说什么,夜星,我现在已经知道这首诗是谁写的了。”他指着宝石上的那首永恒之歌说道。
“我的心告诉我,这是我写的。”蓝珠儿说道。
“那么你的心还告诉了你什么呢?”夜星问道,她的目光再次流露出了深深的不安。
“没有了,夜星,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写下了这首诗,不知道黑瞳为什么要把它留在这里,也不知道它指的是什么,你能告诉我吗?”蓝珠儿问道。
夜星摇了摇头,“你觉得我们的日子过得快乐吗?”她问道。
蓝珠儿点了点头。
“那么你为什么还想知道那些呢?它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伤害,会给所有的人带来巨大的痛苦,你为什么想要知道得那么清楚呢?”夜星责问道。
蓝珠儿点了点头,“是的,我再也没有必要知道那些了,你说得对,我们走吧。”他回答道。
可是,心里的那种深深的失落依然,流下了一段无法忘却的空白。
天上地下传来了异常地精神波动,“蓝珠儿,我找到你了,找到你了!”天思声声呼唤道,夜星不由皱紧了眉头。
“我不怕她,可是我不想见她,不想见他们。”蓝珠儿说着停下了脚步。
“那我们要到哪里去?”夜星问道。
他抬起头来,天上群星闪烁,冷冷的星光亘古不变,“我们到星空上去,一个轮回已经结束,该是回去接他们的时候了。”蓝珠儿说道。
“是的,该接他们回来了,蓝珠儿,拜托了。”一个声音回答道,身着黑衣的黑瞳飘然出现在他们的上空。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对吗?”蓝珠儿问道。
“是的,我早就知道了,蓝珠儿,将他们接回来吧,我替你挡着天思。”黑瞳说道。
时光之河不停地流淌,转眼间已是沧海桑田,无人可以抗拒,无人可以逃离,芸芸众生在这条看不见的河流中辗转轮回,这样的规律永远不变。
在那颗小小的蓝色星球上,千万颗太阳强烈的光芒将一切化为灰烬,大海转眼间被蒸发一空,所有生灵瞬间灰飞烟灭,末日降临的时候,无数生灵正处于沉睡之中,他们永远也没有醒来的机会了。
冒险王合上了那本古老的书,他们站在荒芜的星球上,天空蒙上了厚达百丈的黑云,强烈的辐射充斥着整个天空与大地,没有阳光,没有水,没有花草树木,被强烈的光与火焚烧过的大地只剩下冰冷的岩石,还有那无边的黑暗。
“冒险王叔叔,你所说的那个传说是真的吗?”青影问道,他们站在末日之后的星球上,青影完全沉迷在那个伟大的传说中去了,眼前的这场浩劫他几乎视而不见。
“那只是一个故事罢了。”冒险王回答道,他手中的那本书一点点地消失,被无边的黑暗吞噬掉了。
“青影,我们只能把它当作是一个传说罢了,它总有一天会从我们的记忆中消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永恒地存在下去,命运之手才能永恒地存在下去。”冒险王说道。
永恒的传说消失在永恒的世界里,命运之子再也无法找到这个伟大的传说,再也无法找回他那段遗忘的过去了。
他们站在高高的山上,冒险王高高托着那个瓷瓶,“青影,他们来了,你看到了吗?他们来接我们回去了。”他指着天空说道。
青影抬起了头,那只巨鸟又出现了,鸟背上的两个人是那么地熟悉,他们分开了厚厚的黑云,那道耀眼的蓝光是那么地强烈,那么地高贵。
冒险王倒转瓶身,清澈的水倾泄而出,呼啸着流向大地四方。
“冒险王,青影,又见到你们了,为什么你们的神色是那么地古怪?”蓝珠儿问道。
“因为我们可以回家了。”青影低头说道,不敢直视蓝珠儿的双眼,他生怕自己心中那个永恒的传说被他一眼看穿。
“蓝珠儿,他们还有重生的机会吗?”冒险王问道。
蓝珠儿沉默不答,抬头望天。
呼啸而来的狂风吹走了笼罩在天空的那层厚厚的黑云,他的目光穿越了遥远的星河,那遥远的星河中一朵小小的蓝花轻轻地飘啊飘,它是那么地渺小,却又是那么地独特。
那朵小小的蓝花啊,是那么地脆弱,又是那么地顽强,那是他亲手创造的生命,可是那种创造一切的力量将再也不会重现。
“我们无法控制别人的命运,我们能做的,只是把握住自己的命运,能做到这一点就已经足够。”黑瞳轻轻说道,他的话穿越了遥远的星河,直接传到了蓝珠儿的心里。
魔星之上,雕刻在宝石上的那首永恒之歌悄然消失。
蓝珠儿闭上了眼睛,那朵小小的蓝花在他心头不停地流转,它从无尽的星河中飘过,在他的无数个梦中萦绕盘旋,永不消失。
“蓝珠儿,你为什么而流泪?” 在遥远的魔星上,黑瞳对空轻轻问道。
“蓝珠儿,你为什么而流泪?”身边的夜星问道,爱怜地替他拭去了那两行清泪,。
“我不知道。”蓝珠儿摇头说道。
青影知道,蓝珠儿一定是为了那个永恒的传说而流泪,但是他不能说,他们都知道,但是他们都不能说。
时光之河不停地流淌,永恒的传说注定要消失在这条无形的河流中,永不再现。
而那朵小小的蓝花也将永恒地在他的心中流转,永不能忘。
那无尽的星河啊,永无止境,那朵小小的蓝花啊,在无尽的星河中不停地漂流,永不消失。
消失的,只是那永恒的传说。
《破碎永恒》全书完
请关注新书《魔变》,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