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dpnw超棒的都市言情 傳奇藥農-第九百五十一章 千奇銀堡陷困境-7hxve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
过了好一会儿,宇轰思考良久,抬手示意了一下。
“郑老板,我认为我和宇鸣应该留在灵翠山。
我们俩只是虚神境,没有至尊修者的那种压迫气势,去了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再说灵翠山不能没有强者驻守,我们两个再加上豪千他们,碰到一般的神宿境敌人应该能抵挡住。”
郑秋微微点了一下头,其实他也没想过一定要轰鸣兄弟跟去,两人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加紧修理。
凭他们的基础,很快能利用残余药效,趁势冲过神宿境那道门槛。
就在这时候,门口突然传来清脆的嚷嚷声。
“你们这帮自私自利的混蛋,是不是当我凛霜至尊不存在?
一本神醫:腹黑冷妃鬥寒王 憂夢
去救援千奇银堡这么有面子的事,居然没叫我,太不够意思了!”
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谷雅。
霸寵嬌妻:神秘總裁引入懷
谷雅蹭蹭蹭快步走到明空梓琳身旁,一把将她拽到自己身后:“这种事情居然不叫我,有这么对待师傅的吗!”
接着谷雅随手卷过来一把椅子站上去,补足与大家的身高差距。
“郑秋,我也去千奇银堡,这事没得商量。
”郑秋面露无奈之色,他还真拿谷雅没啥办法。
谷雅上辈子不愧是凛霜至尊,夺舍成功后保留了完整的记忆,对于神宿境修炼极为熟练。
在灵翠山上所有至尊中,唯有她的修为一天一个样,简直比春笋窜得都快。
从她来到灵翠山至今,还不到两个月时间。
谷雅就从神宿境一重天爬到了四重天,当然这个过程吃掉了不少灵韵琉璃珊瑚果实,以及仓库中的天地晶。
估计现在闻剑宗宗主,杀念至尊刃桦,都要敬她三分。
郑秋试图用道理说服谷雅留下:“凛霜大至尊,刚才宇轰说得对,灵翠山不能没有强者驻守。
要不您迁就一下,留在灵翠山把守,保证这里安……”
郑秋话还没说完ꓹ 谷雅就直接打断道:“你让邵威留在这里好了,他傻愣愣的不适合出门ꓹ 把守灵翠山最合适。”
邵威没有生气,也没有和谷雅争吵的意思,转头劝郑秋:“谷雅跟你去千奇银堡ꓹ 我留在灵翠山,还可以顺带照看一下李陌简。”
邵威还是那么好说话ꓹ 相比之下谷雅实在嚣张。
郑秋皱着眉头反问谷雅:“你干嘛非要去千奇银堡,上辈子和他们有仇吗?”
“没仇ꓹ 但就是看他们不顺眼ꓹ 特别是制作美女外形的人偶做陪睡生意这一点。”
郑秋听后不禁撇嘴,想不到千奇银堡还干这种事,确实很有损形象。
“好了,别争了,大家都去,这里交给轰鸣兄弟。”
絕色帝後打六界
最终,郑秋确定这次去千奇银堡的人员ꓹ 分别是坎池、谷雅、明空梓琳、邵威。
紮鬼秘事 默舞文
除了这四人,他还挑选了十位虚神境的守卫ꓹ 让队伍更具声势。
带着十四人来到济世殿ꓹ 郑秋见到了千奇银堡弟子司徒封修。
“人我都集合好了ꓹ 总共十四人ꓹ 赶紧带路,出发去你们千奇银堡。”
司徒封修顿时喜笑颜开ꓹ 连连抱拳感谢ꓹ 躬身虚引着带郑秋等人出门。
大周天子
这次郑秋没有施展缩地成寸法术ꓹ 而是跟随司徒封修去驿站乘坐天舟,气势恢宏地向千奇银堡进发。
而在他们的目的地千奇银堡ꓹ 包裹整座山峰的千机堡已经大大改变模样。
许多出入口都被关闭,一块块金属板展开并相互连接,这使得千机堡变成了一个圆润的大号金属球。
在千机堡的中央大殿内,也就是紧贴着中心那座山峰的空间。
堡主妙手至尊端坐在高台的宝座上,一只手不停揉搓着太阳穴,脸上满是愁容。
之前自己带领战甲门的修者前去迎敌,没想到却大败而归,损失非常大。
的那只怪依然没啥事,继续向千机堡方向靠近。
为了避免怪毁掉千机堡,妙手至尊派出一批傀儡门的弟子,利用傀儡施加骗术。
这些骗术成功引起怪的注意,将它骗往错误方向,为千奇银堡尽可能争取时间。
妙手至尊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突然开口问大殿中的长老:“战甲门的伤者情况如何,有没有人出现生命危险。”
其中一位长老叹了口气,答道:“有四名弟子没能救回来,其余人……
其余人伤势也很严重,将近一半需要做肢体切割才能保命。
鳳謀遮天 青九
一旦做了肢体切割,他们就会成为残疾,难以修炼到原来的高度。”
吞天神主 落寒花
另一位长老有些不理解,询问道:“堡主,如今千奇银堡已经到生死存亡之际,为何还不向其他几大宗门求援。
以闻剑宗、落霜阁、广心宗他们的实力,肯定帮助我们铲除怪。
或者还可以去绝情随心庄求援,葛庄主一旦出手,拿下怪绝对小菜一碟。
嗜夜妖妃:冷情王爺乖乖愛 妖孽花
为什么退而求其次,派司徒封修去找那个郑秋,他又能做什么?”
妙手至尊瞪了那名长老一眼,斥责道:“你懂什么,这种事情要让拿手的人来做。”
见堡主发火,别的长老赶紧打圆场:“堡主说得对,如果请闻剑宗、落霜阁等大宗门来帮忙,报酬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而且万一在与怪战斗的过程中,其他宗门也出现伤亡,我们岂不是还要赔偿损失。”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但不管怎么议论,长老们都对堡主派弟子去找郑秋这件事,打心底里抱有疑问。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大殿旁侧的金属门哗啦一声移开,一名身着法器铠甲的弟子匆匆跑进来。
“堡主,堡主,不好了!”
那弟子身上的铠甲沾满泥点与碎叶子,缝隙中还嵌了许多污渍,似乎刚经过一番战斗。
傀儡门的长老立即上前询问:“什么不好了,说清楚!”
那弟子喘了一口气,打开铠甲的金属面罩答道:“堡主,诸位长老,那只怪又掉头往我们千机堡来了。”
堡主妙手至尊眉头紧锁:“我不是让你们把它引往错误的方向吗,怎么又往这里来了,是不是有人估计在破坏引诱行动?”
弟子连连摆手:“没有,我敢保证大家都齐心协力,绝对没有破坏引诱行动。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一旦停止引诱,那只怪就会往千机堡方向走。
而且怪很聪明,上过几次当以后,我们再引诱它就不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