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5fcu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第57章 大限將至-bjk2z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
《诗词大会》是谷雨一直喜欢的节目,而且又是含金量很高的比赛.
《诗词大会》报名在今年暑假,经过层层选拔,历时一年角逐出名次。
许博羽力推谷雨去参加比赛,他上次错失了名次,一直耿耿于怀。
谷雨的文学底蕴很深厚,是他一直看好的选手。
许博羽给她发了报名表和具体的参赛流程,谷雨还没打开看,她说:“我参加!”
三國之天下我做主 君子毅
+
谷雨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写出了初赛的作品介绍,她发送了自己写的文章到群里,四石是第一个看到的。
【哇!写的太好了,有理有据!】
确认没问题后,她连同剪辑好的比赛视频和word文档打包压缩,投递了出去。
时间一晃到了5月,他们的作品通过了初赛,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给木头疙瘩“包装”。
“呼——”
四石李香和谷雨同时长舒一口气。
连轴转了好几个星期,每天熬夜到凌晨,木头疙瘩终于变成了银疙瘩。
四个人为了精加工,好几次睡在了工作室,谷雨看看镜子,都有黑眼圈了。
李香:“终于弄完了!”
四石:“这下可以了,该改进的地方都按舒哥说的改进了!”
夏舒芒又被拉去满天飞,只要有空闲, 他会打视频电话过来云参加。
他后天回来,在迪海呆一个星期。
四石:“谷雨妹妹!剩下的交给你了哈!写这些东西最头疼了!”
“没问题!”
他们收拾好垃圾,出了工作室。
李香今天约了然姐拍摄,这是她第一次拍照片,四石陪她一起去。
谷雨打算回学校,坐在出租车上,天已经黑了,车水马龙一幕幕向后退,她拿出手机给夏舒芒打了电话。
他刚从飞机上下来,手机传来的声音很嘈杂,还有机场广播寻人的声音。
“谷雨?”
“你到济南了吗?”
“嗯,刚到,明天飞武汉,后天就能回去。”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嗯。”她轻声道。
两人都没再说话,沉默了三秒,谷雨说:“夏舒芒,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可以!”
谷雨:“这次的飞行器改造,我有很多细节都不太懂,报告不太好写,你回来能给我讲讲细节吗?”
夏舒芒在电话那头笑了一下,“就这事?”
谷雨沉默了下,“还有一个事。”
夏舒芒等她说话。
“6月份就要考四级了,我自己复习不来。”
谷雨高考考的是日语,她没学过英语,大一上学期的英语,她刚过60,总排名从全系第一排到了第6。
她查过自己的卷面裸成绩,只有37分。
夏舒芒:“行啊!”他还想说什么,谷雨听到电话那头有一只恶犬的声音。
恶犬冲着夏舒芒的方向奔驰而来,撞到了夏舒芒的身上。
电话忽然中断。
“夏舒芒夏舒芒?!”
谷雨对着电话叫了几声。
电话挂断了。
遥墙国际机场。
夏舒芒被阿黄迎面扑到。
捡它的时候他只有胳膊手肘那么长,在学校养了三年膘,现在都能把他扑倒了。
他的行李箱被撞出去五米外,自己倒在地上,阿黄在他身边左跳右跳,冲着他叫了几声。跳上前,舔夏舒芒的脸,尾巴摇来摇去,像按了永动机。
“阿黄!”夏舒芒站起来,刚想发火,阿黄两只铜铃般的紫葡萄眼睛水汪汪的盯着他看,在他腿下钻来钻去,他的怒火瞬间没了。
阿黄屁颠屁颠把他的箱子推到夏舒芒面前,继续在他腿下玩迷宫。
“夏舒芒!”柳曦和跑过来,喘着气。
“阿黄一进机场就开始乱跑,抓都抓不住!”
夏舒芒扶起箱子,“你带它来济南干什么?”
柳曦和:“学校和横滨那边搞联谊,来了一堆漂亮姑娘,我想着女孩子不都喜欢毛茸茸的东西吗?顺手,把你儿子借来了。”
“他们来济南?”夏舒芒拉着箱子往前走。
“也不是,有个姑娘吧,长的像石原里美,挺漂亮的,她说她有个中国朋友在济南。”他跟着夏舒芒走,“我一听,国际友人需要帮助!我能坐视不管吗?”
他跟着夏舒芒进了休息室。
妾本紅妝:萌妻要逆天
夏舒芒及时给谷雨发了消息,转头一看,柳曦和随意找了个桌子坐了上去,“你这一身挺骚的啊!”
夏舒芒:“没你骚。”
阿黄跟在夏舒芒后面,抬起身子,两只肉爪子扑到他胸前,吐着粉红色舌头盯着他。
“阿黄怎么了?”
阿黄平时见了他也不会有太大反应,今天的举动太反常了,生扑上来一次又一次。
柳曦和顺了个橘子拨开喂嘴里,含糊着说:“估计太久没见你,想你了。”他又塞嘴里一瓣橘子,“要不就是看见你发情了!”
柳曦和:“颜值不分物种。”
夏舒芒:“滚。”
柳曦和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他跳下桌子,“不了不了。”他冲着阿黄:“阿黄!走了。”
阿黄继续扑在夏舒芒身上。
凡塵修仙傳
“阿黄!”柳曦和提高嗓门叫了声。
阿黄还是看着夏舒芒。
阿黄这样子,一时半会儿估计劝不走。
柳曦和叹口气,摸了摸阿黄的头:“没良心的东西,亏我这几天好吃好喝供着你。”
夏舒芒先把阿黄放下,它继续绕着夏舒芒转,不知疲倦。
“我带它走吧,它这样子,很难和你回去。”
夏舒芒飞的航班都可以托运宠物,他立即联系机长,办了托运。
柳曦和蹦蹦哒哒的找日本小妹妹去约会,夏舒芒处理完托运的事才想起,谷雨的那通电话。
电话打过去的时候,谷雨已经关机了。
迪海。
谷雨听到嘈杂声,接着手机没电,关机了。
她一路奔到宿舍插上电,发现夏舒芒给她发了消息,心才平静下来。
心里很慌乱,空荡荡的。
这种熟悉的无助感,在她失去谷加索的时候也体会过。
她心里害怕,从度娘上查询了一下金毛忽然情绪激动是因为什么。
评论有好有坏。
【发情了,想谈恋爱了。】
【狗狗还不能有个开心的时候?】
【长时间不见主人心里开心吧!我家狗就是这样,三个月没见我,差点跳房梁上。】
……
【狗这种东西很神的,也有可能是主人大限将至,才如此激动。】
谷雨看着最后一句话,久久不能回神。
马航的事情才过去几年,她的大脑像幻灯片一样播放着马航的新闻。
无一人生欢的可能性。
机长操作不当。
马航回不来了。
祝福。
脑海里还在想着,手机屏幕上忽然进来一通视频电话,是夏舒芒打来的。
“谷雨?没吓坏你吧?”夏舒芒帅气神俊的面庞出现在屏幕上,“手机被撞关机了。”
谷雨回过神来,“夏舒芒?”
“我在啊!”他笑着说:“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武汉飞往迪海的航班因为武汉的天气原因停运了,我跟航班回迪海,明天早上就能到迪海。”
谷雨在视频里没说话,夏舒芒敲了敲手机屏:“怎么不说话?卡了?”
谷雨喊道: “夏舒芒!别坐飞机!坐高铁!”
她语气很急切,说话的时候红了眼角。
她不知在害怕什么,百度上的那句话,属实让她心里很不安。
夏舒芒:“没事!被阿黄撞了一下而已!你看我现在好好的。”手机屏幕转了下,对着阿黄,“看,阿黄在我身边。我真的没事。”
镜头又转过来,“明天早上就回去了,别担心我!”
谷雨还想说什么,夏舒芒那边有人叫他,他应了声接着对谷雨说:“我有点事要处理,晚上给你打电话!”
谷雨对着被挂断的手机,顿时语塞。
+
“喜欢就去追啊!他又没有女朋友!”
“听你这么说,他有钱又有颜,要是我的话,大一刚开学就去追他了。”
“寒寒,你考上了那么好的学校,顺一个优质男回来!”
安寒和以前的好姐妹打视频电话,她说:“我不确定他有没有女朋友。叶梦心你们知道吗?上过中台新闻的那个小姐姐,我在学校看到他们一起走,她的绯闻男朋友会不会是夏舒芒?”
A:“怎么会?叶梦心去沙漠的时候,他应该还在上高中吧。”
A说的有几分道理,安寒点点头,“我们宿舍有个姑娘,上次和你们说拿着爸爸遗产过度花销特别装的那个舍友,她和夏舒芒的妈妈认识!”
B:“安寒,你学学人家,都会从长辈那里下手,多有心计。没准他妈妈找她就是让她离自己儿子远一点呢!你不是说她妈妈对你印象挺好的吗?”
A:“是啊,安寒,你有优势,要告白,就趁早!别让外面的野花开在你前面。”
……
回东校区的路上,安寒低着头。
她今天又被教授训斥了,原因是她自己做的作业一塌糊涂。和好姐妹吐槽了一通,话题聊到夏舒芒,听了她们的安慰,她心里顺畅了不少。
安寒前几节课落下了太多,这几节课听的很吃力,作业也很难完成。
偏偏谷雨和李香,什么选修都没报名,每天必往“三坑集市”商场跑。
那里是集汉服、jk、洛丽塔为一体的大型底下采购商场,许多知名博主在那里办过走秀。她在参加的古风社有听过,但是古风社弄不到汉服走秀的票。
有一个有钱的大四学姐去过一次,在群里发了许多照片和视频,有一个视频还在短时期软件上小火了一把。
她酸的不行。
凭什么她连李香都争不过。
她比李香长的漂亮,比李香身材好,比李香家里有钱。
最近,和夏舒芒他们走的很近的四石天天出现在教室门口等李香下课。
都是托谷雨的福。
如果不是谷雨家里有钱有势能和柳曦和夏舒芒这类级别的人在一起玩,李香怎么会认识四石。
四石家境不详,能和夏舒芒是一伙的,家境必然不差。
她安寒,一定要融入他们的圈子里。
仙孽 水影飄花
融入上层人的圈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