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ccj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洞螟》-第六百九十五節 迂迴與方劍戟-k322g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炼狱峰在经过修复之后,虽然仍然没有恢复至巅峰状态。
但是,作为一件独一无二的绝世法器,它的威能还是逐渐显现了出来。
如果此时有旁人在此的话,定然会被从这件法器之上传来的凶恶气息,震的说不出话来。
就这样,巨大化如同纺锤一般的炼狱峰。
在师弋的控制之下,朝着天上的北落师门直接撞了过去。
纺锤型的尖端直插落星表面,伴随着一声洞彻天地的巨响,北落师门竟然在炼狱峰的攻击之下碎裂开来。
看到这一幕,师弋不禁暗自感叹。
炼狱峰果然不愧于能够抵挡天劫的承负之器,这样的威力当真是世所罕见。
就在师弋感叹之时,一阵白光闪过,师弋的意识重新回归了身体。
很显然,那岁镇守斗之术已经被炼狱峰暴力破解掉了。
意识重新回归之后,师弋第一时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钟神异。
此时,师弋不得不承认,这星道果真是有些门道的。
原来,凭借岁镇二星守护。
钟神异在后心硬吃师弋一击得情况下,依然没有死去。
不过,此时的钟神异脊骨被师弋打成了数段,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
以钟神异肉身的孱弱程度,这岁镇二星的守护能力之强,明眼人大多能够看出来。
如果钟神异的敌人不是师弋,而是其他人。
凭借这岁镇守斗之术,其人绝不至于在四击之内,承受完全丧失行动的伤害。
而只要钟神异还能够行动,即便敌人的意识侥幸没有被北落师门给摧毁。
可凭借荒殃囚禁敌人意识,导致本体无法行动的这一段空档期,钟神异想要杀死敌人那也是易如反掌。
可以说,钟神异此次失手。
不是因为他实力太弱,而是师弋这个对手太强所导致的。
可惜,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没有用处了。
後宮:金枝玉露 水弄月
以师弋的心性,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其人的。
太子妃重生 風吹翦羽
就在师弋准备动手,了结钟神异的性命时。
距离师弋不远得位置,突然一大片光影开始闪动。
看到这种异状,不少范国修士都警惕的朝这边望了过来。
范国一方毕竟与雁柳两国,接触的比较少。
对于,场上的这种异状,根本没有过多的了解。
超級捉鬼系統 君半醉
然而ꓹ 师弋可是在丸山战场上,整整拼杀了三年的宿将。
看到不远处的这种异状ꓹ 师弋的脸色不禁大变。
因为这种光影变幻的情况,师弋实在是太熟悉了。
唯有柳国专精的大型传送法阵,它在运转的时候ꓹ 才会出现像现在这样的景象。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师弋顺着光影向四周看了过去。
果然ꓹ 周围有着柳国传送法阵的布置痕迹。
看到这一幕,师弋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结合此前ꓹ 道旗派高阶被大批调走的情况。
以及ꓹ 范国圆觉境存在,都被分散牵制在边境线上的事实。
师弋此时能够想到的,只有四个字而已,那就是调虎离山。
师弋从一开始就考虑过,雁柳两国会不会利用柳国在传送方面的优势。
在开战之初,对范国边境上的某一个点实施重点打击。
不过,虽然想到了这一点。
但是ꓹ 师弋却没有意识到。
自己所身处的正北方向,会是雁柳两国拟定的突破口。
毕竟ꓹ 这里虽然没有圆觉境修士坐镇。
但是ꓹ 却也聚集了范国绝大多数的高阶。
选择这样一个防备森严的位置作为突破ꓹ 最终拼杀下来所消耗的人力物力ꓹ 怎么看都不会小到哪里去。
换言之,全力进攻这里ꓹ 实在是不怎么划算。
正因为有着这方面的认知ꓹ 所以师弋虽然有过这方面的考虑ꓹ 但是并没有太过在意。
然而,看现场的这一股传送波动。
很明显ꓹ 雁柳两国方面,有大批的人手正在被传送过来。
这种情况下,再报有之前的那种想法,只能是自欺欺人。
一念及此,师弋也终于想通了。
原来,之前雁柳两国高阶,在开战之时驻足不上前。
等待夜晚降临只是一个误导而已,他们最根本的目的。
就是借此作为掩护,来布置能够传送军团的大型法阵。
可惜,现在明白这一切已经为时已晚。
因为下一刻,那光影已经停止了闪动。
大量的雁柳两国高阶,骤然出现在了这片战场。
而看到这一幕,范国一方的修士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师弋的眼神锐利,当看到那传送法阵当中。
出现了袁崇海、洪阳玉都等,不少圆觉境修士的身影时。
师弋知道,这一仗范国一方已经输了。
面对如此之多的圆觉境敌人突然出现在这片战场,哪怕是师弋也只能暂避锋芒。
另一边,范国一方的修士虽然意识到问题的时间点有些晚,但是一众人的反应一点都不慢。
在发现传送而来的,有不少雁柳两国圆觉境存在的时候。
有不少的范国高阶二话不说,扔下敌人就开始往范国境内撤退了。
这样的判断不可谓不迅速,永远将自身放在第一位。
哪怕范国已经是最后一道防线了,那也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
唇情:總裁的九個契約
凡人间那种视死如归的战场拼杀,在修士战争中很难看见。
可以说,修为越高的修士越是惜命。
当然,这也是阶位之间的巨大差距所导致的。
个人伟力决定战场的走势,说的简单一些就是。
战场上哪边高阶修士更多,谁的赢面就更大。
突然之间冒出来这么多圆觉境,任谁都知道没有办法在打下去了。
此时,不只范国高阶准备跑路。
就连师弋,也已经生出了撤退之心。
唯有深愛,不負流年
不过,在走之前师弋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想到这里,师弋将视线转向了趴在地上的钟神异。
接着,师弋抬掌就朝着其人的天庭打了过去。
另一边,因为现在的这个开战地点,原本就是雁柳两国高阶先前驻扎的地点。
所以,那传送法阵距离师弋的位置并没有多远。
在袁崇海被传送过来之时,其人第一眼就看到了师弋,以及倒在地上的钟神异。
此时,眼见师弋要对钟神异下杀手,袁崇海不由得惊怒交加。
尚歌之死一直让袁崇海耿耿于怀,如果钟神异再度死在师弋的手上,其人非得吐血不可。
袁崇海怒目圆睁,对着师弋大声咆哮道:
“竖子,尔敢!”
原先,师弋并不知道钟神异的身份。
不过,看到袁崇海气急败坏的样子,师弋也能猜出个大概了。
不过,面对袁崇海的威胁,师弋依然没有停手的打算。
反正仇怨早就已经结下了,师弋并不怕继续得罪对方。
圆觉境修士实力很强,以现阶段的实力。
师弋自问在不使用拆迁流打法时,一对一并不是圆觉境修士的对手。
不过,圆觉境修士再怎么强,却也有不怎么出众的短板。
没错,师弋所说的短板,正是速度方面。
从胎神境获得御空能力开始,大多数高阶的飞行速度,其实都基本定型了。
即便是进阶圆觉境,这个飞行速度也不见得比胎神境快到哪里去。
当然,极个别流派像风道这样。
拥有加速飞行能力的,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不过,师弋可以肯定得是,加速飞行绝对没有将星道包括在内。
如今,师弋与袁崇海之间的距离虽然不远,但中间还是隔着一段的。
凭借师弋的出手速度,袁崇海飞上来阻拦的时间,都够师弋把钟神异弄死好几遍了。
就连袁崇海心里都清楚,他多半是来不及阻止了。
所以,也只能站在原地对师弋发出威胁。
就这样,师弋没有理会袁崇海的威胁,继续将手掌按向钟神异的天庭。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亮光突然在师弋的眼角闪过,一个人影竟然如同瞬移一般,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师弋的身前。
那人影方一出现,抬手就将一道光束朝师弋射了过来。
感受到那光束之上传来的威胁,师弋本能的侧身避了过去。
趁着师弋躲避得档口,那人影俯身一把抓住钟神异的后襟,再度化光消失在了原地。
看到这一幕,师弋心知那动手之人,应该是一名光道流派的圆觉境修士。
也只有光道的报身能力,才会拥有如此之快的速度了。
而雁国之内比较出名的光道流派,几乎不问可知了。
果然,在看到钟神异得救之后。
袁崇海不由大喜,其人赶忙对于那救下钟神异的圆觉境修士谢道:
“剑戟兄,多谢你出手相助,救我徒儿性命。”
那救下钟神异的圆觉境修士,将其人交给袁崇海之后,不以为意的笑着说道:
“小事一桩,话说此人应该就是那,得罪我雁国三派的师弋了吧。
没想到,这一次又在战场上遇到了他。
丸山战场我们这些老家伙无法参战,只能眼看着其人逞凶。
这一次遇上实乃天意,绝对不可再让他给逃了。”
“哈哈,有剑戟兄在此,其人又能够往哪里逃。”袁崇海顺水推舟的恭维道。
另一边,师弋凭借超凡得听力,自然是将他们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对于那名为剑戟的高阶,师弋基本已经可以确认其人的身份了。
此人名为方剑戟,乃是金阙宫的当代宫主。
眼见事不可为,师弋便打算离开此地。
至于对方打算凭借速度优势,将自己给留下,师弋反而对此并没有在意。
就在师弋调头离开的档口,那方剑戟再度化光追了上来。
师弋能够看出来,方剑戟的肉身强度应该不低。
光道流派的报身能力,能够爆发出的速度极强。
可是,对于肉身的负担也是非常大的。
当年,师弋在镜世界当中遭遇的耀罗宗修士谭天。
其人也同样是光道流派,报身能力应该与方剑戟大差不差。
不过,当初谭天在使用光道报身之时,并不是那么顺畅。
为了缓解高速移动时对于身体的负担,谭天每次都不能进入报身太久。
可以说,此类报身能力,是最不需要在意持续时间和使用间隔的。
因为,最大的制约根本就不是这些。
单单是肉身负担,就已经将这方面给限制死了。
而这些发生在谭天以及大多数光道修士身上的问题,却并没有影响到方剑戟。
这一点从其人动用报身的频率,就已经可以看出来了。
不过,虽然方剑戟的速度更快,但是师弋却没有太过在意。
因为师弋自问,现阶段只要自己想走,就没有谁能够将自己拦下来。
果然,当方剑戟动用光道报身,转瞬追上了师弋。
此时,师弋也已经踏出三步。
直接就这么,凭空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只留下方剑戟与袁崇海等人,相顾无言的愣在当场。
…………
借助虚界为跳板,师弋直接回到了范国境内的高塔上。
有着步虚符的帮助,师弋可以说是进退自如。
正是因为拥有这重保障,师弋才敢趟国战这种浑水。
不过,师弋自己虽然安全了。
但是,此战溃败的事实却无法改变。
不知道是不是被师弋耍了一通有气难咽,这一战被方剑戟截杀的范国高阶修士,就超过了十指之数。
以高阶修士稀有的数量,这样的损失不可谓不大。
好在的一点是,范国的防御法阵覆盖全境。
一旦展开,就算是圆觉境修士强攻,一时半刻也无法轻易破开。
正是因为有这防御法阵的存在,才不至于让范国方面一溃到底。
不过,雁柳两国计划了如此之久,自然不甘心只是杀死一些敌人。
就这样,在敌方圆觉境修士的带领下。
雁柳两国势力,开始集中攻打范国的防御法阵。
身在高塔之上的师弋,将这一切看的是一清二楚。
不过,范国经营了数千年得防御法阵,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被攻陷的。
而缓过来之后,师弋和一众高阶修士。
網遊之俠義天下 雲東流
也开始在法阵之内,远距离对雁柳两国修士展开了攻击。
只要能够挡下敌人的这一轮攻击,相信要不了多久,范国的圆觉境修士就会前来此地支援了。
凭借圆觉境修士强横的功法能力,雁柳两国势力再想要顶着攻击,强拆防御法阵那可就难了。
就在众人不断还击的档口,师弋远远瞥见恭国边境的高地上,似乎有着什么异动。
师弋凝目望去,这一看不要紧,师弋不禁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