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vgt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愛下-第137章 聖旨到看書-94un0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皇后!”
宫里来人传她,不敢耽搁,赶紧起床吃饭。
相府门外早就备好了马车,倪月杉大概猜到是干什么了。
到了坤宁宫内,妃子们请安刚刚散去,倪月杉被宫人引着到了内殿。
皇后一身绛紫色宫装,妆容精致,面容雍容,举止优雅,端庄大气。
她放下茶盏,看向规矩行礼的倪月杉。
“过来坐吧。”
她用手绢擦了擦嘴角:“本宫今日才听说你们相府有喜事?”
“回皇后,是府中三妹出嫁给邹将军。”
皇后掩嘴笑着:“这倒是有意思极了,不过也好,碍眼的人没了,也该想一想你的事情了。”
倪月杉心头一跳,皇后养在膝下的儿子是景玉宸。
邹阳曜有了正妻,那么她倪月杉等同于不需要,也不会再复合了。
和景玉宸的喜事将近……
毒愛:前妻的秘密 朵小貓
“皇后,民女身为下堂妇,岂能轻易二嫁?民女不敢想,也不想二嫁!”
倪月杉在皇后没有开口谈及景玉宸之前,打算打消皇后的念头。
斷袖王爺小逃妃 鏡中月
皇后没有皱了起来,倪月杉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想二嫁?可本宫想给你说一段姻缘呢?”
弄臣
她目光定定的看着倪月杉,语气有些阴冷,显然不允许倪月杉拒绝。
皇家人都是倪月杉得罪不起的,她心里郁闷。
“皇后抬爱了,只是民女无福消受。”
皇后神色冷了下去,她哼了一声:“婉妃可是在本宫这里,好话说尽,本宫才愿意考虑你,你可别辜负了婉妃的一片好意!”
倪月杉走到旁边跪下:“皇后,婉妃好意,月杉明白,只是民女曾有一段伤情过往,无法潇洒的忘记从前,还请皇后息怒,能给民女一些时间。”
皇后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你啊,傻孩子,亲事可以先定下,等你释怀了,再举行婚礼!”
这口吻,竟与景玉宸一致。
这是通过气了吧。
倪月杉郁闷,古代定亲基本没有退婚的。
而且人家可是皇子!
“这,会不会影响二皇子迎娶其他女子啊?毕竟民女身为下堂妇,就怕败坏二皇子名声啊!”
倪月杉抬起头,有些尴尬的看着皇后。
黑鐵之堡
皇后轻笑一声:“无碍的,本宫知晓,你与邹将军虽有过往,却无夫妻恩情,玉宸又对你有心思,本宫瞧着你们倒也般配!”
她看着倪月杉的脸颊,眼睛微微眯起:“你未曾抹药?”
倪月杉那半张脸依旧鲜红一片,看上去甚至恐怖。
只是另外半张脸却美的犹若天仙,令人惊艳。
“那药……弄丢了。”
剩女萬萬歲
皇后无语的看着倪月杉最终是没有怪罪,只道:“那药水千金难求,看来,你是与美貌无缘了。”
許你一世歡顏 白沈
“行了,起来吧,本宫看你倒是觉得投缘,不要再想着过往了,本宫会让玉宸有时间了多带你出去走走,散散心,以后你可要好好服侍他啊!”
倪月杉:“……是。”
原来只要出生够好,爹爹够高位,就算女儿是下堂妇,却也可以继续高嫁……
倪月杉郁闷的出宫。
刚回到相府,就看见院子里跪满了下人,苗媛也在。
倪月杉眼里闪过一抹意外,看见旁边站着一个身穿宝蓝色,手拿拂尘的太监。
他对倪月杉笑了笑:“倪小姐,你总算回来了,快些接旨吧!”
倪高飞都不在府中,接哪门子的旨?
倪月杉嘴角一抽,跪下。
公公打开了手中明黄色的圣旨,开始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二皇子景玉宸人品贵重,秉正纯孝,文武并重。今有倪氏丞相之嫡女,婉顺贤明……”
倪月杉听了开头有景玉宸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这是赐婚!
皇帝和皇后动作可真是快啊!
邹阳曜昨天才匆匆娶妻,今日圣旨和皇后就双管齐下了!
先给她做了思想准备,然后就赐圣旨让她接受。
倪月杉觉得人生被强迫,心里很不爽快。
“倪小姐,接旨吧!”
公公对倪月杉笑着,这天下间,两次被皇帝赐婚给不同人的,倪月杉还是头一个。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抗旨不遵,倪月杉清楚,会连累全府上下。
只是她不甘心。
公公离开后,倪月杉依旧跪在地上,看着手中圣旨,捏紧。
苗媛被人扶着站了起来,她咳嗽着:“月杉,皇命不可违,也或许,这是上天重新赐给你的缘分,你……想开点!”
从前她清楚倪月杉喜欢邹阳曜,被赐婚是天大的喜事,但倪月杉现在明显心里没有任何人,再度被赐婚,对于倪月杉来说,她未必会有半点心甘情愿。
倪月杉知道,目前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了,所以她……
暂且接受吧!
毕竟只是赐婚,大婚之日还早着呢,不着急。
“嗯,娘你就别操心了,回去养着吧,四皇子乃人中龙凤,能够二嫁皇子,我可是让京城中不知道多少人嫉妒呢?”
倪月杉神色严肃,眼神眯了起来,那表情分明是想撕了景玉宸,哪里觉得欢喜了?
苗媛无奈,叹息一声,被扶着离开了。
让婉妃与皇后拉近关系,赐婚给倪月杉和景玉宸,但愿不会是错。
倪月杉接了圣旨,府中人各个都在恭喜倪月杉,可倪月杉脸上没有半点喜悦,她抿着唇,头疼。
“任梅,赏,每个人都赏!”
任梅明白,带着人下去了。
倪月杉这才有了清净。
不滅戰神
她回到了房间,谁知道房间内坐着一个男子,一身墨绿色长袍,玉冠束发,单手支额正看着她进来。
倪月杉被吓了一跳,每次都这样。
“你该不会还住在相府吧?”
若是被邹阳曜知道邵乐成还胆敢逗留在京城,一定将他给重新抓了,她可没有办法再放走他!
邵乐成看了一眼倪月杉手中的明黄色,“没想到,你竟是与皇家有缘。”
“你……稀罕?”
倪月杉举起手:“那你拿去!”
邵乐成白了倪月杉一眼:“我这是难过,到手的鸭子都飞了!”
鸭子指出的是倪月杉!
倪月杉嘴角一抽:“我可不是鸭子,我啊,是砧板上的鱼肉!”
倪月杉重重的将手中圣旨放下,神色郁闷。
邵乐成看着倪月杉疑惑的询问:“难道你不稀罕?”
“我为何要稀罕?我又不喜欢二皇子!”
“那你喜欢谁?”
邵乐成凑近了倪月杉对倪月杉眼睛眨啊眨。
“我不喜欢谁,谁都不喜欢!我只想自己做主自己的人生而已!”
可偏偏有皇命!
她叹息懊恼,难受!
重生萬歲
邵乐成在一旁有些纠结的问:“那你愿意过颠沛流离的生活么?”
倪月霜奇怪的看着邵乐成:“怎么,你想带我私奔?”
“嗯!”
邵乐成的表情非常严肃没有任何要开玩笑的意思。
倪月杉却是笑了:“多谢厚爱,我不想!”
“我要自己做主自己的人生,虽然有圣旨,但我不愿意就没有人可以强迫我!”
倪月杉慷慨激昂的说着,然后对他挑眉:“我有办法了!”
邵乐成好奇的看着倪月杉,面对圣旨有办法,倪月杉那么厉害么?
“你离开吧,下次不要随便来了,危险!”
倪月杉给自己倒水喝,邵乐成扁扁嘴:“帮你忙的身后你可没有觉得与我合作有危险,现在好了,竟然嫌弃我,唉,真是可怜我啊……真心错付!”
然后他朝外走去:“好了,我走了!”
虽然一副难过的表情可也没有想过多留。
倪月杉坐着发呆,任梅走来:“小姐,二皇子来了!”
“不见!”
倪月杉几乎是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任梅呆了呆:“可是……”
“好大火气!”
外面,景玉宸缓步走了过来,他一身白衣,嘴角扬着一抹邪气的笑,眼神中带着笑,缓步走来,摇晃着折扇,怎么看怎么邪魅养眼。
可惜,她无心恋爱啊!
“你怎么来了,好玩么?”
没有景玉宸的自愿,皇帝怎么会赐婚,皇后又怎么会不嫌弃她?
“我这是先占坑,怕你被抢走了!”
賣海豚的女孩 張小嫻
倪月杉满脸嫌弃,“占坑,你以为我是什么?”
任梅噗嗤一声,然后赶紧严肃下来:“奴婢出去……”
倪月杉没阻拦,她无奈道:“这里是我闺房,你进来于理不合!”
景玉宸朝她身边走了过来,明显是要坐下说话的,可倪月杉这话无疑是赶他走。
景玉宸有些郁闷:“本皇子来……”
他看见在桌子上分明放着两个杯子。
然后他抬眸看向窗户。
倪月杉感觉到景玉宸的目光,她皱着眉说:“虽然圣旨赐婚了,可你我,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夫妻,我的事情不希望你多管!”
景玉宸将折扇收了起来:“嗯,本皇子不管,只是他……身份实在是危险,本皇子若是愿意帮他的话,他就自由了。”
“你有办法?”
一个通缉犯,如何洗白?
景玉宸嘴角微扬:“你也太小看本皇子了。”
倪月杉神色复杂:“其实我不明白,你不是想要得到邹将军帮助吗?为何选了我?”
是打算折磨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