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禁不止 教培機構爲何難捨預付費

屢禁不止 教培機構爲何難捨預付費

校外教育培訓機構屢屢“跑路”,不少消費者因此而遭受鉅額損失,儼然成了難以根除的行業痼疾。11月24日,北京市消費者協會再度發出警示,呼籲教育培訓機構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事實上,教培機構“不得預付費超過3個月”已是監管三令五申的內容,但這一亂象卻仍屢禁不止,在這背後,有着教培機構對現金流的渴望,也有消費者對違規信息的忽視,要想根除或許還需要更明確的監管體系。

山西出實招穩就業 發放穩崗返還資金逾17億元

政策與“對策”

“一次性繳納半年、一年甚至更長週期的學費會有優惠。”一名市民向北京商報記者抱怨道,無論是學英語、學才藝,亦或是找高考輔導、考研輔導、考公輔導,總能遇到建議甚至是強制超長預付學費的售課人員,美名其曰“對你我都方便”。

盲盒大王泡泡瑪特將上市:成於小衆 “破圈”承壓

對於教培機構預付費的問題,11月24日,北京市消協再度呼籲,教育培訓機構應規範合理收費,嚴格執行國家有關政策規定,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

儘管政策十分明確,但從普遍的現狀來看,這種行業“通病”實難根除。北京商報記者獲取的一份某考研輔導機構內部繳費價格表顯示,全年輔導課程共分5期,同時提供了任選1-4期或5期全選的繳費選項。記者注意到,5期全選僅需繳納6000元,但若以任選其中1-4期的價格續費剩餘課程,最多竟需要多繳納6500元。

正因如此,不少消費者被迫對違規信息“視而不見”。一名學員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他最終選擇了一次性繳清5期費用,因爲平均下來每期只需繳納1200元,性價比更高。

北京商報記者從該輔導機構負責人處瞭解到,1期課程從2月開始,5期課程則會持續至12月底考研前。所以學員若按5期全選一次性繳費,則意味着收費時間跨度近10個月。

一而再,再而三

不只是北京市消協的呼籲,監管部門已經對教培機構的預付費經營模式多次點名批評。

就在一個月以前,中國消費者協會剛剛發佈《2020年第三季度全國消協組織受理投訴情況分析》,其中點名提到,一些無良商家打着“充值享優惠”的旗號,通過大額折扣誘惑消費者預交大量費用。特別是互聯網的發展,使網上收集預付費變得極其便捷,也爲捲款跑路行爲開闢了通途,甚至被不法分子實施集資詐騙行爲所利用。部分地區的行政機關、法院也積壓了大量相關案件,消費者權益亟待有效維護。

而在更早之前的2018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關於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就明確指出,嚴格執行國家關於財務與資產管理的規定,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

雖然監管機構已經三令五申,但相關不合理收費行爲仍然屢禁不止。據中消協通報,近期,不少校外教育培訓機構陸續出現因經營不善而停業關門的情況,涉及消費者衆多,財產損失巨大,類似情況未能得到有效遏制,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勢。

“不少培訓機構並不願意執行,或者打擦邊球違規運作”,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直言。

呵護流動性 央行再施400億逆回購操作

支付隱患與現金流誘惑

監管重壓之下,教培機構爲何不能快刀斬亂麻?

對此,熊丙奇向北京商報記者解釋稱,如果放棄預收費,會導致現金流銳減,還會增加續費成本,另外也不能再用這些預先收來的學費去進行擴張投資。

近年來,伴隨着大規模資金涌入教育培訓領域,依賴預付費增加現金流已成爲教育培訓領域心照不宣的潛規則,預付款甚至已經成爲教育培訓機構吸納社會資金的一種手段。

韓媒:華爲 P50 系列將於 2021 年上半年發佈,三星、LG 供應屏幕

長期關注教育的投資人高山曾表示,這是個很大的誘惑,很多企業都想借現金流去擴張。如果沒有預付費,企業在發展過程中的資本效率就會下降,預付費相當於是有了用戶的資金槓桿,所以很多企業一直在沿用。

一位音樂培訓機構負責人也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目前普遍至少按照半年的課時招收學生,一方面是因爲學音樂想要看見成效需要一段時間,另一方面更是因爲,需要藉助家長預支付的這筆學費,交房租、付工資、更新設備。

而正是這種難以根除的潛規則成了教培機構頻頻“爆雷”的主要原因。上述負責人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如果有家長臨時要求退學費,有很大機率我沒法及時拿出錢。一旦退課的家長達到一定規模,我可能就要跑路了”。據統計,2019年至今,僅媒體曝光的已破產或跑路的教育培訓機構就超10家。

除了無法及時拿出錢之外,預付費的付款模式也存在安全漏洞。北京市消協建議“通過建立銀行專用賬戶、擔保或保險機制等方式,確保消費者預付費用安全”,但在實際操作方面,費用往往更多打給個人或機構。

探嶽價格激動人心消費者不錯選擇

上述考研輔導機構另外一名學員向北京商報記者出示了他的繳費記錄,記者注意到,其費用打進了個人賬戶。而因並未簽署書面協議,該輔導機構還有學員在後續決定轉課時,還遇到了不少其他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