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zgv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95章 他會不會就是那個殺人兇手?讀書-xg8mo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凶兽将红绸子斜斜地绑在自己腰间,脸上涂了两个红脸蛋?
苏青之看凶兽眼巴巴地望着自己,摇头晃脑的神情,仿佛恨不得在脸上写一句。
夸我吧,小兄弟,不要吝啬你的赞美,大声说出你对我的崇拜!
如此生死险境确实应该气氛沉重的,可不知为何,苏青之有点想笑。
这怎么莫名有点喜感?
俊你妹,你可是杀人如麻的凶兽。
“我见过比你更俊的,你肯定害怕他。”
苏青之吹了个口哨,对上凶兽的眼神。
“我觉得我很俊,我是三界之中,唯一的美男子!”
凶兽听了微微一愣,站起身,手持铁锤昂首挺胸地说。
相公很難纏
網遊之惡魔獵人
这大义凛然的姿态,迎风站立手持铁锤的姿势,怎么有点眼熟?,
像某地区高举火炬的某位女神?
苏青之的眼前忽然闪过一个奇异的画面。
猛烈的风吹起凶兽的披风,他手举铁锤高喊着:“我站在这里,高举自由的灯火,来吧,扑入我的怀抱!”
一股迅疾的风带着几丝怒气吹乱了凶兽的毛发,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苏青之眼前一亮,他的话触怒亮闪闪大爷了。
“美男子,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眼看凶兽的锤子就要落下,苏青之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大喝道。
凶兽的手臂微微停滞,忽然被这句话勾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它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却发现自己的嘴角艰难地扯了扯说:“我不怕被虫子咬。”
“快!准备上万只毛毛虫来!”
话一出口,那团迅疾的风迅速调转方向,大喊道。
聪明如我,苏师弟问的话都是暗含深意的,就跟昨夜问冷新眉师姑一样。
天字號保鏢
“卑鄙无耻的贼子,哪里跑,吃爷爷一棒!”
凶兽顾不得与架子上的人玩游戏,伸出那只红色的巨大手掌就去追那团疾风。
“往地下钻,地下!”
场面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苏青之急的满头大汗,颤声说。
“不行,青砖烫死了,哎呀,唉吆!”
江闪闪一边躲避,一边慌不择路地找地方,屁股被斧子劈成了两半?
“闪闪大爷,去石柱子上去!那边没有法阵,快!”
穆莹紧张的看着场上的形势,忽然喊道。
“找死!”
凶兽心头火起,手里的铁锤直直地冲穆莹飞来!
“铛!”
铁锤砸在穆莹的胸前,她的眼珠翻了翻,仰头吐出一大口血,忽地吟唱起一段歌谣。
语调尖利阴冷,带着某种毛骨悚然的湿滑。
又如潮湿的雨地里,摸到了长在河边的青苔,冰冷又滑腻。
“虫子,是虫子!”
窸窸窣窣地响声由远及近,地面开始泛起轻微的震动,凶兽脸色大变,在地上开始刨土。
苏青之眼见穆莹的身子被凶兽抓在手里,心里的焦灼更多了几分,李秋白怎么搞的,还不来!
“你们先吃这个。”
凶兽的巨掌探向排在第一位的弟子,冲虫子队伍扔了下去。
“隐族的公主果然了不起,被我吃了半截身子,你竟然没死?”
總裁的私養嬌妻
他仔仔细细地看着穆莹,忽然发现了什么,疑惑地说。
自己要是暴露了魔族气息,杀父之仇就报不了,可是穆莹怎么办,她不能就这么死了!
“你敢伤她,我绕不了你!”
苏青之微一沉吟,手中的细丝飞向凶兽被他打到了一边,扑了个空。
“给我去死!”
穆莹的嘴巴被他用布条缠住了口鼻,将身子重重地拍了一掌!
“穆莹!”
苏青之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身体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落下,心里焦灼万分。
“李秋白,你快来啊!”
“噗通!”穆莹的身子重重地摔在地上,扬起一层尘土。
那些虫子队伍围着穆莹转着圈,突然发了疯,潮水一般沿着凶兽的腿凶狠地爬了上来!
“铮铮!”
芦苇荡那边响起一道急促而尖利的琴声。
韓娛之百合時代 江江大人
“仙君,是仙君来了!”
苏青之身旁的弟子大喜,狂喊道。
琴声带着强烈的肃杀之气,瞬间刮起了狂风,将木架子吹的呜呜作响。
假戲成愛
正午的阳光刺的人睁不开眼,苏青之挣扎着眯起眼,就见远处淡金色的云层里,站着一位衣袂飘飘的年轻男子。
月白色的衣袍被镀上了一层金边,上面繁复的花纹随着光线的折射发出淡淡的银光,宽肩窄腰,剑眉朗目。
披风迎风飞扬着,双眉间的红痣看得人意乱神迷,宛如神邸之子。
愛我不必太癡心 席絹
“拿命来!”
冷千杨右手指尖在伏羲琴上旋转跳跃,接连不断的灵力喷泻而出,居高临下淡漠地喝道。
我的渣男先生
神醫柳下惠
“你不敢的!白犬神兽的身体跟我融为一体,一体了,哈哈!”
凶兽的身体被喷涌的灵力碎成了千万片,瞬间又黏合起来,腹内鼓动着,发出金属般刺耳的声音。
“镇妖塔,我不去!”
法阵像是得到了什么召唤,四面的石柱发出通天的红光,将凶兽缠裹在里面,缩成了一个圆球。
冷千杨手一挥,苏青之等人身上的绳索就被震断,身子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穆莹,你怎么样?”
苏青之胡乱地扯掉绳子,扑在穆莹的面前,扶起她急切地说。
阳光下,穆莹的身子轻的如一缕烟,好像瞬间就要随风而去。
“白犬神兽怕黑,镇妖塔不去..”
她抬起失神的眼睛,望着凶兽的方向,喃喃地说:“它是守护我们的神者,他怕黑!”
苏青之猛地想起玄机阁里对镇妖塔的描述。
一入镇妖塔,永堕暗境,永无重见光明之日。
想到李秋白讲的白犬神兽的故事,苏青之心头猛地涌起一股正气。
英雄不该被遗忘,不该受到这样的折磨!
“你撑住,穆莹,我去求仙君。”
“师兄!仙君!”
法阵旁的芦苇荡旁响起一片杂噪声,围上来大群精英弟子。
“师兄,镇妖塔在此。”
冷新眉御剑落下,托着镇妖塔郑重地递到了冷千杨手中。
众人一一向仙君行过礼,苏青之见冷千杨的眸子看向自己,心里忽然觉得沉重起来。
这个凶兽被镇压是三十年前,原主的父亲死于十年前,被杀之前应该中了跟穆莹一样的毒。
十年前冷千杨到底有没有来过这里?
他会不会…会不会就是那个杀人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