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6ie扣人心弦的小說 浮雲列車-第五百八十章 過去的生命看書-e4b5o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莫尔图斯完全变了模样,尤利尔甚至认不出城门。绣着黑熊的旗帜在吊门前飘扬,一道水沟环绕城墙,波纹推动泥沙,在河底缓缓蠕动。等车队接近,守卫拉动绞盘,放下木桥。
“时髦的设计。”詹纳斯说,“我开始改观了。”
冷王追妻:萌妃要爬墻
“是吗?我可没有。”意识到回答他的居然是领队后,自然精灵吓了一跳,本能地看向尤利尔。乔伊不知什么时候落到马车后,就在他们附近。但在学徒想出回应之前,他驱使坐骑加快步伐,和雷戈一同踏上木桥。
“我得找机会离开队伍。”詹纳斯表示,“你觉得我该拿什么借口,尤利尔?探亲如何?”铁匠先前借此离开,但在启程时又跟了回来。
“不行。你的通用语是在北方学的吧?口音太明显。”尤利尔提醒。铁匠身份清白,詹纳斯的谎言却经不起查验。要是他敢这么说,旁人立刻就会起疑。“我不清楚脱离队伍的标准,詹纳斯,你该向你的朋友打听。”
“佐曼先生说,他是来给今年的地理课题进行实地勘察的。什么是地理课题?”
尤利尔答不上来。“那其他人呢?”
“其他人受命为主人服务。主人要他们去哪儿,他们就去哪儿。”
妃同尋常:四朝皇妃 冰雕雪兒
是吗?连乔伊也一样?想必詹纳斯不会了解。但尤利尔觉得他说的没错。银歌骑士服从军团长的命令,看守流放的苍之圣女,这些人都是奉命行事,只有杜伊琳例外。
他甚至没与她说过话。一开始,尤利尔以为高塔信使杜伊琳是个难相处的角色,但很快他发现事实并不如此。这位声名在外的冒险家信使十分看重神秘度的差异,居然隐约有后世神秘领域时期的风格。她的轻蔑对象往往是凡人,而面对巫师时却相当热情。尤利尔知道什么人会与她有共同话题,他是寂静学派的巫师林德·普纳巴格。
我的雙眼能見鬼 傾世
杜伊琳没隐瞒过她的目的,事实上,她对伯纳尔德知无不言。尤利尔往往与后者打交道,这位未来的“第二真理”阁下似乎了解他的导师。这点连波加特都做不到——根据巫师的消息,这位骑士与乔伊算是相处最久的同僚了。
“他是圣堂的守卫。”伯纳尔德告诉尤利尔,“所以大多数银歌骑士不认得他这号人。”
“我听说,银歌骑士调动到圣堂是冬青协议后的事。”
“没错,但他例外。这是出身决定的。银歌骑士团原本是皇族的卫队,规模扩大成为军团后,内阁对其进行了诸多限制。皇帝不得不向诸侯妥协,默认只有贵族子弟才能加入银歌骑士团。你在莫尔图斯就认识他了ꓹ 对吧?按照律法,他成为银歌骑士是不可能的。”
“圣堂可以放宽标准?”
“当然不行。圣堂是供奉三神的圣所ꓹ 不给任何人行方便……他是到圣堂忏悔罪过。但据说修士不得不先教他通用语,以便沟通顺畅。至于效果嘛。”伯纳尔德断言,“我猜他一定用某种方法骗过了神父。”
尤利尔颇为赞同ꓹ 然而他没胆量说出口。“我愿意相信女神圣经的力量,大人。”装作一个虔诚的传教士不算太难ꓹ 他还挺想了解乔伊和圣堂神父斗智斗勇的过程的。“然后维隆卡爵士破例让他成为银歌骑士了?”
“破例?没有。殿下把他归到我的家族名下,好让他获得贵族侍从的身份。”
七海霸主
伯纳尔德·斯特林ꓹ 他来自于奥雷尼亚最强大的家族ꓹ 世代统治着与苍之森接壤的蓝锥领。内阁首相瑟斯顿·斯特林是他的亲兄弟。尤利尔眨眨眼,“原来如此,爵士。”他才想起来这位学派首领其实还有这样一层身份。神秘领域一贯注重神秘度的地位,“第二真理”的名头显然比先民时期的古老家族成员更受关注。毕竟,奥雷尼亚贵族在龙祸之后可没什么特权。
岐黃大宋 摘新桃
“你不会向审判机关举报我滥用职权,对吧?”
学徒回过神。“我完全没想过,爵士。”他们不来找我就谢天谢地了。“那他又是怎么回到圣堂的?”
“巫师被允许拥有卫队。”伯纳尔德回答ꓹ “而他与巫师很有渊源。当然,我们没让他为他痛恨的修士服务。那是侍从和新人的活。乔伊参与了和圣瓦罗兰的战争ꓹ 他有这个资格。”巫师的评论透露出不少信息。“除了他刚成为骑士的那段时间ꓹ 我和他没什么交集ꓹ 也不了解战场的情况。尤利尔ꓹ 你得另找他人了。”
鬼門傳人 夏之驕陽
未来的“第二真理”大人为他提供了许多有用的情报,但尤利尔的收获不止于此。学徒察觉到对方说了谎ꓹ 而这本是不必要的。他和乔伊有更多联系?这不太寻常。然而伯纳尔德的隐瞒让尤利尔警惕起来ꓹ 他知道最好别再问下去。
“关于更多细节ꓹ 我建议你去咨询本人。就我对人的理解来看,交流必须基于目标的兴趣和心理状况。最好别提你的神。要是你能找到他感兴趣的话题ꓹ 或许他会乐意和你聊聊。”
就算在一千年后,乔伊也能对我守口如瓶。尤利尔的努力很少得到回报,除非他先开口。不过学徒很赞同巫师的理论,他们没必要再这么互相试探下去了。交流仿佛要到此为止了,如果他们没在马车附近讨论这些东西的话。
“但我想你有自己的工作。”伯纳尔德话锋一转,“这些人里还有更富挑战性的选择,尤利尔,干嘛不去试试?”
“您指的是……?”
“自然精灵。他们更值得拯救,不是吗?这些异神教徒。这本就是你的任务,尤利尔。”巫师头也不抬地说,“还是说,你是为乔伊才来的?三神在上。算了吧,他又不是你老爹。”
尤利尔无话可说,要是传教士的身份有什么缺点,那恐怕就是现在了。他不觉得苍之圣女会改信,哪怕对方如今背井离乡。没人要求他完成目标,但伯纳尔德明显对他的无所作为而不满。再这样下去,他会怀疑我加入队伍的目的,虽然他现在依然把真相当成玩笑。
巫师最后一个走下木桥,卫兵转动绞盘,收起通道。城门附近设有小门和渡河的浮木桥,走在上面不可能有人双脚干燥,但人们都不在意这点。
进城后,杜伊琳要求众人配合她的任务,于是银歌骑士除下披风,仆人们收起旗帜,马车门窗也从外面紧扣,好像拉着一车货物。没人来迎接他们,连领主也不清楚他的城市中出现了来自玛朗代诺的高贵客人。
“听说这里闹鬼。”詹纳斯说。庄园独占了两条街的面积,建筑却并不光彩华丽。一座灰黑色方塔坐落在最高处,漆画脱落大半,人像如同鬼脸。
但这些都是历史的痕迹,还不至于到鬼怪出没的程度。尤利尔和奥库斯绕着栅栏走了一圈,没发现独栋木建筑或阴森的私人墓地,相反,这里的花园植物生长得极为茂盛,数十种鸟儿藏在树叶里。向内探索,房间大都朝阳,旋梯结实牢固,连阁楼景致也别具一格。
讓愛自由落地 林笛兒
“胡说。”佐曼让他闭嘴,“要是你害怕,就滚出去睡大街。”
“我挺喜欢这里的。”詹纳斯立刻改口。不过这是发自内心的实话。他喜欢这些砖头和塔,尤利尔心想。而我只能绞尽脑汁,将这里的每座房子和塔楼都记下来,等到回现实去印证追寻。
“波加特。”乔伊说,“我去找人把房间打扫干净,你和奥库斯守门,赶走任何一位客人,也不许任何仆人出门。”
“是,长官。”骑士摸摸胡子,“只不过,我想奥库斯一个人足以胜任。雷戈和你一起吗?”
“他负责那女人的安全。”
“那么我和你一起去,长官。我曾经来过莫尔图斯,那是在两年前……但愿集市的位置没变化。”
乔伊居然同意了。尤利尔很快意识到他压根不认得路,能找到这里多亏了那座标志性的方塔。假如巫师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那导师从来没有进入过这座城市之内。起先银歌骑士团把自由人赶出了城,接着他们送他去玛朗代诺的水银圣堂和苍之森的战场。
自由人的经历使他成为战士,而奥雷尼亚的战争把他变成骑士。修士给他全新的信仰、语言和训练,银歌骑士给他服从命令的纪律性和执行力,那些曾因他无知又野蛮犯下的罪孽而拔剑相向的人,如今信任并听取他。尤利尔看得出来,波加特的确是乔伊的朋友,连雷戈和奥库斯也不怀疑他的能力。伯纳尔德对这个让他借出家族纹章的对象仍有记忆,“胜利者”维隆卡也认为乔伊是优秀的下属。梦里的乔伊与当初得自由人完全不一样了,他的眼神似曾相识,却又与白之使不同。
这不是个噩梦,尤利尔心想,难怪他不愿醒来。可这些记忆在学徒消减好奇心的同时,也带来新的疑团。他想知道导师是否参与了黎明之战,又是怎样从银歌骑士成为克洛伊塔的白之使。索伦说他在两百年前才进入高塔,中间的那段时间他又到哪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