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qse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討論-1088、我是給過他機會的分享-99vhf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从两名店员这里了解到一些关于高田和俞敏的情况后,顾晨忽然感觉,两人之间虽然为夫妻关系,但更像是一种卧底游戏。
豪門劫:總裁的落難新娘
从始至终,高田似乎就是一个顶级玩家,而俞敏虽然聪明,善于经商,但在骨子里就有诈骗基因的高田面前,还是栽了跟头。
顾晨忽然想起,在对高田两名助手调查中得知,高田是在年初开始从事诈骗活动。
而根据下河镇两名店员超市店员这里得知,超市是去年年底开始营业,原本想着利用过年这段时间,增加一波营业高.潮。
可却碰上了不可抗力因素,所有人只能待在家中,不准出门。
想象中的生意爆火并没有来到,这显然打乱了俞敏的所有计划。
按照顾晨对超市情况分析来看,营业额上不去,经销商那头的压力是最大的。
原本看似完美的资源整合,或者说是俞敏空手套白狼计划,却因为这次不可抗力因素遭到重创。
而此时最重要的是需要将货物转化为资金,毕竟俞敏盘下这家大超市,动用的资金全部来自地下钱庄。
这样想想,高田出走,开始诈骗之路,似乎在某方面,跟超市遭到不可抗力因素有关。
如果真如两名店员所说的,这家超市,是俞敏打翻身仗的最后希望,那么俞敏的希望早已经破灭了。
而高田重走诈骗道路,或许是得到了俞敏的默许,甚至俞敏还动用了超市里的流动资金来支持。
可高田一夜之间,被警方追捕,似乎在客观上也说明俞敏的翻身仗再无希望?
考虑到这些情况后,顾晨随口一问:“你们这家店是去年年底开始营业,那过年这段时间的营业额如何?”
“还营业额?过年那段时间你又不是不知道ꓹ 连走亲戚都不让,哪来的营业额?每天零零散散的就那几个人ꓹ 还都是来采购食品的。”胖胖的中年女营业员说。
“对呀。”高瘦的女店员也道:“之后的爆炸性消费也没有出现,也就这几个月来生意逐渐好转。”
“可毕竟压着经销商的货物实在太多,经销商那边可能资金压力也很大ꓹ 所以就不停的催账,搞不好他们还要把货物搬回去呢。”
“弄得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ꓹ 也不知道哪一天这超市说倒闭就倒闭,所以现在我们也很担心ꓹ 毕竟还押着两个月工资呢。”
“压两个月工资你们还这么淡定?”卢薇薇有点懵。
感觉看着两人的样子ꓹ 似乎并不发愁。
胖胖的中年女营业员道:“这有什么,跑的了尼姑还跑的了庙啊?超市开在这里,实在不行,我们搬点东西回家充当工资也行啊,大不了给俞敏增加营业额就是啦。”
“啊这……”
卢薇薇没想到,自己还是思维固化了。
这么大超市,这么多东西ꓹ 要倒闭,货物总不可能一天搬完吧?
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ꓹ 最起码到时候多搬点日常食品离开就是啦ꓹ 比如柴米油盐薯片鸡腿啥的。
“那你们所说的这些情况属实吗?”顾晨问道。
“这……”
两名女店员犹豫了一下。
猛鬼老公輕點疼
胖胖的中年女营业员道:“我们也是道听途说的ꓹ 但可信度很高ꓹ 但你要说能不能百分比确定,这个我不敢保证啊ꓹ 但是我知道ꓹ 她现在至少还欠着经销商100多万的货款呢ꓹ 这个是肯定的。”
“好的。”顾晨将这些记录完整后,将笔录本递给胖胖的中年女营业员道:“签上你的名字ꓹ 把身份证号码和电话号码写上去。”
……
……
从俞敏在下河镇这头的超市,顾晨还算收获颇丰。
最起码知道俞敏目前的处境。
尤其是欠着经销商100多万的货款,这对于一个30岁左右的女子来说,压力可想而知。
而且最重要的是,俞敏欠着经销商100多万货款,但是她还欠着地下钱庄贷出来的资金。
这些地下钱庄吃利息,可见俞敏现在的两头欠债,奔溃那是迟早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高田让她沦落如此,因此俞敏才在情绪失控中,动了杀念。
或许她只是想报复一下高田对自己的不忠?
想到这些,开车返回城南分局的顾晨摇了摇脑袋。
卢薇薇见状,忙问顾晨:“怎么了顾师弟,你有疑惑?”
“对。”顾晨点头应道:“我觉得俞敏杀害丈夫高田的情况应该就快坐实了,但是现在我对俞敏的杀人动机还是挺感兴趣。”
“这个俞敏,感觉也挺不容易的,一个人被所有人出卖,现在又需要一个人承担所有债务,要不是这个高田,她现在应该还过着富婆般的生活。”王警官也是有感而发。
毕竟在认识高田之前,俞敏在整个江南市,也算是成功女人的标配。
可现在沦落到开破旧面包车送货,每天被债主追债,可见这个俞敏在经历的背叛之后,心里落差有多大。
可即便如此,俞敏还是要强的,至少知道如果自己不努力,可能永远无法打个翻身仗。
但是现在似乎机会又渺茫了许多。
而就在顾晨与大家讨论的同时,他忽然对卢薇薇道:“卢师姐,你帮我跟何师兄说一下,让他好好调查一下俞敏最近的动向,包括她办理过哪些业务,越详细越好。”
“你是认为俞敏有动作?”卢薇薇问。
顾晨默默点头:“这个女人太要强了,但是我们在对她进行审讯的过程中,她又显得格外娇弱,这种对比反差太奇怪了,我觉得很有问题。”
“我也觉得。”坐在后排座位的赵强,此刻也是点头附和:昨天晚上见到她,对她进行调查的时候,就感觉是个可怜的弱女子。”
“可今天跟着你们,我算是大开眼界了,这一辆小小的面包车上,竟然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可见这个俞敏不简单啊。”
“而且你们没听那几名店员说嘛,感觉就这样一个女强人,忽然间变成一个弱女子,我觉得这也太反常了。”
“那会不会是因为情绪崩溃导致的呢?”卢薇薇问。
顾晨淡笑着回道:“可能性也是有的,但不大,毕竟俞敏的要强,是刻在骨子里的,原生家庭和所处的环境,会对一个人的性格有着很大的影响。”
“而俞敏作为一个十几岁就开始闯荡社会的人来说,这些年下来,她的经历,甚至比许多人一身的经历还要精彩。”
“我懂了。”卢薇薇淡笑着回应,感觉这应该就是性格的反差。
虽然人或多或少都会有双重性格,但是像俞敏这样的人来说,她的性格或许更多是在隐忍。
毕竟,她可是那个想要重回巅峰的人,为此,她或许可以不计一切代价。
顾晨也正是因为有这方面的考量,因此才需要何俊超调查一下俞敏最近的动向。
车辆渐渐驶入城南分局。
而就在此时,何俊超也打来电话。
顾晨二话不说,直接划开接听键:“何师兄,调查的如何?”
“还真被你猜中了。”电话里头的何俊超笑呵呵道:“我查过俞敏最新的动向,发现巧合的是,俞敏在最近,为丈夫高田购买了一堆的人身保险,意外死亡险之类的险种。”
“保单关于保险金的规定是,如果丈夫高田死亡,自己就可以得到差不多40万元的补偿。”
“如果死于意外事故,她将得到60万元,如果是死于汽车类事故,她将得到65万元。”
“还有这种事情?”听闻何俊超说辞,顾晨也是大为惊讶。
这不正是完美的动机吗?
于是顾晨赶紧又问:“那她购买这些保险的时间在什么时候?”
“一个月前。”何俊超说。
顾晨沉默了几秒。
感觉这俞敏肯定是疯了。
为了打好这个翻身仗,她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想想也挺可悲的。
可就在顾晨与何俊超通话的同时,高川枫那头的电话也打了进来。
于是顾晨赶紧道:“何师兄,干的不错,我现在要接一下高川枫的电话。”
“那行,就这样吧。”何俊超果断挂断了电话。
而那头的高川枫电话也正好接了进来。
“高川枫,如何?”顾晨问。
高川枫笑呵呵道:“跟你预测的一样,根据你送过来的两份样本进行对比,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车上发现的血迹和毛发,都是来自死者高田的。”
“意料之中的事情,检测报告拍照发给我,我现在就要。”
花崗巖之怒
鬼帝的十歲王妃
“没问题,我现在发给你。”
简单的沟通,顾晨在高川枫这头又拿到了检测报告。
现在对于俞敏来说,她即便不交代也由不得她,所有证据都指向凶手就是俞敏。
而且根据俞敏的交代,跟顾晨实地调查的结果完全有出入。
许多现场痕迹,都有被俞敏清理过的迹象。
六零年代好生活
赵强有些等不及了,赶紧道:“我现在让人把俞敏带到审讯室。”
“可以。”顾晨默许点头。
大家分工明确。
再次来到审讯室内,此刻的俞敏似乎也知道接下来意味着什么。
尤其是赵强,此时早已是胸有成竹。
太空堡壘 月圓花好
妖屬貪杯居 我唯一
有了顾晨提供的这些线索,以及检测报告。
俞敏即便不说也没关系。
超能透視
然而当赵强刚想开口质询俞敏时,顾晨却提前说道:“俞敏,你是不是早就想杀掉你丈夫?”
俞敏惊愕抬头,可很快又努力平复下心情。
似乎顾晨这样问,也是知道些什么。
顾晨此时也坦白道:“我们去过下河镇,也就是你开的那家超市。”
“说实在,也了解了一下你的过往和发家史,你也挺不容易的,现在应该背负的债务也不少吧?”
俞敏闻言,只是默默点头。
卢薇薇则以女性视角安慰她:“不过高田这个混蛋的确可恶,要不是他害你,你也不会成为现在这副模样,说不定你在江南市还过得很滋润呢,至少也是个小富婆。”
话音落下,俞敏这才抬头盯住卢薇薇,此时她两眼含泪,也是伤心不已道:“看来你们都知道了。”
“没错,要不是他高田潜伏在我身边,替那帮滚蛋卖命,陷害我,我也不会背负债务,也不会被这帮混蛋扫地出门。”
“我最大的失败,就是太能挣钱了,以至于让这帮混蛋心生嫉妒,可我都是靠自己的本事赚钱,平什么就要把我踢出局?”
前夫霸愛:棄妻別想跑
“咳咳。”闻言俞敏说辞,王警官干咳两声,也是语重心长道:“或许这就是人生吧,人心难测,说到底就是蛋糕就这么大,想要切蛋糕的人太多,有人想独占,矛盾就此产生。”
“而你在众多股东中间,又是年龄最小,肚子一人的小丫头,但是你却是最大的鼓动,也是主要经营管理者,这让其他人能不心生嫉妒吗?”
顿了顿,王警官又道:“还有就是,你虽然是个女强人,但不善于谋略,玩阴谋诡计,肯定比不上这些老江湖,所以高田的出现,才让你迷失自我,以至于过分相信这个卧底。”
“可我想说的是,高田已经是你丈夫了,而且你们两个开始一起过日子,你又背负巨额债务,他高田不离开你,像你承认错误,那你们本来就应该好好过日子,你又为什么要杀他?”
“我……”
俞敏欲言又止。
顾晨则继续说道:“根据我们调查,你一个月前,曾经帮高田买过大量保险,受益人都是你,你是想利用制造意外事故来骗取保险金对吗?”
原本以为俞敏会继续否认,但是这次的俞敏,却是毫不犹豫的点头承认。
“没错,我太需要钱了,原本经营这家超市的资金,都是我利用之前的一些影响力,在地下钱庄借来的,可不可抗力因素影响下,我已经负债累累,如果没有钱,我一辈子都将背负着债务来度过余生。”
抬头看着顾晨,俞敏泪流满面:“警察同志,我好恨,好恨这个欺骗我的男人,我今天所面临的一切灾难,都是他高田造成的。”
“原本以为凭借我们两个各自的能力,可以很好的扭转乾坤,可谁曾想到,高田假借批发生意为由,拿着超市的流动自己,去干坑蒙拐骗的勾当。”
“我早就已经心灰意冷了,我知道,他迟早会被警察抓住把柄的,所以我已经绝望了,已经不指望他能够给我带来帮助。”
顿了顿,俞敏哽咽了一下,继续说道:“下个月,下个月就是还债的日期。”
“如果再不还钱,地下钱庄那帮人,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他们会开着货车来搬空我的超市。”
“我太需要钱了,可这时候,偏偏又是这个时候,高田出事了,他告诉我,他被你们警方追捕,好不容易从仓储区逃出来,让我赶紧去接他。”
“所以你去了,还带着凶器去的?”顾晨因为已经检测出,高田是被棍棒类物体击打成重伤,又被碾压致死的,所以多问了一句。
结果俞敏并不否认,直接点头:“没错,昨晚天降暴雨,我知道省道上是最好下手的地方,我也知道,为了我的后半生,他高田必须要付出代价,这都是他赢得的。”
“要不是他勾结那帮混蛋,陷害我,我也不会沦落到如今这番天地,所以,只要他意外死亡,我的后半生,或许就会迎来转机。”
“你可真够狠毒的。”卢薇薇闻言俞敏说辞,感觉这女人肯定是疯了。
用杀人骗保这招,来让自己躲避债务。
可见为达目的,这个俞敏是不择手段。
俞敏已经无所谓了,她淡笑着回道:“难道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就有意思吗?”
“我以前也曾经辉煌过,我知道什么是有钱人的日子,虽然现在落魄了,但我能力还在,我可要东山再起,我可要去干最基础的工作,这些都可以。”
“但是,我不允许我看不到任何目标,没有目标的活着,那跟死了有啥区别,这些你们根本就不懂,因为你们不是我。”
吸了吸鼻子,俞敏此时的眼泪跟鼻涕都连在了一起。
大家相互看看彼此后,卢薇薇还是选择站起身,将随身携带的纸巾交给她。
擦了擦眼泪和鼻涕,俞敏抬头看向众人,哽咽着说道:“其实,我也是没办法,今天这一切都是高田造成的。”
“昨天晚上我去接他,那时候的他,已经非常狼狈,简直就像一条丧家犬,因为仓库被你们警方查获,现在的高田,等于是穷途末路。”
“我要翻身的所有筹码,在此刻都已经是过往云烟,我不甘心啊,可就在这个时候,高田却还说出那种话,哈哈。”
说道此处,俞敏忽然破涕为笑,整个人开始笑得张狂。
卢薇薇黛眉微蹙,继续问道:“你笑什么?他说什么了?”
“他说……”俞敏沉默了两秒,忽然闭上双眼,心无旁骛的道:“他说要不是为了帮我还清债务,他根本就用不着去干这种勾当。”
“明明是他的不对,是他害得我负债累累,可到头来,他却把责任归咎到我的身上。”
嘴角上扬,俞敏忽然脸色诡异得笑笑:“警察同志,我是给过他机会的,可是这种丈夫,你们说……该不该打死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