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m8i5優秀言情小說 無敵:從女裝大佬開始 水門紳士-第一百三十八章 二十六年前分享-zmbqk

無敵:從女裝大佬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女裝大佬開始
下午。
異世逆凰
秦泽捧着一束花来了医院。
他是来探望老院长的。
之前因为火灾的原因,老院长已经被移到这个医院来了。
听医生说,虽然现在状况还比较危险,不过勉勉强强算是醒过来了。
秦泽想着也是时候要把他的事情搞清楚了。
第三種絕色 八月薇妮
那个隧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里面会有一封给他的信封,信本身为什么又不见了?
……
秦泽刚到病房门口。
恰好一个年轻人正好走了出来。
那人和秦泽对视了一下,不禁一愣。
“嗯……你……是秦泽!我靠!真是你吗秦泽!”
秦泽打量了这个人好几秒拍了拍脑袋才想起来。
“是你?杜明?”
这货秦泽很熟悉。
孤儿院里的小伙伴,以前也是好基友,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
只是后来他被东海某个有钱人家给收养了,两个人也已经许久都没见到过了。
看到年幼时的小伙伴,秦泽还是比较激动的,以至于连探望老院长这事情都直接撇到一边了。
少將的純情寶貝 楊子之愛
“你这一直去哪里了?我好久没看到你过了?”秦泽道。
“唉,我之前一直和我养父母在外面,最近才回来打算结婚的,结果一回来就听说老院长出事了,我这才赶紧过来看看的。”杜明说道。
“结婚?那恭喜你啊!”
“有什么好恭喜的,被安排的罢了,对了,不说我了,你呢,你小子最近在干什么呢!”
“我一直在东海做事……最近开了家小企业……”
“哦哦哦!你现在都这么厉害了啊!那今晚可不得请我吃个饭什么的?”
地下皇帝 白話大王
“没问题,那我们约个地方!”秦泽道。
和杜明约好地方告别后,秦泽才进了老院长的病房。
老院长躺在病床上,身形消瘦,眼睛半睁半醒着,看得出来,他的状态很差。
只是老院长的眼睛一看到秦泽,就突然瞪大了。
干枯的手都晃起来了。
“秦泽……你来了……”
“爷爷我来了。”秦泽赶忙上前握住他的手。
“你来了就好……我儿子……郭明义呢……”
老院长这两天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儿子郭明义。
祖宗模擬器 趙參將
他知道自己被车撞是自己继子郭明义干的,目的都是为了钱。
可是即便知道了,老院长还是打算原谅那儿子,毕竟子不教父之过。
只希望他没事。
“他被我教训了一顿,应该不敢再犯了。”秦泽也没敢说他直接把人家给剁手了,只敢说把他教训了一顿。
老院长叹了口气。
“也罢,多点教训也无妨……”
秦泽换了个话题,问道:“对了,老院长,你那天要和我说的关于我的身世,到底是什么?”
老院长被秦泽这么一问,愣了一下,一度想说什么可又说不出口。
见老院长支支吾吾,秦泽就直接说了。
“院长,孤儿院地下的那个地下隧道,到底是什么?”
被秦泽这么一问。
老院长愣了一秒,浑身一怔:“你发现地下隧道了?难道把门也打开了?”
“打开了其中一道。”秦泽说道,“结果发现了封写给我的信,但是只有信封,信已经不见了,院长,你是知道什么事情的吧?”
院长沉默了许久才叹了口气。
“我知道得也不多,那封信确实在我手上,只是上面并无文字,只有一张地图,我曾经顺着那张地图去过燕京,但一无所获。”
“燕京?到底怎么回事?那封信到底是谁写给我的?”秦泽皱着眉头问道。
他一直以为自己从小就是个孤儿。
这次总算能知道关于自己身世的事情,他是不可能错过这个机会的。
老院长扶着一旁的床坐了起来,开始说话。
他知道自己时日已近不多了,打算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秦泽了。
“二十六年前的事情了……”
……
被神選中的三個人 李青竹
二十六年前。
东海市的郊区。
一个女人浑身是血的女人单手握剑,怀中抱着一个正哭啼的婴儿,飞奔在荒野之中。
她的身后紧紧地跟着数十名穿着黑色武袍的男人。
通靈冊
最终,这女人的脚步停在了汪洋大海前。
几十个人瞬间将她给包围了。
“秦婉儿!你已经跑不掉了,把他交出来吧!我们可以饶你一死!”几人吼道。
几十把寒光闪闪的剑正指着她。
不过那女子看到这么多的寒光,却并未表露出任何的怯意,只是将怀中婴儿放在了沙滩上,轻轻地吻了下婴儿的脸颊。
“少爷休憩片刻,我很快回来。”
女子转而站起身,咬住发带扎起了头发,然后更加握紧了手中的剑。
黑衣人中领头的独眼男人见状,走上了前。
“秦小姐,不要再反抗了,大战已经结束了,你作为秦家的家臣,为何要反抗自家主人的意思呢?”
“我的主人,向来就只有那一位。”秦婉儿冷冷说道。
“那位?他已经入魔到那种程度了!你竟然还效忠于他!你知道已经有多少人为他死掉了吗?辽东宫家,燕京韩家都为了他被灭了门,那个人罪大恶极,他留下的子嗣,也必须死!这是包括秦家自己在内的燕京十大家族的命令!秦婉儿,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他交出来,我可以不杀你!”独眼男人说道。
秦婉儿没说话,只是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剑,摆好了阵势。
独眼男人嘴角抽了抽。
他已经能从这个女人的眼中读出她的意思了。
“顽固!就和那人一样!给我杀!”
……
秦泽瞪大眼睛听着老院长说话。
要不是自己已经经历过不少事情了,他甚至还以为那老院长在跟自己开玩笑。
“那……那个女人后来呢……”秦泽问道。
老院长叹了口气。
“赢了,我就在附近看着,那个女人相当厉害,面对几十个人,最后还是赢了,不过虽然是赢了但也已经身受重伤,后来她发觉了躲在一旁的我,就把你交给我了。”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本来是想报警的,可想着一个保护着孩子的女人应该不是什么坏人,于是把她安排进了孤儿院地下的防空洞里,结果她却自己把门关起来了,随身物品和那封信放在第一层的房间当中,她的人则待在第二层的房间中,只是第二层的门,只能从里面打开……之后漫长的几十年,我再也没见过她……”
“你是说……”秦泽听了不禁愣了一下,“你是说她再没出来过?现在还在第二道门里……”
“嗯……大概已经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