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4heg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174章 被嚇跑了閲讀-1n1ti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这位郡主,你去客厅等候,小人去传将军。”
褚宁央不悦的扫了下人一眼,继续朝里面冲去。
倪月杉也到了将军府外,她下了马车,门口守卫看见倪月杉,质疑。
我是首席機甲師 鐘家小橙
倪月杉冷着一张脸,开口说:“识相的都让开!”
守卫:“……”
倪月杉见守卫不曾有半点让开了意思,她只好硬闯了。
在二人后面,倪莹莹的马车也到了。
还好邹阳曜是骑马,给她留了马车,不然根本追不上二人。
倪月杉刚将二人打翻在地,倪莹莹的人影就出现了。
她看着门口的守卫:“都让开!”
她两边脸被打的青肿,看上去可怜极了。
下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倪莹莹看向倪月杉:“我相信你,是来劝郡主的,你进去吧。”
倪月杉白了她一眼,守卫已经被打趴下了好吗?用的着她放行?
褚宁央站在将军府内,将军府规格她并不了解,环视四周,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她懊恼之下,怒吼出声:“邹阳曜你个懦夫!你赶紧给本郡主滚出来!”
“你敢伤人,却不敢出来接受处罚是吗?”
邹阳曜带着怒气回到将军府,还在房间发脾气呢,听到外面一声接着一声的怒骂声,他皱起眉,谁?
谁胆敢辱骂他?
邹阳曜正愁着火气没地撒,他快步出了房间,看着褚宁央一声接着一声的怒骂着:“邹阳曜你就是个乌龟!咬了人,就缩在壳里不敢出来!”
她还在怒吼的起劲,一把长剑朝着她飞了过来,褚宁央瞪大了眼睛,脸色瞬间煞白,这时一道身影冲了出来,将她拉到旁边。
剑远远飞出,射在身后的走廊上。
褚宁央脸色煞白,捂着心口,看向了倪月杉,还好倪月杉出来了,否则她就被刺死了。
她狠狠瞪向邹阳曜:“你,你真是胆大包天,我可是郡主!”
邹阳曜看见倪月杉,皱着的眉头,蹙的愈发深了。
“哼,带个郡主过来?想如何?为二皇子出气?”
倪月杉没有搭理他,看向了身旁的褚宁央。
“你也看到了,你骂他两句也就够了,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褚宁央执拗的不愿意妥协,她坚持道:“你就是怕他!你怕他!我不怕!”
倪莹莹缓缓走到邹阳曜的面前,捂着被打的青肿的两边脸:“将军,是他们两个,听说你打了二皇子,知晓我是将军夫人,就对我大打出手!”
然后她眼圈通红,哭泣了起来。
邹阳曜垂眸看了一下倪莹莹的脸颊,打的还不轻。
他攥着拳头:“打狗还要看主人!她是将军夫人,岂是你们两个想打就打的?”
倪月杉轻笑一声,这个倪莹莹,还真是令人佩服啊!
她出手打了她?
倪月杉鄙夷的眯起眼睛:“将军,那你想如何呢?”
“自然是将你们打到莹莹满意为止!”
他阴沉着一张脸,朝二人逼近,满身肃杀之气的他,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莫名的,褚宁央有些害怕,她瞪着邹阳曜:“你,我可是郡主,你想处置我?你可要问问我郡王爹爹会不会同意了!”
蠱災 TV帝、
邹阳曜满脸鄙夷,他接近了二人,手不过一瞬掐向了褚宁央,窒息的感觉瞬间席卷了褚宁央。
她怒目圆瞪,但被扼住脖子的她,没有还手余力。
倪月杉皱着眉,朝邹阳曜飞脚踹去。
邹阳曜闪身躲开,扼住褚宁央脖子的手,也松了松。
褚宁央缓了一口气,狠狠朝着邹阳曜咬了下去。
邹阳曜闷哼一声,缩回了手。
怒瞪着倪月杉和褚宁央。
“你们两个从四皇子府追到了将军府,如此不肯善罢甘休,本将军若是忍让,岂不是让人笑话?”
他眼眸逐渐猩红了起来,满身杀气。
我的極品男友
“既然打伤了二皇子,注定要被重罚,若是将你们二人一并处置了,又有何不可?”
昨日之愛
他狰狞笑了起来,这是要褪了二人的皮啊?
倪月杉步步后退,将褚宁央护在身后。
“是我挑唆她来的,你有怨有气就冲我一个人来好了!”
倪月杉挺身而出,邹阳曜哈哈大笑着:“好,有气魄!”
褚宁央被邹阳曜阴沉的脸给吓到,她躲在倪月杉的身后,对着邹阳曜继续嘲讽道:“你,你敢!我可是郡主!”
邹阳曜懒得去搭理褚宁央,他目光鄙夷的看着倪月杉,嘴角噙着一抹嗜血的笑。
“如果你现在跪下来,学狗叫,对本将军磕三十个响头,本将军就放了你身后的那位!”
倪月杉背笔直的挺着,眼里只有嘲讽。
她没有退缩,反而朝着邹阳曜步步逼近,“将军,你何不让我叫你一声夫君,然后回心转意呢?”
邹阳曜满眼猩红,这句话,让他错愕不已。
倪月杉想回到他身边了?在他的威严下屈服了?
不,不会,她一定是在使诈!
天後前的形容詞 福氣很大
邹阳曜冷哼一声,“晚了!”
此时倪月杉距离他已经很近,然后她猛力将膝盖往上一顶,朝着他最软弱的地方而去。
邹阳曜瞳孔猛缩,想要闪躲,可早已经避之不及。
他不会想到倪月杉又来这招!
倪月杉狠狠踹了一脚后,赶紧大喊一声:“清风!”
然后拉上褚宁央,掉头就跑!
邹阳曜疼的全身蜷缩,身子弓着,在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追!”
然后他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倪莹莹还在装哭呢,看见邹阳曜倒地,被吓的不轻,赶忙呼唤:“将军,将军……”
倪月杉拉着褚宁央朝外快速跑去,侍卫们出手阻拦,倪月杉对褚宁央叮嘱一句:“快跑!”
褚宁央被吓的不轻,没多犹豫,飞快朝外而去。
杨琬琰听见了动静,缓步走了过来,但没想到竟是倪月杉……
此时邹阳曜倒地被下人扶走,她没去看望,而是朝着倪月杉走近。
“啧啧,这位擅闯的人是谁?二皇子侧妃?哈哈,将军府伤将军?你的胆子可真是大啊!”
“来人啊!将大门关了!”
只是她得意的话不过刚落,在脖子上多了一把匕首。
只婚不愛:老公的溫柔陷阱 不妖不媚
杨琬琰错愕不已,她赶紧开口:“饶,饶命……”
清风冷眼看着她:“让所有人都退下!”
倪月杉看见清风占了上风,松了一口气。
她看着杨琬琰鄙夷道:“你这个人真是想生事!”
倪月杉朝清风接近,侍卫们也不敢阻拦倪月杉。
倪月杉走到清风面前,清风用力推开了杨琬琰,提着倪月杉,飞身上了屋顶。
杨琬琰的脚步不过刚刚稳住,二人已经从屋顶上飞身跃下出了将军府。
杨琬琰瞪大了眼睛,这……
褚宁央害怕邹阳曜的人追出来,所以在出了府后,就上了马车,让车夫赶紧驾马离开。
邹阳曜发怒起来的样子真是太可怕了。
她瑟缩在马车内,瑟瑟发抖,车夫询问:“郡主,去哪里啊?”
“四皇子府。”
马车停靠在四皇子府门外时,褚宁央才松了一口气。
她朝着景玉宸躺着的房间走去,此时的景玉宸依旧双眼紧闭,还在昏迷着。
她有些愧疚的开口:“玉宸哥哥,是我不好,我不该丢下倪月杉一个人回来的,可是邹阳曜远比我想象中的可怕太多了,你不会怪我吧?”
她上前,想牵着景玉宸的手,景玉宸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向褚宁央:“你说什么?”
褚宁央诧异的看着景玉宸,他不是重伤昏迷么……
“我,我刚刚没说什么啊……”
褚宁央准备装傻充愣。
景玉宸却是神色阴寒。“你丢下她一个人在将军府?”
邹阳曜现在那么恼火,倪月杉过去,这不是找虐?
景玉宸狠狠瞪了褚宁央一眼,然后要起身。
褚宁央伸手阻拦:“玉宸哥哥,你就不要去了,宁央害怕!”
她伸手去抓景玉宸的手,景玉宸却是不耐烦的甩开她:“滚!”
景玉宸已经披上了外套,朝外走去。
褚宁央赶紧站了起来:“玉宸哥哥,你还有伤,你干什么去啊!”
但景玉宸根本就没有搭理她,径直朝外走去。
守在房门外的下人面露讶异:“二皇子,你醒了?”
但景玉宸谁都没搭理,朝外走的飞快。
只是他不过刚到府门外,就见到他的车夫回来了,景玉宸眼里闪过一抹意外,快去迎上前。
“月杉?”
马车帘子被掀开,倪月杉从马车内下来,看见景玉宸出来了,眼里闪过一抹意外。
“你还有伤在身,你怎么……”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人就被景玉宸拥入怀中。
倪月杉错愕不已:“你怎么了?小心我碰到你的伤口,弄疼你了。”
褚宁央此时也追了出来,看见景玉宸抱着倪月杉,她跟着松了一口气,但同时,眼睛瞪大了。
她快步走上前,伸手将二人给扯开。
“玉宸哥哥,你还有伤呢,你不能和她这么近……”
景玉宸冷眼看向褚宁央,他牵起倪月杉的手,宣誓一般的说:“她是本皇子未过门的侧妃,本皇子未来的女人,本皇子如何对她,你都没有资格指手画脚。”
“也请郡主以后不要打着为本皇子着想的旗号,让她犯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