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lwu火熱言情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第一三七零章,白骨丘和山展示-af8tu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说到请赐教的时候,秦昆的手已经凑了上去。
一朵冥炎冒出,挨在白袍鬼肩上,白袍鬼肩膀开始结冰。
大炎缠冥手!
金牌女神醫 青青木卯
冥网如火焰般燎过白袍鬼全身,那些火焰穿插交织,但白袍鬼身上并没着火,而是继续结冰。
冰碴出现,主子已经开始动手,鬼差们想要帮忙,却被铁慈仙拦下。
“如果一起动手,事情反而会麻烦。”
暴君的小狐妃
重生之殘女難為
他们看向张布,张布无动于衷,他们看向嫁衣鬼,嫁衣鬼点了点头。
诸位鬼差蓄势以待,铁慈仙看向其他十个虚影。
“各位,聊聊吗?”
这十个虚影随白袍鬼而来,也没动手,但他们面貌依然没有露出,隐藏在阴影里,他们也和秦昆的鬼差在对峙。
國民老公索婚99次
“听闻阳间鬼王隐而不出,各守一方,以图苟活,没曾想到诸位居然如此招摇,是秦地师纵容你们这样的?”
“安稳阴阳,何来纵容?我等一向谨遵阴律,克己自持,如若想找茬,烦请阴律司过来!”
张布忽然开口,那些人不再说话。
这只腐脸鬼一句话堵死了他们,他说的没错,如果要按规矩问罪,还得让阴律司插手。
两方鬼王在对峙,白袍鬼却冻成了冰坨。
但是他浑身一抖,冰坨开裂,第一回合,见识了这个阳人的道术,他觉得有些意思,于是甩动哭丧棒。
“那,我就不客气了。”
一十八路哭丧棒,看似在打秦昆身上,但没有一下打在秦昆身上,随着哭丧棒而来的鬼哭狼嚎,却让秦昆进入了一个个地狱之中。
秦昆见过许多类似惨景,地狱深处消业受罪的鬼撑不住这些痛楚,此起彼伏的哀嚎ꓹ 那种痛苦化作实质,也能降临在秦昆头上。
一十八路哭丧棒ꓹ 一十八种地狱痛苦。这是每个白无常的看家本领。
每个白无常的哭丧棒路数相同,但施展开来侵袭灵魂的痛苦却不同。
秦昆感受到蒸笼狱闷入蒸笼的痛苦、感受到剪刀狱被剪刀剪断的痛苦、感受到炮烙狱被炮烙铜柱的痛苦、感受到虿盆狱万虫蚀骨的痛苦等等等等。
这些痛苦深入灵魂之中,仿佛把人推入地狱之中ꓹ 不,确切的说仿佛把地狱推到人的灵魂里!
痛苦是无穷的ꓹ 十八路哭丧棒打完,无穷无尽的痛苦又在一瞬间消失ꓹ 仿若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撑过去后ꓹ 秦昆睁开眼睛,长吁一口气。
“秦上师好强的定力。”
刚刚的鬼术,只是让秦昆额头渗出汗水,白袍鬼诧异非常,心智何等坚定的人才不会受到地狱惨景的影响?
“麻木了而已。”秦昆淡淡回道。
恶业痛苦不沾身,要么此人已经无垢,浑身大无畏ꓹ 那些痛苦只能存在一时,并不能渗入灵魂与之融合。要么此人阳气极重ꓹ 阴灵之力无论怎么肆虐ꓹ 到最后还是会被阳气冲散ꓹ 抚平神伤。
白袍鬼发现ꓹ 这个姓秦的,似乎两方都占。
紫金道胎ꓹ 纯阳宝体?!
难怪俞江固提到此人ꓹ 也是倍感头痛。
白袍鬼停止了哭丧棒ꓹ 秦昆发现白袍鬼很有意思,似乎并不是和自己在斗法ꓹ 而是你一招换我一式的干打,更像是斗气。
他二指并起,抵在对方脑门:“不继续了?”
“该你了!”
白袍鬼咬着牙,一字一顿。
果然是在斗气!而且还带着狠。
秦昆指尖,积蓄的灵力波动忽然迸射。
诛魂箭!
白袍鬼笑容忽然僵住,噗地一声,整个大脑仿佛被一根利箭洞穿。
在爆气运用到一定程度后,秦昆已经把阴阳二气熟练到登峰造极,压缩剥离后的诛魂箭,仿若天地律令,一箭洞百鬼,万恶不赦!
噗——
天生絕配:傻子王爺廢材妃
噗噗噗噗噗——
眉心出现拳头大小的孔洞,但不止是一支箭洞穿眉心,源源不断的灵力波动直接将白袍鬼锁定在这一刻,这种痛苦的感觉不断循环重复,直至灵力减弱,白袍鬼才趔趄向后。
哇——
鲜血呕出,几次恍惚,他才忍住站定,鬼气开始修补伤势。
阴律箭?这个家伙的道术为何这么像阴律司大判的阴律箭!
看见秦昆收回手,白袍鬼再次睁眼,忽然衣衫鼓起。
随风而鼓,猎猎作响,白袍鬼的鬼体如若实质,衣衫里却是森然白骨,每一根白骨上都刻了咒印,他双手并起,指间掐了一记古怪的鬼印,白骨上的咒印出现红光,接着,秦昆身上也出现一件同样的白袍。
然后,秦昆发现自己的躯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
这才是真正的痛啊!
先前渗入灵魂的痛楚能被阳气抹去,能被身体抵挡,现在的痛苦却无法回避,躯干没有肌肉支撑,秦昆摇摇欲坠,有风吹来,所有人看见秦昆只剩头颅完好无损。
“我乃白山无常,生于酆阴山白骨丘,山以白骨堆积而成,常年腐败、阴气执念从未消散,这是死之地,能开修罗花,从我诞生起,便无时无刻不在这种环境中挣扎。”
秦昆看见,自己的白骨上也长出了阴纹鬼印,才明白对方说的花,并不是花,而是鬼纹。
这些鬼纹的目的只有一个,把怨气、恶业、执念全部封印在他的骨骼里。
感同身受,以恶度人!
秦昆浑身在颤抖,是痛苦,也是兴奋,他的双腿忽然向下一沉,在阴纹鬼咒愈发密集的时候,双腿陷入地里。
然后,源源不断的大地灵力灌注腿中。
“我以山为本我,有人说我修的是艮术,但我不懂。不过世间万物,并不是只有腐烂破败,死之地也不一定只能开出修罗花!一尸陨落,万物生长,生生不息才是天道循环,你的白骨山不算是山,那只是六道轮回、无间恶业的终点,但我的山,才是万物生生不息的起点!”
哪怕阴纹鬼咒不断密集,都被秦昆身上长出的新肉所覆盖。
那些肉才开始变成人体肌肉的轮廓,可是全包裹住白骨后,就换了生长方向。一生三万天,化为黄土上西天。大地生万物,葬万物,哪里都是生命的终点,哪里也都是生命的起点。
鬼差们看见惊奇的一幕。
秦昆身上开始出现土壤,土壤中开始出现小虫,随着浑身被土壤覆盖,小虫变成了大虫,有花鸟树木出现。山越堆越高,秦昆的法身也越长越大。
似乎是斗法时产生的幻觉,秦昆没一会变成了巨人,又过了一会变得更加庞大,巨人两个字已经没法形容。
头不见了,身体也不见了,就剩了一座山。
白骨为基,钟灵毓秀。
当云层出现,金色霞光从云层射下后,山上开始紫气环绕。
金霞满天,紫气东来,万物大和谐!
白袍鬼浑身颤动。
真是一座山!
他想不通,山是哪来的,更想不通对方是怎么修炼的。
凭什么?
好端端的一个阳人……人间道术、阴阳道术都登峰造极,现在居然还有自然道术。
但他没来得及想,那座山忽然压了过来。
秦昆只是意识一动,浑身恢复原状。
陰陽大帝 雲霆飛
那座山却直接砸在白袍鬼的身上。
噗——
鲜血狂喷,化为阴风消散,白袍鬼第一次摔落在地,擦着嘴角,满眼的不信。
被反噬了!
他的鬼术白骨丘被弹了回来,对方甚至送了他一座生生不息的大山!他的骨骼被那座山反噬,砸的尽断,白袍鬼几次挣扎,却没法站起。
“大人!”
“大人没事吧?”
“可恶!”
其他十个人想要上前,地上出现藤蔓拦住去路,藤蔓里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头颅里开着花,一棵龙槐巨木挡在前方,一只腐脸鬼把脖子转到后面,头发里一张兴奋的面孔燃烧起熊熊斗志。
一条巨大无比的过山风嘶嘶吐着信子,一位淡雅的腰斩鬼喝着茶,一只后心插刀的男鬼靠在树上,一个头戴乌纱硬幞头,腰系银銙蹀躞带的英武青年握着鉄锏,旁边是一个吃着糕点的小胖子。
“你们这群杂七杂八的鬼王,有几个能打的?!我们已经看穿尔等实力,只是不想动手罢了,快让开!”
十个虚影里,一个虚影早就看穿了这些鬼的实力。
那龙槐鬼、腐脸鬼、英武青年、过山风的灵力波动最强,其余都是杂鱼罢了。
先前被他们震慑是不了解情况,但是这段时间他早就观察过了。
秦昆的鬼差面露不悦,老茶仙撸起袖子:“八嘎!敢瞧不起我们,一会听我摔杯为号!”
好不容易混到鬼王了,居然不受同级大鬼尊重,这口气没法忍!
握着鉄锏的青年对小胖子低声道:“一会打起来,记得召唤你二叔!”
小胖子一惊,低声道:“不行,要以德服人啊……”
“武德也是德!你讲武德吗?”
“当然讲!”小胖子眨着眼,总觉得哪里不对。
“那就听我的!”
小胖子被绕得有点懵:“等等,那我要是不讲呢……”
暴神
“那就把你二叔、三叔一起召来……”
“呃……”
场中有些混乱,白袍鬼倒地后,半晌没有站起,旁边观战的俞江固对秦昆大为佩服。
阴曹过来的无常阴差也能放倒,这也太狠了。这才多久没见,姓秦的成长到了这种程度?
两边人悉悉索索,都在顾忌打还是不打的事。
现在局势已经明朗,对方是阴曹的人,打了,后面肯定还会来人。
步步驚婚:前夫住隔壁 林音音
不打,那也得看看对方态度怎样。
纠结归纠结,秦昆麾下鬼王中,一个不起眼的插刀鬼忽然走出,然后消失,一把匕首插在先前说话的虚影后背。
“别怕,他们打不起来。”
那虚影惊愕,对方居然用刀插自己?
但这一刀下来,自己似乎毫发无损。
“你在挑衅吗?”
“不然呢?”
“你……”那虚影定睛一看,“你是魇州封一刀?”
封心鬼王一笑:“怎样?”
武神聖帝 翎晨
那虚影不说话了,周围虚影也变得鸦雀无声。
旁边嫁衣鬼、龙槐鬼王等人看出了猫腻,如果不是封一刀强的过分,那么就是他们曾在封一刀手里吃了大亏。
总之,他们对封一刀极为忌惮!
地上,白袍鬼终于站起,凄惨地笑了笑:“能把我逼到这种程度,佩服。不过秦上师,不知你听没听过因果线这个东西。”
秦昆眉头一挑,一脸诧异:“哦?倒是没听过。”
所以這裏是蠱真人 倔根
“哈,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最后问一句,你真的,要抗命不从吗?”
秦昆认真回道:“何来命令?”
“好!”
白袍鬼双臂展开,大袖忽然缩到肩膀处,露出两根白骨胳膊,他舞动着哭丧棒,二人之间,不断有因果丝被他哭丧棒卷入。
“怎么是断的……”
白袍鬼诧异,发现这些因果丝,一截一截并不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