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hgit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讀書-w3um2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魏征暴怒,也是有道理的。
这个时代,固然女人的地位并不低下。
可是这天下无论是天子还是百官,又或者是涉及到了学问的事,统统都是男子来负责。
大家所恪守的乃是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你陈正泰随便找一个妇人,教授她读书,就比得过我魏征的儿子?
这不是侮辱是什么?
我魏征固然不是名门之后,却也是有家传渊源的,打小就刻苦读书。
人嘛,总不免将自己的后代看的份量格外的重一些,尤其是在这个时代,血脉的传递,至关重要,你陈正泰可以在殿中侮辱我魏征,但是不能这样侮辱我的儿子,这岂不是说我魏家子弟,竟连一个妇人都不如?
这说的是人话?
魏征面上的怒气更胜,手中掂着自己的玉笏,一副想要打人的样子。
他用严厉的目光威逼着陈正泰:“韩……国……公……”
这一下子,群臣凛然。
李世民也吓了一跳,这陈正泰招惹谁不好,偏偏要去招惹魏征,魏征此人刚烈的很,朕都有些怕他呢。
李世民勉强挤出笑容,想要缓颊一下殿中凝重的气氛。
可魏征却继续道:“你此言当真吗?这是你自己说的。”
總裁掠愛很強勢 輕小晚
“对。”陈正泰很光棍的道:“是我说的。”
就差下一句是,是我说的又咋地?
许多人心里倒吸一口凉气,既是看热闹,又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情,却还是不免有人心里翘起大拇指,韩国公好气魄,这是要将人往死里得罪啊!
“好。”魏征强忍着暴跳如雷的怒气,冷着脸道:“老夫答应你,你不是要比吗,那就来比比看。”
“……”
这就有点不要脸了。
陈正泰方才那番话,十之八九只是寻一个妇人来故意侮辱你魏家而已。
这就好像泼妇骂街一样的路数。
可哪里想到,魏征直接当真,反将了陈正泰一军。
于是有人幸灾乐祸的看着陈正泰。
醫道聖手 三羊豬豬
没想到陈正泰同样当了真,一本正经地道:“一言为定,到时,榜下见。”
“且慢。”魏征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正泰,他这一手叫做将计就计,直接将陈正泰逼迫到墙角:“若是韩国公输了呢?”
“输了便输了,输了我自然佩服魏相公。”
盛世之名門醫女
魏征撇撇嘴,这一次陈正泰算是招惹到了魏征了ꓹ 魏征不屑于顾的样子:“老夫不需韩国公佩服,老夫只一条ꓹ 倘若输了,立即裁撤新军。”
“新军牵涉到的乃是国家大政,岂是我说裁撤就可以裁撤的?”陈正泰摇头。
魏征道:“这新军ꓹ 哪里是什么国家大政。根本就是韩国公拿的主意,让陛下力排众议的结果……我便问你ꓹ 撤不撤?”
魏征掷地有声,一下子得到了许多人的共鸣。
陈正泰瞥了一眼李世民。
李世民抚案微笑不语。
擦……
星空貿易商
这摆明着……想让我自己独自面对魏征了。
说也奇怪ꓹ 李世民对魏征总有几分忌惮。
陈正泰咬咬牙ꓹ 最后道:“好啊,既然如此,我若输了,自然没有问题。可若是我赢了呢,我寻一个妇人来,若是赢了令子,那又如何?”
魏征道:“老夫没想过输。”
他说的风淡云轻。
可在陈正泰看来ꓹ 这就有点耍流氓了。
这是什么话?
可似乎魏征也觉得好像这样不妥,随即便道:“老夫家里略有一些图书ꓹ 也有一些浮财。”
陈正泰顿时懵逼ꓹ 现在似乎是轮到魏征在侮辱自己了。
只见魏征接着道:“不妨如此ꓹ 倘若老夫的儿子不成器ꓹ 那么……便算是老夫教子无方,倒要向韩国公请教一下教子之道。”
“请教是什么意思?”陈正泰不依不饶。
魏征道:“自是拜师请教。”
陈正泰还是觉得自己亏了ꓹ 不过……魏征有必胜的把握ꓹ 自己又何尝不是稳操胜券呢?
显然他们是一点都不知道ꓹ 武珝到底有多变态,我使出她来ꓹ 自己都觉得害怕,好吧!
于是陈正泰道:“一言为定。”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魏征干脆利落的道。
他面带笑容,似乎觉得自己已经得逞了一般,这本是棘手的新军之事,谁曾想,到了自己手头上,轻易就要解决了。
陈正泰也笑了起来,二人相视笑着,大抵都觉得对方是个智障。
倒是这百官,顿时都打起精神来,这陈正泰却不知发什么疯……让个女子来比试……可得防备着他使诈才好。
那此前的兵部侍郎趁机道:“韩国公不会是早就暗中教授了什么弟子吧,又或者……有其他的名堂?”
風雨燕雙飛
陈正泰冷笑道:“我若是教授女子读书,定是要寻觅那刚进长安不久的,此前我陈正泰和她绝不瓜葛。不只如此……还需寻个年少一些的,免得你们说我这人不讲武德,啊不……不讲道德,暗中使诈。”
陈正泰随即又道:“这样,大家可满意了吗?”
重生之財傾天下 葫蘆熊貓
众人闻言,心里一下子踏实了,这家伙……是自己找死呢!
不过他们也不怕陈正泰使诈,毕竟……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足够大家探听出一点什么来了,只要是女子,就一定有出身,到时一打听,便晓得此女是什么人了,还怕你陈正泰玩出什么花样?
魏征踌躇满志,捋须,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到时输了,可别怪老夫胜之不武。”
只是李世民此刻却是绷紧着脸,一言不发。
待朝议之后,陈正泰眼巴巴的看着李世民,李世民却是脸色阴沉,没有留下他的意思。
于是陈正泰看着陆续离开的人群,也只好泱泱的走了。
李世民等人走了个干净,才气咻咻的回了紫薇殿。
长孙皇后在此,见李世民早早回来了,便忙是起身接驾,却又见李世民隐着怒火的样子,忍不住道:“陛下,今日是谁招惹了你,莫不是……那魏征吗?”
李世民摇头道:“魏征此人……甚是刚烈,不过朕看他为人忠直,且又是能臣,倒是一直隐忍他。当然,今日倒不是这魏征的缘故,而是朕那好女婿。”
这女婿如今也只有一个陈正泰!
长孙皇后听罢,却是脸色凝重起来:“我看正泰平日里,一向安分,怎么会令陛下震怒呢?”
“还能为什么?”李世民摇头苦笑,却又夹杂着几分不忿的样子:“他当初建言朕招募百工子弟从军,编练新军,朕一切都依他,可谓是力排众议,可这个小子,今日殿中众臣反对,他却跑去和人打赌,说是今岁新科的院试之事。”
长孙皇后便微笑起来,道:“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正泰还小嘛,他爱打赌,固然有些行为不端,陛下是他的岳父和恩师,教训几句便是了,何须将这怒火压在心头上呢?”
“你不懂啊。”李世民叹息道:“且不说这是国家大事,怎可如此的儿戏子而且朕怀疑,陈正泰这练兵,肯定是遇到了难处,现在骑虎难下,所以便萌生了退意,因而才借着打赌,故意输给那魏征,如此,便可顺坡下驴,借此名义,索性将新军裁撤。朕怎会看不明白他的心思呢?”
长孙皇后蹙眉:“陛下的意思是……他故意要输?”
“不是故意是什么,那魏征之子,你是有所耳闻的吧,此人知书达理,好学不倦,又写的一手好文章,朕开了科举,朕听闻他是摩拳擦掌,非要脱颖而出不可的。可那陈正泰却是要和魏征来比一比,说是随意寻一个少女,教授她读两个月书,也要参加这院试,和魏征之子一试高低。”
长孙皇后不禁诧异道:“怎么,女子也可参加科举?”
李世民一愣:“不可以吗?”
长孙皇后也有点懵:“可以的吗?”
劍三之徒弟可蠢了
李世民一时尴尬:“好像当初这科举的章程里,还真没有明言不许女子参加,当初也确实不曾想到。只是……这法无禁止。”
长孙皇后迟疑了片刻,便道:“难道陈正泰就没有赢的可能吗?”
“绝无可能。”一想到这个,李世民便不禁有些恼火:“真以为这科举是茅房吗?谁想上便能上的?说作文章便能作文章?哼,若是真能赢,朕便不叫李世民,朕叫民世李!”
“明事理……”长孙皇后用怪异的眼神看李世民。
李世民随即道:“好啦,懒得说他了。”
长孙皇后温声劝道:“无论如何,这也是陛下的女婿,是陛下的得意门生,就算陛下生气,大不了,过几日让陈正泰入宫来赔罪便好。”
“朕思来想去,就是骄纵他太过了,新军是朕听了他的话,才决心建的,此事关系重大,岂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可他这般折腾,却视此为儿戏了。朕这一次非要敲打敲打他不可,朕现在不想见他,也不要什么赔罪。”李世民态度很决绝:“如若不然,以后还不知闹出什么乱子来呢!”
重生之嬌妻來襲 言人十
长孙皇后吁了口气,她很清楚,李世民的性情也是如火一般的,当着众臣的面,总还能压抑一点自己的情感,可只有当着她的面,方才会暴露出有时候不太讲理的一面。
她知道,这个时候,劝说陛下,可能反而会适得其反了,还是等气慢慢消了再说吧!
…………
而在另一头……
陈正泰匆匆的回到府里,刚刚坐下,便立即让人将陈福叫了来。
他略显急切地对陈福道:“昨日和我一道回来的那个女子,留下了地址吗?快去寻她来,要快。”
陈福一脸委屈的样子:“公子,我……我可不敢叫来,若是殿下晓得,我吃罪不起的。那女子生的这样好看,公子昨日和她同车,今日又急不可待的要叫她来府上……这……公子啊,我劝你收收心吧,若是公子实在憋得厉害,我晓得一个好去处……”
这说的什么鬼话?陈正泰顿时大怒,起身抬腿便作势要踹死这个狗东西:“我踹死你信不信,我这是正经事,赶紧给我把人找来。”
“人言可畏啊……”陈福丢了这一句话,不过想了想,好像自己确实不是铁骨铮铮的材料,便飞也似的办事去了。
武珝万万想不到,这才一日,韩国公就叫人来请自己了。
其实她本是预料,就算是韩国公真打算接纳自己,那也需故意冷落自己一段时间的。
毕竟在武珝看来,这位韩国公的心思深不可测,像这样的人,绝不会如此鲁莽的。
可现在,她算是彻底的服了,果然还是深不可测啊,自己无论如何都猜不透他的心思。
武珝本以为,自己虽是年少,可还是颇能看破人心的,可如今发现她得这一些伎俩,只要放在陈正泰的身上,就全然无用了。
她不敢怠慢,心下竟还有几分激动和欢喜,连忙整理了一下衣装,便匆匆的赶到了陈府。
进了陈府,她便被人直接请到了书斋。
进了这幽静的书斋里,只见只有陈正泰跪坐在案牍上,她便忙是行礼道:“世兄……”
陈正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板着脸道:“不必虚礼了,现在……只问你一件事。”
武珝心里又是一愣,这世兄……真是令人钦佩啊。
他知道自己是个极聪明的人,而恰好,这世兄比自己更聪明。
聪明人与聪明人说话,本就不必虚与委蛇,简洁有效才是正经。
陈正泰这时道:“我打算教授你读书,两个月后,便是一场院试,我要你中个秀才,如何?”
武珝想也不想就立马道:“好。”
陈正泰反而有些好奇了,道:“你不问问为什么?”
武珝脸色从容地道:“不必问,世兄自然有世兄的深意,就算我现在不明白,以后也一定会明白的。”
陈正泰很满意她的解释,点头:“有信心吗?”
豪門小妻 梧桐夜雨
一眼情起,大叔娶妻狠心急
武珝老实地道:“我虽读过书,可是……并没有做过什么文章……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只是……我定会尽力而为的。”
陈正泰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道:“好,那么……现在开始吧。”
快人快语,就是痛快!
………………
昨天第三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