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oae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成了富一代 線上看-第七百六十八章 美女迴歸閲讀-3sm08

我成了富一代
小說推薦我成了富一代
不仅唐雪不懂。
估计现在很多人都不懂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重要性。
叶风想了想。
透視小村醫
觉得最需要这些技术的,还不是传奇网络,而是晴风集团旗下的淘宝网、支付宝和腾讯。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都是跟数以亿计的庞大用户打交道的企业。
迫切需要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挖掘用户数据潜力,创造价值。
于是叶风对唐雪笑了笑,“唐总,这不马上就要跨年了吗?要不这样吧,由集团总部这边出面,你们传奇网络承办,邀请集团旗下的互联网公司高层一起玩几天。到时候大家一边玩一边交流一下这个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整个过程呢,要轻松加愉快的气氛哦。”
“啊?”
唐雪没想到叶风思维如此跳脱。
急忙追问道:“那叶董您是要在交流会上给我们讲课吗?”
叶风谦虚地说:“讲课说不过,都说了是大家互相交流嘛。”
“我信你个鬼!”
唐雪暗啐一声,“你这个老板坏得很。什么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这样的概念脱口而出,肯定胸有成竹了嘛。”
不过,看叶风的样子,今天是不会单独跟她说起了。
唐雪只好点点头问,“那好吧,去哪里好呢?”
“蓉城这地方太阴冷了。”
叶风想了想道:“我们还是去海南三亚那边吧,我们这边穿棉服,人家那里可能还是穿单衣呢。我在三亚那边还有几套别墅,回头你找我助理把那边布置一下。”
“三亚?”
唐雪眼睛一亮,别看蓉城这里的冬天,阴冷无比。
三亚那里可以穿基尼下海呢。
“恩,就是三亚。”
天獄
说起三亚,叶风的眼前,不禁浮现出一个名大眼晴美女的玉容来。
“她,还好吗?”
……
随着华国改革开放的大潮一浪接着一浪。
崛起无数的华国富豪。
很多富豪选择了收藏“名表”这种低调的投资项目。
都说穷玩车,富玩表。
为什么呢?
世界上制作最复杂的手表成交价1100万美元。
世界上最贵的汽车是一辆1907年生产的劳斯莱斯“银幽灵”,标价2200英镑。
看起来车比表贵。
但这些近3000万欧的车,有定价,可惜没人买。
而那支放在博物馆的宝玑玛丽安东尼复刻版,对,是复刻版噢,还不是真品噢,有人买,没人卖。
很多东西不是看贵不贵的。
一辆车确实比表贵,可是,一个人会买几辆兰博基尼?嗯,算5部够吧。几部法拉利?好,还是5部,几部宾利、劳斯莱斯、布加迪?算来算去,能有多少部呢。
车太大了,注定它不能太过成为玩物。再有钱的人家里面的车撑死几十部。
可是表不同噢,如果一个人收藏手表ꓹ 几天就会来一支,几天又会来一支ꓹ 收几百支那算是普通的了。
总的说起来,花费比车是要大多了。
而且车还得加油。表是纯机械动力。车太大了,总不能把他拆了ꓹ 表更加精密精致,而高端表很多是镂空或是正透背透ꓹ 构造一目了然。这些对纯粹追求机械艺术的人来说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聽說你要娶我 梁海燕
很多时候,藏车炫耀成分居多。比如京城某X某日又开出各类豪华车X部等等的新闻屡见不鲜。而真正藏表的ꓹ 都是低调的。然后ꓹ 真正的富,讲究的是内涵,极少有炫富的行为。
如果有人2000万买辆车,你会说,这人真有钱。如果有人1000万买支表,你会说,这人疯了。
随着着华国富豪收藏名表的行为越来越多。
与之相关的产业也应运而生。
中华名表收藏协会ꓹ 别看名号响亮,其实就是一家卖表的。
会长王长亮ꓹ 中年谢顶后干脆剃了一个光头。他能说会道ꓹ 左右逢源ꓹ 在深市名表圈里ꓹ 也算一号人物。
这天,他听说有人在三亚买了一只1000万的百达裴丽双面腕表。
要知道ꓹ 这样的名表ꓹ 一年才产两只ꓹ 订单已经排到五年后。
这人居然能买到现货,能量也太大了吧。
王长亮深深地感到震撼。
他通过各种渠道终于了解到ꓹ 这只手表的主人,居然还是一名年轻的美女。
而她,就是三亚珍珠海岸,占地高达四亩,最大的联排花园别墅主人张若兰。
王长亮用尽各种办法,终于拿到了手表主人张若兰的联系方式。
来到三亚珍珠海岸,如愿以偿见到了这神秘无比的美女。
神魔練 不冷的
眼前的美女。
一双明亮的大眼晴,精致的玉容,像迪士尼公主走到了眼前。
“哇,这是什么神仙颜值?”
王长亮刚见到张若兰,就被震惊了。
摸了摸自已中年谢顶的光头,有种唐突佳人的感觉。
张若兰看到眼前这个光头呆住,不禁莞尔。
这几年,张若兰一直在忙碌,经营淘宝健康大药房,转战荷兰,入股阿斯麦尔,购买光刻机。为叶风立下的汗马功劳。
终于。
她觉得应该歇歇了。
不由自主地来到了三亚珍珠海岸。
这是那年情人节。
美女總裁的超級男秘 一支煙
叶风从夏威夷回来后,陪她日游夜游,留下许多美好记忆的地方。
这里的数幢别墅,就是叶风当时买下来,记到她名下的产业。
她还记得,当时叶风和她在珍珠海岸别墅外散步。突然闯进来一位华尔街日报的记者珍妮要求采访他们呢。
三年多去过了。
物是人非。
当年的女记者没有了,却来了一个名表协会的光头。
别墅的价格上涨了一半,而别墅的男主人却不在。
“唉……”
张若兰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王长亮终于回过神来,“张小姐,您好。”
“您好,王会长。”
张若兰点点头,“这边很久没有人住了,还在打扫,有点乱,我们去前边那栋坐一坐吧。”
“好的好的。”王长亮点头哈腰。
眼前的美女,气场太强大了。
他一边走,一边眼珠子四转,“哎,张小姐,这栋别墅也是您的啊?”
“恩,这边两栋也是。”
张若兰轻轻笑道:“诶,别看那边,那边还是……”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