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d7g9好看的小說 我在異界有座城笔趣-第三千四百五十八章 同階無敵-xteo6

我在異界有座城
小說推薦我在異界有座城
东都市X区,一间七十多平方的破旧房子。
斑驳不堪的墙皮,油漆剥落的门窗,显露出一丝破落。
只是墙上的一个“拆”字,却让这破屋子立刻有了逼格,让路人投来羡慕的眼神。
重生盤古
房子的屋门口,十几名五大三粗的男人围在一起,难听的咒骂声从他们的口中不时喷出。
“妈的,唐老五这孙子,足足欠了老子五十万,他倒好一走了之,可是钱到底什么时候还啊!”
“就是,咱们都是街坊,你也是个懂事的孩子……
大家都指着这点钱儿过日子呢,父债子还的道理,不用叔叔多废话吧?”
“咱们也不想逼的这么紧,可谁都是一家老小,挣点钱儿也不容易,对吧?”
“操,别特么废话了,今天不给钱就抄家!”
有人好言相劝,有人恶语相向,目的都只有一个。
要钱。
脾气暴躁的黑脸大汉吼了一声,只不过在打量了一眼那家徒四壁的屋子后,又晦气的骂道:“妈的,这破地方,恐怕耗子来了都得饿死。
你爸倒是拍拍屁股跑得利索,却坑了这帮兄弟朋友,真是够他妈缺德的了!”
众人闻言深有感触,情不自禁的同时点头,一脸的悔不当初。
被包围的是一名眉清目秀的青年,正满脸无奈的笑对众人,心里却满是苦涩。
“各位叔叔大爷哥哥们,听我说一句,好不好?”
唐震看了一眼众人,见都在看自己后,便提高嗓门继续道:“你们的难处我也知道,毕竟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汗珠子摔八瓣,才能攒下一点儿家底。
事情既然出了,那就想办法解决。
花都獵人
这房子值几个钱,可是拆迁的事儿拖了几年,一时半会儿也指不上。
现在卖掉太亏,我也不可能卖掉!
不过凡事总有解决的办法,你们看这样成不成?
我一个月还上五千,至于先还谁的钱,还请诸位自己商量!
这钱虽然不多,我也得省吃俭用,哪怕再多一分我也拿不出来了!
不过我可丑话说在前面,以后你们不能再到我家里闹,如果真把我逼急了话我就一走了之,到时候咱们看谁倒霉吃亏!”
唐震一脸坚决的表情,冷冷的盯着这些人。
解决办法已经提出来了,行不行你们自己看着办,如果还不满意的话,就去找真正借你们钱的人。
并非所有人都认同唐震的办法,立刻急赤白脸的吼出声来,撸胳膊挽袖子作势欲打,眼珠子瞪得溜圆。
獨寵逃妻 菱妖月
“少废话,我要房子,马上给我办手续去!”
“操,房子凭什么给你,老子还想要呢!”
“欠你几个钱,欠我多少钱,你还要不要脸?”
得,要钱的自己又打起来了。
……
晚安!我的鬼情人
吵吵闹闹的折腾了一上午,唐震终于送走了这些讨债的大爷,包括几个非要拆迁房的家伙。
追债的也没有办法,那些欠钱的老赖都是大爷,真把人吓跑的话,他们可就血本无归。
有唐震这么个人在的话,最起码每隔几个月,还有可能收回个几千块钱。
等到众人都走之后,唐震将满地的烟头垃圾收拾干净,随后望着空屋子叹口气,年轻的脸庞上划过一抹凄苦。
獸妃:狂傲第一夫人
唐震是个孤儿,很小的时候就被收养,收养的人是他父亲的兄弟。
初唐傻小子
收养他的第二年,这家就生了个女儿,唐震也有了一个妹妹。
可惜好景不长,养母突然去世,养父开始花天酒地夜不归宿,而且染上了赌博的恶习。
养父没脸没皮,自私的只考虑自己,亲情方面更是淡薄如纸。
一年半载不回家,简直再平常不过。
兄妹两人相依为命,饥一顿饱一顿的长大,日子过得很清苦。
有道是“禀性难移”,他的养父年轻时还有所节制,如今却越活越潇洒。
并不是成了父母,就一定会有责任心,有些人的世界里,自私的只能容下他自己。
一年前,养父东骗西骗的弄了一笔巨款,和一名有夫之妇远走他乡,去过逍遥快活的日子。
闻讯赶来的债主们自然盯住了唐震,隔三差五的来他家聚会骂街,每一次都要折腾个大半天才走。
唐震恨养父,有时候真的想一走了之,他有手有脚的去哪里活不下去?
那样可是每当这时,他就会想到自己的妹妹,最终放弃这个打算。
两人相依为命的日子,是他心里最难忘的记忆,他是真的将妹妹当成至亲。
風情盡在彩雲間 雪夜星
有时候唐震特别恨自己,为什么就这么没出息,不能给妹妹创造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
他更不敢想象,债主们找不到自己后,跑去骚扰妹妹的场景。
正式这些原因,唐震默默忍受着劳累和辱骂,在都市的夹缝中艰难的生存。
归根结底,只为了心中的那一份坚持。
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再加上身体有些不舒服,今天怕是不能出摊了。
唐震将电话丢在床头后,探手掏了几下,把塞在床底下的尼龙编织袋掏了出来。
打开袋子后,掏出一颗鸡蛋大小的透明珠子,随手摆弄起来。
这东西有些来历,是他那养父从盗墓贼手里买来的,据说是真正的老物件。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养父结交的那些人多数不太正经。
这几年古玩大热,养父看了几次电视后,也动了一夜暴富的心思,从酒肉朋友手里买了这几样东西。
古穿今之娘娘主母
据说来自不知年代的古墓,当时挖出来三样东西,好像是一把匕首和一件陶器,还有一件就是唐震手中的这个东西。
唐震的养父为人自负,断定珠子是个宝贝,就花费了一万大洋买到了手里。
黑道狂少 血色浪漫
结果找人一鉴定,屁都不是。
唐震养父郁闷了几天后,便将这个“玻璃球“丢进了床底下,后来被唐震打扫卫生时放了起来。
将手里的‘玻璃球’摆弄了几下后,将它和手机一起放到桌子上,唐震便起身准备午餐。
棋盤翻轉
右手捧着一碗方便面,左手拿着半袋榨菜,唐震吃饭的同时看起了小说。
解决了午餐之后,唐震将手机放在桌子上,转身去了厨房。
就在他转身的瞬间,“玻璃”珠子飞出一抹幽光,将手机团团包裹住,持续了几秒后便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