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1hk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第一神貓-第一千二十九章 困獸之鬥展示-8r6vq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军爷,求求您了,好歹给我们剩一点粮食啊!我们大人不吃没关系,至少给我儿子留些口粮啊,他才刚满八岁啊……”
“嘿嘿,要没有军爷我在前线厮杀,哪儿有你和老婆儿子过这安乐的日子,现在管你借口吃的而已,至于嘛你!”
在一个农家土院内,一个二十多岁的清瘦男子,身上穿着已经有些破损的制式皮甲,手里拿着制式的长枪,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麻布袋,怀里还抱着一只正在扑腾的老母鸡,正吹着口哨,大摇大摆往往院外走去。
一个大概三十来岁,看面容也是饱经风霜的男子,跟在那军爷后面不断哀求着,而在他身后的屋内,一个农妇泪流满面,紧紧抱着怀中一个眉清目秀的男童。
“我苦命的儿啊,昨天本是你八岁的生辰,没想到今日竟然遭此横祸,是爹娘没用,保护不了你啊……”
婚寵厚愛:惹上賭神甩不掉 林飛泉
这农妇满脸的怜爱之色,抚摸着这男孩的头发,泪流不止。
这男孩个头不小,足有五尺左右,只是身体明显是因为营养不良所以有些瘦弱,脸色也不是很健康,然而,面对家中发生如此变故,这看起来很普通的男孩却没有哭泣,反而神色十分纠结的模样。
“这是什么情况啊?我怎么到了东汉末年来了?难不成是穿越了?”
想自己原本是名牌院校历史系的一个研究生,为了毕业论文烧了好些脑细胞,所以在一天傍晚的时候,出去逛街散心。
结果心没散成,却为了救一个躺在婴儿车中的婴儿,导致自己被汽车撞了个正着,当场丧命!
直到昨天晚上,他才再次恢复意识,两世的记忆杂糅在一起,让他整个晚上几乎头痛欲裂,好不容易才能面对自己穿越了的这个事实。
“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皇帝,将军,再不济也是个富二代,官二代,怎么我就是在这么一个连吃穿都是问题的偏远山村里啊!这穿越的实在也太倒霉了吧?”
这男孩看着发生在自己眼前的这一切,心中哀嚎不已。
不过,其实真要论起来,他如今这身份也不是真的就这么普通。
现在是东汉熹平元年,也就是公元172年,如今自己的名字是刘赫,而自己的家世也完全与这个名字一样,称得上是显赫非凡。
按照家谱记载,自己是东汉光武帝第八子广陵思王刘荆的后代,这位广陵思王是光武帝与皇后阴丽华所生,绝对最最纯正的皇家血脉。
而算起辈分,自己和如今在位的汉灵帝刘宏乃是同辈。
但倒霉就倒霉在,那位广陵思王是叛乱伏诛,虽有子继承了爵位,但可想而知,后代的日子过的不会太好。
在自己曾祖父的时候,就已经没了爵位,但还有些家产,为躲避城中豪强的打压而举家迁移到现在所在的并州狼调县,而传到自己父亲刘潜这一代时,已经彻底家道中落,变成了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户。
“哎,还以为终于能够实现当年学历史时的梦想,与众多英雄争霸天下,保家卫国,不负男儿的豪情!可谁能想到这就遇到了这种事情啊!难道好不容易穿越过来,这么快就要领盒饭了?”
異能之復活師 軒霄
星際之十日橫空 禁01
刘赫看着乱哄哄的院子,心中好比有一万头草泥马飞驰而过。
院子里这个怎么看都像逃兵的家伙,就是今天一大早忽然从自己家后山上跑出来,进了自家院门二话不说见东西就拿,俨然就是一个**啊!
“没关系没关系,穿越的都会带点金手指或者特殊技能啥的,肯定是这样的!来,快点出现吧,超能力,或者让我召唤猛将?”
刘赫在心中不断安慰着自己。
為妃 荔簫
不过很快,这仅有的一点安慰也被打破了,因为不管自己在心中如何急切地呼喊,过了半天,还是没有一点点回应。
水神
終成至尊 xiao13698821504
“不是吧!真的就是一个普通人?这是把我往死了坑啊!好不容易回到了东汉末年,我还没来得及一展抱负啊!”
刘赫在心中不断哀嚎着,以致于身体都微微有些颤抖起来。
他母亲徐氏,感觉到了自己儿子的颤抖,以为他是害怕了,不由得把刘赫抱得更紧了一些。
“赫儿不怕,有娘在,不怕不怕……”
鄉村小農民
她轻轻拍着刘赫的背,想安抚下刘赫的情绪,但刘赫却能感觉到,她的身体颤抖得比自己还厉害。
感受着徐氏的关切和爱怜,刘赫内心忽然产生了一阵悸动。
他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稍稍平静一些,可是这一抬头,又看到院门外面,自己这一世的父亲,为了给自己这个独子争回一点口粮,抓着那个军士的大腿,苦苦哀求。
而那军士不但没有半分同情,反而扬起手就连扇了几个巴掌。
“妈的,老东西,给脸不要脸!军爷我可没那么好的耐心!”
听着着“啪啪”的耳光声,哪怕自己的灵魂是来自于后世,可如今这幅身躯确确实实是眼前这对夫妻所生,看着自己的现在的生身父亲被人如此殴打,刘赫也忍不住怒气上涌。
徐氏见到刘潜如此受辱,赶紧把刘赫留在屋内,自己跑了出去,在院门口跪下求情。
“军爷饶命啊,别打了啊……”
那军士扭头看到了徐氏,却是忽然面露淫邪之色。
“哟呵,居然还有个娘们,刚才光顾着拿粮食,倒是没注意呀,嘿嘿。军爷我可几个月没开荤了,今天可算是发了个利市!”
说完,他把手中的东西全部放下,一脚踹开刘潜,朝着徐氏就扑了过来!
这徐氏虽然已为人母,但是也不过二十三四岁,纵然生活艰苦缺乏保养,可在这如狼似虎的官兵眼里,哪儿还管得了那许多?
“啊……军爷……军爷饶命啊……啊……”
徐氏奋力挣扎,刘潜也过来紧紧抱着官兵的腿,希望能把他拉开。
一旁的刘赫,看到此情此景,心中已经是怒火滔天!
“早就知道东汉末年官场黑暗,军纪败坏,没想到这些当兵的当真是如此禽兽不如!”
刘赫双目充血,自己前世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热血青年,这种情况下,如何还能忍得下去?
“豁出去了!”
他抛却了刚才心中的纠结和恐惧,眼神忽然变得坚定无比,双拳紧握,朝着屋外奔去。
而那位军爷,此时已经被刘潜,也就是刘赫的父亲给烦得不行,徐氏本就不配合,一旁的刘潜也多有干扰,他如何能行这好事?
“妈的,不知好歹!”
他甩开了徐氏,抬起一只脚,猛地对着刘潜踹了过去!
刘潜被这一脚踹中肩膀,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双手放开了这官兵,直接向后倒了过去。
黎明的前夜 嚴若磐石
“去死吧!”
混沌狂尊 番茄不加糖
军士恼怒之极,再也顾不得许多,从地上拾起长枪,就要向刘潜刺去!
徐氏看到这般景象,连惊呼声都喊不出来,当时就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