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g25都市言情小說 溯源仙蹟-第六百二十章 命途悲慘,第二層開推薦-iuz3z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
源尘在此刻表现出了相当霸道的一面。
源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是在搞哪样?
我给你拖住,不是让你来颐指气使的,你给他做选择有何用?
你以为这样他就会臣服了?
怎么到这时候了你反而变得呆呆的了。
源惊疑不定, 与源对抗的深渊之主反而阴冷笑了。
深渊之主也不着急了,它倒要看看这个摆脱自己束缚的家伙,究竟能怎么忽悠他的深渊之子。
它对自己选中的人可是非常了解。
唐战是深渊人族的天骄,心里傲气的很。
而他本身又极其认死理,越是巧言如簧善言善变的机智家伙,越是不可能忽悠到自家仔。
源的压力一轻,可他却没有办法轻松。
源尘这家伙在搞什么?
自暴自弃了吗?
他此时已经完全猜不透源尘的心思。
“我宁可死。”
唐战已经被激怒,这家伙竟然在羞辱他。
现在的他还跪在源尘面前。
这必将是他一生的耻辱。
他竟然跪在一个人类面前,抬头与之对话。
“不臣服也没关系,反正我也杀不了你,可是呢,你自己想想吧,你的本源你的一切都被我吃进了肚子,你当真希望我再吐出来?若是如此的话,倒也是一种能力,至少我会觉得你恶心,不再考虑让你成为我的祭品。”
说恶心实在是有些违心啊,差一点源尘就露馅了。
这家伙的本源继承自深渊之主,这可是直接与深渊本源等同的本源之力。
“就算你自己不觉得恶心,我也替你觉得恶心。”源尘索性不看对方了,他怕等那边对抗结束了,自己也不舍得吐出来。
恶心?
龍爭大唐
不存在的。
源尘对本源都是直接消化,绝对不存在什么恶心之说。
当然,这次吃的有点多,很大一部分是消化不了了。
那部分他吐出来也无妨,只是就凭那一点本源之力根本不足以胁迫唐战的本源。
以往,源尘咬过的人都会改变性格,这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是不可逆的。
但世上无绝对,万事有例外。
红枫就是例外。
他是溯的分身,就算再怎么改变也无用。
因为源尘改变的只是一个容器,其中的本质并未发生变化。
当然,源尘也并不在意,因为他也窃取到了一小部分溯的力量。
能和源齐名的存在,溯的本源自然也是香的。
只可惜,溯太吝啬,分身本源之力太少。
源本体就不一样,他源尘几乎快成了另一个源了。
唐战面色阴沉,他对自己的尊严看的极其重要,可是现在眼前这个人类却说自己的本源已经被他吃了下去。
而深渊老爷爷让他忍耐,等待他夺回属于他的东西。
难道就是从这个人类少年嘴里抢回来吗?
如果这样的话,他宁可不要。
“老师,是这样吗?”
唐战询问,他已经有些绝望了,他心里明白,自己心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心魔,那心魔的样子就是眼前少年的模样。
老师肯定能发现,甚至也为他击碎过无数次,可是,这是他自己的心魔,只要他还在怕,他还记得这一幕耻辱,那就永远也忘不了今天这一幕。
“他在骗你,固守本心,他活了无数岁月,而你只活了二十岁而已。他现在所有的表现都是装的,你的本源此刻正在被他吸收,根本不在他的嘴中。”
唐战一瞬间释然了,倘若源尘真的活了无数岁月,那么他只有二十岁。
在人族中,小辈给晚辈行礼,那是非常正常的。
他跪着,反而正常了。
唐战释然了,源尘却是皱起了眉头。
这家伙怎么回事,刚刚还一副要死了的表情,怎么突然间就变得自傲起来。
古怪,那个深渊大黑球到底对唐战说了什么,竟然让他回光返照了!
是的,在源尘眼中,唐战就是回光返照。
因为他还有杀手锏没用呢。
“我看过了你渡劫,你竟然还以为自己一脉是功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源尘大笑道:“外界的人族哪一个不知道,曾经背叛过人族的那一支甘愿堕入深渊的人族精英军。”
“你以为我会信你?”
唐战冷笑,他觉得很荒唐,这家伙就算真的是外界的人族,又怎样?
这段历史他可是见过画面的,眼前这个人类竟然拿当年的历史说事,这骗局太过拙劣。
时间眼看就快到了,自己即将获救。
唐战不由得更加紧张起来。
可是直到时间截止,他也只听到了源尘在不断的叹息。
两位大佬的对抗消失。
公牛傳人 沈默的愛
竖瞳回归源尘眉心,深渊之力也缓缓消散。
唐战收回了自己的本源,但是收回的刹那,他面无血色,腿脚发软,险些跌倒。
“你对我的本源做了什么!?”唐战怒不可遏,他现在生气都有气无力,虚的厉害。
源尘转身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消化了你一般的本源之力。”
之前源尘背对着唐战,唐战以为那是在叹息,可实际上,那是源尘的肚子在飞速消化这深渊本源之力。
他连说话的时间都没了。
“现在我不动你,你走吧。”源尘很是慷慨。
他倒要看看,这家伙怎么离开。
刚刚他可是检查过了, 这货身上没有免死金牌。
以他现在的样子,估计和自己也打不起来了,自己也不能再对他出手,这可是源给他的警告。
所以啦,就耗着吧。
反正自己现在还有吃的,饿不着。
可身体虚弱的话,就不是休息可以恢复的了。
唐战站起,深渊老爷爷走的早,没有给唐战留下什么,只留下速离去的话语。
唐战迈着虚浮的步伐,想要撕裂虚空,可是却做不到了。
混沌冥劍錄
他现在身体状况很差,本源之力这可不是其他什么东西,这种东西比寿命还要重要。
一旦少了,那自身都可能不完整了。
即使未来轮回,也可能是以残缺之躯轮回。
唐战自傲的很,他可不会向源尘寻求帮助。
“你走不了的。”
源尘话音刚落,唐战就被一道雷霆劈的趴倒在地,起不来了。
“我知道你不想我帮你,我也懒得理你,你就趴在那里睡会儿,我估计你的那个深渊大黑球快来了。”
源尘也是得到了源的传音,才知道深渊之主好像遇到了什么极其棘手的事情。
果然,唐战就趴在那里等着。
源尘也不靠近对方。
他现在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现在完全消化深渊本源才是正理,万一深渊之主回来了,让自己叫出那一半怎么办。
他总不能真的吐出来吧。
若是等他吸收了,那就是他的本源。
我的隊友是奇葩 家貓大魔王
大球想要也没办法了。
神奇寶貝莫寒
源迷之疑惑,这个时候过去照顾一下不好吗?
刷掉好感度也行呀。
源尘没有那么做,因为他知道唐战是高傲的,如果换做他躺在那里,一定也不希望敌人来嘘寒问暖,那样他更无地自容。
这样很好。
结果,这一等就是五天。
源尘睡了一觉后,一睁眼发现自己面前披头散发趴着一个人。
源尘一脚踹了出去,但是却被一道大舌头缠住了脚甩飞了出去。
卧槽!
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怎么飞了?
“喝的,给我点喝的。”唐战沙哑着嗓子,他实在是渴的没办法了,才爬了过来。
结果爬过来还没说话,对方就像踹自己,然后对方就飞了。
源尘恼怒的吃了口鸡腿,然后陷入了沉思。
網王之誰是我的真命王子
必须强大自己才行,万一日后本体突然失联,那样自己会不会变成和唐战一样,为了一点喝的变成这样。
可能自己会化作石头,也可能连唐战都不如。
重生成了小三
毕竟自己是个吃货呀。
这一想就是一天一夜。
“水……”
唐战此刻已经没了天骄的样子,他就像是一个即将饿死在街头的乞丐。
源尘实在看不下去了,还是给他倒了一点水,
遗蜕自带空间,源尘现在这么多遗蜕碎片,自然装备了好多食物。
反观唐战,他虽然是天骄,但是却从没想象自己会为食物发愁。
所以他并没带什么东西。
打败的非人族能吃的都可吃。
这其实都不是关键,让唐战成为现在这副模样的实际上是源尘和深渊之主。
如果源尘没有咬唐战,那么唐战就不会失去本源,也就不会引来深渊之主。
没有引来深渊之主,也就不会出现深渊之主与源的对抗,也就不会出现后面的一切。
当然,如果深渊之主不出现的话,也许现在唐战也不会出现现在这副模样,他或许会和魔黎河一样,不断升华不断变强。
可世事无常,世间没有如果。
唐战喝下水,莫不做声,却连看源尘的勇气都没了。
他其实就不应该与源尘战斗。
可是交战前的他,根本不知道与源尘对战,自己最终会变成这个模样。
888號房的婚禮
在七天后,深渊之主终于回来了,带走了几乎抑郁的唐战。
源尘目送天骄远去,他心里五味杂陈。
有深渊之主的帮助,或许唐战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
到时候蜕变后的唐战,或许会更强大吧。
源尘轻叹,转身进入了第二层。
离开生死擂,源尘进入第二层团队赛。
刚刚进入,源尘就愣住了。
小男孩血盆大口中伸出一条正扑腾的猪腿,还有一只火焰纹路的鸡正在怒烧一群比之强大十几倍的生灵。
很显然,小男孩和恒鸡被包围了。
“认输吧,你们赢不了的。”
一个桀骜的天马族少年踩着一个黑色影子,怒喝道:“别不识抬举,这已经是我最后一次邀请你们了。加入我们,活!否则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