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oy火熱都市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愛下-第二十九章 老和尚與小和尚相伴-h216w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夜,漆黑恐怖。
枯败的林木间,游荡着幽幽的孤魂。北风怒号,席卷着最上层的积雪,像是薄沙一般在地面卷过。
远远看去,茫茫风雪之中,只有一盏孤灯。
那是一家客栈。
月上高天,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出现在客栈门前的崎岖山路上。
这是两个和尚。
一位老和尚,看上去形容枯槁、瘦骨嶙峋,披着厚厚的棉布僧袍,赶紧衣裳重得要将他坠倒。颔下几缕白须,被风吹得想要快掉了似的。
他旁边是一位小和尚,看上去七八岁年纪,也是穿着厚厚的棉衣,打扮的像是个球,唇红齿白,说不出的清秀可爱。他倒是满面红光,看不出冷的样子。
一老一小俩和尚来到客栈门外,扣响了门。
笃笃笃。
花都之無敵鬼王
“谁啊?”
一声妖娆的应门,一位缠着红头巾的女子探出眼来。
老和尚道:“店家,我们师徒俩是过路的行脚僧,想要来借宿的,顺便……化些斋饭。”
女子眼一瞪,竖起眉:“一天到头儿没有几个正经生意,倒是你们这些没钱的和尚来得欢,没有没有,快到别处去!”
“诶。”老和尚扒住了门缝,恳求道:“您看着荒山野岭的,方圆几十里估计也就你们这一家店。就算不给吃的,多少也让我们在柴房将就一夜吧。”
女子眼中光芒闪烁,还欲再说些什么,就听身后一声粗豪的询问:“娘子,在和谁说话啊?”
足球之殺手 瘋子發飆
“没什么,两个化缘的穷和尚,叫花子都不如,身上臭烘烘的没有二两肉,还学人出来当行脚僧,我这就赶他们走!”女子回道。
“别啊、别啊。”
就见一个满脸堆肉的胖大汉子连声叫着,接着一把扯开那女子,打开了门。
风雪灌进屋内,门里的烛火霎时一暗。
“哎呦,两位师傅,这是冻坏了吧,快进来喝碗热汤、歇息一夜吧。”汉子十分热情地招呼师徒俩进了屋。
“阿弥陀佛ꓹ 多谢施主了。”老和尚连声道谢。
小和尚也跟着双手合十,模样郑重而可爱。
“去炒两个素菜ꓹ 温一碗热汤,给两位师傅伺候着。”汉子竖着眉毛朝女子道。
女子仍旧有些不情不愿,但又不敢违逆ꓹ 只好扭着并不细溜但肉感丰盈的腰条,嘟囔着什么奔后厨去了。
这客栈地方不大ꓹ 一楼的小厅里只有三五桌的样子,此时居然都有客人。
两个和尚被汉子安排在了唯一有空位的一桌ꓹ 旁边是三个看起来像是走江湖的豪客ꓹ 俱是浓眉大眼、虬髯带疤。一旁堆着他们的蓑衣和斗笠,看来也是远道而来。
这三位豪客正相谈甚欢,见两个和尚坐过来,对视一眼,纷纷一笑。
其中一人先调笑道:“小和尚,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北方比南方的人多啊?”
那小和尚瞥了他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嘿嘿。”另一名豪客坏笑道:“你看外面这天气ꓹ 北方冬天气候苦寒,家家户户都出不了门ꓹ 只能在家里生孩子啊。”
“哈哈……”
老和尚微微叹了口气ꓹ 似乎是叹这些人荤素不忌ꓹ 还跟孩子讲黄段子。但是奇怪的是ꓹ 老和尚也并未阻止。
这时,那汉子端了两盘素菜和两碗热汤来ꓹ 搁到桌上ꓹ 招呼道:“两位还请慢用ꓹ 先喝汤,暖暖胃。”
老和尚并没有道谢ꓹ 反而是又叹了口气。
小和尚干脆双手合十,闭目诵经。
“诶?”一名豪客问道,“和尚,你们怎么不吃啊?是嫌他这山野小店,手艺粗糙吗?”
“是啊,你又叹什么气。”另一人笑道:“是叹这素菜不合口味,想要吃肉吗?”
那老和尚悠悠叹道:“贫僧是叹尔等,生来执迷,葬送缘法,何苦来哉。”
“嗯?”
他此言一出,客栈中的客人们面色都变了。
老和尚也不废话,双手拈印,颂念一声:“阿弥陀佛——”
轰——
随着他这一声佛号,好似天地大变,周遭的一切光影仿佛褪了颜色。
窮鬼闖天下 湖墨南國
一间暖烘烘的山间小楼,忽地变成一座破败树干搭就的烂屋子,四面的风雪倏忽间灌了进来。
桌上的素菜瞬间化作两盘切断的人手指,而那两碗热汤则变成了殷红的鲜血,在寒风中兀自冒着热气。
而同桌的江湖豪客,则化作三只野獾。其他几桌的客人,也纷纷化作各类山精野兽。
至于后厨的老板和老板娘,则一个化作野猪、一个化作长蛇。
剧变只在一瞬之间,这些山精野兽都纷纷大惊失色,直到此刻才知道犯了太岁,就欲四散奔逃。
可惜,老和尚又道了一声:“善哉、善哉——”
顷刻间,似是有无形的波动扩散开来。这些在山间啸聚害人的精怪,竟同时崩碎开来!
嘭嘭声中,只有一只精怪幸免于难。
就是那条老板娘所化的红斑长蛇。
花心老公百變妻 沈七妖
小和尚不知何时已经站起身来,一抬手,将那长蛇摄到掌心,化作小小的一道红芒。
“你是场间唯一动过善念的精怪,因为你这一丝善念,许你到我镇妖塔林听经五百年。”
小和尚轻轻说了一声,也不给那蛇妖任何反抗的机会,直接单手将它揣进衣袖。
方才还热热闹闹的场景,转眼又变成了风雪中仅有师徒二人。
小和尚又朝老和尚说道:“此间死过二十四人,颂念二十四遍经文超度即可。”
“是。”
老和尚闻言,恭顺地盘腿席地,开始颂念经文。
良久之后,他才重新站起身,而后问道:“师傅,我们下一步到哪里去?”
原来两人之中,这小和尚才是师傅!
听他问话,小和尚想了想,道:“佛缘会要开始了,我们回山吧。”
说着,他一扬手。
地上一片枯叶被一股莫名巨力卷起,忽地迎风暴涨,扩张到丈许长宽。
小和尚先行踏上,老和尚紧随其后。
旋即,一片偌大的枯叶,迎风而起,呼啸而去。
黨員幹部政治能力提升
到得清晨,眼下已经能看到神洛城的轮廓。
鸿都山、白龙寺,就在脚下。
两位和尚没有直接入寺,而是远远地落在地上,观望了一番。
預訂限量鉑金美男 金采賢
今天是白龙寺的佛缘会开始的日子。
所谓佛缘会,是白龙寺里传承数千年的一项盛会。
即普天下的僧人或者崇尚佛法的人都可以来参与,争取佛前缘法。
最后的佛缘分为几个层次,极品缘法可能是白龙寺的一件至宝,上品缘法可能是藏经阁中的某一卷上古经文,中品缘法可能是成为白龙寺弟子,下品缘法可能是寺中长老的一次开光驱邪……
至于能得到什么佛缘,全凭天命。
在早年间,佛缘会一度是天下佛门的一场无上盛会。
只是近几百年来,随着云浮寺崛起、白龙寺衰落,佛缘会逐渐有黯淡的迹象。
可也与花都大会并称,算是神洛城内唯二的盛会。
但是……
今年的花都大会突然在冬天召开,和一直在冬天召开的佛缘会时间临近,佛缘会的名望一下子跌到了史上最低……
这也让白龙寺的僧众们看清了这些号称虔诚的信徒的真面目。
有了女人,就忘了佛法……
虔诚个鬼哦。
所以今年的佛缘会也被迫进行了一些改革。
原本都是信众自发观看得大会,今年为了引人前来,将佛缘会的第一轮,就改成了看哪一位参与者能吸引更多人气。
而这时,正是开始报名的时间。
在山寺门口,发生一个小小的插曲。
记录参赛者名录的小沙弥,微笑询问着一位帅绝人寰的参与者。
“姓名?”
“李楚。”
“职业?”
“道士。”
“……”小沙弥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确定了面前的人十分认真,不是开玩笑的之后,小沙弥缓缓问出一句。
“这位施主……您是来踢馆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