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fxhf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天行緣記》-第兩千八十四章 來人讀書-sxt9h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待到入得‘侍陀寺’内易天倒是想起了在灵界界门外破军城内担任镇守时手上拿到的城主府令牌。随后便将这些东西拿了出来作为自己的身份认证,那德昀也是个识货之人,随后与寺内戒律堂内的人联同检验了下。
过了半刻后总算是将自己的身份确认了下来,说起来灵界破军城这些年来也算是名声鹊起。在佛灵界内知晓此处的人也是大有人在,稍迟德昀出了大殿后便同自己知会了下,让从寺院后门速速离去。
易天只是淡淡一笑置之随后便按着指示从‘侍陀寺’的一角信步走了出去。到了外面无人之处后身上灵压波动收敛起来身形也变得逐渐模糊起来最终消失在了原地。
施展了隐蔽身法易天悄悄按照原路返回至‘侍陀寺’内,路过数间大殿之后发现这里修为最高的和尚也不过是化神后期那般,像德昀那样修为的也不多。
而后来到寺中方丈所在的禁地之外,目光扫过发现此处虽留存的禁制强度不过是分神期修士布下的。身上闪过一丝青光后易天迈开步子直接穿过那禁制结界进入到内中。
片刻后易天发现这‘侍陀寺’内的禁地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简陋。除了灵气较外界浓郁了不少外内中基本上就只留下一些简易的石桌石凳石床类似的东西。看来寺中的高僧也都是苦修之辈,易天心中感慨想到佛宗修士修炼起来先是磨练心性,不必灵修那般会注重于一些表象的事物。
走着走着神念微微探查到有个分神后期修为的僧人盘坐在了洞府深处。好在自己的修为较他高出整整一个大阶所以对方是无法发现自己的存在。
在洞府内走了不多就便来到了那和尚的闭关之所。易天目光掠过发现面前的是个枯瘦的老僧,盘坐在那石壁面前背对着自己。
在他的面前是一面巨大的光滑石壁,上面没有刻画过任何图案,只是在上面顶梁的石岩上刻着‘太虚梦境’四字。
显然这个老僧盘坐在此绝对不是什么偶然的事,而面前的这副光溜溜的石壁也是大有文章。易天的目光在上面扫过数遍暂时也没有找到什么机关窍门,可心底里却是认定此处必有蹊跷。
在洞府深处找了一出易天悄无声息的坐了下来,随后盯着那副石壁打量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到‘咔’的一声洞府外的禁制被打开了条口子。有道声音传来道:“启禀师尊,大雷光禅寺特使戒定僧人已到寺内,应约前来观赏‘侍陀玉璧’,还请师尊示下。”
“戒定到了,”易天闻言则是眼前一亮,没想到会再次碰到他。而这传话之人嘴里所说的‘侍陀玉璧’想来应该就是眼前的这光溜溜的石壁吧。
目光转过易天开始搜索起石壁上的每一寸来,可这次还是一样没有任何发现。
異世之落寶金錢 地獄戰風
那盘坐在石壁面前的老僧则是没来由的‘嗯’了一声,随后开口道:“请特使大人来次参悟‘侍陀玉璧’吧,成不成一切都要靠机缘强求不得。”
抗日之雪恥
惹愛成婚:小妻不好養
“是,”那外界的声音落下后,洞府禁制便再次合上了。易天也是一时之间没了计较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待到戒定和尚来次后再做打算。
等了不多时只听到那禁制外再次传来一声佛号,接着面前的僧人伸出手来轻轻掠过将禁制打开条缝隙。稍后只听有脚步声传来,易天抬头看看正是戒定僧人来访。此时的他身着一件灰色的僧袍手中拿着穿念珠,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易天倒是对戒定佩服得紧,这可是大雷光禅寺苦行僧的标准打扮。有谁人可曾得知数百年前的他还是当年灵界离火宫少宫主赤无极呢。
但此时的戒定和尚修为已经到了分神期顶峰的样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百年之内迈入合体期那是妥妥的事。易天心中也是一阵感慨,大雷光禅寺的转世重修之法果然厉害。戒定和尚此时的资质已经位于超品之列,而他的修为也是没得说。
虽然自己现如今强了他一个大等级,可人家追上了的速度也是惊人。估计两道自己这般境界也花不了千年的功夫。而往后进入大乘期戒定和尚因为有了前十的记忆和灵韵想要跨过那大乘期的瓶颈较自己容易了许多。
但见戒定和尚走到那枯瘦老僧面前双手合什稽首道:“大雷光禅寺戒定小僧参见‘侍陀寺’德绣师兄。”
原来那老僧也是‘德’字辈的,想来和当年遇见的德崇德敬都是一辈人物。
倒是戒定的称呼却是非常有意思,他的法号明显就比德绣高了两辈此时倒是有些像乱了辈分那般。
奇婚偶像劇
只听德绣缓缓开口道:“是戒定神僧的转世之身吧,好好好虽然你称我为师兄可我也是担待不起。”
“师兄无需多虑,也不必要着眼于表象,”戒定却是用随和的语气说道:“站在你面前的只是戒定和尚而已,并不是什么神僧。”
最強狂少
“如此老僧多有担待了,”德绣急忙回道:“今日乃是神僧应约前来,我自然是要大开方便之门。”
德绣说罢伸手一指面前的石壁道:“这就是我‘侍陀寺’代代相传的‘侍陀玉璧’了,只是老僧在此参悟了千年也未曾寻得一丝蛛丝马迹,想来也是机缘不在于我罢了。”
戒定和尚则是回道:“机缘一事关乎个人,但我等修士求长生本就是要迎难而上,即便是这一世无法功德圆满也可用转世重修之法让下一世更进一步,如此循环下来总有成功的一刻。”
“神僧所言不错,但我小乘佛宗只是修炼今生只怕,”说到这里德绣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反倒是戒定和尚笑道:“德绣住持是着了相,天下之大何处不是容身之所。何况佛宗本就无大小乘之分,只是后辈修士强行将其划分开来罢了。如果德绣住持有意愿的话可以前往大雷光禅寺一行。”
言下之意自然是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挑明了,德绣则是拱手谢道:“多谢神僧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