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511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御魂者傳奇 起點-第8220章 潭中邪獸(第五更爆發)展示-26ybx

御魂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魂者傳奇
“哈哈,照公子这么说,咱们是马上就能遇到大猎物了吗?”听到关横的话,若桃亢奋之极,就连站在她肩头的金鹪雏鸟也欢叫了两声。
关横点了点头,说:“没错,其实只要仔细观察这些倒毙、受伤的兽人活尸就能看出来,它们身上的伤口都是尖牙利齿啃咬过的痕迹,你们知道这个证明了什么吗?”
“证明什么……”卿凰听了这话,稍一琢磨便开口道:“证明有个足够巨大、并且以活尸为食的家伙在前面不远处,对吧?”
仙光道氣 山馬
“呵呵呵,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关横微微一笑,又说道:“估计那个吃掉众多活尸小喽啰的家伙就是咱们要追捕的目标之一,对方忍受不住饥饿出手吞噬活尸,看来已经要藏不住了。”
“嗡嗡嗡!”
说话间,古荒吼螶振翅飞了回来,它大声叫道:“关爷,诸位,刚才老大和金二哥在前面被整群兽人活尸围堵住,它们一边厮杀,一边派我回来送信,请您带着复魂瓮过去收取邪灵之体。”
薛神 千涯
“好,你们做的不错。”关横颔首点头,而后道:“带路吧。”
“请随我来。”古荒吼螶说着,倏然在空中打了个回旋,朝着远处急掠而去。
……
另一边,虫母、金螫王、掠影黑螫和上百只子蚨正在对面前的兽人活尸进行围剿。
刚一开始的时候,兽人活尸还以为自己围堵住了几只虫子,打算把虫母它们一网打尽,谁知道打着打着,情况却越来越不对劲了。
首先,虫母身边出现的五彩凶蚨越来越多,疯狂噬咬撕扯活尸,对方根本就没有一合之敌,死伤者不断增多。
我的夫人是鳳凰
其次,金螫王和掠影黑螫们的攻击也十分凶猛,它的金灵气尖芒释放出来,兽人活尸一死就是一大片。
更不要说,还有掠影黑螫吐出来的腐蚀黏液,只要身上沾到一丁点,能让活尸们发出痛不欲生的惨叫,疼得死去活来。
“哦,看来你们这边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
等到关横带着大家赶到时,绝大多数的兽人活尸们已经被歼灭,只剩下两三只被凶蚨围住,虫母说道:“主人,这几个是我特意留下不杀的,您看如何处理?”
“哈,如何利用这些家伙,你大概已经想到了吧?”关横微微一笑,而后道:“放它们走吧,有这些家伙带路,咱们还可以找到更多的猎物,甚至是出乎意料的大鱼。”
“好的,放长线钓大鱼。”
邪蛁虫母会意,立刻发出一声尖鸣,围住那几只兽人活尸的五彩凶蚨立刻振翅挪移,让出来一条通路,活尸们只顾着逃命要紧,哪管三七二十一,全都连滚带爬的朝前方奔去。
撒旦總裁追逃妻 沐晗
关横和大家在后面紧紧追撵,不多时以后,就看到对方奔到了一个双岔路口,为首的活尸稍微有些犹豫,看样子还没决定去哪里更好,冷不丁从左边通路尽头传来了一声怒吼:“嗷嗷嗷——”
这声音好似惊涛骇浪,又像是天降沉雷,让活尸们耳边嗡嗡嗡作响,下一刻,这群吓破胆的家伙再不敢有半分犹豫,立刻朝着反方向的右边岔路奔去。
“公子,它们往右走了,咱们快追。”若桃说着就要迈步跟过去。关横却道:“似乎左边的那个家伙是更大的猎物,你是打算去追小喽啰呢,还是和那个大家伙斗一斗?”
“这个嘛……”闻听此言,若桃一拍巴掌,笑道:“当然是找大猎物了。”
“这就对了。”关横嘴角微翘,言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虫母,你派几只凶蚨跟着那些逃走的活尸,看看对方打算在何处落脚,我们去找发出吼叫的家伙。”
不一会工夫,关横他们顺着岔路前行,来到了某个隐秘区域,越是往前走,面前的道路就越宽阔,而且隐隐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让大家都很诧异,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潭。
“刚才的兽吼声,难道是从水潭里发出的?”想到这里一点,关横对身边的普兴使了个眼色:“试试这水的深浅。”
“好嘞。”说时迟,那时快,普兴用长矛挑起一块石头,此物立刻飞向潭水那边。
“唰!”
“噗通!”石头应声落水,溅起圈圈涟漪,紧接着,潭水便疯狂涌动起来。
“哗啦啦——”
“嗷呜!”
霎时间,水幕霍地掀起丈余高,紧接着,一颗咆哮兽颅赫然冒了出来,这家伙头上长着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尖角,细目突额,满脸青灰色的鳞片,大嘴甫张,满口的獠牙利齿错落有声,显得十分凶恶。
“哈,是个蛟类邪兽。”见到对方的模样,魔魈扬声叫道:“白泥鳅,看来这家伙和你是亲戚啊,会不会是你孙子?”
“放你的屁!”闻听此言,冰蛟满脸嗔怒之色,笑骂道:“蛟爷我可没有这样不入流的孙子,别胡说八道!”
“不管是不是你亲戚,这家伙都应该由你来解决吧?”魔魈挖着鼻孔,如此说道。
“这倒也是,看到这种败类,蛟爷非出手不可。”
我的漂亮女友 自由風
冰蛟说罢,倏忽在空中抖动身躯,化为数丈长,紧接着对潭水中的蛟类邪兽狂吼道:“畜生,乖乖受死吧!”
“呜呜呜……”冰蛟乍一展现威压杀气,那潭中邪兽顿时遍体栗抖,感到浑身不自在,它就知道面对这种上位同类,自己能赢的可能几乎是零,故此嘴里不住发出哀鸣。
但冰蛟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倏忽俯冲疾落,挥爪拍向对方脑门:“邪物该死,蛟爷今天就替同族生灵灭了你!”
“唰啦啦!”说时迟,那时快,潭中邪兽骤然摇头晃尾,激起丈余高的水浪。
“啪!”迅疾浪头正好迎上冰蛟利爪,但也只是将爪势稍微阻挡一息,紧接着,这利爪就在邪兽前额上蹭过,“嘶啦!”数道见骨深痕立刻留在了这家伙脸上。
“嗷嗷嗷!”剧痛袭遍全身,疼得潭中邪兽忘乎所以,这家伙扭身就朝着水里扎去。
冰蛟哪里肯放,咆哮一声追进了水里,别看这水潭表面不大,内里却是一眼看不见潭底,冰蛟追着追着,便距离上方越来越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