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se0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 愛下-第848章 藩屬推薦-ccuw4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行军途中,饭食倒也简单。
三寸人間 耳根
稻田里摸上来的稻花鱼,剖膛破肚去除内脏简单清洗后,拿点佐料一腌,然后竹签串起,架在火边上烤,边烤边涮点油,烤到外表金黄焦脆,鱼身滴油的时候,已经香气袭人,可以吃了。
再烤上一只兔子,焖一锅面条,来点海带汤,其实还不错。
道路旁边,大树荫下。
一张简单的折叠餐桌,配上几个小马札,轻松又很惬意。
秦琅的餐桌上今天还有客人,从交州借道来的林邑王子范镇龙,一路颠簸,旅途疲惫,其实没啥心情野餐,对于那烤鱼焖面啥的,食不知味。
他一路赶来,不畏辛苦,只是因为知道妹妹范琳也在此。还接到妹妹手书,说秦琅承诺如何如何会帮林邑范氏等等。
范镇龙在林邑早站不住脚,大将兵变,杀入王都,攻破王宫,他的父王被弑,范镇龙还好逃的快,但却不是弑君者的对手,几次试图集结人马,结果都被弑君者追兵紧随不舍的杀溃。
一路北逃,好不容易逃到了大唐交州都护府境内,这才逃过一劫。
弑君者虽凶,但他的追兵却没有一个敢越过边境,杀到大唐境内来。
可被迫流亡大唐的范镇龙却也知道ꓹ 他的双脚离开林邑国土容易,想再回去却难了。
弑君者的背后ꓹ 是真腊国王子,是他的准妹夫。
那个该死的家伙,想要娶他妹妹是假ꓹ 想以林邑王女婿的身份,继承林邑王位才是真的。
“卫公真是了得ꓹ 兵不血刃,敌人闻风而降!”
范镇龙拍着马屁ꓹ 他的汉话说的还没有他的妹妹好ꓹ 他人本来长的还不错,也挺高大的,可是最近逃亡的日子实在是提心吊胆,人都瘦脱了形,甚至风吹日晒,弄的黑不溜秋的,甚至脸上都晒脱了皮ꓹ 完全没了高贵王子的样。
在面对着眼前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大唐贵族时,却丝毫不敢摆王子的架子ꓹ 他刚到时ꓹ 本想自尊身份ꓹ 结果在秦琅这里吃了个大亏。人家晾着他理都不理ꓹ 要不是他妹妹帮忙,只怕只能打道回府了。
从妹妹那里ꓹ 详细了解了这位大唐卫国公的厉害之后ꓹ 他也是心惊不已ꓹ 说出的话倒也不全是奉承拍马。
其实秦琅对于范琳把范镇龙招来有些不满,他早就跟范琳说过ꓹ 只要她肯,秦琅愿意助她登上王位,不是贪恋她美色什么的,而是做一笔交易。范琳最终选择让兄长前来拜见,希望秦琅能跟她兄长交易。
秦琅也只能无奈。
“区区一些山蛮而已,在长安城,这些都不配成为长安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的。”
范镇龙暗暗心惊。
这么多蛮子做乱,前后得十几二十万蛮子叛乱,几千里地啊,对方却说这在中原眼里,根本上不得台面。
再想想自己,被弑君者几千人就一路追的无立足之地。
程处默闻讯赶来,看到桌上的烤鱼烤兔倒不客气的直接就动手开吃。
秦琅指着他对范镇龙道,“这位是大唐东宫左卫率中郎将、检校北洋水师提督程将军,你想复国,讨伐弑君逆臣,恢复范氏林邑,可得多亲近下这位。”
程处默动作娴熟的吃着烤鱼,稻花鱼以鲫鱼和鲤鱼为主,这鱼刺多,但他却能鱼肉入嘴,根刺不卡。
忙里偷闲瞧了眼那个黑瘦的家伙,看着跟那位林邑公主好像有点像。
“林邑王子?”
“没错,来向大唐请求主持正义,帮助讨伐弑君逆臣,替他收复林邑的。”秦琅笑道。
程处默嘿嘿一笑,“我们这里的蛮子做乱都还没摆平呢,哪有空去管你们林邑的那点破事。”
范镇龙表情僵硬了一下,苦笑着说,“我们林邑是大唐藩属·····”
“哦,你确定?”程处默撕下一条兔腿,望着范镇龙道。
范镇龙不解,这难道也有什么问题。
“我是要提醒你,我大唐乃天朝上国,继承前朝推行天朝体系,四海八方臣藩附属的邦国部落无数,因此对诸国可是有很多明确分类的,并不是任何一个国家都能自称是大唐藩属的······”
程处默没有骗范镇龙。
如今鸿胪寺里登记的向大唐朝贡等的国家太多,得有二三百个。但事实上,并不是每个自称国的都真的就是一国。
好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朝贡国,在大唐看来,听都没听过,甚至虽有其名,可太小,根本够不上国家之称。
为了理清这些,大唐特意给这些国家进行了分类,将他们以远近、臣属、朝贡等关系划分几等。
比如藩属国、附属国、朝贡国,还有藩侯、羁縻等等。
朝廷对藩属国的定义是指其保有部份主权,并且可以管理自己内政,但在外交、文化、经济等方面要受制于其宗主国的国家。
大唐真正的藩属国,比如吐谷浑、比如高昌国、东西突厥等,这些都是被大唐铁蹄征服击败过,如吐谷浑、突厥,又或者是畏服大唐,被大唐驻军的,如西域的高昌、焉耆等五国。
他们没有完整的自主权,军事外交等许多方面要受大唐的影响甚至是干涉指挥。
故此他们才是真正的大唐藩属国,既是藩国也是属国,这种形式,真正形成是在汉高祖刘邦时代,藩国始于周朝之初,灭商后分封诸侯,诸侯国便是藩国,封建亲戚,以藩屏周。属国则出现在战国时期,当时秦赵等强大诸侯国,纷纷对外开疆拓土,那些被征服的边疆戎狄如楼烦、林胡、义渠等诸异族,便被称为属邦。
到汉高祖时,为避讳刘邦,改称属国。
凡言属国者,存其国号而属汉朝,故曰属国。
念婚成癮 吟清歌
又如,匈奴昆邪王杀休屠王,并将其众合四万余人来降,置五属国以处之。
西汉时,是两强并存的格局,是二元世界,西汉与匈奴两强并存,各自有自己的附属小弟诸邦国,匈奴采取的是羁縻政策,汉朝则采用怀柔政策。
匈奴人的羁縻政策是用强大的军事和政治压力加以控制藩属国并给予保护,而西汉的怀柔政策则是以利益笼络其它部落或国家,让其加入自己阵营,并通过政治策略,文化侵略和招安。
到隋朝时,杨广搞天朝体系,搞的有声有色,虽然杨广不是朝贡体系的设计者,但却把这一体系发扬光大到一个顶峰。
相对来说,周王朝其实是封建藩属体系,到汉朝时便是帝国主义,大搞殖民拓边,喜欢用兵,诉诸武力。对匈奴如此,对羌人如此,对西域也是如此。
到了杨广的时候,他把以前的各种东西拿过来提炼,既加强殖民拓边,推行大帝国主义,同时也加强宗藩体系。
杨广立志让大隋成为天下中心,让隋天子成为天下共主,在朝贡体系下,诸国按远近亲疏等分类。当年杨广对于拒不加入天朝体系的吐谷浑、突厥、契丹、高句丽、林邑、流求、伊吾等国都曾先后动武。
隋朝灭亡后,李唐第一个十年,一直在忙着统一中原。第二个十年开始,则在忙着对抗突厥,扫荡吐谷浑,实控岭南等等。
对于周边诸国,以前一直没有个体系,但是现在渐渐的也把精力放了上来,管理的体系继承了隋朝,但又略有不同。
比如唐朝开国之初,对外主要采取的还是怀矛政策,以利益来拉笼各国,比如和亲或者贸易等等,对诸国都很宽松客气,封赏大方。
但是当大唐统一天下,并开始击败突厥、吐谷浑等后,终于又有了要再做天下共主的雄心霸气。
一个全新的宗藩体系正在形成。
大唐是天下共主。
吐谷浑、东突厥、西突厥、高昌、焉耆、疏勒、于阗诸国并为藩属国,大唐在这些国家驻军屯兵,垦荒屯田,修建驿站,开通商路。
他们虽受大唐影响,可自主权较大,统称为藩属国。
而如党项羌、白狼羌、东女国等国,这些边周小国,其实更没有什么自主权,故此被称为附属国。
而在剑南、陇右、云南、黔中、岭南、安南等许多沿边之地,有许多俚僚蛮、戎夷蛮等,平时在家称王的,但是对大唐附庸称臣,而朝廷在其地设立了羁糜州县,实行羁縻怀柔统治的,一律称为附庸。
连国都不能称,只叫附庸,比附属国和藩属国相差巨大,各方面都受朝廷影响控制的。
如以前左右溪蛮,本就是属于附庸的。
当然,附庸、附属国和藩属国,都是跟朝廷关系密切的势力。
而如高句丽、新罗、百济、东瀛、林邑、契丹、库莫奚等等,他们连藩属国都算不上,因为大唐对这些国家,只是名义上的宗主,并不能真正的直接干涉影响控制。
所以这些国家,因为与大唐较近,且一般也要接受大唐的册封等,故此被划为朝贡国。
農家小醫仙:撿個王爺來砍柴 小樹丫
这些国家基本上享有自主权,但多少得交些保护费,年年要入贡,要接受册封等。
朝贡国之外,还有赠贡国。
赠贡国就是更远一些的如真腊国啊扶南国啊,干佗利国啊,双方有建立正式的朝贡贸易的关系,对方打着进贡的名义来贸易,双方也算是有友谊的,所以称为赠贡国,因为这种朝贡贸易,本质是打着朝贡之名的贸易,对方进贡,大唐赏赐赠予,实际上还是以物易物的交易,故此称为赠贡国,与朝贡国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基本上由亲到疏,由近到远划分。
世封的功臣、宗室诸侯封地,可称为封藩。
接着是被朝廷羁縻统治的那些羁糜州的都督、刺史等蛮夷酋长首领们,他们称为附庸。
再然后是那些实力较强大的蛮夷部落,如陇右的党项、白狼、白兰、东女等小国,称为附属国,再到实力强些的如突厥等为藩属国,再到有些影响力的朝贡国如新罗等,再到只是贸易关系的赠贡国。
封藩、附庸、附属国、藩属国、朝贡国、赠贡国六等。
氓道 楊小保
封藩和附庸,朝廷视为领土的一部份,长官首领敕封世袭,封为刺史或都督,内部事务部分自治,朝廷文书用‘敕’。
附属国和藩属国和朝贡国,也称为内属国,首领封为都督或郡王,首领必须接受大唐正式册封才被承认,中原视其为臣下,文书用‘皇帝问’。
而那些朝廷并不能直接控制的赠贡国,其实也多是没有实际接壤,或者不能影响的国家或干脆是相邻但敌对的国家,其首领统治根本不用经过中原册封,中原的册封往往也只是追认等,并不能影响对方,文书则用‘皇帝敬问’。
按这套体系,林邑国属于朝贡还是赠贡还真不好说,说朝贡国吧,他们虽年年朝贡,也接受大唐的册封等,但实际大唐对他们并没有啥真正的影响力,比如林邑就反过中原好几次,所以倒不如说是赠贡国来的更恰当一些。
说是藩属国肯定算不上的。
重生之逆轉人生
如果是大唐的藩属国,那么其就多少受大唐控制影响的。比如说大唐如果要打仗,不管是内部平乱,还是对外征伐,都有权向藩属国征召兵马从征,诸国一般不能拒绝。
但如果是朝贡国,就听其自由了,赠贡国,就根本不可能命令的了。
相应的,有权力就有义务,宗主对臣藩也有义务,这个义务就是得维持臣藩的正统,比如王位传承交替,得册封。再比如发生内乱,或被敌国攻打,宗主有义务出兵维护,主持公道。
如果是赠贡国,大唐就没这个义务了。
甚至是朝贡国,大唐其实也不会出兵的,顶多派个使者替你出面说合说合就是了。
“林邑想要成为大唐的藩属国吗?”秦琅笑问,林邑若要进阶为大唐的藩属国,那就得让出许多权力给大唐,比如得接受册封,国王政治合法性得来源于大唐皇帝的册封,再比如有义务出兵协助大唐对外征讨或对内平乱,又比如有义务让大唐在境内做军事部署等等。
林邑在范镇龙父在位的时候,是介于赠贡国和朝贡国之间的,但绝不是藩属国,更不是附属国。
现在只要范镇龙点头,愿意做大唐的藩属国,那么就等于正式与大唐签订一份宗藩协议,大唐以后对林邑就师出有名,可以名正言顺得干涉其内政事务,甚至是将来派兵驻防等等。
当然,只要他点头,那么大唐也同意的话,那大唐就也有了册封范镇龙为林邑王,出兵送他回去平定弑君逆臣,帮助他平乱继位的义务。
“你考虑清楚!”
秦琅把宗藩体系的权力与义务跟范镇龙说明,笑着让他慢慢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