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6f5s人氣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愛下-第651章 火!重箭!相伴-1651i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追兵眼看追得越来越近,曹水生倒也不着急,还有心思跟车把式胡扯呢。
“冯大鞭子,怕不怕?”
给水生赶车的这位车把式,姓冯,四十上下岁的年纪,也是个豪气之人,闻言之后,抡起手里的大鞭子,狠狠地抽在前面的驽马身上,这才回话。
“怕啥!?左右也就是个死,早晚的事儿,有啥可怕的?”
水生乐了,“那你这么死命地赶路?”
“生气!”
老冯,冯大鞭子,又是一鞭子抽出去,头都不回的说道:
55度:總裁前妻惹人愛 微冰
“这匹马,给我拉车拉了十年,我也抽了它十年,我都跟帮主说好了,过了今年,我就把它买回去,在家养着,能活就活,不能活,我给他送终!
结果,他娘的赶上这么一码子事儿……”
曹水生听了,一时无语。
大车帮是有这么一条规矩,拉车的驽马年岁大了,允许帮众花钱赎买。
一开始的时候,规矩还不是这样的。
大车帮的发展突飞猛进,不但车驾的需求大增,对驽马数量的需求也与日俱增,帮主田大壮,通过谢三郎的关系,跟陇右马场达成了协议,商量好了价钱ꓹ 大量购买马场出产的驽马……
马这种动物吧,寿命大概有个二十年左右ꓹ 两岁成马,可骑乘可使用。
战马不多说了,非正常死亡的数量太多了ꓹ 即便能够躲过每一次战争,也最多骑乘到八岁左右ꓹ 也算是过了“马生”的巅峰状态。
拉扯的驽马,对马匹的状态没有那么多的要求ꓹ 只要还能驮动东西或者拉得动车ꓹ 用到死也没事……
由于马匹的寿命有限,在大车帮向整个大唐拓展业务的时候,自然就有了个更新换代的问题。
陇右马场的第一批驽马到了,正好替换大车帮刚刚组建的时候,因为资金有限而配置的良莠不齐的马匹,主要是“老马”。
大车帮对这么“老马”的处理,最开始的时候ꓹ 非常简单粗暴——杀了吃肉!
帮主田大壮完全是一番好意,大车帮的普通帮众ꓹ 都是穷苦人出身ꓹ 即便投身大车帮ꓹ 日子过得也越来越好ꓹ 却也过不上天天吃肉、顿顿吃肉的好日子,不年不节的ꓹ 最多也就是买点“下水”过过瘾而已ꓹ 如今几十匹老马ꓹ 也能杀出不少肉来,没多有少ꓹ 够给普通帮众们每人分上一点。
结果,普通帮众,就是跟着车队出车押货的那帮人,一个个兴高采烈的,而一众车把式都闷闷不乐,还有几个脾气暴躁的,比如冯大鞭子这样的,差点当场把分肉的摊子掀了,折腾到最后,一众车把式全走了,根本没有几个车把式去领肉吃……
这可是大事!
大车帮大车帮,挣的就是行运天下的辛苦钱,有两个“技术工种”都当爷供着。
一个是木匠,出车的时候不给你好好检查,出车不到十里地就敢坏半路上,耽误事儿……
另外一个,那就是车把式了,大车运车也好送人也罢,总得有人赶车啊,还得是老把式,要不然隔三差五地给你把车赶到沟里去,谁也受不了……
田大壮赶紧处理,直接找上了冯大鞭子,问问怎么回事。
冯大鞭子就开口了。
车把式,做的是车,赶的是马,停车之后,搬货卸货,那些事,车把式不管,只管马和车两样,车好说,小毛病,随手治,大毛病,找木匠,但是马不一样,那是活物,饿了得喂,累了得歇,冷了得保暖,天天给他洗洗涮涮,时不常还要给他换马掌,这么一伺候,就是七八年,就算是铁石心肠,也有了感情了。
马,病了,废了,老了,死了,那是命,老天爷要收它,谁也拦不住。
但是,就因为老了,就直接杀了吃肉……
车把式,最起码冯大鞭子,下不去嘴!
田大壮一听,就知道自己这件事情做差了,光考虑给大家改善生活了,没考虑到“技术工种”车把式与驽马之间的“深厚情谊”,赶紧给冯大鞭子道歉。
冯大鞭子就顺势提出来一个要求,以后,如果拉车的马老了,帮里面用不着了,能不能允许买卖一下?没准那个车把式就想把驽马买回家呢,好歹也是一个大牲口,就算拉不了车,也多少能干点活……哪怕是卖给外面的肉贩子,也省得一群车把式心里别扭……
田大壮自然没口子地答应,这条规矩,也就这么定下来了。
如今冯大鞭子旧事重提,显然是已经跟这匹拉车的老马有了感情,想买回去给他养老了……
水生站在大车之上,面向追兵,眯着眼睛,死死盯着,心中默默地在计算着双方的距离,背对着车把式冯大鞭子,略略一沉默,这才开口:
“我说出县城的时候,你死活要让我上你的车呢……”
天下第一菜 喜善大人
老冯背着身,闷声说道:
“那怎么办!?
逃命啊!谁跑得过战马!?
马命哪里比得过人命重要?何况还是一匹老马!?
但是!
我就是不痛快!”
老冯依旧没有回头,再次抬手,狠狠一鞭子,在空中带出来一声清脆的响鞭,随后就狠狠地抽了下去。
“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要让大家伙弃车……
逍遙武神
别的我不管,我就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把这批老马给赶回汜水关去!
我也算没看错你小子,果然给大家伙断后……
正好!
你断后,我给你赶车,说不定还有机会!”
又是一鞭子下去,老冯略略沉吟之后,再次开口。
“水生,咱可说好了,这一回,我要是真能把大车赶回去,咱也不等过年了,回头我就把这匹老马赶回家去……
钱我出,不够的话,从往后的月钱里面扣!
但是这话,得你跟帮主去商量去……”
水生闻言,哈哈大笑。
“真要是能逃回汜水关,这匹老马也算是救了我一命!
好!
我去找帮主说,钱不够,我出!”
冯大鞭子听了,肩头抖了抖,接着,又是狠狠一鞭子抽在了驽马身上。
“听见了吗?老伙计,加把劲,快点跑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柳放的错觉,他好像从车把式冯大鞭子的声音之中,听到了一丝丝的哭意……
“冯大鞭子,稳当点!”
还没等柳放仔细去体会其中的情绪,就听到水生那边一声大吼。
转头一看。
只见水生挺立在大车之上,已经将整整一壶羽箭插在脚下的大车车板之上,手中最后剩下的一支,已经被他搭设在长弓之上。
曹水生开元二十三年脱离漕帮加入大车帮,这么多年走南闯北以来,不仅变得沉稳了许多,还磨炼出了一手不错的箭术——那是田大壮考虑到大车帮走南闯北,免不了会碰上剪径拦路的强人,特地从淮南军中请了几位退役的老兵在大车帮做教官,专门教导帮众武技,不求大车帮的帮众能够跟淮南军一般上阵杀敌,只求在面对拦路强人的时候,多少有点自保的能力,水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教导弓箭的教官发掘出来的。
可惜,水生在射箭一事上的天赋,实在有点一言难尽……
没个准……
别说啥百步穿杨百发百中了,练射也有十年了吧,十中二三,那都是超水平发挥……注意,还不是正中红心,而是射中靶子……
这么说吧,只要水生在大车帮的训练场上抄起弓箭,整个训练场的人都跑得远远的,甚至站在他身后都战战兢兢的……
那就这个准头,还提什么天赋?这分明是没有天赋才对……
不对!
射箭这种事儿,准头固然是非常重要的,其实,还有跟准头同等重要的一个因素,那就是射程。
说白了,水生的天赋,就仨字,力气大。
负责教授大车帮帮众射箭的战场老卒说了,比谁射得准,那就是个玩儿,真正上了战场,谁能给你仔细瞄准的机会?不都是抄起弓箭,看个差不多就射出去了?如果身处弓箭营之类的地方,更是如此,那都是大规模抛射,乌泱泱的一片羽箭射出去,谁管你射得准还是射不准?
当然了,真能射的准,能够达到草原射生手的水平,那可定是个宝儿,但是哪里有那么多的射生手?
只要是上过战场的人都知道,射箭,相对于射的准的,大家更喜欢力气大的弓箭手。
一来,威力大,一箭射过去,力气小,难破防,力气大,直接杀,就算不准,只要射中了,不死也是重伤,说白了,能够有效地削弱对方的战斗力。
二来,射程远,你射得到人家,人家射不到你,什么劲?对冲的时候,人家最多射出三支箭,你能射出五支箭,又是什么劲儿!
教授大车帮帮众箭术的老卒说了,他宁愿要一群大力弓手组成的弓箭营,也不愿意要几个神射手装点门面!
好吧,老兵从军多年,思维已经完全固化在战场之上,他却忽略了,战场战斗和大车帮要面对的战斗,根本就是两回事。
规模不一样!
战场之上,好歹上千人,说不好就能上万。
逆修仙途
大车帮呢,十辆大车左右一队,出车押货,连车把式都算上,也就三十人左右,那完全就是小团队作战的规模,哪有人陪着水生去玩什么大规模羽箭抛射?
一开始的时候,大车帮还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傻呵呵地以为,曹水生就是那传说之中的沧海遗珠,被老兵发觉了出来,这就要大放光华,结果,跟着他出了两回车之后,都明白过来了,这顿骂街,射不中有个毛用,三四十强盗冲上来,水生威风凛凛地射箭,一箭不中,两箭不中,箭箭不中,光射得远……准备靠吓唬人取胜吗?
后来,水生的箭术,都快成了大车帮内部一个通俗易懂的笑话了……
而今天,水生却要好好地试试他的箭术……
因为,这是战场!
曹水生按照百战老卒教授的方式,默默计算了自己与追兵之间的距离,提弓,搭箭!
瞄准了……追兵的那名首领!
前手如推山,后手揽虎尾!
右手大拇指的指节,死死贴在面颊的颧骨下沿……
松手,放!
箭如流星!
正中……首领左边第三骑!
不得不说,水生的准头,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差出一丈多远去……
不过,势大力沉的重箭威力,终于在战场之上得到了最终的体现。
那名骑兵正在冲锋,被水生“指东打西”的一箭,正中战马脖颈,重箭直没至尾羽,战马一声嘶鸣,轰然倒地,骑兵更是直接一脑袋杵在地上,死了。
不但如此,以为这名骑兵突兀地死在了阵前,他身后狂奔的骑兵躲闪不及的情况下,竟然也纷纷坠马!
最令人振奋的是,倒了地上一位,就有第二位,倒了第二位,还有下一位……不长的时间,倒在地上一大片,完全阻挡了后面骑兵前进的道路,而且这一大片,足有七八名骑兵,不是死就是重伤。
重箭之下,威力如斯!
水生这才算是真正体会了百战老兵对重箭的推崇,在战场之上,果然好用!
水生顾不得高兴,再次抽出箭矢,再射!
重生:庶不從命
这回水生还特意改变了一下瞄准的目标,刚才想射追兵首领,结果射中了他左边第三骑……
现在再射,咱就瞄准他右边第三骑,是不是就能一箭射中这位首领了?
试试!
“嗖!”
重箭再出!
可惜,射中了首领右边的第八骑,比第一箭还夸张……这都偏出去快两丈远了……
水生暗叫一声晦气,又抽出了第三支羽箭……
力气大的第二个优势也慢慢展现出来……
射程!
一来,水生本来就力气大,比正常人能够射得远。
二来,水生手上的长弓,乃是百战老兵特意从淮南军中帮他讨要出来的步战良弓,淮南将作院出品,足足四石!而对面追兵手上的,全都是普通的骑弓,天生就比步战用弓的射程少一小半,再比水生手上的良弓,更是差远了!
水生大为振奋之下,射速仿佛也比平常练箭的时候要快上一筹……
就这样,因为简简单单的一个“力气大”的原因,在水生乘坐的大车进入追兵骑弓射程之前,水生竟然足足射出了五箭!
一箭倒一片,一箭倒一片……五支重箭过后,追兵伤亡虽然不大,但阵型都快被水生给破坏掉了……
结果,刚刚一进入射程,“嗡”一下子,千余骑兵,只要是感觉够得着的,全都射出了手中的箭矢,那些感觉射不到水生的骑兵,也都奋力催马,拼了命的往前冲!
“急了!哈哈……急了!”
水生哈哈大笑。
柳放在旁边翻了一个白眼,光挨揍,不能还手,搁你你也急!
不过他也由衷地钦佩,怪不得水生说“诱敌还差最后一步”,原来是这样,重箭飞射,单人一弓,硬生生地把千余追兵射得心浮气躁,没看一群追兵根本都不考虑阵型了,拼了命地抽打马匹,一心一意想弄死水生……
现在终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柳放扶起早就准备好的一块木板,往大车得凹槽处一卡,瞬间将平板大车变成了一辆偏厢车,以此来帮助水生遮挡羽箭。
水生还处于“重箭先威”的兴奋之中,却也不忘一声大喊。
都市狂少
“诱敌,成了!
冯大鞭子,咱能不能活命,就看你的了!”
老冯闻言,也是一声大喊回应。
“有我,放心!
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