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ng4人氣玄幻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 起點-第五六五章 陛下不收破鞋熱推-9z1vm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而在这个时候,很难不产生别样的想法。
现在面临这样的情况,阿敏他们心里面的想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怎么样活下去?
现在黄台吉已经死了,女真可以说是大势已去。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活下去,不然在这里很可能就会陪葬。
怎么办,是城里面所有人都要面对的问题。
城里面的人有些活的了,有些活不了。而究竟怎么样才能活下去,就要看个人的选择了。
豪哥已经在准备人手,随时准备退走和突围。
对于豪格来说,除了这条路之外,他没有选择。可是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上面可操作的地方就多了。
济尔哈朗沉着脸坐在椅子上,下面的人都用期盼的目光看着他。这里面还有很多人是舒尔哈齐以前的老部下。
当初努尔哈赤反大明朝的时候,舒尔哈齐和手下的这些人就不同意,还暗中勾结大明朝。
可这些年努尔哈赤的威势很强盛,大明朝却节节败退,让舒尔哈齐他们没了发挥的余地。
这一次就不一样了,舒尔哈齐的老部下想要保住自身,凭借他们这些人自然是不行的,只能寄希望于眼前的这个人,也就是济尔哈朗。
只要济尔哈朗能够带头,那么大家都能够活下去。
这些手下来找自己是为什么,济尔哈朗的心里面很清楚,无非就是想让自己打开城门投降。
当初父亲和大明朝有交情,再加上自己今时今日的地位,肯定能够有很好的效果。即便大明朝想要弄死自己,他们这些人也能活下来。
只不过济尔哈朗觉得他们想错了,自己和他们可不一样,当初黄台吉救过自己的命,如果不是黄台吉求情的话,自己就和父亲一起被杀了。
这几年努尔哈赤对自己也是视如己出,黄台吉登基之后对自己也十分的重用。现在黄台吉已经死了,自己如果对他的后背下手然后去投靠大明,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够接受。
而且济尔哈朗心里面很明白,自己活不了。即便是投靠了大明朝,自己依然活不了。
大明朝的那个皇帝是什么人,济尔哈朗很清楚。这些年了,那个皇帝依旧十分强势。
可能刚投降的时候不会杀自己,但是以后就说不定了。
變身傾城女神 甘為孺子牛
这些人想活命,也不能拿自己的命去换。
目光扫过所有人之后,济尔哈朗说道:“回去准备。”
所有人都没想到济尔哈朗会这么说。
有的人眼中闪过了失望ꓹ 有的人有一些愤怒,更多的人甚至不掩藏眼神之中的凶光。
到了这个时候ꓹ 很多人已经压不住了。
“怎么,我的话不好使吗?”济尔哈朗沉着脸,怒视着所有人说道。
终究还是积威慎重ꓹ 没有人反驳或者站起来说什么,大家都选择默默的退了出去。
不过济尔哈朗知道ꓹ 当着自己的面这些人没有发威,不代表回去他们不会搞小动作。
想到这里ꓹ 济尔哈朗直接站起身子。
这一次ꓹ 他要去找豪格把事情说清楚。
不能够再等了,无论是突围离开,还是正面击溃敌军,都没有办法再等下去了,一定要赶快行动。
如果再等下去的话,就不一定会出什么事情了,大家得赶快走。
与此同时ꓹ 赫图阿拉城外。
齊天 蕭龍淵
大明朝的军队在准备攻城。
吃过早饭之后,卢象升就带着曹文诏来到了阵前。
明军已经开始列阵ꓹ 昨天虽然没有攻城ꓹ 但是该做的准备工作从来都没有少过ꓹ 各种各样的火炮都已经被装好了ꓹ 甚至连射击方位和目标都已经标定好了,今天可以直接就开火。
曹文诏看着卢象升说道:“真的直接攻城吗?昨天晚上咱们可是收到了很多书信ꓹ 城里面有人在联络咱们。我们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吗?”
“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他们的缓兵之计?”卢象升看着曹文诏ꓹ 语气平和的说道。
没有人能够证明这是不是缓兵之计。不过曹文诏知道ꓹ 这不是卢象升现在这么做的理由。
卢象升现在这么做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根本不想接受什么投降ꓹ 就是要干一架。这一次不但要打,而且要打得漂亮。
曹文诏没有再说什么,他的心里面也是这么想的。刚刚说的那句话无非就是在提醒卢象升,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一定要想好一个好的理由。不然的话,很可能回去之后就被人弹劾,到了那个时候就不好了。
修真教授生活錄 修真教授生活錄
显然卢象升已经想好了理由,那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所有人:我怀疑他们就是缓兵之计,所以不能等;我们明明能打下来,为什么要等?
他相信这个理由能够说服皇帝,这一点卢象升心里面明白,皇帝会赞同自己。
曹文诏见卢象升已经想好了理由,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开始干吧。
他直接转身向旁边走了过去。
这次攻城十分重要,所以由曹文诏来带突击队。
“开始吧。”卢象升手中拿着望远镜看了一眼之后缓缓的说道。
这句话语气很轻,根本没有什么声嘶力竭。
现在在指挥上已经用不着喊了,很快令旗就摇动了起来,命令就传了出去。
明军这边就直接开火了。
“咻咻咻!咻咻!”
“轰轰轰轰!”
火炮和火箭弹都在这个时候发射了,而且不但攻击的城头,还直接向城里头进行了延伸。
显然,这一次卢象升是下了狠手,想要一次性就把对方打废了。
異界之全科技召喚 孤煙蒼狼
至于对方会造成多少伤亡,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自己的士兵多值钱,让自己这边少伤亡才是最重要的。
很快,爆炸就响彻了整个赫图阿拉城。
战场之上,硝烟弥漫,火光冲天,大地都震颤了起来。
整整炮击了一炷香的时间,火炮才停了下来。
城头已经坍塌了,很多地方都已经漆黑一片,还燃烧着火。
各种各样的尸体趴在城墙上,大多数都已经残破不堪。
總裁的心肝兒 桐花若雪
城头之上似乎都没有活人了。
这种饱和式的攻击,直接就让赫图阿拉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进攻吧。”卢象升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说道。
彼岸浮 淺淺煙花漸迷離
随着他的话音,命令再一次传了出去。
一支队伍直接朝着赫图阿拉城冲了过去,为首的正是曹文诏。
混在韓國踢球 司馬清誼
这一次他带领的是突击队,这些人装备的全部都是短枪,有一部分甚至是左轮手枪,可以在巷战中发挥很大的威力。
长枪短枪交替掩护,战术很明确。
他身后跟上去的是明军的大队人马,这些人会在突击队进城打开缺口之后,快速占领整条街道,然后穿插包围,尽快地拿下整个城池。
这已经是演练过无数次的战术,大家已经很熟悉。
而赫图阿拉城的地形早就已经被大明朝摸得很透彻了。这些年虽然没打仗,但是这个地方的间谍可从来都没有少过。
锦衣卫的人已经把这里摸得很清楚了,甚至城里面也有锦衣卫的人,直接就会在城里面进行引导。
一时之间,城中枪声四起,喊杀声响彻云霄。
卢象升却没有向前,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等着。
这场战争其实在自己到这里来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城中的枪声整整持续了半个时辰,随后便只剩下零星的枪响。
曹文诏也带着人回来了,他的脸上甚至挂了血,显然这是和人拼杀的结果。
看来这家伙还是闲不住,卢象升也没说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给自己一个交代。
曹文诏尴尬地看着卢象升说道:“我没主动去,我这是被人偷袭了,没办法。”
直接摇摇头,卢象升说道:“行了,这些事情不重要,回去以后再处理。城里面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吗?你们不是把所有人都杀了吧?”
“那怎么可能?”曹文诏直接摇头说道。
“战争已经结束了,反抗的人都被杀了,剩下的都是俘虏。我已经严肃约束了咱们的人,没有打砸抢烧的事情发生。宫殿也已经被封锁了,财务现在还没有清点。”
这一套也都是有操作手册的,演习了也不是一次了,需要约束的就是士卒,不让他们杀红了眼,不要见人就杀。
另外就是要看着士卒,不要太贪心了,不要烧杀抢掠,不要把什么东西都往自己的怀里面放。
这件事情上很重要。
赏赐肯定会有的,但是贪污不行。
卢象升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这样吧。我就不去见他们了,那些俘虏你点一些重要得,全部都送到山海关去,交给陛下来定夺。活着的,不能让他们死了,明白吗?”
“知道。”曹文诏点了点头,面容严肃的说道。
他们只是负责打仗,剩下的事情他们不管。陛下既然已经在山海关了,那就自然有陛下定夺。
“黄台吉的皇后什么的都在。”曹文诏鬼使神差的补了一句。
分手情人:初戀不約 親親紅唇
卢象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说要把她们献给陛下吗?
陛下不收破鞋。
不过卢象升还是说道:“好好的照顾着,别出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