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0bxt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仙師無敵笔趣-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異界(290)展示-rpqci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第二天,庞小南来到了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的实验室,也就是那个山上的小学校。
“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好久不见!”简短的问候之后,汉密尔顿克斯带着庞小南来到了量子对撞机的旁边。
“开始吧。”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吩咐助手们启动了量子对撞机。
只见一个小小的黑洞逐渐形成,然后越来越大,最终定格在一人左右的高度和宽度。
中间大概用了一分钟。
“怎么样,够你过去了吗?”汉密尔顿克斯教授问道。
“足够了。”庞小南注视着黑洞,想从来看到点什么,但是很遗憾,一片漆黑,目光也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我们已经放过去了几只小动物,”汉密尔顿克斯教授耸了耸肩,有些无奈,“不过毫无音讯。”
“看来还是得派人。”庞小南扬了扬眉毛。
“没错,其实我们有很多志愿者的,比如那些不想再活了的抑郁症患者。”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抓了抓嘴唇上的胡子,“不过我答应了你,让你做第一个先驱,再说了,我需要一个心理健全的人。”
“谢谢,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庞小南和汉密尔顿克斯回到了小会议室,商讨具体的穿越计划。
“我准备带一个人过去。”庞小南把陈远南的情况说了出来。
“哦?”小会议室是密闭的,只要排气扇在呼啦啦的转,这次的计划是机密,需要十分保密,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对庞小南的提议很感兴趣,“原来我们这个世界不止一个穿越者。”
“是的,”庞小南点了点头,“但是我们有本质的区别,他是从未来穿越到现在,而我是平行世界穿越过来的,也就是说,他穿越的是时间,我穿越的是空间。”
“所谓时空都只是相对的概念,也许本来他们就是可以互换的,”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子,“而且我也不能保证你,你们穿越的是时间还是空间,也许,你会回到你来之前的世界ꓹ 也许,你会和陈远南回到他原来所在的那个时代。”
“是这样啊ꓹ ”庞小南神游天外,他在想如果是穿越了时间会发生什么趣事,“不管这么说ꓹ 还是得先试试才知道是什么结果。”
“我最关心的,还是这种过程可不可逆。”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站了起来ꓹ 在会议室里踱步,“这就是说ꓹ 我把你们送过去ꓹ 但是我还希望你们能够回来,这样的话,我们的实验才有意义。”
如果穿越的意义,只是把人送走,那等于没有任何含义,就好像火箭把人送上天,却不能把人回收回来ꓹ 那就失去了航空火箭的含义。
即使一个人成功的穿越了,但是如果不能带回有效的信息ꓹ 那么穿越起始的地方ꓹ 就无从证明这个穿越是成功的。
所以ꓹ 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关心的ꓹ 是庞小南能不能回来。
“要怎样实现这个返回的过程呢?”庞小南看着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的瘦弱身形问道。
“你们进了黑洞之后,我会每天准时在同一个时间打开黑洞ꓹ ”汉密尔顿克斯教授转向庞小南ꓹ 双手撑在桌子上ꓹ “如果这个过程是可逆的,那么你们会在同一个地方看到黑洞的打开ꓹ 当然,是每隔一段时间。”
“那我怎么知道是什么时间呢?”庞小南想知道准确的时间间隔。
“这个没有办法,”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的脑袋耷拉了下来,显得很无奈,“我只能保证是相同的时间间隔,至于你们到达的世界是什么时间,这里面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比如,我们这里的一秒,你们那里是一个小时,甚至一年,我们都不可能知道。”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这是很普遍的科学道理,这是因为参照物的不同。
不同的世界,肯定世界的度量不是一模一样的。
“而且,我还不能保证这个黑洞就一定会是在同一个地方打开,我是说,不可能精确到一个地方。”汉密尔顿克斯教授脸上浮现出怪异的神色。
“你的意思是,空间都保证不了?”庞小南心想这回真是抓瞎了。
“你要知道,虽然我这个实验室是静止不动的,但是哈利路亚星是在运动的,在宇宙中,每颗星球都在运动,没有绝对的静止,那么既然综合来说,量子对撞机是移动的,你不可能要求你们穿越的地方出现的黑洞就是静止的。”
“除非……”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摊开了双手,“你们穿越的是用一个星球的不同时间,也就是说,你们穿越到了哈利路亚星的以前或者未来。”
火影–六代目
“我明白了。”庞小南很快理解了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的理论,因为同一个星球的位置参照物是相同的。
不过其实这也没有一定的把握,因为哈利路亚星今天和明天的绝对位置不是相同的,不过至少比起平行世界的其他空间,这种变化要小的多。
“我希望你们能够回来,不过说实话,我知道这很难,但是我们一定要试试。”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倒在了椅子上,看着天花板。
“是的,一定要试试,不过就是一条命吗?”庞小南轻松的把头枕在了双手交叉的手臂上,也看着天花板。
“对啊,你反正是穿越来的,你看得开,所以你是最好的实验人员,”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坐直了身子,看向庞小南,“你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吗,我是指,你的后事,都料理好了吗,比如,和亲人告别。”
“我没有和谁告别,”庞小南依旧看着天花板,“何必呢,我每次穿越都是无意识的,这次,我也想这样操作,没有必要搞得沸沸扬扬,让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我要走,好像是要死一样。”
“对啊,这跟死其实没有差别,都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只不过,这个过程,还有挽回的余地,比如,你能够找到回来的黑洞。”
“你也知道,这很渺茫,再说了,如果有这种可能,我为什么要和别人告别了,就让别人觉得我这是出了一趟远门。”
“这就是你们有过穿越经验的人的想法,很好,这种心态很好,那么说,你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了,告诉我,你就准备两个人什么都不带就这么钻进黑洞吗?”
汉密尔顿克斯教授以为庞小南要带些奇珍异宝,结果庞小南选择带了一个人。
一千年以後,天氣晴 茹若
“教授,你认为我应该带些什么过去。”庞小南把皮球丢给了汉密尔顿克斯。
“比如说,金银财宝,易于携带的?”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想到的是实际的问题,要是庞小南穿越过去身上没有钱财,会不会寸步难行?至少可以买点东西吃,不致于饿肚子吧?
“哈哈,教授,你想的很长远,但是,我们这里的金银财宝在对面是不是也值钱呢?会不会我们以为的金银财宝,在对面就是垃圾呢?”
“有这个可能,但是带点总还是踏实一些,如果你们是穿越到过去或者未来,那么只要是在哈利路亚星上面,这个金银财宝应该都还是值钱的。”
每个星球的贵重金属都有定数,只要不穿越到平行世界,或者另外一个星球,那么今天的金银财宝到以前或者未来,都还是值钱的。
“好,那就带点。还有什么可以带的?”庞小南觉得多个人出主意多一条路。
“要不要带武器?”汉密尔顿克斯开始考虑庞小南的人身安全。
“这个我考虑了。”庞小南心想自己带两套金刚机甲过去,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吃的?”汉密尔顿克斯随即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提议,“如果你们穿越过去的地方找不到吃的,带了吃的也迟早会饿死,所以食物不是必需品,稍微带点压缩饼干吧,够几天活就够了。”
“教授考虑的周全。”
“其实我最建议的是你换个人。”汉密尔顿克斯教授话锋一转。
“为什么,陈远南也是穿越过来的人,我觉得他很合适。”庞小南不知道汉密尔顿克斯对陈远南有什么看法。
“我是认为啊,你要换个女人。”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好翘了一下嘴角,“你知道的,万一你妈是那个世界的唯一一对男女,说不定你们可以创造一个世界。”
“你把我当伏羲女娲了,还是亚当夏娃了。”庞小南开心的笑了起来,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的想象力真是丰富,不愧是知名的科学家。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汉密尔顿克斯教授问到了重点。
“机器什么时候能够准备好?”庞小南是随时可以出发,不过陈远南还没到华海市。
“我们还需要再调试一下黑洞的稳定性,一个礼拜之内就可以完成。”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希望黑洞存在的时长能够稳定一些,还有大小也能够维持在一定的范围内。
“那就定在一个星期之后的今天吧。”庞小南一锤定音。
“好,那就7天后,”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看了看手表,那是一个带日历的电子表,“这个月的27号,到时候不见不散!”
陈远南接到庞小南的通知后,马上进行了穿越前的准备工作,主要还是把身后事交代一下,他也没有家庭的牵挂,主要还是网圣会的工作安排。
在庞小南会见汉密尔顿克斯之后的第三天,陈远南赶到了华海市,和庞小南在那家私人会馆见了面。
“你都安排好了?”陈远南问庞小南。
两个人坐在陈远南的办公室里,周围都是显示器。
“安排好了,你呢?”庞小南点头道,他看到显示器里有各种各样的新闻。
“我啊,比你的事情稍微复杂一点,”陈远南沉思了一下,“当然了,你是霍拉马城的老大,事情也不少,不过我的事情还有些没处理好。”
“你啊,就是牵绊太多,”庞小南指了指一块屏幕,“就好像这新闻一样,不管你在不在,总会有各种消息出来,看开一点,我告诉你,霍拉马城我什么都交代,就这么走了。”
“什么都没交代?”陈远南怔了一下,“你辛辛苦苦把霍拉马城建立起来,就这么轻易的放手了?”
“我享受的是过程,”庞小南双手一摊,“这就足够了,别说霍拉马城,哈利路亚星少了我它也会转的,不是吗?”
“你倒是想的开,”陈远南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怎么觉得,你我都是穿越来的,可是你比我看得开多了。”
“你再多穿越几次就看得开了。”庞小南心想你是不知道我都穿越几次了,什么东西看不淡的,就好比你大手大脚惯了,怎么会把钱放在眼里一样。
“安吉娜娜你就不管她了,就把她一个人丢在霍拉马城?”陈远南的工作和城主接触的比较多一些,他觉得安吉娜娜绝对是冲庞小南去的霍拉马。
“你没看她现在工作很开心吗?”庞小南笑道,“这就行了,做人嘛,最重要就是开心,我在不在,她已经没有感觉了,我这个议会主席,就是个摆设。”
“你不会就这么悄悄走了,连通知她一声都没通知吧?”
“没通知,省得麻烦,我所有人都没通知,就跟王议员说了一声。”庞小南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了陈远南。
“你怎么就能做到这么绝情呢?”陈远南对庞小南的做法感到不可思议。
重生大牌編劇
“我问你,你穿越来这里的时候,你通知谁了吗?”
“那是突发状况,我通知谁去?”
“就是咯,你就把这次也当作突发状况咯。”
“嗯,说的有道理。”
“时间已经定好了,你有什么事情还没处理的话,必须在27号前搞定。”
庞小南给了最后期限给陈远南,其实定在哪一天都不重要,但是必须要有说走就走的态度,不要搞的跟生离死别一样婆婆妈妈。
“其实我也想过了,就像你说的那样,走的潇洒一点,不过我也还有一个人必须通知一声。”
“谁啊?”庞小南以为陈远南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老相好。
“难道你来到这个世界,还爱上过谁不成?”
“那倒没有,”陈远南摇了摇头,“就是我的义女,我还有些放心不下。”
“你这个干爹,不会是动了那方面的心思吧?”
庞小南觉得陈远南这个干爹,也许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那种“干爹”。
“你想哪里去了,陈潇潇啊,是我看着长大的,跟亲生女儿也差不多。”
陈远南说起了陈潇潇的故事,那是他做慈善的时候,助养的一个孤儿。
说起来很奇怪,陈远南助养了很多孤儿,大部分都属于那种子不知父的状态,陈远南做好事不想留名,所以他助养的那些孤儿,都只知道有人帮助他们,却不知道具体是谁。
只有这个陈潇潇,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陈远南,并强烈要求跟在陈远南的身边,尽女儿的义务,陈远南拗不过她,才带到了身边。
“哎,跟我妹妹是一个道理。”庞小南把熊珺珺的事情也告诉了陈远南。
“你看,我比你纯洁吧,我只是认了个干女儿,你倒是认了干妹妹,我觉得你的想法不纯洁。”陈远南揶揄庞小南。
“少来,我的年纪摆在那里,否则我还真想认成干女儿。”干妹妹确实暧昧一些,但是庞小南也不想的。
“这么说,你跟你妹妹也没有说这次穿越的事情?”
“说啥啊,说了她也不会信,还以为我是要抛弃她,”庞小南摆了摆手,“你信我的,你也最好不要跟陈潇潇说这个事情,女人很麻烦的。”
“你放心吧,我不会跟她提穿越的,我就是最后再见见她,就当做最后的告别吧。”陈远南想开了,就照庞小南说的做,谁都不告诉,就这样偷偷溜走。
“你网圣会还有什么没安排的吗?”庞小南心想网圣会那么大的机构,少了会长相当于群龙无首,很可能会内乱。
“安排倒是安排了一些,不过还没安排完全,起码,我得找个接班人接替我的工作吧,不然到时会一团糟。”
“接班人你都还没培养?”
“本来是打算让陈潇潇接我的班,不过她还年轻,我怕不能服众。”
想到这个问题,陈远南也是头痛万分,前几年忙着在霍拉马城布局网圣会的总部,把培养接班人的问题给耽误了。
“你想多了,既然你要交给陈潇潇,就别管那么多。”庞小南想起了古代的例子,“你看古时候那些皇帝,也有很多生前没有立皇太子的,突然之间死翘翘了,大臣们不还是有办法立一个皇帝出来?”
“你现在立陈潇潇为接班人,你就算走了,你那些旧臣总不能篡位吧,那就名不正言不顺了。”
“你说的倒是轻巧,古代皇帝因为没立好皇太子的,把朝廷搞的一团糟,这种事还少吗?”陈远南显然也是饱读史书的人。
“何况陈潇潇是个女孩。”
“女孩怎么了,古代不也有那么多女皇帝吗?”庞小南不屑一顾,“算了,你自己的事,你自己看着办,我就是提个意见,反正我们27号出发,你爱怎么安排就这么安排。”
陈远南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你说的是对的,我也是身在局中,世界少了谁都会转,我随便立个接班人,至于网圣会的未来怎么样,那都是有命数的。”
“诶,这就对了嘛,孺子可教!”
“我等下约了陈潇潇过来,我们一起吃饭,也算是最后的晚餐吧。”
“我就不去了吧,你们爷俩好好聚聚。”
庞小南不想打扰陈远南和陈潇潇的感情碰撞。
“不,你必须在场,我怕自己控制不住把穿越的事情说出来。”
“行吧,那我就当回这个电灯泡了。”
下午四点多钟,陈潇潇到了会所,庞小南和陈远南正在隔间里喝茶。
“庞小南,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庞小南,陈潇潇有些诧异,因为陈远南并没有把和庞小南接触的事情告诉过她。
“我啊,过来蹭饭吃的。”庞小南冲陈潇潇笑了笑,冤家宜解不宜结,现在都要说再见了。
“潇潇,坐,庞小南是我请过来的客人。”陈远南招呼陈潇潇坐到了自己这一方。
陈潇潇不自然的坐了下来,心里对庞小南还是有点膈应。
“美女,你好像不开心啊。”庞小南明知故问,就是要逗一逗陈潇潇。
“哼,要你管。”陈潇潇还在气恼庞小南几次三番的夺了自己的兵器。
“我哪里管得了你,不过你生气的样子也很美。”庞小南伸手去断茶杯。
陈潇潇被庞小南逗的成了大红脸,但是鉴于陈远南在旁边,却又不太好发作。
“义父,你看他……”原来陈潇潇也是会撒娇的。
“好了,潇潇,他是客人,你别一见面就耍小性子,”陈远南拍了拍陈潇潇的手背,“再说了,你的兵器我不都给你要回来了吗?”
“可是他……”
在饭桌上,陈远南委婉的表达了自己会出趟远门的事实。
“义父,你这次要走多久?”陈远南经常出远门,陈潇潇以为这次又是和以前一样。
“这回不知道要多久,所以如果你总是等不到我回来的话,你也别担心。”陈远南总不能说自己这次有可能一去不回。
“那你的意思,是要很久很久咯?”陈潇潇有些担心,“不会超过一年吧?”
“有可能。”陈远南只能含糊其辞。
“啊,这么久啊?”陈潇潇嘟起了嘴巴,她不生气的时候其实挺可爱的,“那网圣会的工作怎么办?”
“我这次叫你过来啊,就是给你布置一下工作,”陈远南直了直身子,显得正式一些,“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由你全面主持网圣会的工作,我会交代其他元老辅助你。”
陈潇潇惊的手里的叉子都掉在了桌上,“义父,你说真的吗?可是我……”
陈远南摆了摆手,“按我说的做,你也是时候接过我手里的指挥权了。”
“可是我能力有限,我怕把事情搞砸。”陈潇潇据理力争,看起来还是相当的有自知之明。
庞小南一直冷眼旁观,他正忙着吃菜,这网圣会的会所,不愧是一顿几千块最低消费的高档餐厅,菜式确实好吃。
陈潇潇也注意到了庞小南的难看吃相,对陈远南抱怨道:“义父,你看庞小南他,我们在这里聊正事,他在这里不方便吧?”
“诶,你们聊你们的,别管我!”庞小南吃东西之余,还随口回了一句。
“没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我这次出去办事,就是跟他一起。”陈远南终于忍不住还是透露了一点消息给陈潇潇。
“啊,你跟他去办事?”陈潇潇不可置信的瞪了庞小南一眼。
在她的心目中,庞小南就是个会打架的混混,有什么能力敢和她心目中完美的义父为伍?
“是的,这些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安心的接过会长的担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必须全力以赴,别把事情搞砸了就行。”
陈远南没舍得用命令的口吻,但还是反复叮嘱,毕竟网圣会关系到这个世界的正常运转,千万不能被恶势力利用了。
“放心吧,义父,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陈潇潇总算还是表现出来一点信心满满的样子。
“义父,你们这次出去是干什么啊?”
陈潇潇还是忍不住好奇心。
“我们去旅游!”庞小南冷不丁的插了一句。
“旅游?”陈潇潇对庞小南的回答很不相信,“两个大男人,去旅什么游?”随后陈潇潇转向陈远南,“义父,真是去旅游吗?带上我好吗?”
陈远南哭笑不得,“你别听他瞎说,我们去办正事,你刚刚还答应的好好的,给我盯住网圣会,别想东想西的。”
“哦,知道了。”陈潇潇知道陈远南是不会告诉她实情的,于是只有默默的动起了筷子。
一餐饭吃的各怀鬼胎,只有庞小南吃了个潇潇洒洒,在一旁打着饱嗝。
庞小南很识时务的站起了身,对陈远南说:“陈会长,你们父女情深,我看我还是先告辞,你们再聊聊吧,正好我也去找个人告别一下。”
陈远南要留庞小南,被陈潇潇一把拦住,“义父,你就让他走吧,碍手碍脚的家伙。”
陈潇潇早看庞小南有些碍眼了。
“你啊……”陈远南指着陈潇潇,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陈潇潇被庞小南夺了几次兵器,有一次还是定情信物,她对庞小南就有了一种特别的情感,就是人们常理解的那种冤家。
一见面就要吵,就要攻击,但是陈远南看的出来,庞小南在陈潇潇的心里已经有了很重要的地位。
庞小南从会所回了海龙小区,他决定找赵思佳佳玩玩。
说起来,赵思佳佳也是霍拉马城的形象大使,不过赵思佳佳只去过霍拉马城一回,自那以后,庞小南就很少和赵思佳佳联系了,也不知道她最近忙些什么。
走到赵思佳佳的家门前,庞小南按响了门铃,出来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你找谁?”开门的女人剪了一头干练的短发,看起来英姿飒爽,她很快认出了庞小南,“哦,你是庞小南吧?”
“是的,你是?这里原来的主人呢?”庞小南以为赵思佳佳搬家了。
“你是来找赵思佳佳的吧?我是她的新经纪人,我叫萧飞燕。快请进。”
萧飞燕把庞小南让进了屋子,同时介绍说,“我也是你的经纪人,只是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联系。”
庞小南很快就明白了,这是海龙突击队安排的经纪人,方便照顾赵思佳佳的秘密任务。
“赵思佳佳在家吗?”庞小南在一楼没看到赵思佳佳的身影。
“她在楼上,我想你应该来过吧?”萧飞燕不苟言笑,但是平易近人。
“来过,那好,我上去找她。”庞小南转身上了楼。
“请便!”萧飞燕没有管庞小南,自顾坐到了客厅里的沙发上看书。
庞小南上了二楼,打开了赵思佳佳的书房门,发现赵思佳佳正在翻一本书。
“庞小南?”赵思佳佳听到了动静,抬起了头,“你回来了。”
“是的,有没有想我啊?”庞小南走到赵思佳佳的面前,拿起她手上的书,书名赫然映入了眼帘,《脸上的风水》,“卧槽,你也看这本书,不会是王议员推荐你看的吧?”
“是啊,就是他推荐的。”赵思佳佳没有起身,“你怎么回来了?”
“回来半点事。”庞小南坐到了赵思佳佳的身边,“诶,什么时候换的经纪人啊?”
换经纪人是迟早的事,因为很多秘密任务不能够泄露机密。
“换了几个礼拜了,”赵思佳佳压低了声音,“哎,你是不知道,现在我被看的死死的,连打个电话都要用萧飞燕的手机。”
“这么恐怖?”庞小南觉得这有些侵犯人权了。
“就是。”赵思佳佳狠狠的点了点头,“干完工作哪里都不能去,去就必须带着萧飞燕,一点自由都没有了。”
捉婚
“那你相当于是国家特级保护动物,”庞小南皱起了鼻子,“我想以后,你要是找对象,对方都要经过政审的。”
“要死了你!”赵思佳佳锤了捶庞小南的胸口。
“萧飞燕说她也是我的经纪人,有这回事?”庞小南想起萧飞燕的脸,就觉得不寒而栗。
“当然了,你我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以为你能跑到天涯海角去?”赵思佳佳想到这里就得意起来,起码庞小南也同是处于严密监视的天涯沦落人。
“最近你忙什么呢?”庞小南很奇怪,最近都没有看到赵思佳佳的消息。
照理说,海龙突击队接管赵思佳佳后,会安排她经常曝光的,但是最近好像都销声匿迹了。
“上面说了,我们要加强和世界上小国家的交往,所以最近我都在学习一些小语种,以便打造一个博学多才的人设,都没怎么出镜了。”
赵思佳佳指了指书架上那些外语书籍,庞小南瞄了一眼,都是很偏门的语种,什么西莱博语,顶腊语,闻所未闻。
“有这个必要吗?带个翻译不就好了。”庞小南觉得这也太小题大做了。
“你说没必要就没必要吗?领导说了,我就是华国的一张名片,我的表现好坏,直接代表着国家对友邦的重视程度,所以我要是不会他们的语言,就是看不起他们……”
“还好,”庞小南摸了摸胸口,“没有强制我去学这些鸟语,否则我肯定会头昏脑涨的。”
“你放心吧,你会有这一天的。”赵思佳佳一点都不担心庞小南不会受到类似的待遇。
“霍拉马的发展怎么样?”赵思佳佳终于记起了自己的形象大使的身份。
“那还用讲,你代言的城市,能差的了吗?”
球王貝斯特 豬頭七
庞小南当初请赵思佳佳担任霍拉马城的形象大使,也是费了不少功夫,好在那个时候萧飞燕还没来,不然这个事情还真不好办。
“你可是答应每个月都给我供应霍拉马的特产啊,我到现在都没看到一样东西,怎么,今天你过来,还是空空如也吗?”
赵思佳佳注意到庞小南来串门并没有带任何的礼物。
“嗨,你还缺那点东西?”庞小南认为赵思佳佳这是小题大做,“你放心吧,过年的时候一次性给你,就好像古时候进贡一样,我给你发岁币。”
“你可别想耍赖啊,太不靠谱了你也……”赵思佳佳就知道庞小南事后准不认账。
作为霍拉马城的代言人,赵思佳佳不但拍摄了形象照,还拍摄了旅游宣传视频,这要在市面上,怎么也得几百万的价钱。
可是庞小南倒好,一句话打发了。
“好了好了,不打扰你看《脸上的风水》了,我先告辞了。”庞小南不想再纠缠在报酬的旋涡里,马上起身告辞。
到了楼下,萧飞燕见庞小南要走,起身送到了门边,掏出了一张名片。
“这是我的名片,以后,你的工作也由我安排,”萧飞燕难得笑了一下,“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庞小南接过名片,揣进了裤兜里,回了一个笑容,“合作愉快。”
出了赵思佳佳的别墅,庞小南心想,老子马上就离开这个世界了,合作什么合作。
时间还早,庞小南没有回家,走到了王议员的家里。
王议员正在看书,还是那本《脸上的风水》,他对庞小南的到来表示欢迎。
“这是你在这个世界最后的几天了吧?”王议员的言语中有些不舍。
“是啊,所以你看,我一有时间就过来陪你聚聚。”庞小南在这个世界的起步,实际上是因为王议员得缘分。
要不是他救了王议员,就不会有这后面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当然了,可能会有其他的好事,但是肯定没有王议员带来的发展快速。
难能可贵的是,庞小南能够交到这样的忘年交。
所以,他在这个世界唯一需要交代的人,就只是王议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