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l8k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男人不哭 ptt-第一百四十四章 跳進黃河洗不清-k4sdj

男人不哭
小說推薦男人不哭
卫子轩这是想硬往我身上栽赃,估摸只要今晚去了喻园,一旦他的货顺利出去,地龙就不是找李向秋麻烦了,而是要把自己扔进墨水江里喂王八。
“妈蛋,怎么办呢?”我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心里暗暗想道。
随后整整一个白天,我都郁郁不乐,最终决定关机不接电话,八点多钟,我坐在醉梦酒吧喝酒,顾小北突然拿着手机跑了过来:“哥,卫子轩的电话。”
“呃?他怎么打到你这里来了?你跟他有联系?”我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知道这个号码。”顾小北一脸的茫然,看起来不像装的。
我伸手接过她的手机,放在耳边:“喂,卫少。”
“王强,你的手机怎么打不通呢?”果然手机里传出卫子轩的声音。
子彈世界
毒斷天下
“没电关机了。”我说。
“这样啊,到喻园了吗?我和赵嫣已经在等你了。”他说。
我刚想说自己不去,但话还没说出口,听到赵嫣在喻园,话到了嘴边,又硬咽了回去:“卫少,赵姨也在?”
“对,就等你了。”卫子轩说。
“好,马上到。”既然赵嫣被他请到了喻园,那么我便失去了选择的权利。
下一秒,把手机还给顾小北,起身朝着酒吧外边走去,因为喝了酒,所以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喻园疾驰而去。
二十分钟后,我已经坐到了喻园凉亭里,旁边坐着赵嫣,卫子轩和杨桃坐在对面,旁边便是墨水江,月光撒下,景色美极了,可惜自己根本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
无烟炭上烤着野味,闻着很香,可惜自己根本没有吃的欲望,心里一直想着如何脱身,吃进嘴里也如同嚼蜡,浪费了这正宗的野味。
卫子轩频频举杯提酒,看我不怎么喝,于是又向赵嫣敬酒,没办法,自己只能挡酒,一来二去,便彻底喝多了。
其实感觉也没喝多少,最多半瓶红酒,自己的酒量虽然不太好,但以前喝半瓶红酒也没事啊,今晚有点奇怪,眼皮发沉,脑袋发晕,想要睡觉。
“王强,不能睡,绝对不能睡。”我心里不停的暗示自己,可是最终还是抗不住睡意的来袭,仿佛有一个怪物拿着大铁锤,对着自己脑袋碰的一铁锤,然后便彻底昏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日上三竿,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摆设,陌生的床,还好睡在旁边的不是陌生的女人,而是赵嫣。
“媳妇。”我轻轻推了她一下。
她睡得很浅,立刻惊醒了,看了我一眼说:“你终于醒了。”
“咱们这是睡在那里?”我问。
“喻园。”
“什么?”我轻呼一声,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怎么了?昨晚你喝多了,卫子轩又特别热情,不能太驳他面子,于是我便扶着你住在这里,一晚上你不停的说梦话,到天亮我才睡着。”赵嫣把事情简单的讲了一下。
我朝着她眼睛看了看,果然有黑眼圈,看来昨晚并没有睡好。
“晚上没人进来吧?”我问。
“没有。”赵嫣摇了摇头。
“喝酒的时候,卫子轩说什么异常的话吗?”我问。
“没,怎么了?”
“没事。”我强装笑了笑,不想让她担心,因为不管昨晚自己有没有对卫子轩说什么,只要住在这里,便已经有嘴说不清了。
起床,洗漱,出门准备离开,卫子轩又热情的招呼吃早餐,我想了想,已经这样了,凭什么不吃?正好自己肚子饿了,于是牵着赵嫣的小手来到餐厅,大吃起来。
十点多回到玫瑰里别墅,赵嫣洗了澡说要补觉,下午还要上班。
我在她面前强装一副没事的样子,等一个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眉头紧锁,嘴里不停的小声念叨着:“怎么办?昨晚这是一个套,钻进去了,想出来可就难了。”
“希望自己是瞎想。”思来想去没有任何办法,最后只能寄希望是自己想错了,其实这是自欺欺人,一种自我安慰罢了。
随后的几天,倒是风平浪静,但该来的还是来了,一个星期之后,卫子轩的货顺利从临海市港口运出,等到了日韩那边,地龙才接到消息。
工業大明
而我和赵大山都没有察觉卫子轩的这次运货行动。
地龙当晚召集我和李向秋去见他,这次没有去一品居茶楼,而是让我们在晚上八点,古城墙下等着。
在见地龙之前,我跟赵大山见了一面。
“赵哥,刚刚得到的消息,卫子轩的货顺利出去了。”我说。
“什么?”赵大山一脸的吃惊:“不可能啊,从光明化工厂出来的车子,我都以各种理由进行了检查,并且海关那边也打了招呼,这几天反应一切正常。”
“这消息刚刚从地龙那边传过来,货已经到了韩国港口。”我说。
“卫子轩是怎么运出去的?”赵大山眉头紧锁问道:“木头那边也没有发现吗?”
“没有!”我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的疑惑:“木头说最近光明化工厂没有异常,特别是三号仓库,他那么机灵的一个人,说没异常,百分之九十应该可信。”
“到底那里出了差错。”赵大山说。
“赵哥,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今晚我很可能回不来了。”我一脸沮丧的说。
“怎么了?”赵大山急忙询问道。
我把事情详详细细的讲了一遍,最后说:“卫子轩和李向秋这是一石二鸟之计,借地龙的手杀我,那天晚上酒里肯定下了药,不然的话,我不可能喝几杯红酒便醉了。”
赵大山没什么反应,我有点奇怪,紧盯着他的眼睛说:“赵哥,我今晚必须带赵嫣离开,你得保证我们两人的安全。”
“不用急,也不用怕,更不需要离开。”赵大山说。
“呃?”我愣了一下,说:“赵哥,刚才我说的话你是不是没听清楚?”
“听清楚了,不就是卫子轩和李向秋想借地龙的手杀你吗?”他说。
逆天龍祖 卓韋四郎
“对啊,现在卫子轩的货顺利的出去了,而我就成了替死鬼,因为那天晚上醉倒在喻园。”
帝國之征服者
“没关系,你去见地龙吧,一会我把一个东西发给你,听了之后,便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了。”赵大山说:“对了,最好能从地龙那里搞清楚卫子轩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货运出江城,还有他的货到底在那里?”
“赵哥,你现在发吧,我可不想拿小命开玩笑。”我一脸谨慎的说。